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二十六章 认祖归宗

第二十六章 认祖归宗

  听到小石头说好吃,其他小家伙们都凑了过来,一个个眼中都在放光,风云抱着盐盒你一撮他一撮,没一会就撒出去小半盒。眼看小家伙没个够,风云赶紧合上盖子,说道:“多乎哉,不多矣!哪有吃盐还上瘾的?”

  盐吃多了也不是好事,小家伙们眼巴巴的看着他,风云无奈,只好说道:“要想吃等会我做点饭,不过要先把答应我的活干了,小石头,把这盒盐给巫医送过去。”想了想,他又加了句:“不许偷吃啊!”

  原本他是想让他尝尝盐的咸涩味,怕他好奇想打开尝时弄撒了,打消他偷吃的念头。谁知道这些小子居然还觉得盐好吃!真是奇了怪了。

  他不知道的是,在长期依赖肉食和苦巴巴的盐土为身体提供氯化钠的情况下,这种纯粹的咸味对于他们来说无异于蚊子嗅到了鲜血的甜美气息一般诱人。

  小石头小心翼翼的接过木盒,生怕弄坏了这个精致的方块。要知道在这个鲁班还没出生的年代,他们从小到大接触过最规则的图形就是太阳的圆形了。而风云用工具加工出来的木盒虽然很简单,只是四方底加了个抽拉式的盖子,但这种工业级的矩形却是他们从未见过的。

  每个人出生后对世界的认知除了最开始的味觉尝试后就是图形认知。现代小孩在婴儿时期就会接触到各种各样工业制作的种种图形玩具,但是对于小石头他们来说,这还是他们第一次见到这么直的边角,看起来甚至有些锐利。

  看他小心翼翼的样子,风云无奈笑道:“没事,小心点就行了,它不会割伤你的,快点去吧!送完东西回来我请你吃东西啊!”

  吃对于黎族小孩的吸引力是无穷的,小石头在其他小孩的簇拥包围下,双手平端着木盒,只看到两条腿飞速摆动,用动画片的姿势向黎石针家跑去。

  这些小家伙啊!风云笑了笑,转身进了屋内。

  黎丑将绳子取了回来,在屋里等他,风云看了下,是手工编织的细密麻绳,质量非常不错。

  蹲下身来看了看黎小月的脚踝,又伸手按了按,风云微微皱眉,心里有了点数,冻伤已经缓解了,只是淤血的消散恐怕得再延缓一个月了。

  见他皱眉,黎小月很是担忧的看着他问道:“我的脚会好吧?以后我还能跳巫舞吗?”

  姜菘奶奶在一旁握着她的手安慰道:“别怕,既然巫医同意他来为你治疗,就一定有其中的道理,你安心疗养便是。”

  风云也刻意表现出不以为意的样子,笑道:“没事!这点小伤,养两天就好了!等下再喝点药,黎石针亲自给你配的,喝完睡一觉,醒来就没什么问题了。”

  有的时候,医生的态度也是治疗的一种,一个自信而又沉稳的医生会给病患也带来强大的自信心,这对疾病也会起到非常明显的疗效。

  风云虽然不是医生,但对于安慰剂效应还是有所耳闻的。而且黎小月并不是什么大伤,就是发热棘手了点,好在黎石针已经配了药,就算其他的药都不起作用,有柳树皮在,想必发热也不是什么大问题吧!

  黎小月得到了准信儿,总算放松了心神,沉沉睡去,但在睡梦中,一张小脸也烧得通红。

  感冒发烧捂汗并不是一个正确的做法,适当的通风会更有效的降低体温姜菘给她盖了厚厚一层兽皮,说是防止阳气外泄,风云好说歹说才算让她松口,同意在兽皮旁掀起一条不大的缝隙来。

  姜菘这的陶缸没有合适大小的,风云就从爬犁车上取下他带来的那只,放在屋子中心的火塘上添水烧了起来。

  “大巫奶奶?”风云拨弄着木炭问道。

  “何事?”姜菘回头应道。

  风云挠了挠头皮说道:“我准备盖个房子住,您觉得哪里好些啊?总不能一直在你这里蹭地方住吧?”

  其实城内空地很多,他随便找个地方就能搭个窝,但他觉得还是问一问比较好。

  果然,姜菘并没有一口答应,而是说道:“不急,你才回来,尚不熟悉族内情形,先在这里住下,待到认祖归宗后,族长自会安排你落地生根。”

  “哦。”风云点点头,没多说,但心中已经注意到几次提起的认祖归宗这个词,貌似自己能不能在这落脚还得看这个仪式?那巫力运行法门就更不用想了,风云揣摩着这两天的所见所闻,仔细从中分析出一条安全快速的路线,这是个困难的过程,但却是必须的。

  黎丑从外面扛来一条牛腿,放在了火塘旁边后,就盘腿坐在了一旁,看架势是准备等风云煎好药后烤肉吃。

  “大巫奶奶你们还没吃啊?”风云疑惑问道。

  姜菘摆摆手笑道:“无妨,先煎药吧!小月的病要紧。”

