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三十二章 最后的私心

第三十二章 最后的私心

  风云还是多虑了,在他给姜菘解释了这种亩产千斤的农作物后,关于这些东西来源的问题就被姜菘直接忽略了。处事淡然的姜菘头一次失色,哆嗦着抱着玉米棒子不愿撒手。虽然姓姜,但作为黎族的缔造者之一,她说的话就是黎族最主流的思维方式:“这些都是咱们的!”语气没有疑问的上扬,而是带着不容拒绝的坚定,风云顾不上拒绝,他已经被闻讯赶至的黎贪堵到了墙角。

  死死捏住风云的肩膀,黎贪双目赤红,颤声问道:“这玉米真的一颗能长三顿饭?”

  和没有亩和斤的概念下风云只能按照一根苞米棒子一顿饭的标准来解释给他听,一般玉米一颗上长三根棒子没什么问题,他还是往少里说的。

  “上次你怎么没告诉我有这种东西?”黎贪怒道。

  风云无奈说道:“我是才弄到的好不好?你上次也没问过我啊?”

  黎贪怔怔的松开了他,心里说不出是懊恼还是后悔,如果早知道有这种东西,他也不用费劲千辛万苦去找夸父族了。

  一连数年,每年雪季严寒都会有族人冻饿而死,毛羽两族王脉被他打败后勒令部众尽量远离九黎国土,为了猎取更多的猎物,狩猎队不得不一再扩大狩猎半径。但是过长的狩猎线会让大部分食物在路途中被消耗,为了保障狩猎队巫战的战斗力,食物消耗不能吝啬。这样就导致能带回城中的猎物不足狩猎的两成,效率很低,但却不得不这样。

  而这一切的原因都是因为田中产出不够,无法储存足够的粮食。

  夸父一族是地皇氏后裔,自伏羲氏继承天皇神位后,他们便被驱逐出了中原地区,已经数百年没有见过他们的踪迹了。

  夸父一族有地皇氏传承下来的神物,那是当年地皇氏用过的手杖,入地后可化为邓林,上结种种神异果实,食之不尽,夸父一族才得以饱腹。而黎贪去寻找夸父,也是为了那个手杖。

  不许夸父一族踏足中原是天皇伏羲留下的祖训,但眼看土地产出一年比一年少,狩猎队一年比一年走得更远,每次带回猎物的时间也越来越长,而族人忍饥挨饿,甚至有人吃草饱腹。而到了冬天,甚至连草都没的吃。

  当一个个亲手抱过,亲眼见过的小生命在冬天被冻得僵硬,掉在地上可以直接摔掉胳膊的时候;当一个个没有在战场上战死,回到部落中却被饿死的兄弟袍泽死不瞑目的时候;当那些令人尊敬的老者恳求他允许他们自杀来让孩子们喝碗肉汤的时候,他都恨不得杀了自己。

  看着自己的子民因为自己的无能而死去,这是最让人不能接受的事。

  当他愤怒的用巫力劈开山峰,却遍寻不到能饱腹的食物后,他终于决定,去寻找夸父族!

  地皇杖入地成林,出土为杖,只有夸父一族可以操控。而其所结果实不可储存,立采立食,这就意味着必须要让夸父一族住在九黎国中才行。

  地皇杖所生果实蕴含神通无数,将果实当饭吃的夸父族神通广大,加上如同山岳般的身形,让他们每个人都抵得上一整支巫战大军,与他们打交道无异于与虎谋皮。

  夸父一族开价并不高,他们只需要一片能够栖身的山川,和一条能够饮水的河流就好。

  虽然明知道他们所图不止这些,但如果违背祖训就能换来族人冬日不受饥寒之苦,黎贪只能选择妥协。

  在他心中,这是比他打了无数场胜仗还要重要的事,因此在昨天的送行宴上,他头一次如此奢侈的拿出了那么多的肉来任由风云消耗。看到族人们能够如此畅快的享用美食,而不用担心冬日挨饿而故意少吃,这对他来说就是最大的幸福。

  可是,现在却出现了一种种植简单,产量惊人,可以让无数族人吃饱肚子,秸秆还能当做柴火取暖的农作物,这让他产生了一种挫败感,而他很不喜欢这种感觉。

  只是短暂失神,他就恢复了过来。不管怎么说,玉米的出现对于黎族都是好事,如果真的像风云所说能够达到那么高的产量的话,就算他不是黎族人,也能够受黎族供奉一辈子!

  至于夸父一族,他们这会应该已经启程上路了吧?

