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五十六章 地道

第五十六章 地道

  “除耕种所用之人外,其余夷族人全部由风云黎青统帅,必须在雪季前将城墙建起来。”

  “喏!”随着黎贪最后一项命令下达完毕,风云站在众人前方躬身应道,其余族人已经很是自然的有样学样了,效果还不错。

  黎族根基太浅,虽然不乏能写出长篇祭文,算出亩产几何的人才,但还是没达到能用的地步,有些东西还得从头教起,风云也只有一点一点来。

  相关政令风云已经在前一夜跟黎贪对过一遍,从怎样收编,怎样落户,怎样用人都有了一套清晰的方案。重要节点都安排了下去,凡事向来亲力亲为的黎贪突然生出点轻松的感觉,这在他成年之后还是头一次。

  风云不知道怎么治理国家,但对于管理公司还是了解一点的,这还是系统记忆中携带的一些散碎知识,现学现用还是足够了。

  划分工作范围,明确工作职责,建立部门,委派负责人,黎氏家族集团已经略有雏形。

  有了明确工作方向和目标的第一任九黎国官员在黎贪宣布散会后便乱哄哄的向外涌去,第一次摸到到权力的尾巴让他们不知道该怎样宣泄心中的激动,只有靠大声的说笑来显示自己的地位。

  黎贪目送他们出去,眼中有些担忧的神色,姜菘缓缓走到他身旁,一起看着氏官们的背影,轻声说道:“你不可能照顾得到每个人,这和力量无关,风云说的不错,适当的分出点权力对你和族人都有好处。”

  黎贪没有说话,转过头朝着黑玉王座走了过去。

  黎丑是唯一没有走的,他跟在姜菘身后,随同黎贪往黑玉王座背后转去,风云风云看了眼大门入口氏官们消失的背影,转回头来,迈步跟上,要谈正事儿了。

  黑玉王座背后的地面上出现了一个入口,斜向下深入地下,露出明亮的火光。掀开的兽皮翻在一旁,四名侍卫等在两边,准备等他们进入后重新盖上。

  向下的缓坡挖了简单的阶梯,风云进入后,背后兽皮合上,几人已经身处在了一个地道当中。

  地道不算拥挤,至少可以两人并排行走,两旁的孔洞中插着燃烧的火把,照亮了黑暗的地底通道。用晒干后带着毛发的兽皮混合麻布缠成的火把还算耐烧,缺点就是会产生烧头发味道的烟气。但通道内出奇的没有太多呛人的浓烟,风云仔细观察了下,果然在火焰上方看到了通气孔。

  火把背后的墙上被熏出了厚厚一层黑色炭迹,风云快速估算了下时间,这地道恐怕在盖议事厅前面就已经有了。

  在狭小的空间中,呼吸声就显得格外明显,风云敏锐的听力已经察觉到前后的阴影下都藏有很强大的巫战,这才是蚩尤城重点区域啊!

  走出大概三百米左右,火把的密度明显密集了起来,转过一个拐角后,风云眼前豁然开朗,几人已经来到了一个圆形的房间里。

  十八跟火把的火光将房间内照得如同白昼,里面已经呆了好几个人,风云见过的黎文黎武也在其中,还有黎肉那家伙。

  黎贪等人进去的时候,有三人正围在一起争执,一个光头大汉揪着黎肉的耳朵,怒道:“你个死胖子胆子肥了啊!连我的话都不听了!信不信我揍你!”

  黎文劝着那光头大汉,却不顶用,其余几人只是抱着胳膊坐在一旁的石墩子上,呵呵笑着看热闹。

  黎肉浑身的肥肉很瓷实,捏都捏不起来,也就耳朵好下手,正好被那光头大汉提溜着。他也不敢反抗,苦着脸说道:“破叔,您要是想揍我就揍几下解解气,我是真不敢放开元儿。”

  “你反了天了!想弄死我侄子吗!我二弟可就这一个子嗣!”黎破指着房间中央栽种的一根原木上被人用麻布里三层外三层裹得严严实实的黎元怒吼。

  “黎破哥!”黎贪从门外走入,喊了一声。

  那光头大汉回过头看到黎贪,松开了黎肉的耳朵,向这边走来埋怨道:“二弟,急匆匆的将我们喊回来到底什么事儿?还偷偷摸摸的不让族人们知道。还有你怎么好端端将元儿绑在这里?这地下本就气闷,再给闷坏了……”话没说完,他就看到了黎贪身后的姜菘,赶紧站定,低头打招呼:“大巫奶奶。”

  其余几人看到姜菘,也赶忙起身,低头跟姜菘见礼。

  姜菘笑着上前伸手摸了摸黎破的光头,问道:“你是又长高了吧?怎么头发一根儿也不剩了?”

  黎破摸着脑袋嘿嘿的笑着,身后被捆在木桩上的黎元晃着脑袋,呜呜的叫着,听到声后,黎破回头看了眼,焦急问道:“大巫奶奶,你怎么不管管那死胖子?元儿被捆在这里他竟然不管不问,我要解开他却不让我解,真是欠揍。”

  姜菘摇摇头,叹了口气说道:“让贪儿跟你们说吧!”