  风云一直操控着一缕清风缓缓萦绕在黎小月面部,这会看去,她的面色已经好了许多,风云也放下心来,笑道:“不要紧,药快好了,让丑哥看着就行,我在外面重新生一堆火就好。小月发烧胃口不好,烤肉烟熏火燎的恐怕她吃不下去,我来炒个白菜好了,素淡点,也让您尝尝我的手艺。”

  姜菘笑了笑,不置可否,风云就笑着给黎丑说了下煎药的时间,就扛起牛腿,抱了颗大白菜朝外走去,这么好的肉要是全烤了简直是浪费。

  黎丑显然对风云的行为很是愤怒,因为肉是他抗来的,自然也有他的一份,但却被风云全抗走了,简直不可饶恕。

  但这是大巫首肯的,他再恼怒也只能老老实实的坐着煎药。黎小月在大巫心中的地位之高不允许他有丝毫的怠慢,黎丑一动不动的看着陶缸中翻滚的药汤逐渐变黑,耳朵却支棱着听风云在外面的动静。

  风云带来的东西都好好放在爬犁车上,黎贪并没有动过,那口旧陶锅也完好无损,真是万幸。

  随处可见的石块就是最好的灶台材料,从爬犁底下翻出他自己炼制的粗糙锹头,装上木柄后,风云就在大巫门前的空地上挖起了坑来。

  小石头他们笑闹着跑了回来,后面还跟着黎石针。找到正在忙活的风云,黎石针将木盒递了过来焦急说道:“怎将这等宝物随意交给孩子把玩?若是摔坏了岂不心疼?”

  “没事儿,不就一个破盒子么?弄坏我再做一个不就完了么?”风云拿过盒子,随意丢在旁边的爬犁上,继续埋头干活。

  黎石针看着他,神色复杂,问道:“这……东西是你做的?”

  “是啊!不然呢?”风云头也不抬的说道。

  黎石针走过去重新拿起木盒,仔细端详,嘟嘟囔囔的赞叹不已:“巧夺天工,真是巧夺天工,这样一个物件做出来需花费几时?”

  风云想了想说道:“一天能做七八个吧!”

  黎石针瞪圆了眼睛,很是激动,上前拉住风云的胳膊,急切问道:“那大些的呢?能做么?”

  风云耸耸肩说道:“越大的越好做啊!如果像这么大的,一天一二十个不成问题。”

  “好!好!哈哈!”黎石针激动笑道:“此物竟能将细沙收拢进去,而且颗粒不露,实乃神器,若是用这等神器存放我那些药材,保存时限起码可长出一年去,这简直就是生命造福之举啊!哈哈!”激动之余,黎石针想到了什么,高兴问道:“这是什么?”

  “木盒。”风云看着丑得要命的小木盒,很是无奈于他们的孤陋寡闻。黎石针笑道:“不如你做木盒给我,我教你医术,你意下如何?”

  回身看了眼巫屋紧闭的门帘,风云笑了笑,点头说道:“好啊!”

  黎石针很满意,说道:“那这木盒我就先带走了,对了,里面的白沙你还要么?不要我就倒了。”

  “喂别啊!”风云赶忙阻止,哭笑不得的说道:“真是买椟还珠,我让小石头给你送去的是这里面的东西才是最珍贵的好么?”

  “哦?”黎石针疑惑问道:“此话怎讲?”

  风云拿过木盒说道:“你先别着急,等我做完饭我就告诉你,正好你中午请我吃了饭,我等会炒点菜请你吃就算是回请吧!”

  “这……不必了吧?”黎石针犹豫了下,他不好意思说是因为中午用了平日里舍不得吃的盐土来招待风云,却被嫌弃,他索性将那些放了盐土的烤肉都吃了,这会有些吃不下了。风云像是看出来了什么,笑道:“没事儿,你想吃多了也没有,这是人家的东西,我就加工一下而已。”说罢,他继续埋头干起活来,黎石针也只好在一旁等待。

  小石头他们被风云的铜锹吸引了,蹲在一旁看着风云的动作,不时惊叹道:“这是何物?挖坑真快!若是拿它和泥一定很厉害!”当然,和泥用的水是什么那就是另一回事了。

  风云笑着说道:“这是铜锹,专门用来挖土的,你看,每一次都能铲起这么大一堆土,连地下的草根都被一起截断了……”

  “是用在农耕上的么?”

  姜菘不知什么时候从屋中走了出来,眼睛盯着风云手中的铜锹一动不动,口中问道:“用来……除草?”

  “当然可以。”风云笑道:“杂草会夺取庄稼的养分,人工不能连根拔起,耗时耗力,一人一天也不过能拔草十亩左右,如果用锹的话,不仅效率翻倍,更能断绝杂草生机,最大化供给庄稼养分,若算增产的话,两成不是问题。”说罢,他平视着姜菘的眼睛,等着她的回答。

  没办法,他只有一年的时间,要想完成系统那个坑爹的任务,他只能兵行险着,这只是计划的第一步,关乎后续所有环节,姜菘应该不会拒绝。

  姜菘神色复杂,缓缓开口说道:“你的认祖归宗在下月初。”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9373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