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二十二章 玄冥

第二十二章 玄冥

  下方旧部领们看不到黎贪的表情,猜不出他的心思,黄夷、赤夷旧部领为的保守派开始慢慢落入下风,被畎夷旧部为的激进派占了优势。

  有的时候,没有反应也是一种压力。

  “哼!犬虎,谁不知你那点小心思?你七子尽数被姜榆罔杀了,西讨念头心存已久,你如此竭力促成西讨之事,无非是想着让国主做你复仇先锋军。如此不恭,是为大不敬!”赤夷旧部实力最微,领火石口舌不利,但仍做着最后的努力。

  犬虎胜券在握,丝毫不在意,大方承认说道:“我竭力西讨自然是为复弑子之仇,不然为何?不用你说国主自然知晓。倒是火石你,我记得当初你四子也是死于炎帝大军阵下吧?啧啧!不过你子嗣众多,也不怕死这一两个吧?”

  “你!”火石大怒,跳起身来指着犬虎就要破口大骂,却被犬虎身后的于夷旧部领于人也冷笑一声打断说道:“姜榆罔不仁,东征屠我九夷数万之众,也将你赤夷的骨头打断了不成?你四子被人杀害,而你却半点愁容不见,莫非已投靠了姜榆罔?”

  “我没有!你血口喷人!”炎炽涨红了脸,支支吾吾却说不出话来。倒不是因为他心虚,而是因为当初他的四子是被黎族杀的。当初姜榆罔驱使黎族作为先锋东征九夷,杀伐夷族无数,他四子也是死在黎族人之手,若说复仇,也是向黎族复仇。但如今九夷已成旧部,并入九黎国中,虽有一定自制之权,但还是要仰仗黎族鼻息。畎夷领地紧靠炎族,是由姜榆罔率军亲征,自然是要向炎族复仇。可他怎么说?也为子复仇?黎贪就在上面,他脑袋得被马驴踢多少下才会这样找死?

  于人也有些得意,回头冲阴影王座上的黎贪说道:“立国之战已去经年,如今众旧部元气已复,兵精粮足,正是西讨最好时机。余闻少典庶子姬轩辕已立都有熊,恐有不臣之心,若能联合其尾夹攻,定能一举推翻炎族之治……”于人也说得兴起,口沫横飞,颇有点挥斥方遒的感觉。

  “这话是谁教你的?”黎贪的声音从黑暗处传来,不带丝毫感情,于人也瞠目结舌,不由愣住了,心中嘀咕:这不是你教我的么?但隐约的奇怪感觉却让他没有说出口来。

  黎贪说道:“有熊氏有不臣之心的流言连你都听到了,那姜榆罔会不知?这消息从有熊传来,需跨越整个炎部,你怎知不是姜榆罔放出假讯,诱使我等兵?”

  “没错!这就是个套子!”炎炽像找到了主心骨,激动大喊,黄夷、方夷见势也附和说道。

  于人也有些懵了,一时间不知该怎么说,黎贪在黑暗中,他看不到提示,不由忍不住瞥向光明区域前方那几个一直保持沉默的男子,却是那几个一直留在议事厅,没有跟黎贪出来的旧部领。

  风云在王座之上可以清楚看到下方情形,顺着犬虎的目光看去,他注意到光明区域内,旧部众领之前却是一个十七八岁的年轻男子,虽然面嫩却生得星目剑眉,很是俊俏。

  并未像其余旧部领恨不得把最华丽的羽毛,最柔顺的皮草,最锋利的兽牙都挂在身上。他只是身着麻布衣裳,长挽束,唯一的一个装饰品就是右手拇指上戴着的一个黑漆漆的粗糙指环,除此之外别无他物。此刻他面带微笑,饶有兴致的看着地面上爬动的小虫。不急不躁,和身后争吵众人泾渭分明,气质颇为出群。

  看了他几眼,那人若有所觉,抬眼看向风云的方向,和善笑了笑,又垂下去。

  风云忍不住小声问了黎文一句:“最前面那小伙子是谁?”

  “玄夷旧部领玄天的尾子玄冥。”黎文看了眼,小声对他说道:“其实商议西讨之事根本就是为了玄夷旧部一部而已,玄夷原本势力就冠绝九夷,当初立国之战玄天那老家伙居然不战而降,保存了绝大多数实力,如今九黎国中一半人口都是玄夷旧部,若论巫战,比我黎族还多出些来。西讨之事,重要的是要先说服玄夷旧部。”

  黎贪说道:“兵精粮足?蚩尤城老田已用十年,近五年来五谷连年减产,于城周边老田岁者已耕种五十年以上,仓廪之内余粮几何?若是西讨你又能出巫战几人?战士多少?”

  一连串的逼问让于人也面上青一阵白一阵,嘟嘟囔囔的说不出话来。

  黎贪顿了下,说道:“三军未动,粮草先行,我黎族战士虽骁勇善战,若后方断粮亦可就地采食,以战养战,但只是权宜之计,若到时粮草断绝,战线必崩。”

  “请国主明言。”于人也总算开了窍,把话头递回到黎贪嘴边。

  黎贪继续说道:“当然,西讨之事事在必为,只是要从长计议,不可急于一时。我九黎国根基未稳,仓廪未充,不如以三年为期,九城练兵存粮,以作战备,如何?”

  “善!”于人也松了口气,赶紧附和,心中暗骂:差点被坑死,说兵粮不足,以战养战的也是你,说兵粮不足,缓三年的也是你,到底哪个是准?

