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四十二章 结阵

第四十二章 结阵

  “你认得我?”昔隹神如同鹰隼般的瞳孔圈住了风云,气流穿过喉咙,出低沉颤抖的咆哮。

  一截碎木插进了风云右腿的外侧,随手拔出,涌出的血液没有太过汹涌,还好,没有伤到动脉血管。虽然取出伤口异物会流失更多的血液,但他不喜欢被影响,宁可多留些血,只是额角的汗水说明他并不像表面那样轻松。

  “贵神多忘事啊?”屁股上蹭破了一大块皮,此刻被汗水蛰得有些刺痛,抽动的肌肉让他的笑容看起来有些古怪,吐了口口水,鲜血染红了他的牙齿:“青丘山,有印象么?”

  “青丘山?”昔隹神的翅骨出咯嘣嘣的脆响,扭断的伤口正在复原,支撑着爬起身来,它昂起了头颅,居高临下的看着风云说道:“你是那个小人族?”

  “surprise!”风云耸了耸肩,带动了伤口,又咳嗽了两声。

  “那就死吧!”胸腹鼓起,鼓膜间渗透出金红色的光芒,昔隹神巨口一张,一股金红怒焰再次朝风云席卷而去,滚烫的高温烧得空气都波动了起来,瞬间连同他背后的大树一并吞没。

  夜晚的森林火光冲天,龙息十里,茂密的森林霎时间成了火场,风云原本所处之地背后直至山脚已经烧出一条火道来,无数睡梦中的鸟兽霎时间化为焦炭。怒焰灼烧之下地面都被烧去一层,积攒千百年的鸟粪蕴含着丰富的磷,被烈火激很快将腐朽的枝叶点燃,火势蔓延,一场森林大火已经被点燃。

  “喂!”风云的声音从昔隹神身后传来,停下龙息,它回过头来,却见半边衣服已经烧焦的风云正靠在它身后的一颗树身上,四周风声呼啸。头顶的头已经全部牺牲,将烧焦的衣服一把扯了下来,露出精赤的上身,风云说道:“我是伤了你不假,但你一出手就要我的命,是不是太过了点?”

  “哈哈哈!”昔隹神身上骨骼响动,方才摔伤的骨头已经被它强行用肌肉挤压回了原位,巨大的膜翅扇动,让它可以昂耸立,它饶有兴趣的看向风云,说道:“神元之力?新神?传承中没有告诉你不允许向同族出手么?”

  低头看了看脚边呼啸的风流,最后一点神元之力不足以托举起他的身子,但没有它的辅助,仅靠技能他是躲不过昔隹神的吐息的。

  听到了昔隹神的话后,风云挑了挑眉毛,心思急转,片刻之间,他重新抬起头来,蹒跚两步站直了身子,昂头平视昔隹神说道:“那又如何?”

  “如何?呵呵!”昔隹神鼻孔中喷出滚滚浓烟,摇头笑道:“你们这些新神,刚接触到这远想象的力量就会忘乎所以,难道就你有神元之力么?”

  9526剩下的记忆中并没有他是怎样来到这个世界的记忆,更没有他如何变成了神族,又如何获得神元之力的记忆,风云意识到,面前的昔隹神或许能给他提供点有用的信息。

  “神元之力是神族力量的来源,也是你在神族立足的根基,消耗在内耗上着实不智。”扇动膜翅,昔隹神缓缓飞到半空中,庞大的身躯遮挡住了背后森林火焰的光亮,阴影笼罩住了风云的身躯,它狰狞笑道:“不过我不介意用原始些的手段给新神点教训!”

  双翅一振,昔隹神从空中扑下,一对膜翅前端弹出几根锋利的弯爪,那是它退化的前肢。但退化并不代表弱小,任何一个敢忽视那几根镰刀般利爪的家伙都会为自己的无知付出代价。

  一拍树干,风声呼啸,风云已经飞向左方跃起,生长数百年的大树被昔隹神的利爪如同切豆腐一般剜去一大块,带着让人牙酸的呻吟声缓缓倒下,落入火场中化为新一轮的燃料。

  “哈哈!跑什么?让我看看第一个人神的手段!”昔隹神很享受这种俯察生死的快感,它调笑说道:“或是你将神元交出来,我可以考虑饶去你的皮肉之苦。”

  我要是还有神元丫还能飞得起来?手头没有武器的风云只能选择躲闪,但在几次借助气流强行改变方向后,他体内的神元之力也正式告罄,一滴都挤不出来了。再次感受到空气的阻力还有点不习惯,受伤的腿并不能运转如初的提供动力,他只有不停的保持着技能状态才能堪堪躲开昔隹神的攻击。

  在奔跑过程中,风云依旧没有忽略昔隹神的每一句话,第一个人神?难道他是第一个从人族产生的神族么?交出神元?神元之力怎么交出来?难道是上次它给九尾儿的那种石头?

