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四十八章 扔了怪可惜的

第四十八章 扔了怪可惜的

  “风云!你快去到那巨茧旁去!那可是好东西!”黎菽激动说道。

  风云不解,黎菽将原因简单的跟他说了一遍,他也有些犹豫了起来。原本他打算将巫战们护送出去后回来将这片蝴蝶谷夷为平地,免得阻隔了今后煮盐的道路,不过听到黎菽这样说,他不禁也有些意动。如果真的能收服一个灵脉,并且通过它控制这些虎纹蝶的话,那可比全部杀了有用的多。

  “你快些,得在它初生之前断去它所有足爪,除抓取外蝶族亦会用足爪来闻嗅,不可让它先嗅到那些蝴蝶带去的血肉,不然它便会将带有这种气味的东西当做食物,之后便不能驯化了。”黎菽催促说道。

  风云犹豫看他说道:“我身上毒素未解,若是去取那灵脉就没法顾及你们了。”

  “哈!我们是一时不查才吃了这暗亏,如今悉数苏醒,就凭这些扑棱蛾子,想伤到我们,我们干脆直接饿死算了。”黎菽说道,周身巫力涌动,片刻间伤口已结了血痂。

  点了点头,风云说道:“那你们自己小心些。”说罢,风茧一涨,瞬间推开一片虎纹蝶,迈步便向巨茧的方向冲去。

  “结太上五星阵!黎燧去镇南!其余人随我助阵,阻挡蛾子!”黎菽趁出木枪抡圆,施令才出,四名巫战已然站定。

  “瞧好吧!”黎燧应了声,回头看着背上依旧呼呼大睡的瑩妩,不禁哑然失笑。瑩妩这家伙吃饱了就睡,或许是她已经睡着的缘故,虎纹蝶的磷粉居然没对她起效果,加上裹着麻布衣服,竟连半点油皮都没破。

  黎器上前接过瑩妩,他是伤员,和同样帮不上忙的黎元被护在阵中,正好帮着照看瑩妩。

  这死丫头,俘虏居然当成了大爷,也算是人生赢家了。

  黎燧冲黎器点了点头,就站到了南方阵眼之上,巫力涌动,丝丝血雾蒸腾,梢间已经飘出了点点火星。

  重重一跺脚,其余巫战轰然一声朝外护在了太上五星阵之外,井然有序。巫战们都憋着火,对付昔隹神都没吃这么大的亏,近百人的巫战队伍,居然除却三两个人之外人人添伤,简直是耻辱!

  将木枪插入了地面,血雾已经弥漫开来,重新嗅到血腥味的虎纹蝶们蜂拥扑来。

  “起阵!”黎菽一声令下,阵型随动。

  啪!轰!

  只听黎燧一个响指,滚滚血雾如同汽油般瞬间被引燃,熊熊火焰瞬间将无数虎纹蝶烧成灰烬。

  虽然不如昔隹神的神炎威力强大,只是凡火,但对付这些普通蝴蝶已经绰绰有余了,若不是黎菽有意控制,他已经将这一片的虎纹蝶都烧干净了。

  密密麻麻的蝴蝶阻挡了视线,飘飞的磷粉不时进到眼中,迷得风云睁不开眼。能见度太低,他只能凭借记忆找到了大致的方向,搜寻一圈,总算找到了那颗巨茧。

  巨茧上已经爬满了虎纹蝶,蜷曲的口器上都衔着通红的血肉,都在等待着喂养出茧饥饿的灵脉。

  挥手招出气流冲落趴在上面的蝴蝶,露出巨茧来。近处看去,它却是由一圈圈的丝缠绕而成的,靠底端外层的丝已经断裂,肿起一个包在鼓动,却是有个活物想钻出来。

  那一层被吹散的虎纹蝶一落地,漫天飞舞的蝴蝶齐齐缓了一下,紧接着猛然掉头,疯狂的向风云涌来,没命也似的朝风茧内钻去,声势骇人,黎菽那边却顿时压力一轻。

  但蕴含神元之力的风茧可不是它们这些普通爬虫可以钻透的,并没有管它们,风云仔细打量着仍在一点一点往出拱的灵脉。

  等了半天,那家伙还没露头,风云有些迟疑。他是头一次见到这样的景象,黎菽也没说是等它自己钻出来,还是把它弄出来,这该怎么操作?

  丝线很坚韧,那灵脉又拱了几下都没拱破,从中传出两声婴儿般的哼唧声。风云犹豫了下,还是伸手上去,想撕开最后那层丝网。

  谁知,他刚将手伸过去,那灵脉竟然努力冲破了最后一层丝网的阻隔,一个圆滚滚差不多有橄榄球大小的东西掉在了他手上,一个激灵,他差点将那东西丢在地上。

  在那东西掉出的一刻,疯狂围绕在风云四周的虎纹蝶们突然攻势一缓,随即四散飞开,头顶顿时一空,温热的阳光照射下来,却原来还是明亮的下午。

  那东西触手湿润柔软,并没有什么疼痛的感觉传来,风云这才放下心来。他低头仔细打量了下这所谓的灵脉,不禁瞪圆了眼睛。

  略带皱褶的粉嫩皮肤,蜷缩的小手和小脚丫,这分明是一个初生的人族婴儿!

  但风云很快现了不同,这个婴儿并不是真正的人族婴儿,原本该生着头的地方,却有无数半透明细密的角质层紧紧贴在皮肤上,而更有几层大块角质层生着方形纹路,像羊膜一般包裹着它的整个身躯,只露出个脑袋来。

  这算什么?风云有些迟疑,黎菽说要断它的足爪,可它长这个模样,怎么断?难道要砍掉它的手和脚么?

