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五十五章 以龙纪官

第五十五章 以龙纪官

  原本站在暗处的侍卫们快步走了出来,一半走向黑玉王座之后,一半则列开巫阵,巫力涌动下,血雾弥漫,很快将众人围了起来。

  身为黎族人,自然对巫阵很是熟悉,这巫阵是防御性巫阵,主要是为了保护阵中之人。众人见得多了,因此也并没有在意,只是有些担忧的看向仍在冒冷汗的黎老根。

  被黎老根这样一闹,黎贪也没了闲聊的心情,直接切入正题说道:“今日将大家叫来,是想同大家商量下今后夷族人过来后该如何管理的事。”

  众人还在思索方才黎老根说的那番话,脸色很不好看,一时间没人说话。黎贪左右看了看,只得问风云说道:“风云,是你一力促成夷入蚩尤,你先说说。”

  这次黎族人民代表大会本就是风云和黎贪提出的,相关问题也都探讨过,因此就直接点头说道:“一下多了八万人,先要解决的就是吃饭问题。昨天我大致看了一遍蚩尤城周边的谷田,已经开垦种植的大概有一万畮左右,如果要再养活八万人肯定是不够的,因此还得再开荒。”

  经过姜菘的普及,风云才知道原来黎族是有面积和重量的衡量单位的,想来也是,他也见过巫阵运转,那并不是一群人瞎跑,而是经过严密计算的最佳配合方法。只不过他们将亩称作畮,六尺为步,二百四十步见方为一畮。而重量单位则是升斗斛,一升有一斤多些,差不多一斤二到一斤三的样子,十升为一斗,十斗为一斛。

  黎族小孩们的算数底子竟然都还不错,先前风云就见他们玩过一种以数学为基础的棋类游戏。他们大部分都能算出百以内的加减法,大点的甚至还能算点简单的乘法。驱使那一帮小子,风云才大致测算出城北那一大片田地的面积。

  风云继续说道:“城北不够的话就往后山走,翻过山去还有一片缓坡,将那些树都伐去,刚好还能弄回来盖屋。城中一半以上都是草屋泥屋,夷族人来了肯定没地方住,所以我准备要在冬天前先盖起至少八千栋屋子。这是个大工程,不过土砖平板屋盖的方法很简单,不用整块的青石,女人小孩都可以做,老人也可以,6续过来的还有八万人手,真正盖起来应该不慢,有吃有住,才算是真正将人安顿下来。”

  点点头,黎贪说道:“不错,有吃有住,才算是个人。这些人都是被夷族作为货物换过来的,但就像老根叔所说,他们也是人,他们也是咱们同出一源的兄弟姐妹,夷族人不把他们当人看,我们当!既然咱们黎族已经立国,就得有个国的样子,夷族人过来,如果愿意住下,那就是我九黎国的子民,与我黎族人一般无二!其实这也未必是坏事,老根叔你说不定还能在其中再找个老伴儿呢!”

  末了冷不丁开了个玩笑,众人哈哈笑了起来,被调侃的黎老根老脸一红,也呵呵笑着,总算从方才忐忑的心情中放松了下来。

  笑了两声,黎老根有些愁了起来,说道:“八万人啊!足有八个蚩尤城这么多的人,哪有那么多东西给他们吃啊!”

  黎贪看了过来,风云问道:“不是已经将玉米种下了么?”

  黎老根怀疑问道:“那可是八万人!难不成那玉米还真能结出那么多粮来?”

  新东西总会伴随着质疑,在没有亲眼看到之前,风云的解释不会有多大的作用,他说道:“只要种下的这些玉米苗保证现在这种成活数,一畮的产量没有八斛也有六斛。只不过我在看田的时候现,为什么大部分田中种得都是菽、黍、稷这些谷物,反而麦却种得很少呢?”

