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二十七章 金口断命

第二十七章 金口断命

  “农政之事你该向族长言明才是,我只是大巫,只负责族中婚丧祭祀,祈福占卜,并无决策之能。”姜菘看着风云说道。

  笑了笑,风云说道:“我向来认为民以食为天,大巫奶奶穿行在田野之间,俯身耕作,亲与农事,和您说也是一样。更何况……”

  “更何况什么?”黎贪带着黎文从屋后走了出来,似笑非笑的看着风云。

  拄着铜锹,风云呲牙笑道:“更何况你又不是没见过我用这玩意儿?”

  “臭小子……”黎贪笑着捶了下他的肩膀,扭头对姜菘说道:“大巫奶奶,风云身上颇多异处,与我族人格格不入,但却有融入之心,还得您多加管教才是。”

  姜菘神色复杂,看了眼风云,欲言又止,顿了顿,才笑道:“再多异处,还有你身上异处多么?”

  黎贪哈哈大笑,搂过风云笑道:“我可没有他做饭食的手艺,虽然我只尝过几次,但却念念不忘已久了。”

  见黎贪三言两语把自己献锹之事盖了过去,风云脸上的笑容很干,直到黎贪在他耳边轻声说了句什么,他才展颜笑道:“民以食为天么!吃得好了才有心情把日子过好,是这意思吧?”

  黎贪不置可否,说道:“今日各旧部领回城,送行宴便交由你负责。”

  “别得寸进尺啊!拿我当苦力啊?”风云怒了,黎贪笑而不语,只是看着他,风云无奈,叹道:“是他来找我的,我以前确实没见过他。唉!罢了罢了,谁让我要求着你呢?活该老子倒霉,总共多少个人?”

  回头询问,黎文说道:“除去玄夷旧部离开外,其余旧部都在,一共不过百人之数。”

  看向风云,黎贪笑道:“我会让人将吃食送来,若有其他所需就和黎丑讲,让他去找黎咯拿。”

  “随便你吧……”风云心不在焉的说道,目光已经移向掌心系统给出的提示:

  “布支线任务:请使用者协助黎族族长举办送行宴,需使参宴者满意率达到8o%以上。任务奖励:指向性抽奖1次。”

  指向性抽奖?怎样才算指向性抽奖?再不济也可以选定类型吧?他睡了半年,也积攒了不少成长值,都还没用,如果真是这样的话,计划难度就降低了不少啊!

  不过,前提还是要先完成这个任务。

  想到这里,风云就开始着手准备晚上的送行宴。这会已经是下午了,时间有限,他要在短时间内弄出一百人吃的东西来,这不是个轻松的活。

  风云现自己总是能将事情搞大,就像以前,他原本只想捞点海带吃,却差点被鱼怪拖到海底下淹死。这次也一样,他只是想炒点蔬菜吃,却直接被弄来做百人宴,难道自己就是传说中的衰神么?

  原本挖的土灶显然是不够用的,风云直接来到了城东的社火场,这里是黎族向来举办大型活动的地方。一片足球场大小的平地中央有一个大号的火塘,里面的余烬已经被掏干,有奴隶正在往里面搬运着木柴,为晚上的篝火做准备。

  城中手艺好的女人们都被黎贪差遣来给风云打下手,一大半的女人又都带着孩子。而对于孩子们,这样简单的宴会已经是难得的娱乐活动了,一个个兴奋得恨不得一头扎进地里再蹦出来。一时间,女人的笑骂声,小孩玩闹的尖叫声响彻整个社火场,风云的脑仁子都要被吵炸了。

  ……

  蚩尤城外,玄冥回到驻营,随即全体开拔回城。

  说是开拔,但并没有多少人。此行他只带了玄鸟、十名侍卫和四个奴隶。除今日让玄关他们进城之外,其余时间侍卫们都是在城外驻扎。

  四个奴隶扛着一顶加着华盖的轿子走在山林中,轿上玄冥的身形却稳稳当当,显然都是老手了。

  身下垫着最柔顺的貂裘,玄鸟则将熟透的山桃剥去外皮,用薄木片切成小块放入他口中,玄冥眯着眼睛,问道:“你觉得是他么?”

  玄鸟咯咯笑道:“我又未曾见过那人,怎知道是不是他?”

  玄冥的注意力显然不在这里,而是陷入思索中自言自语:“我瞧他看起来不似作伪,但为何却不认得我?难道他真将当年的事都忘了么?还是说那人说的是真的?”

  玄鸟伸手轻轻揉着他的太阳穴,说道:“不管是不是他,将那魔物甩掉也是好事一桩么!”

  “没错!”玄冥的眼神清明起来,坐直了身子,说道:“那魔物已困我百年已久,否则我早已得天地造化,今日得以脱身,就是我玄族腾飞之时,百年时间,够了,那人皇之位,我便也夺他一夺!”

  玄鸟笑道:“哥哥被那魔物封印之时,修为就已通天命,如今甩去束缚,人族之中,定再难寻敌手,那人皇之位,想来已是尘埃落定!”

  玄冥摇摇头,说道:“不可小觑人族英杰,不说炎国姜榆罔,有熊国姬轩辕,单是九黎国蚩尤都不是易于之辈,万不可骄纵轻狂,乱了自身命数。”

  “哥哥说的是。”玄鸟正色说道。

  玄冥笑了笑,揉了揉她的脑袋,说道:“但也不必妄自菲薄,普天之下除却这三人,我玄冥倒还没怕过谁。”

  跟着一旁的玄关插话拍马屁说道:“那是,我玄部人数最多,实力最强,更添长玄修为通天,怎能被区区黎族压这一头?哼!他日定要将黎族斩尽,为长玄正名!”