  身后风声临近,风云赶紧收敛心神,迅一个变向,向右奔去,左侧那块巨石嘭的一声被拍成了碎块。

  再次躲开昔隹神的攻击,风云心情并没有放松,反而更加凝重,这样逃下去不是办法。体内的肾上腺素不停的堆积,这可不是件好事儿,继续逃只是慢性死亡,更何况,他也不想再逃了。

  一步落地,风云的身子都沉了半截,全身的力量都集中在了右脚脚踝上,青筋虬结,五指扣地,用力一蹬,他已经高高跃起。重重踏在了一颗大树身上,足有两人合抱粗细的大树被他的巨力撞得弯倒了过去,堪堪没有折断,短暂停顿之后,树身弹了回来,风云借势又是一蹬,整个人如同出膛的炮弹向后飞射而去,正正撞向了飞来的昔隹神。

  跟在身后的昔隹神看着自己送上门的风云,眼中一喜,张开大口,亮出两排森冷的锋利长牙,就朝他咬去。

  习惯性的想调动神元之力推动自己改变方向,但却没有效果,风云才想起神元之力刚才已经用完了。眼睁睁看着自己就要落入昔隹神的巨口当中,风云忽然想起了什么,收起了刚刚挥起的拳头,反而一低头向着昔隹神的巨口撞去。

  昔隹神想也不想,下颌用力,一口便咬了下去!

  咯嘣!

  “啊!”一声痛呼,却不是风云的声音。

  嘭!风云从半空中落下,稳稳站在了地面之上。几块被崩碎的牙齿落在了他的脚旁,半空中昔隹神庞大的身躯一歪,差点从空中掉了下来。

  几声抑制不住的低吼,昔隹神疼得浑身都在颤抖,原本以为有顿免费晚餐吃的它却被晚餐崩了牙,这让它惊怒无比。

  像是长出了两根长角一般,两颗最长的獠牙嵌在风云的脑门上,却只是咬穿了他的一点油皮。

  “铜头铁额(被动)。大幅提升头部防御力,当前莫氏硬度为5,可通过成长值进行升级。”

  “没想到吧?知道什么叫铁头娃么?”风云抬手从脑门上将那两根长牙掰下,掂在手里说道:“我的头现在莫氏硬度是五,已经是铁的硬度了,就凭你区区两点五的牙齿也想咬穿?系统编程的记忆中,我是很讨厌过年吃饺子的,因为老妈总会把有硬币的饺子拨到我的碗里,现在你体会到我的感受了吧?”

  “爬虫!”昔隹神口中鲜血淋漓,从空中淅淅沥沥的落下,它死死盯着风云,怒吼道:“你已经惹怒我了,我不会轻易杀了你的,我要让你全身每一块肉,每一块骨头都承受你想象不到的痛苦!在今后的每一天你都会为你今日的愚蠢而后悔!你……”

  “你屁话怎么那么多?”

  昔隹神一窒,地面上风云反手握住两根獠牙,昂看向它,嘴角一斜,笑道:“看来,不用神元之力,你连我这个爬虫都打不过啊?”

  合起了嘴巴,喉咙中咯咯的低吼带着血沫喷出,昔隹神看向风云的眼神如同看向一个死人。胸腹间亮起天蓝色光芒来,还未有动作,昔隹神身下的树木就已经以肉眼可见的度迅枯黄燃烧起来,令人窒息的热浪扑面,风云感觉自己仿佛置身于炼钢炉之中。

  紧紧握着两颗长牙,风云紧紧盯着昔隹神的动作,没有了神元之力的情况下,他只有一次机会。

  仿佛要将周边所有的空气都吸到肚子里,昔隹神的胸膛鼓到了极限,天蓝色的光芒仿佛要透胸而出。

  “啊~~!!啊呸!”昔隹神张口一啐,一缕天蓝色的火苗从它口中喷出,如同一道闪电向地面落去!

  就是现在!

  将一只长牙用力掷出,脚下一动,风云身形已经冲到了他早已打量好的一颗大树前。

  比方才那颗大树还要粗出一圈的树干被他一脚踹弯,树皮崩裂,树身出咯吱吱的呻吟声,将断未断之际,风云已经跃身而上,树干反弹,他已经向着空中的昔隹神冲去!