  黎老根对于风云说的一畮八斛的产量不屑一顾,但方才莫名其妙说错了话,一时不敢开口反驳,听到后面,还是忍不住说道:“娃娃,你还小,不懂得这谷物耕种里的门道。麦穗太小,还生着一层麸皮,难以下咽,喇嗓子。而黍米稷粒壳要软些,猛火能煮开。至于菽豆谷粒大些,晒干施以棍棒敲砸便能脱壳,果腹要更容易些,只是吃多腹胀,无人喜欢多食。”

  原来是这样,风云总算弄明白了,他点点头说道:“原来是脱壳不方便,这个好办,我带来的石磨就能给小麦脱麸皮了。我建议这一季谷物收完,除了一部分菽豆留作油种和肥田以外,剩下的地都种上小麦和玉米。”

  “胡闹!”黎老根不信,斥道:“那麦粒那般小,麸皮又是每粒都生着,你能将它全脱去?耕种不是儿戏,族人都指着田里产出过活呢!”

  风云没有跟他争执,而是说道:“那石磨就在大巫帐外,等会你可以找来麦粒试试看。”

  黎贪在和风云一起回蚩尤城的时候是吃过他做的死面饼子的,虽然听他说起过是用石磨磨出来的,但却并没亲眼见过。再加上回来的路上出了好些事儿,风云差点挂了,他一时也将这事儿给忘了。这会儿听到风云说起,他赶紧招手喊过侍卫,让他们派人去取那石磨过来。

  见黎贪这般,黎老根也有些不确定起来,难道这小子真能将麦粒的麸皮去了?那今后谁还种黍稷啊?麦的产量可是比它们高出一倍不止呢!

  侍卫的脚程很快,大巫帐离得也不远,没一会儿侍卫就扛着那个石磨回来了,还带了一口袋麦粒。

  石磨不大,单手就能操控,王越当初就是按照一个人打的。

  从未见过能将那么小的谷物脱皮的工具,众人好奇,便都围上来看。黎贪和姜菘也在近旁打量,想看看这块石头是怎么将麦粒上的麸皮去掉的。

  从麻布口袋里掏了一把,黄褐色的麦粒入手干燥,显然是晒过的老种,风云心里便有了数。

  将石磨支好,他将麦粒一点一点放入石磨上的孔洞里,随着石磨呼啦啦的转动,灰白色的粉面就夹杂着碎散麦粒和裂开的麸皮从磨盘下方飘洒下来。

  咦?众人惊讶,和他们料想的不同,他们原以为风云所说的脱皮是将麦粒直接剥下一层壳来,却没想到他是直接将麦粒磨碎成粉。

  黎老根上前伸手捏起一把夹杂着颗粒的面粉放入口中,细细品尝着淀粉的微甜。半晌,他激动的一把捏住风云的胳膊,有些语无伦次的说道:“能吃!好东西!你厉害!听你的!都种麦子!太好啦!”对于玉米的产量他没有印象,但小麦的产量他是清楚的。论产量来说,黍米小米根本不是小麦的对手。但就是因为那一层麸皮,麦种就被拿去喂鸡喂牛羊了,只有在荒年或冬日雪季无粮之时才拿来充饥。

  现如今,这个风云居然真的能将麦粒上的麸皮脱去,这不由得他不激动。

  见黎老根这样,众人纷纷上前捏起一撮面粉放入口中。片刻后,一个个都神情复杂的看着风云,说不出话来。

  石磨好久没用过,没有调试好,磨出的面粉不是那么精细,但也足以让众人吃了个干净,甚至连石缝里的都没放过。虽然夹杂着稍粗的颗粒和碎裂的麸皮,但口中的味道告诉他们,这就是好粮食,直接就能吃!至于怎样把碎散的麸皮挑出来,这个很简单,都不用风云想办法,用他们脱粒时的扬场甚至簸箕就可以办到。

  黎青仔细打量着石磨,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其实说实话,这石磨虽然看着新奇,但做起来却不难,他只是看了下,就大致知道是怎么个做法了,他相信现在回去就能弄出两片石板做一个出来。只是,这么简单的方法,他怎么就没想到呢?

