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三十一章 上神的注视

第三十一章 上神的注视

  指向性抽奖,如果和风云猜测的一样,那么任务完成基本上是十拿九稳了。

  现在已经是将近五月份了,如果人手够多,烧荒开垦刚好能赶上播种季的尾巴,但人数增多带来的就是更加严峻的温饱问题,人不是机器,是需要吃饭的,更何况他也并不满足仅仅是换他们八万人用一年,他准备把这八万人留下。

  这事儿能不能成功?他不知道,他也在赌,这个奖励的名称给了他赌的勇气。

  沉睡了小半年,也不知道大巫给他沉睡的血池中加了什么,他的成长值不降反升,已经积攒到了一万出头了,不管够不够也就这点了。

  黎小月烧退了,姜菘也放下心来,在她的央求下把黑白花放了进来。

  这两日黎小月生病,姜菘怕染了毛族邪气,就把黑白花赶出部落捕食,但每天晚上风云都能听到它的挠墙声,今天终于见到了主人,黑白花很是开心,躺在黎小月身旁哼唧着用脑袋顶着她的肚子,伸出舌头来舔她的脸颊,逗得黎小月咯咯直笑。

  黎小月是个闲不住的,见到黑白花更是躺也不愿再躺,趁姜菘不注意,搂着它的脖子就一骨碌翻到它的背上,一边扯着它的耳朵说着悄悄话,一边伸出指头放在嘴边冲风云使眼色,黑白花则贼眉鼠眼的瞄着姜菘的背影,蹑手蹑脚地就想驮着她开溜。

  “跑哪儿去?”姜菘像是脑后生了眼睛,突然开口问道。

  黎小月吓了一跳,噘嘴哼唧说道:“奶奶,我想出去透透气嘛!呆在屋里都要憋死了。”

  这两日为了不让黎小月着凉,风云好几次听到她起夜往篝火里加柴的动静,烧得屋里像个蒸笼,别说黎小月,连他都有点扛不住了。

  姜菘翻找着东西,说了句:“把药喝了再出去。”

  “好!”黎小月很是开心,这会儿也不怕苦了,抱起石碗咕咚咚将药汤喝了下去,只是放下碗后忍不住苦着脸吐了下舌头。

  搂着黑白花的脖子,黎小月喊了声:“走喽!”黑白花闻声而动,诺大一匹巨狼颠着小碎步驮着个小丫头往外溜去。

  没见姜菘动作,黎丑就自觉追在后面跟了出去。

  翻找出一卷麻布,姜菘拍了拍上面的浮灰,递给风云说道:“看看能用么?”

  接过来看了看,这卷麻布比他身上穿的好出不少,纺面平滑紧致,就是有点厚,但用来做滤布还是非常好的。风云满意的点了点头,说道:“能用能用,都有点可惜了,这么好的布料,哎?我没看到城里有织布的地方啊?这布谁织的?”

  姜菘盘腿坐下,说道:“黄夷之女擅长制麻布,这是早先我让黎弼从弼城带回来的。”

  “哦,原来是这样。”风云点点头,问道:“黎弼是谁啊?”

  姜菘重新抄起放在一旁的祭祀杖,摩挲着中间常抓的部位,那里都已经被养得油亮,她说道:“黎弼是贪儿的兄弟,也是弼城的监城,主要监管黄夷旧部,但黄夷旧部往往把弼城喊作黄城。像他这样的监城还有七个,黎文黎武你见过了,他们是畎城和玄城的监城,畎夷和玄夷也是九黎国中最大的两个旧部,两座城中我黎族驻兵也最多……”姜菘给风云详细讲解着九黎国中的势力分布,原来九黎国中并非铁桶一片,黎族虽然是掌管者,战斗力最强,但人口数量却不是最多的,再加上要分兵九处,大批强壮战力长期驻外,这才导致蚩尤城中只剩些老弱妇孺。不过有黎贪亲自镇守,却也没几个人敢对蚩尤城动手。

  可即便重兵监城,九夷旧部却依旧不是那么老实,其中尤以玄夷为,他们是当年黎族气势如虹时主动投降的,因此保留了大部分实力。战时黎族以战养战,越杀越勇,黎贪更是连屠八大夷巫,唯独玄夷大巫留了下来,因此玄夷旧部的巫术传承是九夷中最完整的。

  只是到了战后,黎族却饱受战后恶果,以战养战的结果就是大批战士战死沙场,大批农田无人耕种变回荒地,大批遗孀孤子失去供养,天天堵着黎贪要吃的。黎贪无奈,只能像外族下手。接连三年的冬天,黎族半数的妇孺都是靠黎贪带着巫战大肆屠杀周边毛族、羽族部众,收集肉食才熬过去的。

  但这举动激怒了毛羽两族的王脉,虽说未开启灵智的野兽是不被它们承认为同类的,但那些野兽野禽也同样是它们捕食的对象,黎族巫战把周边毛羽灵脉的血食都抢走了,它们自然不爽,请了王脉来跟黎族理论。

  黎贪那是正是杀气最盛之时,但却不敌两族王脉连手,被追赶躲入后山,围困三日后脱逃,一举击败两族王脉。自那时起九黎国根基才算稳固,九夷旧部也都收起反意,臣服于黎族的统治。

