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四十章 狠

第四十章 狠

  “关你屁事!”风云现在实在没有心情搭理他们两个,他此刻只想一个人安静待一会儿,但是,连这点安宁他都得不到。

  地面开始隆隆作响,面前的水塘翻腾起了气泡,黎元摆弄着铜刀,诡异笑道:“和我预料的一样,你是不会轻易交出方法来的。不过,那本就不是我的目的,安心受死吧!”说罢他抖手一甩,铜刀向风云飞来,度不慢,显然下了苦工。

  风云略一皱眉,眼前寒芒一闪,瞳孔微缩,汹涌的风流就将射来的铜刀挡在了面前。看着漂浮在空中的铜刀,那分明是黎贪从他这里拿走的那把,难道说,这是黎贪的意思?

  念头只是一转,便被风云打消了,若是黎贪这样蠢笨的话,他也不会这么痛快的跟他跑到蚩尤城来了。

  铜刀被轻易挡住,根本无法伤到风云,但黎羿却脸色一变,冲风云喊道:“把那刀丢开!”

  探指捏住铜刀,风云看了眼黎云和黎羿,这两个家伙一唱一和,打得什么主意?

  水塘中的气泡翻腾得格外厉害,咕嘟嘟如同烧开水一般,忽然,水面下倏地飞出一条绳子,向着风云缠了过来,度快逾闪电!几乎是眨眼间就来到了面前!

  猝不及防,风云躲闪不及,直接被那绳子缠住了脖子,他伸手去拉扯,触手的滑腻和粘黏告诉他那不是什么绳子,而是一条舌头!

  神元之力勃,周身风墙陡然炸开!呼啸的狂风带着风刃席卷,但只砍得那舌头颤动不已,却没留下一丝伤口。

  拼命撕扯着舌头,但上面仿佛涂抹了最强力的胶水,粘液被拉起长长的丝线,又再度粘连回去,风云趁起铜刀,一刀插在了那舌头身上。舌头的主人吃痛,巨力拉扯,舌头缠着风云向水塘飞去,气泡的翻滚让水塘已经变成了一片泥沼,待舌头缩回,泥塘下昂起一张大嘴,却是一只背上带着金纹的巨大黑色蛤蟆,将风云一口吞了进去!

  黝黑锋利的蹼爪拨开淤泥,蛤蟆缓缓向下沉去,生着三缕金丝的瞳孔在眼睑后闪着冷漠的凶光。

  “你怎么这样轻易让他被吞天金蟾吃了?”黎羿忍不住扭头冲黎元怒道。

  黎元冷哼一声,说道:“你就是这样和未来族长说话的么?”

  “我……”黎羿愣了下,一时间竟哽住了。

  黎元盯着缓缓下沉的吞天金蟾,冷笑一声说道:“你以为我真在乎激不激活巫力么?没有巫力,我照样是九黎国将来的国主!我这次只是为了杀他而已。”

  “为什么?”黎羿不解,他被黎元搞糊涂了,说威逼利诱的也是他,说杀人的也是他,到底要做哪样啊?

  黎元看着他笑了笑,虽然身形矮小,却有种居高临下的气势,黎羿隐约间还真有种面对黎贪的感觉,不禁让他一窒,说不出话来。

  背着手,黎元说道:“羿叔,这次我之所以找你,无非是看在你和我是一样的人的份上。整个黎族中,也只有你能明白,身为不被先祖偏爱的人,到底有多悲惨。”

  黎羿张了张嘴,却沉默了下来,黎元的这句话,正说到了他的心坎上!

  黎元继续说道:“其他人只看到你以非巫战的身份进了狩猎队,却根本不知道你为此吃了多少苦头。我见过你在雪季独自外出狩猎归来包扎伤口时的模样,为了留在狩猎队,你不敢中断一天的训练。可是,你知道在我看来,你这种行为有多可笑么?”

  “可……可笑?!”黎羿握紧了拳头。

  黎元轻笑一声,说道:“没错,可笑!你一味的追求个人的力量,这本就是本末倒置!个人力量再过强大,也要屈服于权利,权利,才是这世上最强大的力量!”上前一步,他大声说道:“你可知道你一心维持的狩猎队可以被一句话就解散?你可知道你千辛万苦猎回的猎物,族人们吃在嘴里,却在歌颂族长和大巫的仁慈?你们是兵刃,看似强大却只会被拥有掌控权的人挥动,这难道不可笑么?”

  摇了摇头,黎羿握拳说道:“我加入狩猎队,是为了让族人们不再忍饥挨饿,狩猎队也正是因此才会受到族人拥戴……”

  “真的么?”黎元笑道:“你真的是心甘情愿的么?你难道就没有在心里抱怨过,凭什么老子要为你们拼死拼活的猎杀猎物,而你们却在城中乐享其成?难道老子费劲千辛万苦就是为了给你们当苦力的么?为什么老子就不能获得更多?”黎元的每一句话都像一把重锤,锤击在黎羿的脑中嗡嗡作响,让他忍不住的向后倒退着。

  他边退边痛苦的说道:“你别说了,不是这样的,我不是这样想的……”

  黎元步步紧逼,诱惑说道:“承认吧!你就是这样想的,你想得到更多,你想要更高的地位,更轻松的活计,更漂亮的女人,这很正常。也正是如此,你才会答应我和我一起对付风云。吞天金蟾最喜欢的灵蛾粉是你弄来的,也是你亲手抹到那把刀上的,我把刀抵在他脖子上的时候,你没有阻拦,这会却矢口否认,是想弥补心中的愧疚感么?”

