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四十一章 孤独的战士

第四十一章 孤独的战士

  风云不再吝啬神元之力,任由狂风托举着他扶摇直上。高空中的罡风冷冽,迅带走他身上的热量,头上开始结霜,四肢也被冻得有些麻木,但这些依旧比不上他心中一点一点凉下来的热血。

  他需要冷静。

  月光无暇,云海之上有如白昼。没有鸟鸣兽吼,九天之上万籁俱寂,在明月的映照下,风云缓缓盘膝坐在云朵之上,扪心自问。

  比死还可怕的事是失去自我,而更可怕的事是从来没找到过自我。

  我到底是谁?是9527?还是风云?

  我来自哪儿?是2o17年的中国青岛,还是1ooo1年的联邦生物武器研究基地?-

  我要去哪儿?那个和平安定的理想世界?还是只会将他当做工具的星际联邦?

  风云将自己放在了一个分岔路口,向左,他可以获得心安,拥有方向,只要一步一个脚印的完成任务,他可以顺利走入系统安排好的路线,成为一个探路者,朝着一个虚无缥缈的目标进。向右,他将跃入万丈深渊中,没有同伴,没有希望,也许付出生命,也得不到那个真相。

  这选择无比的残酷,但他必须做出选择。

  从脖子上取下长命锁来,放在左手掌心,看着玻璃下方的照片,那里有他想要的一切,父母在家中烧好了一桌热腾腾的饭菜等待他回家,朋友播着打不通的电话,喜欢的女孩翻看着久未登6的空间,只要回去,依旧还是那个舒坦的生活。

  右手掌心升起一缕旋风,像是消逝的9526依旧在奋力抗争。小黎死了,9526也死了,龙套也被系统格式化,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自主人格,他将无所依靠,只能一个人披荆斩棘。

  做安静听话的工具,还是做一个孤独的战士?

  将双手并在一起,他喃喃向自己问出三个问题。

  当一切成为谎言,你是否还能够坚持初心?

  当希望已经消失,你是否能重新找到方向?

  当结局已成定局,你是否还有尝试的勇气?

  闭上眼睛,他已经有了答案。

  罡风呼啸,衣袂飘飞,一道银光叮铃响动,向下方落去。

  再度睁开眼睛,他整个人的气质已经截然不同。

  “故障提示!故障提示!生未知数据变动,使用者天赋技能强者之心受未知影响消失,思维采集器脱离,系统失去使用者思维采集数据,请技术人员及时修复,请技术人员及时修复。”

  看着脚下连绵不绝的云海,僵化的身体重新恢复热量,簌簌的霜花飘落,风云直起身来。

  系统提示出现了三遍,这是他第一次反抗了系统的控制,但这还远远不够。

  要想知道我到底是谁,就必须回到我来的地方去。

  至于怎么回去?呵呵,当然是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没有虫洞口,就打出个虫洞口来!既然帝俊可以,那我就可以!

  这一刻,他的心无比的坚定。

  同样是回去,上一次他是为了回去,这次,他是为了自己。

  身形一晃,脚下呼啸的狂风逐渐减弱,在万米高空之上,本就所剩无几的神元之力终于将要耗尽了。

  当风迅降低到一个点的时候,他的身体已经向下落去,这是他第一次尝试高空跳伞,而且还不带伞。

  身体在重力的拉扯下很快穿越了云层,被遮挡了月光的云层之下一片漆黑,他只能听到耳旁呼呼的风声,就像真的坠入了无边的深渊,这感觉倒也应景。

  如此紧急的情况下风云却没有一点惊慌,还有心思胡思乱想,他甚至还因此夸奖了自己一句,这样的心态与之前可以说是判若两人。

  将身体调整为平趴来尽量减缓下降度,他抓紧时间适应着云层下的黑暗。

  被他砸穿的云层渗下几缕月光,像是天堂漏下的光明,他借助这仅有的光芒观察着下方。

  强烈的气流吹得他的两腮翻滚着肉浪,拼命想要撬开他的嘴巴听到惨叫,风云索性张开嘴巴任由狂风灌满,肆意狂笑,他已经不再惧怕死亡,而且他根本不相信自己会死在这里。

  “老子光着屁股跳进虫洞口都活下来了,我就不信还能死在这小小的自由落体上?老子偏就不信这个邪!来啊!我陪你玩儿!”风云张嘴喊叫,被风灌得说不出准话来,但他却依旧叫嚣!