  蓝色火苗向着风云径直飞来,风云掷出的长牙正好也到达了最高点,将要落下。

  一拳轰在长牙之上,借助长牙的反震力道,风云将身子一偏,差之毫厘的躲过了那缕火苗。

  原本已经做好受伤准备的风云却意外的没有感觉到炽热,那缕火苗甚至没有带起气流,迅与他擦肩而过,却连他毫毛都没烧掉一根。

  虽然躲过了火苗,但风云的上升趋势也被阻了一阻,无处借力的他此刻已是完全不设防,而空中的昔隹神竟然并未落下来捉他,这让他顿时心生不妙。

  说时迟那时快,火苗悄无声息的落入地面,一滴土花都没溅起,天地间仿佛停顿了一秒,紧接着……

  核弹爆炸!

  坚硬的地面竟然如同水面一般翻起了波浪,火苗落点的最中心已经生出了一个深不见底的洞窟,四周一切均化为齑粉!

  树木,石头,泥土,所有能燃烧的一切都在燃烧,翻滚的蘑菇云悄无声息的炸开,紧接着,才是一声将浮云都震碎的巨响!

  轰!!!嗡!!!鸣!!!

  只是一声巨响过后,风云的耳中就只剩下了耳鸣,紧跟着,半空中如同浮萍的他瞬间被气浪抛起,并未出现伤痕的他却已经喷出了一口夹杂着内脏的血来。

  眼睛,耳朵,鼻子和嘴巴都在往出渗血,目力所及皆是一片血红,浑身的骨头都快要粉碎,风云却依旧紧紧握着那根长牙。

  膜翅扇动,躲过第一波爆炸的昔隹神此刻才落下,将被气浪抛起的风云捏在了后爪之中。

  那朵蓝色火苗将周边十里之内都化为火海,昔隹神捏着风云缓缓落到了边缘一块完好的地面之上,锋利的脚爪踩在风云胸口,它低声狞笑道:“不得不说,你让我大吃一惊,为了抓到你,生生让我浪费了五百熵值的神元之力,这些损耗,你得替我慢慢还上了。”

  “神元……给你……藏在……”口中喷吐着鲜血,风云张合着嘴巴,像是在说些什么,昔隹神有些迟疑,但风云口中的关键词却让它放松了警惕,将他抓了起来,凑到耳边,想要听他说出神元的位置。

  “你说什么?神元被你放在了哪里?”风云的声音有点小,昔隹神又将他放进了些。

  咳嗽着,风云的声音有点无力,此刻只能听到耳鸣的他完全听不到昔隹神在说什么,看着近在眼前的昔隹神,他虚弱笑道:“我是人族啊……跟人族玩脑子,也只有你这样的蠢货才会上当了吧?”

  抬手一刺,半米长的獠牙狠狠刺入了昔隹神的眼睛,像是敲碎了一个鸡蛋壳,喷溅得满手都是的“鸡蛋清”有些滑不留手,昔隹神惨呼一声后的扭动更是让风云捏不住长牙,被它一把甩了出去,重重摔在了地上。

  “吼!”昔隹神痛苦的嘶吼,被自己的牙戳瞎了自己的眼睛,古往今来他还是第一个。

  痛苦的翻滚着,庞大的身躯撞翻了一颗又一颗大树,昔隹神拼命的甩着脑袋,但长牙却依旧留在眼眶当中。

  被摔到散架的风云已经爬不起来了,只能一点一点往远处挪动,背后的火光暗了下来,阴影笼罩,风云松开了抠着地面的手指,艰难翻过身来,呲牙笑道:“来咬我啊?”

  “我要你死!!”快要被怒火燃尽的昔隹神用剩余一只完好的眼睛死死盯着风云,胸膛起伏,蓝色光芒闪动,张开的巨口对准了风云。

  看着隐隐渗出热浪的喉咙口,风云喃喃说道:“说实在的,你的嘴好臭啊……”

  咻!

  一支纤细的羽箭从远处林间飞出,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插入了昔隹神眼眶伤口的缝隙当中,二次伤害的剧痛让它差点控制不住神炎。

  愤怒扭过头来,用完好的眼睛看向羽箭射来的方向,而另一侧的林中嗡的一声飞出百十根削得尖锐的木枪来,带着呼啸的风声刺向昔隹神的伤眼。

  只听叮叮当当一阵响,木枪撞在伤眼中的断牙上,纷纷折断,但木枪身上携带的巨大力量却一点没浪费,全砸在了断牙上,生生将它又砸进去三寸!

  昔隹神吃痛,胸膛蓝芒消退,金红色光芒亮起,一道浓郁的火焰就带着滚滚黑烟笼罩了木枪飞来的那一片山林。

  风云艰难撑起身子,看向那里,在火光的映照下,山林间枝叶晃动,一个个比猴子还要灵活的身影在其中飞窜。

  一声大喊响起:

  “黎族巫战!结阵!”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1089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