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五十七章 危机

第五十七章 危机

  嘭!

  一声音爆拉响,黎破拳头砸出的‘波’纹甚至用‘肉’眼都看得到,但本该在他拳下的风云却已经退开到了一尺之外,而两片无形的风刃已经抵在了他的脖子上。。。

  “破儿!”姜菘一顿巫杖,严厉喝道。

  黎破怒目而视,盯着风云,口中却在问黎贪道:“二弟,这就是你带回来的那块石头么?还黎族兄弟?依我看就是魔族的探子!”

  风云微笑不语,用余光左右瞟了眼,有两个黎族人已经无声无息的‘摸’到了他身后,堵住了地道入口。

  黎贪挡在了风云的身前,看着黎破,沉声问道:“你叫我什么?”

  黎破愣了下,说道:“我……”

  黎贪说道:“从我进来,你一直叫我二弟,大巫‘奶’‘奶’也在,你还是不肯认我这个族长么?”

  “族长!”黎破喊了声,握紧拳头,怒道:“你知道我不是那个意思,我只是看不过眼,你看元儿被他害成了什么样子!我是他叔叔!他受了委屈,我就……”

  “你就怎样?杀人么?”黎贪上前半步,看着他的眼睛说道:“你没听到那心魔说么?是我坏了规矩,让魔族有借口重返世间,元儿变成这样是因为我,你要不干脆将我杀了。”

  “我!”黎破瞪着风云,拳头捏得咯嘣嘣的响,又看了眼黎贪,终究垂下头来,松开了拳头。

  “黎巨,黎弼。”黎贪头也没回的喊了句:“回去坐好!”

  “哎!好嘞!族长!”两个壮汉笑嘻嘻的从风云背后走了出来,‘混’不在意的坐回了石凳上。

  其余站着的兄弟们也都一一坐回了原位,黎贪看了眼黎破,后者无奈,又瞪了眼风云,才扭头气哼哼的坐了回去。

  黎贪坐在了中间,风云背起手来,收起神元之力,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般。黎破瞪他的眼神他也当是没看到,和这样头脑简单的家伙打‘交’道最容易,相比起来就连黎巨黎弼那两个都比他难对付些。

  “风云。”黎贪喊了声,指了指身旁的位置,让他坐下。

  风云也没客气,一屁股就坐在了石墩子上,呲牙冲在座众人笑。

  黎贪环视一圈,开口说道:“这次急着将你们召集回来,是要要事相商。”

  “什么重要的事啊?非得我们一起回来?若是被夷族人知道八城镇守都不在,要是反了可就不好了。”一个没了一只耳朵的男子疑‘惑’问道。

  “切!”一个瞎了一只眼的男子哼了一声,冲那没耳男子说道:“黎辅你就是太手软,带过去的黎家巫战都是干嘛的?我来的时候就‘交’待过,若是白夷那群软蛋有任何异动,就给我结阵杀!我倒要看看有几个不长眼的。”

  “哼哼,是啊!你黎禄多长眼呐!”黎辅哼了声,酸不拉几的说道。

  “你说什么呢!”黎禄最讨厌别人拿他的瞎眼说事,火腾的就冒出来了,跳起来就想动手。

  “够了!”黎贪怒吼一声,一股磅礴的杀气顿时散开,冷冽的温度甚至让墙上火把的火焰都弱了三分。

  瞧见黎贪动了真怒,黎禄马上识相的坐了回去,就连黎破都坐直了身子,安静不再说话。

  盯着他们看了一圈,黎贪冷声说道:“喊你们回来是商量大事的,不是让你们在这吵架的,大敌当前,我黎族兄弟却先不合,那干脆直接引颈受戮算了,还商量什么!”

  黎贪头一次展‘露’出族长的威严,一时间屋内气氛安静无比,无人敢接话茬。

  半晌,坐在最近的黎文轻咳了声,打圆场说道:“族长你先别急,我黎族自立族以来,什么样的场面没见过,无非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罢了。别的不说,单是战斗,我黎族兄弟还没怕过谁!”

  听了黎文的话,黎贪面‘色’好了些,他轻出了一口气,说道:“不止是魔族,这次恐怕是我黎族立族以来最大的危机了。”

  见众人不解,黎贪看了眼风云,才说道:“前些日子,蚩尤城狩猎队与招摇十山山神昔隹神冲突,将其击杀了。”

  “什么?!”众人齐齐惊呼,就连最沉稳的黎文也差点跳将起来,

  黎贪瞧了他们一眼,但没再呵斥他们,而是继续说道:“神族已经知晓了,将昔隹神的尸骨寻了回去。”

  “这……”黎弼左右看了看,挤出一个字,却没再说出话来。

  “哼!杀了就杀了呗!瞧你们那怂样!”黎破不屑开了口,说道:“我们敬神不假,但敬的是神王帝俊,可不是那些个杂种玩意儿!”

