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四十六章 灵脉初生

第四十六章 灵脉初生

  装好了盐巴的狩猎队员们归心似箭,急于将这些东西送回族内。一路上巫战们纷纷搜寻着往日难得一见的猎物,以期将其腌制好带回去给家人尝鲜,风云劝说过几次没有效果,也就听之任之了。

  在新鲜劲儿过了后,扁担的弊端就出现了。长时间被硬物压在肩头,即便是巫战们也有些吃不消。更何况他们不听劝阻的腌制了好些海鱼加在扁担上,自以为力气大,这些重量不够看。殊不知挑东西和战斗是两码事,这看的是忍耐力和持久力。不过坚持了两天后,大部分人也习惯了下来。

  翻过一座山头,黎菽用木枪在地面画出一道痕迹,指挥大家将货物放下修整一番,好一鼓作气通过蝴蝶谷。

  蝴蝶谷,听起来很美,但却是个万分凶险的地方,风云将那称作虎蝴谷。

  昆族的个体极为弱小,但之所以能在天地间立足,而且大部分种族都不愿轻易招惹,靠的就是一手生游击队大法。

  来的路上,风云有幸见识到了昆族虎纹蝶的威力。

  那是一种双翼展开足有十五厘米的大蝴蝶,它的翅膀上布满黄黑相间的漂亮虎纹,而且它的习性也如同猛虎,凶猛而又嗜血。它们生长着坚硬的钳嘴,可以吐出剧毒的唾液,在山谷中不乏大型动物的尸骨。

  蝴蝶谷外有一条蜿蜒汇入黄河中的小溪,进入山谷前,所有人都要在小河中洗干净身上的血污,以免被虎纹蝶灵敏的嗅觉现。虽然那时风云的伤口已经结痂,但黎菽依旧将他用麻布里三层外三层的裹了个严实。

  来的时候,旧部巫战中,一名阳夷的巫战就是因为身上残留有血腥味,惊动了满树的虎纹蝶。蝴蝶飘然飞起时,风云还在惊叹它的美丽,但马上就被黎菽拉着跑了起来,随后就听到了身后传来的惨叫声。

  并没有看到虎纹蝶是如何攻击的,等到那个倒霉的巫战被同部巫战拖出来的时候,他身上裸露出来的肌肤上已经满是坑坑洼洼的伤口,向外渗透着星星点点的血珠,生生将风云惊出了一身鸡皮疙瘩。

  因此,这次返程,不用黎菽说,风云已经很自觉的将浑身裹了个严实。

  吃了点烤肉,巫战们大口喝着水,一方面是因为腌肉里的盐分太多,一方面也是因为一路的劳顿。

  懒洋洋的靠在树荫下打盹,每个人都在尽快调整着呼吸,晾干身上的汗水——人族出汗的新鲜肉体对于虎纹蝶的吸引力不下于血液。

  当树荫慢慢移过黎菽划下的痕迹后,他站起身来宣布出,安静打盹的巫战们精神抖擞的跳了起来,垫好兽皮,将扁担放上肩头,准备入谷。

  两条数百米高的山脉夹着一条溪流,形成了蝴蝶谷。山川走向正好阻挡了每年寒冷的西北风。谷中地势低洼,藏风纳气,温度要比谷外高出三到五度。因此谷中也育养了外面难得一见的各种灌木野果,吸引着向往甘甜的草食动物,而它们也成了虎纹蝶们的口粮。

  远未到结果的时候,随处可见,星星点点的野花装点着山谷,上面只有同为昆族的蜂蝶蚁虫可以涉足。枝条上的小刺已经初露狰狞,蜜蜂辛劳的为花朵授粉,不久后它们将凋落,生出果实。或通过鹿马牛羊的胃部将种子散播出去,或用尖刺刺破它们的口鼻,吸引虎纹蝶前来吞噬,以获得些残羹冷炙腐烂生肥,供养自身。

