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三十七章 九九弑神大阵

第三十七章 九九弑神大阵

  旧部巫战们也参加了送行宴,尝到了加盐后的食物的味道,那和直接烤出的油腻烤肉不同,他们不知道怎样形容鲜的味道,但他们知道,吃过那样的食物,再吃这样寡淡的烤肉无疑是一件很让人郁闷的事。

  畎夷旧部这次总共留下了五名巫战和十条猎犬,犬烈是专门负责众人和猎犬食物的,另一个叫犬山的则跟他轮换。今日该他烧烤,往日蹲在火堆旁流口水的其他人这会却羡慕的看着黎族营地那里的欢声笑语。犬烈一边转动肉签,一边不爽道:“奶奶的,黎族真是交了好运,竟然弄到了这么好的东西。只是领用那么多人去换,划得来么?”

  看了看烤肉颜色,已经熟了,犬烈将肉串分给畎夷旧部巫战,犬山接过一串,咬了一口,眉头皱了皱,将肉块吞下肚去,无奈说道:“以前怎么没现你的烤肉这么难吃呢?”

  犬烈气了个半死,怒道:“难吃你吐出来!你要是能问那小子要来盐,我也能做好吃!”

  犬牙嗯了声,两人闭上了嘴巴,接过肉串,犬牙慢里斯条的咬了一口,说道:“吃了几十年没盐的烤肉,不也活过来了么?收起那副嘴脸,让人笑话!”

  犬烈点头附和:“就是!没盐有什么?没味道就没味道,能吃饱不就行了么?还拿一万人去换,领莫不是昏了头?”

  犬牙瞪了他一眼,说道:“领的决定轮得到你来乱说么?”

  犬烈嘟囔了句,没再说话。

  犬牙看了看几人,说道:“领自有他的想法,咱们此次只管将制盐的法子学回来,其他事就不用咱们管了。”

  “牙哥……”犬烈神秘兮兮的凑近说道:“我听阳夷那几个在商量,好像是在打那个风云的主意,你说,咱们要不……”

  话还没说完,就被犬牙打断了,他啧了一声,玩味的看着犬烈,说道:“哎呦?看来你很想跟黎族巫战过过招么?”

  “不行么?我还真看不惯他们那股嚣张劲儿!”犬烈不服气的说道。

  “呵呵!”犬牙摇摇头,笑道:“勇气可嘉,不过我告诉你一句话,宁愿独战黎贪,不可身陷巫阵。”

  “什么意思?”犬烈不解,犬牙长长舒了口气,梦呓般说道:“你们太年轻,不知道黎族当初是如何在夹缝中建立起一个国家来的。我们九夷如今逐渐休养生息,却依旧不敢轻易触怒,仍要臣服于黎族统治,就是因为黎族的战阵!”

  “老是听老人们说起,黎族巫阵真有那么厉害?”犬烈不太信。

  犬山也说道:“我听我爹说,当初是因为黎贪唤醒先祖之魂,又闯入九幽魔界,借了魔力,而炎族也一路东征,大军压境,才一举击败九夷大军的。”

  摇了摇头,犬牙说道:“这些事本不该告诉你们的,但过去了这么久,说说也无妨。”

  几个巫战坐近了些,兴致勃勃地等犬牙讲故事。

  犬牙说道:“无论炎族还是夷族,都是伏羲先祖的后人,当初伏羲先祖率祖人立族于天地间,一生征战无数,便是依靠巫阵。先祖传下大道有九,为河图八卦,强身巫力,结网渔猎,驯养异族,巫文记事,姓氏名字,嫁娶有方,音声乐器,分域治世九道。九道均为人族共享。而巫阵便是脱胎于先祖大道之一的河图八卦。为不致使我人族自相残杀,故先祖未将巫阵传下,但却不想居然有惊才绝艳之后人精研河图,于千年之后再度推演出巫阵来!”

  “居然有这样的人?那岂不是快赶上先祖了?究竟是谁?”犬烈惊讶问道。

  犬牙说道:“便是黎族如今的大巫,姜菘!”

  “啊?”犬山惊叫出声,见不远处火堆旁歇息的阳夷巫战偏过头来,他赶紧压低声音说道:“就是那日送别宴上那个女大巫?可我见她却稀松平常啊?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啊?”

  犬牙笑道:“你也见了黎贪,难道你从他身上就能看到当年一刀斩尽十万兵的雄姿么?”

  回想起送别宴上坐在席那个沉稳大气的男子,犬山摇摇头,犬牙接着说道:“犬乌经常在夷巫帐中出入,我听他说起过,大巫在闲聊时曾说过,天下人族各支脉中有人杰三又半,炎族姜榆罔虽然蛮横霸道,但是人族正统,气运非常,可称其一,女娲后人有熊国公孙轩辕修德振兵,可为其二,黎族黎贪杀伐果断,战无不胜,当为其三,而黎族大巫姜菘亲农事,精巫文,创巫阵,续巫咒,可堪称四,但其为巫身,只能作半数。”

  “你还没说那巫阵有什么厉害之处呢?”犬烈催促说道。

  犬牙说道:“你们都知道当初炎族姜榆罔东征是以收服夷族为名,但实际却是为黎族手中的巫阵战法。姜菘所创巫阵,有二人阵,三人阵,多人阵,可集多人之力互有辅助,亦不乏攻伐之道,双人阵可建四人之功,四人阵可有十六人之力,人数越多,战力越强,如配合黎族特有巫力,可夺敌手之力为己用,敌消我涨,自然战无不胜,实在是一等一的杀伐之技。黎族东迁之时,正是依靠巫阵才在毛族王脉之中建立起黎城来的,也就是今日的蚩尤城……”

  “等等!”犬烈想了想,说道:“你是说黎族巫阵连凡人也能用么?”