  黎破疑惑的看向黎贪,却见他面色阴沉,一时间有些闹不明白是什么情况。

  黎贪黑着脸挥挥手,黎肉便揉着耳朵上前,将黎元嘴边一圈布条解开,取出他口中堵着的麻布。黎元呸呸的吐出一颗麻核桃,还未做声,眼泪就扑朔朔的落了下来。

  “带带(爹爹)……”被麻了舌头,黎元说不清楚话,嘴角流着涎水,很是狼狈。他瞧着黎破口齿不清的喊道:“破……素(叔),丢(救),丢(救)……我……”

  黎破瞧着心疼,黎元这小子和他小时候很像,很对他的脾气,见他这样,黎破赶忙求情问道:“二弟,你这是做什么?元儿还小,什么事不能好好说?非要这样?”

  黎贪冷哼一声,盯着黎元说道:“这个时候,你还要捣鬼么?”

  黎元流着眼泪,摇头艰难说道:“带带(爹爹),我粗(错)了,我改……”

  一旁一个双臂过膝的长手男子上前劝道:“贪哥,元儿都认错了,你就饶了他吧?”

  黎贪没有回答,而是死死盯着黎元的眼睛,牙关紧咬,低吼道:“魔族!你到底要怎样才肯出来?有种冲着我来,放过我儿子!”

  “魔族?!”这两个字眼如同炸弹一般,屋内几人登时杀气激荡,房间里仿佛霎时间刮起了一场大风。黎破身上闪烁一层铭文,隐约有悠长吟啸声传出,他左右找寻,却并未看到魔族的踪迹。疑惑回头,他却看到黎贪的目光,略一思索,不由惊道:“你说元儿是魔族?怎么可能!”

  黎贪并未回答,黎破等八人已经脚步变换,隐约将黎元围在了中间。魔族之事事关重大,即便只是一丝怀疑,他们也不会掉以轻心。

  看着黎元小小的身影,黎破惊疑不定,但仍谨慎上前,掌间巫力涌动,凝为一道血爪抓向黎元肩头。

  黎元只是低头抽泣,却不闪躲,血爪堪堪触到他的肩头,却并未划破包裹着的麻布,便缩了回去。

  黎破皱眉说道:“我的巫力并未受到影响,元儿身上也没有魔力,二弟,你是不是弄错了?”

  黎元垂着脑袋,呜呜哭得更大声了,黎贪冷哼一声,抬手从墙上取下一只火把,一下杵到了黎元的腮边。原本熊熊燃烧的火把上扭动的火苗竟像是被吞了一般瞬间消失,黎贪又将火把拿开,顶端的火焰又如鬼魅般再次出现。

  “魔族!”

  铁证如山,魔族不惧火焰,这是掩饰不了的。众人脚下血雾弥漫,已是瞬间阵成,黎破指着黎元怒道:“魔物!给老子滚出来!缩在小孩子体内算什么本事?”

  “呵呵哈哈哈!”森冷的笑声从黎元口中发出,竟全然不像人声。抬起头来,黎元脸上却哪有泪痕,他猖狂环视一圈,笑道:“打死我呗?来啊!打死我!我就出来!”

  “你个!”黎破紧握双拳,周身铭文亮起,嗡嗡作响,巫力弥漫,却投鼠忌器,不敢动作。

  黎元满脸得意,抬起下巴,俯视众人,冷笑说道:“爬虫们,你们和你们的祖先一般胆小。”

  骨片响动,姜菘将巫杖顿了下,看着黎元说道:“你不是幽魔,回去告诉你主子,想要魔心,就亲自上来和我谈。”

  “想见幽魔尊上?那怎么行?”黎元呲出一口白牙,猛的咬破嘴唇,用力嘬出鲜血来,咕叽一声吞下肚去,狠笑说道:“我好不容易上来一趟,还没看够这花花世界啊!尊上的魔心不急,等我尝够了这小子的血,就换尊上上来。”

  “你!”黎破一步上前,捏住了黎元的喉咙,黎元瞪大眼睛,露出死鱼般的眼白,疯狂的大笑,口中牙齿已经被鲜血染红,如同嗜血的野兽。

  “黎破哥。”站在一旁的黎贪开了口,他缓步上前,盯着黎元的眼睛,说道:“你叫什么?”

  “唔!叫我臭虫,烂蛆,地龙都行啊!只要你高兴!哈哈!不过若是想让我高兴,你也可以称我心魔尊上!”黎元的瞳孔缩得只有针尖般大小,带着血的笑容更是让他看起来面容可怖。

  黎贪深吸了一口气,说道:“心魔,我跟你做个交换,用什么能换回我儿子,你说吧!”

  “换?哈哈哈!不换!不换!”黎元笑着拼命摇头,几乎要将脑袋甩下来,额头汗水飞溅。忽然,他猛的停住了动作,脖子由于突然的停顿甚至咯嘣响了一声。盯着黎贪的眼睛,他狞笑说道:“对了,幽魔尊上让我谢谢你呢!是你背弃了你们人族先祖的誓约,我们很快就会回来啦!到那时候,我想要什么没有啊?换?不换!不换!!哈哈哈哈!哈哈哈!”

  握紧了拳头,黎贪死死盯着他的眼睛,半晌,才深深吸了口气,弯腰将那枚被吐出的麻核桃,在衣服上擦了擦,屈指一弹,弹回了黎元口中。一旁的黎肉上前,重新堵好了黎元的嘴巴,黎贪无力的摆了摆手,黎肉便将木桩拔出,扛着堵着嘴依旧呜呜狂笑的黎元走了出去。地道中回荡着他呜呜的笑声,渐行渐远,好久才安静下来。

  “黎贪,这是怎么回事?”黎破冰冷的声音带着杀气,问黎贪说道:“什么魔心?谁拿了魔族的魔心?”

  “咳咳!”黎贪没有说话,风云咳嗽了声,站出来说道:“我拿的。”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24809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