  或许是怕那人族伤害它们的灵脉,四散的虎纹蝶重新落回到了大树上,如同什么都没生过一般。

  “怎么样?抓到了么?”黎燧收起巫力,抬眼看向风云的位置,就要迈步过去看看,他还没见过昆族的伴生灵脉呢!

  “等等!”抬手拦住了他,黎菽看着风云站立不动的身躯,说道:“先别急,免得乱了气味,让他自己来。”

  小婴儿皱眉紧闭着眼睛,不适地扭动着身躯,将头朝左侧探去,风云看了下,却现它在努力探向能照到阳光的位置。

  微微侧了半边身子,风云将它托在手上,任由阳光照射,他有些好奇了起来。

  阳光一点一点蒸着它身上“羊膜”的水分,扭动着身躯,那羊膜慢慢从它胸前裂开一道缝隙,缓缓分成了四瓣,向后伸展开来。被包裹其中的手脚终于挣脱了束缚。它舒展了眉头,嘴角微微弯起,小小的手指捏着风云的指头,趴在他的掌心,像是很舒服的样子。

  “羊膜”舒展,却原来是两大两小四片巨大的翅膀,摊开足有一米宽,缓缓扇动着,享受着阳光的温暖,反射出五彩缤纷的光芒。

  原本略带皱褶的粉嫩皮肤仿佛也摄足了阳光中的养分,一点一点丰润起来,变得雪白柔软,触手软绵滑溜像是丝绸锦缎。原本紧贴头皮的细小角质层也在阳光的照射下舒展开来,变成了一头细密的毛茸茸的绒毛,在阳光下泛着淡金色的光芒。短短半刻钟,小家伙仿佛长大了半岁一般,如果不算翅膀的话,它已经从橄榄球大小长到足球大小了。

  吭叽了一声,小家伙缓缓睁开眼来,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中是两颗黑漆漆如同黑钻般的眸子,它一眼看到了风云惊讶的面孔,张开没牙的小嘴啊啊的叫了两声,忽闪着翅膀,跌跌撞撞地就要顺着胳膊爬过来。

  “这?!”风云一时间有些手忙脚乱,伸手想去扒拉开它,却无从下手,挥手甩了甩,小家伙抱着他的胳膊咯咯的笑着,很是开心。

  风云无奈,扭头冲黎菽那边喊道:“黎菽叔!你快来看看!这什么情况?”

  听到风云的呼喊,以为他有危险,巫战们呼啦啦的冲了过来,在看到他手中的小家伙后,每个人都瞠目结舌起来。

  风云将抱着他胳膊不撒手的小家伙递到黎菽面前,问道:“黎菽叔,你确定昆族灵脉就长这模样?”

  “嘶!”黎菽抽了口气,不敢确定的摇头说道:“我见过昆族蚁族、天牛族等几个灵脉,但它们也只是昆族外表,却没见过这样的。”

  风云为难看了下,问道:“那足爪什么的怎么办?”

  黎菽挠了挠脑袋,说道:“我只是听老人说起过蝶族舌头长在足爪上,而昆族多半是靠味道记事,却没想到这蝶族灵脉是这样。不过看样子它已经认得你了,不然也不会这样和你亲近,虎纹蝶也未再进攻,想来应该是没事了。”

  “那我这就算是收服它了?”风云问道。

  “应该……是吧?”黎菽迟疑说道。

  “你别应该啊?”风云急道:“给个准话啊?不能养我就给它扔了。”

  仿佛听懂风云要扔了它,小家伙昂起头啊啊的叫了起来,很不乐意。

  被黎器抱在怀中的瑩妩醒了过来,揉了揉眼睛,好奇的看着风云手中的小家伙。

  黎菽仔细看了看它,认真说道:“要不还是养养吧!扔了怪可惜的!”

  得!这话说了等于没说,不过风云低头看着啊啊叫唤的小家伙,他还是头一次见这样的小灵脉,若是给它扔了也确实挺可惜的,说不定养大了以后还能骑着飞呢!

  说笑归说笑,不过小家伙长得确实粉雕玉琢,颇为可爱。虽然多了两对蝴蝶翅膀,但看起来更像个小精灵一般。而且它一出来,虎纹蝶都消停了,看它小胳膊小腿的,应该没什么杀伤力,养养看估计也不会有什么问题。

  “它饿了……”坐在黎器怀中的瑩妩突然开口说道。

  听到这沙哑的烟嗓,风云愣了下,这还是这些天来瑩妩头一次跟他说话呢!

  他笑着问道:“你怎么知道?”

  瑩妩说道:“我小时候饿了也这样叫,主人就会给我吃的。”

  “主人?”风云疑惑问道。

  瑩妩说道:“就是我爹。”

  “昔隹神么?”风云问道:“它到底是你爹还是你主人?”

  瑩妩沉默了下,说道:“爹刚捡我回去的时候让我叫他主人,后来我没有爹,就叫他爹,但他不是我爹。”

  “哦……”看来是干爹,风云摸了摸脖子,不管是干爹还是亲爹,都被他打死了,这说起来还是有些尴尬的。

  咳嗽了声,风云低头看着小家伙,愁道:“可是,它吃什么呢?”

  巫战们七嘴八舌出起了主意。

  “应该是吃肉吧?喂点肉看它吃不吃?”

  “我觉得是吃草。”

  “它那么小,我觉得只能喝水。”

  “吃奶!这么小的娃娃都吃奶!”

  “去去去!瞎说八道!”

  ……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1671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