  啪啪!风云笑着轻轻鼓了两下掌,黎贪瞥了眼,继续说道:“昨日安‘插’在风夷旧部的探子来报,说是风狐与黄部有联系,恐有不臣之心,‘欲’引敌来战。”

  黎破皱起了眉头,撇了撇嘴,刚想说些什么,黎贪又说道:“去年田地遭了蝗灾,我外出找寻法子,一直未和你们说起过。我找到了夸父一族,与其定下契约,借他们地皇杖一用,今年雪季前夸父一族将会迁徙至此。”

  谁都知道夸父一族想重回中原已经很久了,与他们打‘交’道无疑是与虎谋皮,这下连黎破也张大了嘴巴,说不出话来。

  环视一圈,黎贪说道:“魔族,神族,黄部,夸父族,如今我黎族强敌林立,诸位兄弟作何想法?”

  屋内再度安静了下来,黎文皱眉思索,疑‘惑’问道:“蚩尤城狩猎队中巫战什么时候有了能击杀神族的实力了?就黎菽那几人就算引动弑神大阵也最多自保而已,真的弑神,恐怕他们还不够格吧?”

  黎文是其中脑子最活泛的一个,果然瞒不过他,风云无奈举起手来说道:“是我杀的。”

  “又是你!”黎破握紧双拳怒视风云,见黎贪又看了过来,他不解怒道:“族长!这些破事儿都是他‘弄’出来的,为何你还要一再护着这小子?”

  “因为他是族长。”一旁的姜菘终于开口了,她站起身来,看向黎破说道:“破儿,你怕了么?”

  “怕?”黎破怒道:“我黎破还从来不知道怕是什么!我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你们一再护着他!”他指向风云说道:“你们明知道他不是黎族人!大家都知道!为什么还非要把他‘弄’回来?我听说了您占卜的事,我就是想不通,有什么困难咱们不能一起‘挺’过去?再厉害的敌人我黎破也不怕!就算帝俊亲自来,我黎破拼了这条命也不会让族人少一根头发,黎族人从来不怕战死!为什么非要受制于这么个外族人?”

  风云静静的看着他们,仿佛眼前的事和他没关系一般,他对黎破的问题也很感兴趣,因为他也想知道黎贪和姜菘如此袒护他的真正原因。

  黎贪站起身来,走到黎破面前,抬头看了看屋顶,说道:“上面是七叔家,你的巫技就是随他学的,你小的时候带我们跑去他家偷黍米烧着吃,还被他揍过,你还记得么?”

  黎破不知道他为什么提起这个,黎贪继续说道:“七叔死的时候,你亲自跟他说过,要照顾七婶和他的后人,大牛那小子就住在老屋里,你每次回来都会去看他,对吧?”

  黎破被他‘弄’糊涂了,疑‘惑’问道:“你说这个干什么?咱们是在说那小子的事儿,谁‘弄’出的事谁就去处理,是他杀的神族,就让神族找他的麻烦去!”

  黎贪点点头,说道:“行,神族让他去处理,那魔族,黄部和夸父族怎么办?”

  “和他们干啊!”黎破不假思索的说道:“不就是搏命么?怕个球!”

  黎贪顺着他说道:“那你觉得,你破城中能出多少巫战?熟练巫阵的族人又有多少?能对付谁?魔族,黄部,夸父族,你挑一个吧!”

  “我……”黎破愣了,一时间竟说不出话来。

  黎贪没有停顿,继续说道:“像你说的,咱们不怕他们,不就是干么?杀到最后一个巫战,然后呢?就该把族人也填上去了吧?让大牛也上去,你觉得他能坚持到杀几个魔族再死?”

  黎破脸上青一阵白一阵,一个字也说不出。

  风云在一旁看得一脸无奈,不能挑队友是件很憋闷的事,就这样浅显的道理都得掰开了‘揉’碎了喂给他们吃,说实在的,还真不如和白泽合作来得轻松呢!

  黎破被黎贪说得哑口无言,面‘色’变换不定,不知在想些什么。

  黎贪回过头来看了看其他人,他的一番话只是说给黎破听而已,其余人早已明白他的意思,他开口说道:“问题已经出现,就赶紧想解决办法,埋怨和指责只会‘浪’费时间而已,起不到任何作用。”

  “可是……还有办法可想么?”黎文苦笑道:“咱们这次招惹到的不是哪个部落或灵脉,而是整整三个族群,就连近些年风头正劲的黄部都不是我们可以轻易对付的,更何况其他几个种族?”

  黎弼叹了口气说道:“魔族可是万物初生之前的生灵,强大无比,尤其是九幽魔君,更是绝世强者,甚至能够躲避上神的注视,无惧死亡。就连当初的龙母都只能驱赶,却无法击杀它。天下间能够抵挡它的存在,也只有帝俊、龙母和当初携整族气运的伏羲先祖了。如今先祖不存,龙母出世,魔族再度复出,我们又杀了神族,又该如何抵挡?难道合该我们黎族灭族么?”

  这些大家心中都清楚,被黎弼说出来,气氛更添沉闷。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2617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