  借助月光,他已经可以依稀看到下方连绵的山岭和郁郁葱葱的树木,从高空看去,像是黑乎乎的烂泥。而用不了多久,他将会坠落地面,变成真正的烂泥。

  云层遮挡了月光,这是最要命的,这会让他看不到水面的反光,时间已经所剩无几,他还在找寻一线生机。

  余光扫过,山岭间一块移动的斑点引起了他的注意,两边的运动轨迹告诉他,那是个活物,而且还是会飞的活物。

  来不及多想,扭动身子,他尽可能的调整方向,朝着那个飞行的东西冲了过去。

  即便平趴着,能减缓的降落度也极为有限,在风云调整方向的时候,他和那活物之间的距离已经接近到足以看到它的全貌了。

  修长的脖颈密布着鳞片,一颗长脑袋上生着一对尖锐短角,两旁巨大的膜翅不时扇动一下,将身体保持在上升气流上滑翔,那模样看着颇像招摇山昔隹神,等等,可不就是那货么?

  仿佛听到了风云坠落的呼啸声,那家伙迟疑了下,刚抬头看去,就被瞬间落下的风云砸到了背部,只听嗬的一声,被砸出半胸腔气的昔隹神像是让人盖帽的篮球一般径直向下落去。

  风云同样被撞得头晕眼花,气血翻涌,但他只是死死抠住昔隹神背部的鳞甲,回过气来的昔隹神惨叫着振翅想要恢复平衡,但却为时已晚,黑黢黢的山头已经近在眼前。宽大的膜翅并未提供多少空气阻力,反而更显累赘,再加上背上有只爬虫拼了命的扯它的鳞,翅膀根本无法完全打开。昔隹神狂叫着,打着旋儿的撞上了一座山头,弹起后在山后的缓坡上犁出了一条路才艰难停下,激起漫天暴土狼烟。

  “咳咳……呃……”没有哪一块骨头不痛,风云咳嗽着,吐出口中吃到的尘土草渣,呵呵笑了几声,像是牵动了痛处,伸手捂着后腰,嘿嘿地笑着:“老子……老子活下来了……没人能弄死我,除了老子自己!”

  “吼……嗤……”昔隹神低吼一声,艰难收拢着膜翅,想要支撑起身体来,却没能如愿。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巨大的脑袋垂在地面上,呼出的粗重气流代表它此刻的心情极度愤怒。

  身为统治十山之境的山神,天空和6地都是它的管辖范围,它还从来没想到会有来自天外的攻击。在半空中的那一下只是突然,并没有怎么伤到它,真正让它重伤的是落下地面后的撞击,它断了七根骨头,其中的三根都是左侧膜翅的空骨,这让它暂时失去了飞行能力。而罪魁祸,就是那只撞了它还不算完,还抠着鳞甲不放手,害它撞山的虫子。

  转过头来,它狠狠看向风云的方向,张开口来,食道中红芒闪烁,一股炽热的火焰就被喷向了躺在地上的风云。

  用力一捶地面,风云堪堪从火焰下抽身翻滚躲开,他原来躺着的地方已经成了一片焦土,随之烧焦的还有风云的半边头。

  “人族!竟敢暗杀神族。”昔隹神怒喝道:“还不快快束手就擒,免得牵连本族!”

  艰难翻身坐起,靠在一颗树干上,风云擦了擦嘴角,喘息笑道:“好久不见啊?昔隹神。”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0975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