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五十三章 班底

第五十三章 班底

  黎老根是蚩尤城中最老的农人了,没有巫力的他今年已经五十七岁,这在普通黎民中已经算高寿了。

  九黎国建立时日尚短,并没有炎部的白头老汉喊黄口稚子叔爷的辈分乱象。

  从八岁未激活巫力之后,父亲给了他一把石刀,让他自己去开荒,一晃已经将近五十年过去了。他随族人迁过几次城,一直在土里刨食,也逐渐摸索出一些种植谷物的经验,这已经足够他娶个女人了。

  一起长起来的小伙子们纷纷加入了狩猎队,又上了战场,那时候他是很羡慕的。只是当回来的战士越来越少的时候,他的心中又莫名的有一丝庆幸,这让他很长一段时间都羞愧于自己有这样的想法。

  但活得久些,他开始慢慢想通了,一个人活着最重要的就是活着本身,其他都是瞎扯淡,活着能吃黍米饭,死了就什么都没了。

  所以在小黎羿没激活巫力的时候,他也并没有太过失望,而是像当年父亲一样给了他一把石刀让他去开荒。可是那小王八蛋一跑出去就是三年,回来时居然练就了一手高的箭艺,甚至还加入了狩猎队。

  亲近的左邻都夸他生了个好儿子,拌嘴的右舍笑话他儿子比老子带种,他很高兴,老子的儿子能不带种么?

  黎老根从不为这些事烦心,凡事要想得开,将生活看得通透的他活得很舒心,连带着他种的谷物也连年丰收,族长甚至封了他个农牧官。虽说只是带领农人们按天时播种收获,但起码能管个人不是?黎老根对眼下的日子很满意。

  这段日子黎老根天不亮就往城外跑,赶着去看玉米苗。族长让他来照看种植的这种叫做玉米的谷物出苗简直不正常!多得吓人!

  他将原因归结到族长特意交代他的那些话上了。

  务了半辈子农,他也没想到谷种在栽种前先泡一晚居然会有这么厉害的效果,他是眼看着玉米苗在几天内噌噌噌的窜出来的。

  多出苗好哇!多出一颗苗,就能多结一把谷。他已经决定,明年春耕,所有的谷种都得泡一遍水再种下去!

  至于族长说的一穗能抽三缕芯,一芯便是十两金的话他压根就没往心里去。族长狩猎打仗是一把好手,但种谷还是不如他这个老农夫!种了一辈子庄稼,他还从来没听过一株能结三十两的谷物呢!

  族长一定被那个石头娃给糊弄了,今天突然说要召集大家开什么会,一定也是那石头娃的主意,黎老根很笃定。

  不过能进议事厅也值了,这可是他头一次进议事厅,说起来还是托了那石头娃的福呢!

  那石头娃一瞧就不是黎族人,来时是块石头,大巫让送去后山巫潭中泡了半年,居然真的孵出来了,而且还有了黎族巫力,这让黎老根百思不得其解。

  蚩尤城是黎族最后的大本营,是绝对不会让外族人混进来的,这原本是刻在牛肩骨上的规矩,如今却被那石头娃给坏了。

  那石头娃刚被弄回来的时候,族长亲口说过他是黎族人,大巫也要求族人不可像对待外族一般待他。有他们二位作保,不是黎族也是黎族了,而且巫力做不得假,也无人能说什么,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将那石头娃当做族人一般。

  不过那石头娃的确不凡,才孵出来不过月余,就弄出好些大动静。不说那种叫做盐巴的粉末,单是这泡种之法就已经对农事有极大的帮助了。

  不知风云对黎老根如此推崇泡种,甚至想将来年的谷种全部泡水的危险想法作何思量,此刻的他正在抱着一块牛的肩胛骨愁眉苦脸的背着祭文。

  牛是黎族的主图腾,无论是城中饲养最多的耕牛还是每个巫战家里悬挂着的牛头骨都可以看得出黎族人对牛的崇拜。

  黎族人是炎族的旁支,这是不可更改的血脉事实,黎族人也从来没有避讳过。除了人祖伏羲之外,黎族祭祀同样要祭奠第一任炎帝姜石年,他便是个生着牛角的巨汉。

  既然有主图腾,自然就有辅图腾,黎族将九夷收编,自然也包括九夷的图腾。九夷族人是人族伏羲在外遗落的一支血脉繁衍而成,初期是以捕鸟为生,后来虽然增添了不少展项目,但和羽族的关系一直都还不错。大部分九夷旧部的图腾还是保留着最初羽族的形象。比如说风夷的图腾就是雨燕,玄夷的图腾就是乌鸦……