  黎老根很激动,恨不得现在就去开一万亩田地都种上小麦。只要能填饱肚子,人民对于劳动有着乎寻常的热情。

  拍了拍他的手,风云笑道:“老根叔,不急,这东西做起来很简单,回头我就找石头做几个大的出来。甚至都用不着这个,弄些个大石碾子就能用,到时候玉米成熟也用的着。”

  “黎青!”黎贪看向恨不得把脑袋伸进石磨眼儿的黎青,吩咐说道:“你明日找风云学学怎么做这石磨,还有石碾子,帮他尽快做些出来,把往年剩下的麦粒多磨些出来。”

  黎青欣喜的抬起头,看了眼风云,现他并没有异议,兴奋点头答应道:“嗯!”

  这可是手艺!能传给他儿子吃一辈子的手艺!

  见众人兴奋,黎贪趁热打铁,宣布说道:“风云献石磨有功,我欲封他为官,你们可有意见?”

  才见识到石磨的神奇,众人自然不会有异议,黎贪继续说道:“我九黎国已建国数年,但诸般政事都由我亲力亲为,其实并不是好事,今日我便效仿人祖伏羲以龙纪官。风云听封!”

  风云赶紧站好,郑重躬身拱手说道:“臣在!”这是他在昨日之前就与黎贪商量好的。既然已经建立了九黎国,那么一个国家的管理就不能再像个大家族似的。有的时候,仪式感对于当权者的重要性甚至要比武力来得更为重要。

  见风云这般,原本有些乱哄哄的众人疑惑的互相看了看,不知不觉间,吵杂声竟然慢慢小了下来。

  黎贪也将右手按在风云的右肩之上,郑重说道:“今有风云献石磨有功,特赐名黄龙氏,任中官一职,可审百官,助国主管理民政之事。”

  “谢国主赏识!臣定万死不辞!”风云故意大声说道。众人面面相觑,一时有点摸不清状况。

  “大巫姜菘!”黎贪又看向姜菘,后者会意,同样走上前来,微微欠身说道:“老身在!”

  众人不禁出一声低呼,要知道姜菘大巫作为黎族的缔造者之一,平日在族中的地位是丝毫不亚于族长的,而且由于大巫平日亲民,甚至隐约高出族长一丝。但姜菘大巫现在居然向族长施礼,这让他们隐约意识到,今后的蚩尤城,恐怕要开始变天了。

  “从今日起,你便为护国大巫,主管祭祀巫祝。”

  “喏!”姜菘奶奶拱手微笑,直起身来,面色如常。

  “黎老根!”黎贪又喊道。

  黎老根一愣,但有风云和姜菘打样,他下意识的也上前一步,躬身拱手起来。

  “念你往日耕种有方,特赐名土龙氏,主管农牧采集。”

  “谢族长……啊不是,谢国主!”突然这样正经起来,黎老根很不适应,稀里糊涂的应了声,等退回身来他才反应过来,自己这是被赐名了?

  赐名对于人族来说那可是仅次于赐姓的荣誉!那可不像他的本名,是可以记入巫文的名!在今后的巫文记载中,他将会以黎土龙的名字被后人铭记!至于赐姓他是不敢想的,若是有了姓,他就能另开一条人脉了,就像当初从炎部分出来的黎族人一样。

  “黎青!赐名居龙氏,主管建筑制造。”

  “黎丑!赐名降龙氏,主管刑罚惩戒。”

  “黎石针!赐名良龙氏,主管医伤祛病。”

  ……

  随着一个个官职的认命,众人逐渐严肃起来,习惯了一切听从族长和大巫指挥的他们一时间还没有适应承担责任的感觉,不过这只是时间问题。

  看着黎贪任命官职,风云在一旁安静等待,他和黎贪、姜菘都知道,给外面这些个人开会只是为了安定民心,真正重要的是等在王座之下的各城镇守们。

  在那里,他们将不得不为黎族建国以来最严峻的局面想出个办法来。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2389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