  和夸父一族定下的誓约已经被他抛在了脑后,作为一个从旁支血脉的庶子到缔造一个国家的国主,战争是他最不怕的东西。

  如果夸父一族迁徙过来后能够老老实实的安养生息,他不介意在国内划分一片领土让他们生活。但要是他们敢拿誓约说事儿,哼哼!那就永远留在这里好了。

  对于这些东西是怎么出现的,黎贪根本不关心,只要风云愿意把这些玉米贡献出来就好。不存在另一种情况,这些金贵的东西自打他看到的第一眼就已经属于整个黎族了!

  大巫帐已经被封锁了起来,就连黎小月都被赶了出去,等候在屋外准备跟风云去煮盐的旧部部众都被蛮横的黎族巫战赶到了城外等候,此时屋中只剩下了风云、姜菘、黎贪、黎丑和刚刚跑进来的黎肉。

  已经听到了消息的黎肉比昨日在宴席上还要激动,冲进来就扑到了玉米堆上,拿起一根就啃了起来。

  这些玉米都是完整去除了苞叶和果穗后晒好的棒子,个个颗粒饱满,黎肉咯嘣嘣的啃了一口,大嚼几口,只说出“能吃!”两个字来,就放声哭嚎了起来。

  黎丑低声给风云说了几句,他才知道原来黎肉叫这名字的原因。

  黎肉刚出生的时候正好是黎族与九夷大军陷入酣战最艰难的时候,为了不被灭族,族长让剩余的战士守护族中老弱妇孺,自己带领仅存的八十名黎族巫战直入敌后。

  提前的雪季让最后的农田欠收,断粮的黎族人不得不在满是冰雪的荒原上驻扎下来。战士们疯般的四处狩猎,却依旧跟不上族内消耗。很快,饿疯了的族人开始吃草,吃土,每天都有人死于饥饿,而饿死的人很快被剩下的人分食了。

  在那种情况下,没人会去指责吃人者,战士们也不行,谁若是能活下去都不会选择吃人,他们只能更加拼命的四处狩猎。

  黎肉的母亲将所有能吃的都给了他,一直到他父亲战死的死讯传回来。

  狩猎战士将主意打到了一个毛族灵脉的身上,那是只堪比巫战的熊脉毛族,它轻易杀死了十几个妄图杀死他的人族战士,其中就有黎肉的父亲。

  在父亲死去后,黎肉的母亲彻底病倒了,趁着最后一口气,她背着黎肉跑出了营地,逃到了山里,用石刀划破了脖子,将最后能给儿子的一点肉拿了出来。

  为了不让族人抢儿子的肉吃,她拖着病躯跋涉几十里路,这是一个母亲最后的私心。

  靠着母亲的肉,黎肉熬过了那个雪季,等到黎贪打败九夷大军回来后,在山中找到了吃毒蘑菇浑身肿胀的黎肉,将他带回了族内。

  那时的黎肉已经快变成了一头野兽,他什么都吃,尤其是肉,每次吃肉都像是拼命一般,吃得从嗓子眼吐出来也要继续往下吃。

  黎贪说他这么喜欢吃肉,干脆给他起名叫黎肉。黎肉笑呵呵的告诉黎贪,他说他不是一个人,他的母亲还活在他的身体里,血液中,他要多吃点,不能让母亲饿着。

  在山中独自生活的那段时间,黎肉获得了一种能力,他不惧怕任何毒素。不管是来自外族的毛爪毒液还是草木石虫,其中的毒素都会被郁积在他的身体里,变成肥肉,而那身肥肉除了极为抗揍以外,还蕴含着极为强烈的毒素。

  长大后的黎肉,终于不用担心被吃了。

  黎肉紧紧抱着玉米棒子,就像抱着羊腿一般,相比其他人来说,他更能体会这种农作物的珍贵。

  在得到黎肉的肯定答复后,黎贪马上派人找来了农政官黎荒,让他留在帐中听风云讲解种植玉米的方法,除了在场几人,帐中不允许再进入一个活物,苍蝇都不行。

  风云对于黎贪找黎肉来试毒的行为并没有感到不妥,一种新鲜事物的出现如果连简单的毒性测试都不做未免也太儿戏了点。不然也不会出现第一个吃西红柿和第一个吃螃蟹的人了。

  至于玉米播种的方法跟普通的耕种方法也没什么区别,无非也就是些翻地开陇,挖坑栽种之类的,平时再施施肥除除草浇浇水就可以了。

  黎族这几年田里产出不高的原因主要是因为过度使用田地的原因,玉米种植需要开荒,将原本覆盖的草木烧成灰后,那灰烬本就是天然的钾肥,玉米本就不挑地,平日里再多施点磷肥就更好了。

  在问了风云什么是磷肥后,黎贪下令通知全族,从即日起所有人拉屎撒尿都得留起来等以后种下玉米后拿去施肥。风云好劝歹劝带让他将日期修改为种下去以后。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79898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