  万物相生相克,凡事皆有因果,这是伏羲先祖从河图中领悟出的至理。

  参天的大树垂下千丝万條,无数虎纹蝶挂在上面,甚至遮挡了枝叶本身的颜色。扇动的翅膀汇聚在一起,远远看去如同扭动的蛇躯,显得诡异而又恐怖。穿行在其中,必须要眯起眼睛,还要用麻布罩着口鼻,以防止吸入蝴蝶翅膀上的磷粉。那上面的毒素虽然微弱,但吸入太多还是会产生不适,而且若是被弄入眼睛中,就连巫战也是会被蛰得红肿难以视物的。

  进入谷中,巫战们都默契的闭上了嘴巴,低头默默走路。

  这里的蝴蝶太多了,多得让人产生压力,除了斑驳的天空之外,目之所及全都是黑压压的蝴蝶。成千上万只蝴蝶爬动振翅的沙沙声如同万蚁噬心,让人心中生出莫名的沉重。

  背着工具箱,风云走在队伍中间。地面往年积攒的落叶和因争斗受伤致死的虎纹蝶尸体混合在一起,出怪异的恶臭。

  空气中漫扬的磷粉比上次浓得多,头顶不时掉落的虎纹蝶让风云有些疑惑,来的时候并未有这么多的蝴蝶尸体,难道是因为交配权之类的事进行争斗?黎菽对于这个现象也不清楚,只是催促大家快点赶路。

  队伍末端传来一阵动静,风云回头看去,却见有几个巫战停了下来,围着一个身影。黎菽快步跑去查看,却是黎元被磷粉迷了眼睛,不小心摔了一跤,所幸没有受伤。

  黎燧负责背着瑩妩,也在队伍末端,也被黎元给带得歪倒了身子。但瑩妩那家伙昂着头睡得口水横流,一点也没察觉。短暂停留,大家继续向前走。

  队伍已经走了三分之一的路程,再往前是蝴蝶谷中最幽深的一段路,蝴蝶也不是一般的多,一层摞一层已经看不到树干本身了,唯一可以照射到阳光的树冠生得格外茂密,尽量舒展枝叶感受阳光,为身躯提供养分。也正因此,这一片的林中几乎看不到天空,甚至连地面都落满了虎纹蝶,大家只能放慢度,以免踩死过多,沾染了气味。

  不知走了多久,恍惚间,众人已经走出了蝴蝶谷,重新看到蓝天,大家终于松了口气,心情重新轻松了起来,又开始说说笑笑。

  黎菽笑道:“接下来的路就快得多了。”

  再往前去,翻过四座山就能看到蚩尤城了,原本应该狩猎完回家休息的巫战们又陪着风云出来忙了个把月,个个归心似箭,恨不得插上翅膀赶紧回到城中。

  越来越近的目标会带给人希望,心情愉悦下,翻山越岭的归途似乎也轻松了不少,一路上大家都不再狩猎,很快,一眨眼的功夫,翻过最后一座山后,蚩尤城近在眼前。

  玉米的长势喜人,才这么些天就长得足有半人高了,大巫奶奶对这些庄稼看得很重,甚至在田边搭起了棚子,安排农夫住在地旁,防止玉米苗被破坏。

  在田中劳作的农夫第一个现了狩猎队,随后,成天在城中到处瞎跑疯玩的孩子们就一个喊一个的跑了过来,欢笑着向巫战们讨要着吃食。巫战们笑呵呵的将扁担上的腌鱼熏肉分给孩子们,在簇拥中将盐担挑着到了议事厅。黎贪和大巫都在,看着青白色的盐巴,黎贪很是开心,当即宣布当天晚上再办一次宴会。

  是夜,月朗星稀,议事厅周围聚集了蚩尤城中大半的黎族人,篝火燃起,在夜晚沙沙作响。

  大锅中的黍米汤咕嘟嘟地冒着香气,穿着整羊整牛的木棍架在火堆上烤炙,狩猎队巫战们口沫横飞地给小崽子们讲自己怎样勇猛击杀了一个神族的事迹。风云失笑,无奈摇头,这事儿是能拿到台面上来说的么?

