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五十章 种族之战

第五十章 种族之战

  黎羿回忆着,半晌抬头说道:“不可能!这些日子下来,我日日与元儿在一起,可以确定那就是元儿!”

  “哦?这样就有点奇怪了……”风云点了点头,忽然玩味的看向黎羿,笑道:“你好像有点失望啊?”

  被看破心思,黎羿恼怒,却又不敢作,只是面沉如铁,见他这模样,风云叹了口气,说道:“现在我倒是有点相信你能凭借凡躯击杀鳞族蛟龙了,能忍不是件坏事,但有的时候,还有比活命更重要的事。”

  风云扯得有点远,黎羿没听太懂,但听他的意思,好像已经接受了他的投诚。

  心情莫名有些烦躁,将小盈托起来重新抱好,风云随意说道:“这件事我自有分寸,你不要声张,就不会牵扯到你身上。”

  黎羿是个聪明人,不然也不会这么干脆的来找风云投诚。他和风云有一点相像,那就是不怎么相信别人,只相信自己的判断,这是每个独行者都有的毛病。

  “你这么明目张胆的过来找我,怎么跟他解释?”

  “我自有办法。”

  “好,别打草惊蛇,回去再说。”

  “知道了。”黎羿站起身来,朝黎元那边走去,黎燧背着瑩妩与他错身而过,来到了风云跟前。

  蹲下身来,黎燧解开瑩妩,对风云说道:“她说要来找你,有话对你说。”

  小家伙怎么突然转性了?难不成突然想通了?风云说道:“想说什么?你说吧!”

  “我只给你说。”瑩妩背着手坐在篝火旁,一脸认真。风云感觉有些好笑,抬头对黎燧说道:“我看着她吧!你先歇息一会儿,麻烦你了啊!”

  黎燧对于这种客气话很不习惯,挠了挠头笑笑,就转身走了回去。

  “好了,说吧!”风云说道,瑩妩左右看看,小声说道:“刚才有个声音在跟我说话,只有我能听到,他们都听不到。”

  他们自然指的是黎族巫战,这就有点奇怪了,巫战们的视力听力都比常人强的多,而且瑩妩还在营地中心,如果有声音黎菽他们怎么会听不到?

  瑩妩又说道:“它说它叫白泽,是来找你的,让你去见它。”

  “哦?”风云有些意外,小白怎么找到这里来了?他来这边只跟灰六儿讲过,难不成六儿来看他了?心情瞬间明亮了起来,

  “它在哪儿?”风云问道。

  瑩妩说道:“你要先放开我,我会带你去找它。”

  想了没想,风云就给她松绑了。来到这边后,小白的事他还没跟任何人说过,瑩妩自然也不会用这件事来骗他。而且,捆绑只是个形式,怕她弄伤自己而已,抓住她对于风云来说没有任何难度。

  跟黎菽说了声,风云准备出去,黎菽不免有些担心,上次风云夜晚独自外出,结果就招到了神族,这让他有些担忧今晚的睡眠质量。

  体内神元之力充足,起码自保是没有问题的,风云跟黎菽说了声,就带着瑩妩和小盈往营地外走去。

  今晚万里无云,月光很亮,若是拿火把反而会自降视野,还容易成为靶子,风云便没有拿黎燧做的火把。

  夜间的野外气温很低,小盈打了个哆嗦,捏着风云的衣领子,小脑袋紧紧靠在他的胸口蹭热度。将腰间捆着的兽皮短裙解下来,包在她的身上。翅膀已经长成,收不起来,很影响包裹,但小盈除了风云压根不跟别人,他也只能尽量裹紧些。

  瑩妩带路,一直向西走着,那边正是蚩尤城的方向。风云对周围的环境有些眼熟,当看到前面开始出现烧焦的树木残骸的时候,他认了出来,脚下走的正是来时路,明天白天巫战们就要从这里经过,而且前方正是来时与昔隹神交战的地方。瑩妩这是想干嘛?

  瑩妩的度并不慢,但也走了将近一个小时,脚下的地面才开始变得绵软。脚步踩起的草木灰慢慢飘起,忽然眼前一空,他们已经走出了树林,面前出现了一片烧得板结的空地。而四周除了靠内圈的掉完了叶子甚至烧黑一半的干枯树干之外,都是郁郁葱葱的树木,像山中忽然秃了一块一般,很是难看。

  这里是风云和黎族巫战大战昔隹神的地方,而一个小小的白色身影,就站在空地中心,低头打量着什么。

  并没有那个拖着根小尾巴喜欢蹦蹦跳跳的身影,风云不免有些失望,但小白的出现至少证明了瑩妩并没有骗他,风云还是颇为欣慰的。

  他朗声喊道:“小白!”

  “我有名字。”只见白泽迈出一步,便跨越间隔直接出现在了风云面前。

  风云挑了挑眉毛,说道:“看来你修为恢复得不错么?”

