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三十八章 别跟着我

第三十八章 别跟着我

  黎族战士们像是磕了药一般,一曲唱罢,酣畅淋漓,还有些意犹未尽,就被黎菽赶去休息了。

  狩猎队外出一定会安排十六个人守夜,分两批轮换,这样的粗活自然轮不到风云来做,剩下的人兴致勃勃地躺在火堆旁,仍在抖着腿打拍子,哼哼着刚才的歌谣。

  那根只有三个孔的乐器来自于黎欢,他是整个狩猎队中最小的一个,今年雪季刚满十五岁,是城西孔匠的儿子。

  “能借我看看吗?”风云指了指黎欢手中的那根木管,笑着说道。

  黎欢一脸坏笑地将乐器递给他说道:“这是音管,你试试看?”

  所谓孔匠,自然是在各种东西上钻孔的匠人,只不过他老爹的钻孔手艺还停留在石凿火烧的层次。但黎欢颇有点青出于蓝的架势,风云手上的这支三孔胡笳就是他的作品。

  刚才在听黎欢吹奏的时候风云就有些怀疑,刚看到它,风云并不确定这一米长的木管到底算长笛还是箫,但看到上面只有三个孔的时候,他就已经确定了这是一种流传于边疆和蒙古地区的一种乐器,也就是三孔胡笳,在内蒙那边叫冒顿潮尔。

  他之所以知道是因为在他上学的高中艺术班里有个来自内蒙的小胖子,他就是吹这种乐器的,还会呼麦,以前他在课间溜去厕所抽烟的时候,经常能碰到那个小胖子。

  吹奏管乐的一般不允许吸烟,但那家伙是个烟鬼,经常找风云蹭烟抽。风云问过他不怕抽坏嗓子?他吹牛逼说烟嗓呼麦才带劲,还非要表演一下,结果差点把肺咳出来。

  想起以前的事,已经恍如隔世。

  “快试试!快试试!”黎欢兴高采烈的等着看风云的笑话。风云摆弄了下手中的潮尔,笑了笑,没说话。

  这是一种制作简单的乐器,但吹奏起来却一点都不简单,它运用的是喉咙的震动来带动管音,经常用喉音和管音一起声,声色极其特殊,富有魅力,可一般人没经过训练是吹不响的。

  不过好在他当初看着好玩,跟那小胖子学了几招,断断续续能吹出一曲子来。

  擦了擦上面的口水,风云将上端管口贴在下唇,从齿缝吹出气流来,浑厚圆润的笳声响起,黎欢只是惊讶地咦了一声,就很快沉浸在这闻所未闻的乐曲声中。

  几声简单的哨音很快让仍在聊天的黎族巫战们安静了下来,或躺或卧地看向风云的方向。

  获得神元之力后,风云对与空气这种虚无缥缈的东西拥有了强大的掌控力。不知不觉间,,他在对自身气息的控制方面已经到了后世许多大师都难以到达的地步。这让他能够轻易在吹奏潮尔的同时在口中用口哨模仿出鸱鸮的啼鸣声,生长万载的树间枝叶晃动,像是在为他应和。

  他吹奏的是最后一个莫西干人,这原本用印第安笛吹奏的乐曲此刻用低沉的笳声吹奏而出更显寂寥悠扬。

  原本都不怎么记得指法的风云此刻却已恍神,记忆如同潺潺溪流涌出,笳中荡气回肠的乐声行云流水,无论是黎族巫战还是旧部巫战,此刻都放下了所有戒备,静静地聆听。

  夜空中,他们仿佛看到了一个高大的身影带领人族从猛虎口中抢夺食物,在荒野中开辟田地,从雷火堆中引来火焰驱赶黑暗。那不是谁,而是一个族群,当生命迸出热量,沿着轨迹进,风云知道那将是怎样的一个盛世!

  正如黎族巫战们唱的那样,春夏秋冬,四季轮回!生老病死,命运无常!悲欢离合,种族兴亡!宇宙永恒,黎族将永享荣光!

  人族将永享荣光!

  乐声戛然而止,风云脸色苍白,愣愣地握着潮尔,一言不。

  “嗯??怎么不吹了?太好听了!继续吹啊!”黎欢兴奋地蹦了起来,就连做出这乐器的他也没想过这根吹管能吹出这样好听的曲子来!天呐!难道是先祖赐福吗?对于想不通的事,他习惯性的推到了先祖的身上。

  风云咬着牙关,双目怔怔,像是没听到他的话。

  黎欢疑惑地又问了句,风云忽然腾地站了起来,迈步朝营地外走去。

  愣了下,火堆旁的黎菽站起身问道:“你去哪啊?”