  黎菽抱着他儿子,跟他描述一望无际的大海,和各种海产的鲜美,逗得他儿子口水沙沙直流。

  “爹爹!你说的海参到底是什么味道呀?”黎菽儿子咬着手指头询问。黎菽哈哈笑着指向风云,说道:“喏!你风云叔叔就在那,想吃问他要去。”

  风云笑了笑,心中暗道:那海参在海边的时候不就都被你喂了瑩妩么?哪还有了……一低头,他却赫然现,他脚下摆着的瓦罐中正在炖煮着肥硕的海参。

  这……!风云隐约感觉有些不对劲,但被扑到怀中的黎菽儿子吸引了注意力,小家伙跌跌撞撞的跑了过来,咯咯笑着问他喊道:“风云沙沙,我想吃海参……”

  “好,都给你吃,不给瑩妩吃,好不好?”风云笑着说道,可忽然心中一动,他却怎么也想不起来瑩妩被安置在了哪里。那家伙好像从进了城就不见了踪影,而且根本没有人想起来问一句,就连最喜欢她的黎菽都像是忘了她一般,风云更是差点忘了有这么号人了。

  “风云沙沙?”黎菽儿子见风云沉思,抬头疑惑喊着,风云下意识的说了句:“是叔叔,不是沙沙……”话音刚落,他的心猛地抽了一下,不对劲!

  抬头看了一圈,月朗星稀,城中树木被风拂动,沙沙作响,篝火燃烧,木柴迸裂,沙沙作响,远处黎族人的像是嗡响的谈笑声细细听来也尽然是沙沙响动,这声音很熟悉,在哪里听过?风云皱眉冥思苦想,却没有印象。

  黎菽儿子伸出粉嫩的小指头来,指向他的腮边,说道:“沙沙你这里有脏东西……”粉嘟嘟的小手上像是长着倒刺,戳得他有些生疼。

  他有些恼了,伸手拍去,吧唧一声,触手黏软,回头看去,却是一只被拍死的虎纹蝶。

  震惊地抬起头来,眼前的一切如同破裂的镜子般轰然粉碎!

  漫天的磷粉如同沙尘暴般弥漫!遮天蔽日的虎纹蝶在空中飞舞,沙沙的响动是它们千万只聚集在一起振翅的声音!

  磷粉在阳光下反射着五彩的磷光,让这一切如同梦幻,巫战们全都闭着眼睛,仿佛梦游一般,神色各异,向着虎纹蝶们萦绕的中心缓步走去。

  他们依旧停留在蝴蝶谷,并没有走出一步!

  在蝴蝶风暴的中心,是一颗参天的大树,横生的枝丫上悬挂着一个巨大的灰黑色巨茧,就在风云苏醒的那一刻,巨茧上裂开了一道缝隙。

  一瞬间,仿佛接到了什么指示,漫天飞舞的虎纹蝶疯狂躁动起来,没有恐怖的吼叫嘶鸣,只是在一眨眼的功夫,黎族巫战们齐齐变成了血人!一层血肉被虎纹蝶衔着向巨茧扑去!

  疯狂扑来的虎纹蝶遮挡了风云的视线,挥手去挡的瞬间仿佛有千万根钢针扎入手臂,缩回手来已是满手伤痕!

  “操啊!”

  风浪炸开!无数风刃飞舞,形成一条接天龙卷风,裹挟着残枝杂叶,如同收割机一般转起,瞬间将周身虎纹蝶撕成碎片!

  “啊!妖孽敢尔!”黎菽苏醒了过来,只是一转眼的功夫,族人尽皆消散,身遭兄弟已成血人,登时目呲欲裂!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1447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