  “那也没有你一步登天来的爽啊!”白泽的嘴还是那样不肯吃亏。

  “好久不见!”风云笑道。

  “才一年而已,有什么久的。”看着他怀中已经睡着的小盈,白泽顿了顿说道:“昆族新生灵脉,运气不错。”

  瑩妩默默站在了白泽的身后,风云看到了她的动作,却没有说什么,而是问道:“灰六儿没跟你一起来啊?”

  摇了摇头,白泽说道:“没有,我这次是专程来找你的。”

  习惯性的眯起眼睛,避免心思流露,风云笑道:“找我?什么事啊?”

  “你还准备回去吗?”白泽问道。

  腮边肌肉咬动,风云知道它问的不是回蚩尤城或是桃花源等地理上的位置,而是时间的位置。风云声音沉了下来,但却依旧笑着问道:“回去又如何,不回去又如何?”

  叹了口气,白泽说道:“你不用如此防备我,我是来救你的。”

  “这句话我家门口那个刘半仙常说,说点有用的吧!”

  “我知道这次一去不回已经让你怀疑了,但我要告诉你,你已经卷入了一个大麻烦中了。”

  风云耸耸肩,说道:“继续。”

  “我承认,在那山谷中,我在告诉你关于神族之事的过程中有所隐瞒,但当时你我初识,有些事就算告诉你,你也不会相信。”

  风云撇撇嘴,问道:“那现在能说了么?你都隐瞒什么了?”

  “你知道种族之战么?”白泽问道。

  风云想了想,说道:“好像听过,但不知道细节。”

  白泽说道:“种族之战,万万年为一循,一轮更替往往会耗费数百万年时光,但起初并未有其他含义,只是古老种族维持部众数量,扩大生活区域,掠夺他族气运;新生种族繁衍生息,添丁加口,孕育灵脉的一个过程而已。但在帝俊突然出现后,一切都开始改变了,包括所谓的种族之战。”

  “又是他?”风云皱起了眉头。

  白泽说道:“自帝俊登基之后,诸族臣服,他便要求各族除去要连年提供的各种古怪岁供之外,还需选派强者与他交战,并定下万年一役的规矩,他将独自迎战各族强者。但就连东皇都不是其对手,龙母也已出世,且在反抗帝俊入侵之时各族损伤惨重,均不愿再损实力,便相互推脱,不愿出战。”

  “万年一役,也不算频繁吧?”风云想了想,疑惑问道:“高手寂寞?我觉得不会。”

  “的确。”白泽点头说道:“第一次种族之战时各族均未应战,帝俊又再要求,若届时各族无强者应战,他便灭各族王脉一脉。各族王脉均不足二十之数,怎堪他屠戮?各族王脉只得被动应战,但帝俊实在太过强大,各族强者尽皆落败,他便又让各族每隔千年将族中天资最绝顶之辈选派到神国中由他调教,各族只得照办。而各族精英经帝俊调教后,果然实力大增,无论种族异能还是肉身天赋均远以往,更习得种种神异神术。”

  “这是好事啊?”风云疑惑问道:“但那个帝俊就不怕你们学去反抗么?”

  白泽苦笑说道:“起初各族也是认为有诈,但见到神术的强大后,免不得有种族灵脉动心思,想让部下精英习得神族神术提高在族中地位。从那之后,选派族中精英便成了各族争夺的好事,只不过不久之后,各族便吃了苦头。”

  风云听得入神,白泽继续说道:“帝俊神术威力巨大,但他更强大的是对思想的控制。各族强者现,从帝俊那里习得神术的族中精英回来后,无一不在族中身处要位。但那些族中精英渐渐不再将自己当做族内部众,而是称自己为神族,言行举止都已不再是往日模样,仿佛被人换了心肠。”

  “洗脑么……”风云喃喃说道。

  白泽无奈说道:“自那时起,各族便严禁部众随意推选精英,也将以往从帝俊那习得神术的族内精英看押了起来。但那些家伙思想已经被改造,一起反出各族,自称为神族,分出不同区域,代帝俊巡天。各族这才察觉帝俊意图,想要抗争,但神族已成气候,更添有神王帝俊,已是无力回天。”

  “原来神族是这样出现的。”风云了然,但又疑惑问道:“那关种族之战什么事?”

  白泽呼吸有些急促,继而咬牙说道:“种族之战,选派精英,只不过是帝俊削弱各族实力的手段罢了。我一直以为他只不过是想巩固他的统治地位,谁知在不久前,我才得知,原来帝俊一直打的主意是要将各族灵脉消除!打回鸿蒙!若灵智不得开,则各族均将沦为蝼蚁!至多懵懂活过数十年时光,一生只为吃食奔波,陷入互相争斗的漩涡。届时我等将不知美丑,不通礼数,将彻底沦为野物!帝俊是想彻底将我等古族灭族!好狠的心呐!”17o74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1849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