  黄夷、赤夷面露为难,三年之期还不足以让他们拮据的日子富裕起来,而战争更是会消耗大量储备,不管是粮食还是战士,若是打赢了还好,万一打输了,他们可没有那么多人口拿去填祭祀坑了。

  虽说黎族全族皆兵,战阵天下无双,但对手可是炎帝,他不仅拥有人族最大的领土面积,最多的人口,最强大的军队,还是从伏羲先祖就一脉传下的正牌领导人。炎族东征是师出有名,说起来也不过是哥哥揍弟弟,但若是弟弟揍哥哥,那就是不孝了,气运上会陷入极大的劣势,这也是他们不愿西讨的重要原因。

  气运是种族最大的依仗,它关乎到一个种族是否能够继续繁衍展的关键,通常一个种族的气运都是由正统王脉掌管,就如同羽族的气运与凤脉相关,鳞族的气运与龙脉相连一般,若是下等血脉妄图挑战王脉,若是师出无名,先会受到的就是气运压制,实力便会大打折扣。而九黎国想要做的事就是师出无名,因为他们已经立国,就相当于另起锅灶,反抗了炎族的领导。

  这是一场有很大可能性会输的仗,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去做,但黎贪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我给你们三年的时间,三年之后,不管你们怎么样,这仗是一定要打的,如果不愿意,那立国之战或许就要重新上演了。站在黎族的对立面,跟站在炎族的对立面说实话并没有多大的区别,黄夷、赤夷领没了主意,看向最前方玄夷旧部的玄冥,而那家伙却不知从哪里找到一根小树枝,戳了个苍蝇,聚精会神的看着它在树枝顶端滴溜溜地打转。

  等了半晌,他还没反应,黎贪咳嗽了声,于人也会意,开口问道:“玄冥,你意下如何啊?”

  玄冥愣了下,回过神来,点头和善笑道:“小子年幼无知,还请国主与几位叔叔拿主意。”

  于人也撇了撇嘴,差点忍不住说道:你还年幼无知,也不知前些日子强顶着黎贪的压力,坚决不表意见的是谁。

  王座之上,黎贪也有些意外,玄冥这小子打的什么主意,怎么就突然改口风了?

  若要出兵西讨,必须要借助玄夷的兵力,否则他还真没把握能够攻下炎族,但玄夷旧部却迟迟不给动静,这也是商议谈了这么久的原因。

  黎贪他从来没小瞧过玄冥,因为他有个很厉害的老子。

  玄冥这小子是个人才,玄天派他过来选对了人。从一开始他就是这态度,装疯卖傻也好,傻笑不语也好,总之就是含糊其辞,不愿给个痛快话。逼得黎贪让步两次,都没有得到他出兵的承诺,今天是怎么回事?听他话的意思是松口了?难道玄天给他传了什么话了?

  伏羲先祖传下宝物无数,炎族得其巫法,黎族得其肉身,九夷则得其术法,而玄夷拥有的就是最神奇的河图推演之法。河图推演之法让玄天那老家伙审时度势的能耐近乎通神,庇护玄夷全族从最弱小的夷族部落展到最强盛的部落,而这个时间才短短二百年,只用了四代人的时间。

  玄冥是玄夷旧部新一批成年小子里最优秀的一个,也是玄天一百七十多个儿子中最疼爱的一个。很小的时候他就对河图推演之法表现出了惊人的天赋,玄天更是将其所学倾囊相授。而玄冥也没有辜负他的期待,小小年纪就显露锋芒。

  据传言说他一次推演过后,只带两个仆从向东步行三天三夜,至东海一处小岛之上,才一停步,就有天坠流星。他却只是与仆从笑着聊天,忽一伸手,就将那流星捉入手中。却原来是他在三天三夜之前就推演出此地将会有流星坠地,还是珍贵的天外陨铁,待他行至,便果有流星坠落。

  更神的是,他只是看了流星一眼,便在与仆从笑谈之际估算出了流星的落点和度,伸手轻松捏取,如同探囊取物。那天外陨铁从天坠落,被天火灼烧炼化,只余核桃大小的铁精,被其得了,打了个指环,戴在指头上留作纪念。

  此事只是传闻,并没有人能够证明其真实性,不过自那时起,玄天就宣布将来往生之际就传位于他,很多政事也交由他来处理,而他指上那指环也确是铁精指环。

  黎贪开口了,对玄冥说道:“贤侄不必客气,玄天既然让你前来商议,那一应事务你都可以决定,但说无妨。”

  “是吗?”玄冥笑着问了句,说道:“若依小子看来,蚩尤国君既是一国之主,我九夷旧部均是您的子民,自然应该以您所言为尊,这难道还有什么可商议的吗?九黎战旗所指,皆是我玄夷旧部箭雨覆盖之地。”

  被玄冥的痛快弄得有些懵,黎贪忍不住问了句:“那出兵之事?”话一出口黎贪就有些后悔了,这话问得有些小家子气了。

  玄冥笑着说道:“蚩尤城树旗之日,我携玄夷旧部五千巫战,六万强兵前来助阵,军械粮草,辎重运输我等自行承担。”

  “好!好!”黎贪忍不住说了两声好,风云在他身后,看到他握紧了拳头,显然有些激动:“既然如此,那便如此定下,以三年为期,三年之后的今日,便是西讨之时。”

  “善!”玄冥微笑说道。

  保守派以玄夷马是瞻,既然玄冥开了口,那他们也都一一附和,黎贪宣布议会结束,九夷旧部领神情各异,向外走去。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8934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