  这些都是姜菘告诉他的,也是他要背诵的内容。

  从人族的诞生,繁衍、分裂一直到如今的展,都要在一篇祭文中体现,而且拗口无比,风云必须一字不差的念完才算过关。可是刻在在厚实的牛肩骨上的甲骨文风云一个都不认识,就只能像小学生背英语单词一般死记硬背。

  能刻在尊贵的牛骨上的内容,也代表着它的重要性,是绝对不允许出错的。因此姜菘不厌其烦的给风云一个字一个字的念着让他跟着读。

  “大哉乾元,万物资始,乃统天。云行雨施,品物流行。大明终始,六位时成……”等到风云吭吭巴巴的完整念了一遍,没有错一个字之后,姜菘才满意的让他停下。

  松了口气,风云接过黎小月端来的一碗水一气喝干之后,笑道:“其实大概掌握一点规律后还是不难认的。”

  “你能两天认全八百字祭文已经很不错了。”姜菘说道。

  风云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说道:“若是用我写的那种字来写的话我一个小时就能背下来了。”

  姜菘摇摇头说道:“你那种文字虽然简便,但未必适合。”

  她话中有深意,风云看了她一眼,没有追问,将身上的外衫解了下来,小盈正死死捏着衣襟睡得香甜——他若是不这样怕是整天都要背着这小家伙了。

  黎小月兴奋的等在一旁,跃跃欲试,风云便将小盈递了过去。

  小心翼翼的接了过去,沉睡中的小盈撇了撇嘴,她登时如同木桩般站着不动,等小盈重又睡去才更加小心万分的抱着她往床上坐去。

  黎小月很喜欢小盈,说不出原因的喜欢,她殷切的给风云端茶倒水正是为了这一刻。

  小盈脑袋上淡白色的绒毛已经长了三寸,硬茬茬的有些扎手,但黎小月最喜欢抚摸她的小脑袋,眼中满是疼爱。

  小盈只认风云,只有在睡着的时候她才有机会一亲芳泽,这让她很是嫉妒。

  风云放低声音说道:“那我们先过去吧!”

  姜菘不置可否,当先往巫帐外走去,黎丑一直在外等候,等风云也出来后,三人就往议事厅的方向走去。

  想着刚才姜菘说的话,风云若有所思,忽然开口问道:“大巫奶奶,我第一次见到黎贪的时候,他说那次外出的时候你给他卜过一卦,说他遇到的第一个人族会杀了他是吗?”

  “没错。”姜菘点头说道。

  风云失笑问道:“可他第一个遇到的人是我啊?”

  “是啊!”姜菘回头看了看他,随意说道。

  对姜菘的痛快风云有些诧异,又问道:“那现在呢?”

  “现在你一样有可能杀了他。”姜菘的步伐没有停歇。

  “那黎贪知道么?”

  “知道啊?”

  “我不太相信卜卦这种东西,但你们这样还敢收留我?”

  姜菘停下脚步,说道:“在巫阵中,会有生门死门之别,但有的时候,生门即是死门,而死门也可能是变为生门。”

  风云眉头舒展,笑道:“能再说清楚些么?”

  “等你认祖归宗后,随同巫战演练巫阵自会明白。”姜菘笑笑,继续向前走去,风云耸耸肩,快步跟上。

  无非各取所需而已,何必较真?

  议事厅外已经人声鼎沸,得知今日没有巫力的族人也能进入议事厅,很多族人都围在外面好奇观看。

  见大巫过来,族人们纷纷向姜菘见礼,足以看出她在族中的地位。不过也可以理解,一个能凭一己之力创出巫阵挽救一族命运的人值得更多的尊重。

  风云在蚩尤城中待的时日尚短,很多黎族人还不认识他,也只有小石头等几个面熟的小孩笑着跟他打招呼。不过人群中还是有他大闹议事厅当日在场的人认出他来,跟身旁的人嚼着耳朵。

  黎贪早已在议事厅外等候,待姜菘风云赶来后便带众人往议事厅里走去。

  厅外围观的不下千人,议事厅再大也装不下那么多,能跟随进来的都是少数,只有区区数十人而已。

  进来的人们几乎都没有巫力天赋,年龄各异,虽然神情激动,但却没人有失常之举。

  黎贪已经叫人将屋顶旁侧的石板撤去,洒下更多光亮。他自己并没有登上那座黑玉王座,而是和进来的族人们一起席地而坐,围成一圈。

  风云坐在了姜菘的身旁,左右观察着,虽然简陋了些,但他也算是正式接触到黎族的权利高层了。

  只不过所谓的权利高层却并没有那么高大上,比如说正一边搓着脚趾头一边口沫横飞跟黎贪描述玉米苗长势有多好的那个老头,怎么看也不像是农牧官。

  风云在心中叹了口气,等黎贪宣布完任命,他也算是有个能用的班底了吧?如果这也算班底的话……1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2196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