  “哦?”玄冥撇了他一眼,淡淡冷笑道:“那黎族小孩辱我之时,你是准备骂他什么来着?小杂种?小王八?嗯?”

  玄关喉咙口像堵着一般,咯咯响着,惊恐的匍匐跪倒在地,说不出话来。

  轿子稳稳停住,玄冥捏着根木刺轻轻挑去指甲缝间的老皮,淡然说道:“想干嘛?你也想让我难堪么?”

  只是两句话的功夫,玄关就已经满头大汗,听到玄冥的话后,他眼中满是绝望,但仍哑声说道:“请长玄赐死……”

  主辱臣死,他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小屁孩当着他的面辱骂了他的主人之时,他就已经死了。一个拙劣的马屁改变不了他的命运,如果他当时拼命为玄冥挣一份面子,说不定还能留个全尸,但如今已经不可能了。

  吹了吹指缝,玄冥欣赏着自己修长的手指,看也不看玄关一眼。

  “求长玄开恩,请赐死我一人……”玄关额头紧贴地面,颤抖着声音哀求。

  叹了口气,玄冥轻轻弹了弹尾指,随意说道:“如此懦弱无骨气,便做只无骨地龙好了。”

  “不!不!求长玄开恩!求长玄赐死啊!啊!啊!!呃……”玄关壮硕的身躯筛糠也似的抖着,疯狂的哀求着,但哀求声已变为嘶吼,他整个人的身体开始像一滩烂泥般软了下去,仿佛所有的骨头都消失了,浑身的肉翻滚着,挤压着,长出鼓囊囊的肉泡,又爆裂开涌出脓汁,化为指甲般的硬壳包裹住肉来,只是一会,原先活生生的人就这样变成了一条将近两米长的地龙(蚯蚓),蠕动着往地面钻去。

  这样恐怖的一幕四个奴隶仿佛司空见惯一般,眼皮都没眨一下,左后方的那个还伸脚将蠕动到他脚边的地龙踢开,免得碰到轿子。倒是其余几个巫战面如土色,惊惧异常。

  玄鸟拍着手笑道:“太好了哥哥!你的金口断命恢复了呢!”

  玄冥神色如常,对着剩余几个巫战冷声说道:“从今往后,都给我将脖颈直起来,若是还有没胆货色,便如他一般。”说罢拂袖,众人再度向前走去,只留下一条大地龙在散落的衣服和兽皮中间茫然的拱动,寻找着松软的地面。

  玄冥一行已走远,一道黑影从半山草丛中跃出,落在原本轿子停留之处,却是不知什么时候跟过来的黎武。

  伸手抓住钻入地面一半的地龙,用力将其拔出地面,黎武抽刀用刀背敲了敲它的末端,地龙茫然扭动着,想要逃离。

  “如此邪术……”黎武神色严肃,瞧着已经不似人形的地龙,他挥刀将其竖着剖成两半,腥臭的血水涌出,夹杂着未融化的碎骨,地龙停止了扭动,已是身死。

  在一旁掘了个坑,将地龙尸体丢了进去,掩埋好之后,黎武深深看了眼玄冥离去的方向,纵身向蚩尤城跑去。

  ……

  架锅烧水,他从放着种子的木盒旁掏出一个陶罐来,掀开盖子,里面是一罐子固体状的淡黄色荤油。

  熬制好的荤油放半年到一年不成问题,将陶锅中的水清干净后,风云从陶罐中挖出一块荤油来倒入陶锅中加热,如同乳酪般的荤油就逐渐融化成了淡黄色的油液。

  高热量油脂的香气是很难抵挡的,尤其是在腹中油水不多的情况下,围在灶台边的小家伙们已经忍不住吞咽起口水了。

  下姜、麻椒爆香后,挥刀将牛腿肉片成薄片倒入锅中,用木铲拨动煎炸,权当翻炒了。

  陶锅的热传导并不算好,在没有铁锅的情况下,用陶锅炒菜也会变成炖菜,但这样的厨艺已经足够让除了黎贪和猪刚烈外的所有人惊叹不已了。

  人数太多,陶锅太小,因此炒菜是不可能让每个人都品尝到了。只有黎贪和其他八夷旧部的领桌上摆着木盘,等候风云的炒菜,其余人只能闻着香味,眼巴巴的看着火塘中翻转着的六只烤整牛。

  风云带来的盐巴一次用去了小半,而茱萸果和花椒几乎全用了,才算将六只整牛腌好。六个强壮的武士转动着粗大的木桩,让整牛在火焰上翻滚,一边不断的刷上从黎石针家里搜刮出的蜂蜜。这种从未接触过的醉人味道让每一个黎族人都快要陷入疯狂。若不是族长大巫等大人物都在场,他们早就一拥而上去抢肉了。

  生肉怎么了?谁还没吃过生肉啊?生牛肉最好吃好么?

  炒菜要比烤牛肉熟得快,将白菜烧牛肉盛到每个旧部领的盘中后,没有一个人能够保持形象,能不用手抓都算是有礼貌的了。

  这种乎他们想象的厨艺自然获得了满堂彩,在风云被几个旧部领拉拢想骗回去给他们做厨子的时候,黎武不动声色的从人群中走了上来,在黎贪耳边说了几句话,黎贪神色未变,只是眼神闪烁几下,就继续笑着和旧部领们开起玩笑来了。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9373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