  被黎元的话一步步攻破了心防,黎羿有些撑不住了,他按着脑袋说道:“不,我根本没想杀他,我只是想让他帮我激活巫力而已,从一开始我就没想杀他……”

  带着胜利者的微笑,黎元昂起了头,说道:“你不必惊慌,只不过杀了一个外族人而已,不会有人怪罪你,父亲那里有我去搞定。而且,这件事才是你为族人做的最大的好事。”

  黎羿的心神已经完全乱了,六神无主地被黎元带着话题,喃喃接茬问道:“为什么?”

  黎元眯起了眼睛,说道:“知道么?就在那风云苏醒后短短几天内,族内生的变化有多大么?除去这次的盐不说,他还弄到了一种米,据说产量颇丰,族长和大巫已经有意全力调动农力耕种,狩猎队到时候都保不齐变成泥腿子了。而且,从旧部那里换来的几万人真正目的你知道是什么吗?种族融合!在三代人内将九夷旧部彻底融入到我黎族中来,打造真正的九黎国!还有只听父亲说起过的什么议会制度,能想出如此计谋的人,已经不可能为我所用了。若是任由他将旧部之人融入进来,那时候我这个黎族长子将彻底失权!什么九黎国主,就连族长之位,都不一定能保得住!方才你也见到了,他根本没有将我放在眼里,那我为什么要留他?”

  听着黎元的这番话,黎羿只感到后脊背凉,这还是他头一次产生这样的感觉,他看着黎元,缓缓摇头说道:“元儿,你真的吓到我了,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突然生出了这样深的心思?”

  哈哈笑了声,黎元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暗红血色,说道:“羿叔,我是信任你,才会和你讲这么多,只要你肯帮我,将来我做了国主,定然忘不了你的好处!我韬光养晦已久,今日便是我鹰隼试翼之日,他日便可一飞冲天……”

  轰!

  黎元口沫横飞的牛皮还没吹完,泥塘下忽然鼓起了一个大包,一眨眼的功夫就轰然炸开。泥水掺杂着骨肉血液飞上天空,又化为血雨落下,顷刻间将黎元和黎羿浇了个通透。

  狂风涌动,托起风云漂浮在半空中,居高临下的看着黎元黎羿两人。

  “那……那可是赢族王脉……”黎羿结结巴巴的话还没说完,黎元已经上前一步,躬身冲风云说道:“风叔叔勿怪,小侄跟你开个玩笑,还请风叔叔见谅。”

  身上粘着掺杂血污的粘液,风云看起来多少有些狼狈,他今日本就不顺,窝了一肚子火,此刻更是满含愠怒。他盯着黎元说道:“你转得还真快啊?小小年纪就如此心肠狠毒,长大成人那还得了?黎贪怎么就生出你这么个祸害来?今日我便断你双足,让你长点记性!”

  话音刚落,黎元便点头说道:“元儿惹叔叔不快,该当受罚,不消叔叔动手,元儿自己来。”说罢,他忽然从怀中抽出一把石刀来,抖手两下,血光闪过,噗通一声,跪坐在了地上,他已是挑断了自己双腿的脚筋。

  疼出了一脑袋的汗,他硬是没有叫唤一声,而是微笑问道:“叔叔可还解气?”

  饶是风云也倒吸了半口凉气,真假两段记忆中,他也从没见过这么狠的角色,他才不到八岁啊!居然下手就如此狠辣,还是对自己!而且就这一下,已经转被动为主动,将风云变成了理亏的一方,保全了自己的小命,这小子,好深的心机!

  盯着他的眼睛,黎元却只是带着一丝歉意的微笑,死也不开口,只等着风云反应,硬生生的将风云逼到了路口,必须要做出选择了。

  风云只有两条路可选,要么直接动手灭口,杀了他们两人,反正也没有人看到,死无对证,但万一黎贪姜菘有什么手段查到是他杀的,那么前期他所有准备的工作和系统任务就将全部功亏一篑。要么他就选择翻篇儿,黎元已经自我惩罚,而且下手狠辣,已经付出了代价,他可以网开一面,饶过他一命,日后也好相见……

  黎元那小子是在赌命!

  至于黎羿,他这会儿正撕着麻布帮黎元包扎伤口,已经被彻底排除到了这场智慧的交锋之外了。

  怎么选择?放过他?还是杀了他?杀了他有什么意义么?

  有什么意义么?

  有意义么?

  意义?

  纠结的那些东西,有什么意义么?黎元死不死对他有什么意义么?系统的任务完成与否,寿命加减与否,对于现在的他,又有什么意义呢?

  仿佛一口黄钟在脑中贯响,风云像是被醍醐灌顶,一瞬间觉得意兴阑珊,竟看也不看黎元一眼,纵身向天外飞去。

  松了一口气,黎元瘫软在了地上,汗水已经湿透了前胸后背。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09061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