  犬牙笑了笑,说道:“自然,而且,凡人四人阵,可抵一名巫战!”

  “嘶!”犬烈牙疼似的吸了一口气,说道:“那黎族岂不是全民皆巫战?”

  犬牙道:“你明白为什么姜榆罔为什么那么迫切的想要东征了吧?他的目标就是黎族巫阵!”

  “但是他失败了……”犬山眼神复杂,说道:“那如果这么说,黎族岂不是天下无敌?只需要让女人们拼命生孩子就好了?”

  “倒也不是那么简单。”犬牙道:“黎族巫阵之法需要常年练习,自小学起,从二人阵开始,一直到九九弑神大阵,没有一二十年苦功是下不来的。”

  “九九弑神大阵,这名字他们也敢起……”犬烈看着黎族营火方向,幸灾乐祸的说道。

  “一共九九八十一名血脉相通的巫战组成的大阵,我曾亲眼见识过,说句真话,这名字……还真没乱起!”犬牙咬了口已经凉了的烤肉,嘴角泛起一丝苦笑。

  “这……”犬烈愣住了,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犬山又问道:“我曾听闻黎贪当初曾闯入九幽魔界,入了魔道,才有了如今的通天修为,是真的么?那九幽魔界在哪里?”

  犬牙摇头说道:“我对魔族也不甚了解,只是听闻它们与鬼族有关,诞生还在神族之前,其余再一无所知。”

  木柴燃烧,噼啪作响,几人沉默了下来,静静看着火星飞向天空,融入漫天星辰中。一颗流星划过,只是一瞬,便没了踪影。

  半晌,犬山叹了口气,说道:“牙哥,这世间强者林立,就像这天上的星星。即便强盛如魔族,也像流星一般,一闪即逝。你我虽然已经激活巫力,但也只得数百年时光,而且还得为一口吃食拼命,你说咱活着到底是为了什么?”

  “年纪轻轻想这些没用的东西!”犬牙笑骂道:“有时间赶紧琢磨琢磨这次回去怎么上门求那个老家伙把丫头嫁给你把!”

  犬烈等人哈哈笑着打趣起犬山来,他红着脸笑骂,脸上却憋不住漾出的笑意。看着笑闹的小巫战们,犬牙抬头看着天空,用谁也听不到的声音低语:“为了什么?谁知道呢?”

  有时候想想,其实虽然分出不同部族来,但大家都是人族,相互间打来打去,也挺没劲的,若是伏羲先祖还在,一定不会希望看到后代子孙变成这样吧?

  但是,事到如今,各个部族间的仇恨已经被鲜血填满,他早有预感,即便如今九夷旧部还在受黎族管辖,但终将有一日,他们还是会在战场上用拳头和鲜血将仇恨一一理清。

  可胜利会属于谁呢?

  咚!咚!咚!咚!

  重重的拳头砸在胸膛上,大树上,齐刷刷的脚跺在地面上打着拍子,欢笑声和柔和圆润的乐声传来,犬牙回头看去,却是一个黎族小巫战被怂恿着掏出一根自制的不知名乐器吹奏起来。

  浑厚深沉的乐声如同一个苍老的巫战诉说着生命,黎族巫战们锤着满是晶莹汗水的胸口,扯着嗓子唱着古老的歌谣:

  飞鸟鲜花万物众生都一样!

  共生共享时间空气与阳光!

  年轮在流转薪火代代相传!

  今天虽短暂过去的就是永远!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

  生老病死命运无常!

  悲欢离合种族兴亡!

  宇宙永恒黎族将永享荣光!

  每一个黎族巫战在唱起歌谣的时候眼中都闪着比天上的星星还要明亮的光芒,巫力附着下,重重跺下的脚如同一次小规模的地震,让旧部巫战这边都可以感觉得到。

  周围一片区域内,沉睡的鸟兽虫稞被惊醒,仓皇逃窜。旧部巫战们摄于他们的声威,屏息凝神,张嘴震惊地看向黎族巫战。他们整齐的拍子和同时落下的大脚充满着力量的韵律又不失野性,这种人为制造的规律和整齐莫名地让他们心生恐惧。

  黎族巫战依旧在高唱,就连风云也心潮澎湃的加入了他们,古老的歌谣响彻天际!

  去年的太阳今年仍挂在天上!

  前辈的歌谣后人们依然高唱!

  有限的生命传递着无限希望!

  变幻的世界总有不变的信仰!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

  生老病死命运无常!

  悲欢离合种族兴亡!

  宇宙永恒黎族将永享荣光!

  春夏秋冬四季轮回!

  生老病死命运无常!

  悲欢离合种族兴亡!

  宇宙永恒黎族将永享荣光!

  这样的黎族巫战,真的可以被战胜么?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0458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