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二十八章 谢绝还价

第二十八章 谢绝还价

  “胖婶,这两扇牛肋骨帮我去骨,用这个水抹一遍,再抹点盐放旁边我一会用。”

  “小石头!去去去!带他们一边玩去!别往锅里伸手!烫死你活该!”

  “哎呀!胖婶,你想齁死谁啊?这是做腊肉呢啊?我带的盐可没多少了,省着点用!”

  “对,继续撇,这些沫子都撇出来,一点都别留,这都是肉里的血,都煮出来肉才不腥。”

  “黍米饭不用问我,我没你们蒸得好,你们决定就行。”

  ……

  除了大婶们抠了鼻子不洗手,小孩子们转着圈的偷肉吃以外,风云的晚宴工作进行得还算良好。

  香煎牛排,素炒菜心,白菜烧牛肉,牛肉汤……每一样菜端上领们的食桌前的时候都能引一阵惊呼和询问。

  每一次的宴会对于黎族人都是盛事,才成年的小伙子们会穿上最华美的衣服,带上自己亲手打回的猎物爪牙,送给自己心仪的女子。在这样的日子里,吃食虽然重要,但更多的人通常选择匆匆填饱肚子后去满足其他的饥渴。

  族长对于这样的事是乐见其成的,九夷旧部也是一样。新生儿是族群的希望,更多的孩子才能长成更多的战士,这是部落展的要事。如果不是粮食不够,黎贪愿意每天都办宴会。

  更何况有风云这么好的手艺,黎贪摸了摸肚子,他甚至想偷偷动用巫力化解饱腹好吃更多的菜肴……这个念头让他有些羞愧,为了掩饰,他将盘中的牛排分给了流着口水在他身上攀爬的黎族小家伙。

  黎族女子向来认为让孩子多接触强壮的战士,将来孩子就也会长成强大的战士,黎贪自然是黎族最强大的战士,所以一有机会就会带着孩子来找族长蹭蹭福气。

  对此黎贪并不会在意,他不会觉得浑身沾满口水是件有损体面的事,相反,他感到十分骄傲,牙都没长齐的小家伙手劲儿不小,这是黎族强壮的未来。

  ……

  风云向来认为,牛身上最美味的不是任一部分的肉或内脏,而是大骨中的骨油。但对于大多数九黎国人来说,花功夫敲断碗口粗的骨头去吮吸那一点骨髓显然是不划算的事。

  普通黎民力量有限,不能轻易折断碗口粗细的牛腿骨,砸断它花费的时间都能吃饱一顿饭了,因此并没有人对风云烤得焦黄的棒子骨感兴趣,而是尽情饱餐着难得的肉食。在质量和数量的对比中,普通黎民一边倒的选择了数量。

  倒是巫战们对风云的烤腿骨颇为好奇,对于骨髓的香浓他们并不陌生,他们能够将兽骨轻易折断,在往日烧烤中他们也经常吃完肉后敲开骨头吮吸骨髓。但那种东西吃得多了往往会腻住口味,而且没有风云做出的香味浓烈。

  铜锯条对于牛骨的硬度来说还是偏软,风云只得动用了所剩无几的神元之力。

  三角形的气流破开空气出尖锐的呼啸声,高流动下形成强大的切割力,坚硬的牛骨如同豆腐般被纵向切为两半。切口光滑,仿佛打开的竹筒饭,肥嫩的骨油就是饭粒,被火焰炙烤,油脂爆裂,出诱人的滋滋声。

  只切了一根牛骨风云就心疼的收起了神元之力,高压气流的神耗不亚于催生龙卷风。这玩意儿用一点少一点,上午跟黎肉他们交手就耗费了一半,用了次气割又下去一小半,这度实在ho1d不住啊!

  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说实话,他还真的挺舍不得失去这种强大的力量,去哪里再搞点神元之力来啊!

  相对而言,风刃的性价比最高,先用风刃劈开一个小口,再用铜斧劈砍,掌握好力道同样能劈开牛骨。

  带来的盐巴已经用掉了一半,风云从来没想过普通的盐巴居然能让这么多人如此疯狂。

  烧烤是最古老的菜肴,每个黎族人都是烧烤高手,他们知道每一种动物身上每一块肉质烧烤后的味道差别。但他们却从来没想到,只是加了点那种神奇的白色粉末就可以让肉焕出全新的生命力。

  盐的作用是提鲜,氯化钠以一个合适的比例最大化的激出肉质本身的鲜美,这其中难以解释的化学反应对于黎族人来说就是魔法,品尝过风氏烧烤的人看向风云的眼神也都变得敬畏又好奇,在他们看来,这无疑是先祖赐福最大力证。

  花椒粉和盐像是催化剂,撒到牛大骨上后香味弥漫的度不亚于炸弹,盯着整牛转动的黎肉吸了吸鼻子,扭头盯着风云的动作,一动不动。

  用小木片挖起一大块颤巍巍晃动如同果冻般的晶莹玉润的骨油,递到嘴边抿入口中,风云满足的眯起了眼睛,啊~!得劲儿!