  只不过这次商议西讨,各旧部却又有点不老实,像是要搞点事情。但被风云跑出来搅和了一下,弄出个盐来,各旧部领也都识相的闭了嘴。

  姜菘跟风云说了这么多,他也听出了她的意思,无非是让他留一手,别把技术全盘给了人家,后面再受制于人。

  风云也跟她解释了下什么叫井矿盐,一个盐矿的产量要比海盐高出数倍,而且他只会教给他们怎么晒海盐,但海中的好东西可不只有盐,还有很多好吃的,更有能预防大脖子病的海带,这样解释了下,姜菘才算放下心来。

  收起麻布,风云想了想,说道:“其实小月的伤刚好,最好还是以静养为主,伤脚不要落地,免得落下病根。”

  这话他本该在黎小月跑出去前就说的,但他故意东拉西扯半天现在才说,就是为了支开姜菘。

  果然,小月是姜菘的心头肉,加上正事儿也说完了,她就站起身来,让风云在屋里戴着等狩猎队回来,出门去找黎小月去了。

  屋中就剩下了风云一个人,好不容易的独处时光,得抓紧点时间。

  摊开掌心,打开幸运抽奖功能,风云再一次置身于广袤的宇宙之中,风云忽然自己在使用神元之力的时候,心中升起的那种俾睨的感觉倒是有点像那次故障时自己化身为全知全能的感觉。

  这两者有什么联系吗?

  请使用者任意挑选一颗恒星,系统将在该恒星十光年范围内任意挑选一样物品作为奖励。

  不用想,肯定是太阳,眼前一花,他已经漂浮在了太阳之上,看着不远处淡蓝色的行星,风云半晌没有说话,只有失去才知道珍贵,家的美是无法用语言来描述的,心念一动,他忽然想到,这次会不会有个小鳞族从那里飞出来?

  笑着摇了摇头,风云自嘲道:“哪有诅咒自己系统出故障的?好不容易凑够了条件,可别出岔子,赶紧抽奖是正经。”

  摩拳擦掌一番,风云点了指向性抽奖,系统马上给出了提示。

  “请输入抽奖类型。”

  居然没有选项,是输入的?风云有些意外,停手考虑了起来。既然是输入的话,那就得好好组织一下语言了,不然很容易出现偏差。想了想,他在框中输入了几个字:“高产量农作物。”

  “进行指向性抽奖,抽奖类型为高产量农作物,是否进行抽奖?”

  “不!给我加倍!加两百成长值!”

  “已使用成长值提升气运,可抽取价格更高的奖励,是否进行抽奖?”

  “是!”

  ……

  就在风云端坐在大巫帐中如同枯木一般的时候,远处东海之中,漆黑一片的海域之下已不是阳光可以染指的区域,奇异的海底珊瑚闪烁着荧光,点缀着它们自己的世界。

  淡金色的珊瑚自然生成了一方平台,一团漂浮在高压海水之中的纯净水球漂浮在它上面,缓缓旋转着。

  忽然间,像是感受到了什么,水球抖动了一下。侍卫在不远处的应龙蜿蜒游过,微弱的荧光照不亮它的全身。将头颅探出在荧光范围中,它中空的腹腔震动着,出沉闷的询问:“龙母,因何召唤?”

  水球震动,同样出龙语声来:“我察觉到了上神的注视!哈哈!数万年了!我终于再次追随到了上神的步伐!我苦苦寻找这么久,却没想到上神居然就在这世间!你快去找寻上神踪迹!不不不,我要亲自去拜见上神!”水球隆隆震动,如同地震一般让整个海床都有些晃动,被高强水压压缩得坚逾精钢的珊瑚都被震得有些松了。

  看着水球加旋转,应龙面无表情,内心却有些讶异,原来龙母所说的上神居然真的存在?

  但是,龙母分身每一次移动消耗都极为庞大,好不容易将她安排在古龙座上,她却又要移动,这可如何是好?

  应龙正在想该怎么劝阻龙母,但水球却忽然震了下,继而疯狂晃动起来,龙母的咆哮声从中传出:“不要!再等一下!我追了几万年!别抛下我!”

  应龙的身躯被翻滚的水浪推搡着晃动不已,良久才平稳下来,水球恢复了平静。迟疑了下,它问道:“龙母,还需移驾么?”

  龙母的声音冰冷,沉声说道:“不用了,加快推进种族之战,我全力返回,尽早肉身入世!”

  ……

  风云看着眼前一堆黄澄澄的苞米棒子,心下很是激动,好东西啊!虽然不是他最想要的,但这玩意儿不挑地儿啊!好种,产量高。

  只是,他原本想抽袁大爷的杂交水稻来着,那东西保险,不仅产量惊人,而且会退化。他主要是为了应急,杂交水稻通常用的都是不育系,可育系种植几代后也会退化成普通水稻,不会影响到时空线的安全。

  但是,玉米这玩意得是哥伦布现美洲后才传回来的吧?这个时候出现岂不是会直接影响时空线稳定?然而更奇怪的是系统居然没有任何通知?这就让人搞不懂了。

  不过这也是好事儿,既然系统不管,那就说明可以用呗!一个大问题解决了,风云松了口气,现在剩下的问题就是该怎么解释这一堆突然出现的苞米棒子了。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9799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