  “别跟着我!”风云大吼了声,黎菽张了张嘴,搞不清楚他为什么吹得好好的却突然疯了。

  面容狰狞的风云紧握着双拳,深吸了几口气才将情绪压了下去,丢下一句:“我要一个人静一静,别跟着我!”说罢,他一个纵跃,往林间飞奔而去。

  莫名其妙的黎菽扭头将几个好奇抬头的巫战臭骂一顿,点起两个巫战来准备让他们跟上去。

  坐在另一堆篝火旁的黎羿起身拿起弓箭来,说道:“你们歇着吧!我过去看看。”

  犹豫了下,黎菽点了点头说道:“那行,你去我也放心些,那小子不知道了什么疯,难不成中毒了?你经验丰富,过去瞧瞧,早点带回来休息,明天还得早起。”

  “放心。”黎羿点了点头,余光瞄了眼躺在火堆旁打呼的黎元,快步朝风云离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林间茂密的枝叶如同天然的帐篷挡住了月光,借助林间地面出的荧光,黎羿顺着风云留下的痕迹追赶了过去。

  一直追了将近五里地,都没有找到风云,地势逐渐降低,黎羿现自己来到了一个山谷中。

  低洼的地势在山谷间积蓄出了一片小水洼,不流通的死水依然养活了众多生物。赢族的青蛙在岸边浅水处无忧无虑地肆意鸣叫,昆族的蟋蟀在草丛中放声吵闹,风云席地坐在岸边,安静地像是一块石头。

  停下脚步,站在远处看着风云的背影,黎羿忽然有种说不出的感觉。风云只是坐在那里,却并没有坐在那里,或者说坐在那里的仿佛只是一具躯壳,并没有灵魂的生气,所以青蛙才敢那样肆意鸣叫。

  并没有听到哭泣声,黎羿却感觉到风云的身上笼罩着一层化不开的悲伤,那种宛如实质的情绪生生将他与这个世界分离开来,带着浓烈的疏离感,让他不知怎么靠近。

  想起自己出来的目的,黎羿从背上拿下了弓来,搭箭瞄准,但看着风云的背影,他头一次对自己的出弓产生了怀疑。

  这是怎么回事?他劝说自己松开搭着弓弦的手指,但身体却头一次不听使唤,双指犹如铁钩挂着弓弦,并未射穿眼前的目标。

  叹了口气,黎羿缓缓收起了弓箭,苦笑了声,他还是做不到。

  缓缓坐到了风云身侧,黎羿扭头问道:“怎么了?为什么突然离开?”

  风云没有回答,而是像是自言自语一般说些难懂的话来:“我来自一个西部的小城,亲人健在,父母双全,学习一般,能力有限,甚至打游戏都菜得要死,就是个再普通不过的穷屌丝。原本准备在大专混几年出来随便找个工作混混日子,却被弄到了这里来。”

  风云的话没有几个黎羿能听懂的词,但他听出了风云是在讲他自己的事,原来,他真的不是黎族人么?

  风云嘴角带着一丝讽刺的笑容,继续说道:“穿越么!哥们儿小说看得多了,给老子的系统就是个坑爹货,但也无所谓。和那些个主角不一样,我不想成圣啊什么乱七八糟的,哥们儿要求很简单,能继续回去混吃等死,当我的屌丝就行。我知道回去的机会很渺茫,但总归还有一丝希望,可是,现在就连这点希望都不给我留了么?”

  “你是不是疯了?在说什么啊?”黎羿皱眉问道,他搞不清楚风云目前是个什么状况。

  “哈哈哈!”风云笑得差点背过气去,眼泪都笑出来了,他锤着地面狂笑道:“没错!我是疯了!我一定是疯了才会整天胡思乱想!什么克隆人!老子怎么会是克隆人?老子是纯纯的人造人!你个沙比系统!”笑到最后,他已经有些歇斯底里了。

  喊叫声吓得啼鸣的青蛙也安静了下来,蟋蟀们也藏匿了起来,天地间一片死寂。

  黎羿沉默了下来,虽然他听不懂风云在说什么,但他感觉得到,风云这会非常的难受。

  他尝试着去安慰风云:“回去睡觉吧!一觉睡醒,什么都好了。”

  摇了摇头,风云愣愣盯着水面说道:“你刚才是准备拿箭来射我么?为什么不动手?”

  一个后跳拉开距离,黎羿弯弓搭箭,瞄准了风云的脑袋,而风云却依旧坐在原地,一动不动。

  “你都知道了?”黎羿沉声问道。

  “我不知道……”风云的声音不悲不喜:“没关系,无非是想从我身上得到点什么而已,随便拿吧!我的肉,我的血,我的命,想要就拿走吧!反正从我被造出来的时候,我的一切就是注定要被夺走的。”

  “我们不想要你的命,我们只想知道你是怎么得到黎族巫力的。”黎元小小的身影从黑暗中走了出来,站到了黎羿的身侧。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0590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