  感觉到四面八方看过来的炽热眼神,风云吞下口中的骨油,把烤好的牛骨放在托盘中,让胖婶端着给大巫奶奶送去,若是再慢点,他怕自己被周围留着口水的黎族人生吞了。尤其是黎肉,风云感觉他看自己的眼神根本不是在看一个人,而是在看一块永远也吃不完的大烤肉。打了个冷战,风云扭过头去不再看他,转身回去熬煮肉汤,一边撇着浮沫,一边看向黎贪他们上席的方向,像是在等待着什么。

  “今日真是大开眼界啊!”方人也对烤牛骨赞不绝口,对黎贪笑道:“吃过这位兄弟经手饭食,恐怕弟弟我回去都要吃不下饭喽!”

  “那白色粉末着实神奇,无论何种饭食中加入它来都变得甘饴可口,听闻那风云兄弟所言其名为盐,莫不是和盐土有关?”阳立地挑了下肉块上还未融化的盐粒,若有所思的问道。

  黎贪端起陶碗喝着热腾腾的肉汤,像是没听到他的话一般,没有搭理他。阳立地笑了笑,又说道:“国主,我阳城以西有块盐土地,风云兄弟此次耗费不少,不如让他随我回趟阳城,多带些盐土回来。”

  阳立地是阳夷旧部的领,而阳夷也是仅次于玄夷和黎族的大部落。它与玄夷旧部隔河相望,也是玄夷旧部的最大助力。各部领均不是孤陋寡闻之辈,对于盐土也不陌生,稍微想想自然也能猜得出来,但阳立地这样直接说出来,意图不可谓不明显。

  黎贪没有回答,笑着把眼神投向方夷旧部领,方人也马上会意,笑道:“这盐的确是个宝物,不仅开胃爽口,我吃完了饭后倒还觉得添了把力气一般,浑身舒畅。还请国主同风云兄弟说说,若是他手头宽裕,我愿换些来带回方城去。”

  这话一开口,立马堵住了阳立地的话头。大家都不傻,盐的重要性一目了然,谁都知道阳立地说的那块盐土地已经入了炎部国土,他问这句话的意思无非是想套出制作盐的原材料来。他并不奢求能知道制作方法,只要黎贪不否认盐是用盐土制成的,那么阳城作为取盐土的必经之路,重要性将会大幅提升,随之带来的好处也是一言难尽的。

  黎贪放下水杯,笑道:“这盐是风云之物,他今日愿拿出分享,是看在一国情分上,我虽是国主,但也不能强夺国人之物,你们若是想换盐,还是亲自和他商谈为好。”

  ……

  好厨子一把盐,新鲜的食材并不需要任何重口的调味品,简单的盐就能激出它本有的鲜味来。

  风云用木勺盛起半勺肉汤,尝了尝味道,再次看向上席的方向,果然看到黎文走了过来,嘴角扬起一抹微笑,他背手站立迎接。

  闻着肉汤扑鼻的鲜香,黎文笑道:“兄弟好手艺,待我回了畎城,可就尝不到你做的饭食喽!”

  “回畎城?你不在蚩尤城住吗?”风云疑惑问道。

  黎文摇头道:“族长并我等九人在内是一母兄弟,收服九夷之后,除却族长之外,我等八个兄弟均作为监城率军镇守八城,此次是为西讨之事而来,事毕之后我等自然得返回畎城继续镇守。”

  “哦!是这样啊!”风云点了点头,又笑道:“没事儿,你走的时候我送你一盒,够你吃一两个月了,不够再来找我要就成。”

  黎文笑道:“如此珍奇之物我可不敢收,况且也不是我一人想要,族长与旧部领正说起此事,让你也过去说话呢。”

  果然,风云笑了笑,说道:“好啊!”便随黎文向上席走去。

  “来,坐我这里。”黎贪看到风云过来,拍了拍身旁的位置,丝毫不掩饰对他的看重。

  风云也没客气,一屁股坐在旁边,搂着黎贪的肩膀问道:“怎么样?吃得还好吧?”

  黎贪笑道:“今日是送行宴,我吃好不算,得几位领吃好才算啊!”

  几个旧部领都哈哈大笑起来,交口称赞风云的手艺。

  笑声暂歇,阳立地笑着开口问道:“风云兄弟,这盐着实是个好东西,尝过它做成的饭食后,我们平日所食简直不堪入口,我等真怕回城后没了盐吃不下饭,特意请你过来,想请你忍痛割爱,匀出些盐来,我们愿意用好东西换!”

  风云面带微笑,桌下的手却捏了捏拳头,忙活半天总算没有白忙活,终于可以谈正事了。清了清嗓子,风云笑道:“盐这东西,做起来很简单,若是换的话,我也没有多少给你们换,不如,你们来换我制盐的方法吧?”

  此话一出,上席之上众人面色各异,惊喜者有,惊讶者有,相互间窃窃私语,谈论风云此话的真实性,而黎贪的面色已经不可遏制的沉了下来。

  瞧不见黎贪的面色,也能感觉得到蔓延的杀气,风云赶紧高声说道:“若想换我制盐的方法,就拿人来换,我不要你们的粮食毛皮,我只要人!一万人换一份,谢绝还价!”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9542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