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五十八章 自有办法

第五十八章 自有办法

  姜菘看了眼众人,笑着摇了摇头。

  看到姜菘的笑容,黎破等人有些疑惑,但却都是腾的红了脸。

  像是被看到丑事一般,黎破恼羞成怒,一脚踹在了黎弼的屁股上,骂道:“你怂什么?人还没打上门了,你就怕了?真丢人!”

  “我怎么怕了?”黎弼恼怒道:“我说的是事实。”

  抬手止住两人的争执,黎贪认真说道:“黎弼说的没错,这就是事实。单凭我黎族的实力,面对如此强大的敌人,几乎可以说是必死之局了。”

  这话一出口,连黎破也愣住了,他没想到这话能从黎贪的口中说出来,这还是当初那个半拳轰平伏牛岭,一刀斩尽十万兵的黎贪么?

  “不过,这样的情况我们也不是第一次遇见了。”像是瞧出了黎破的心思,黎贪笑了笑,按在他的肩头说道:“破哥,你还记不记得当初咱们才出炎部,刚过幽都之山便遇大蛇,吞了带出炎部的所有耕牛。我牵着头牛没松手,也被它一同吞进腹中,是你带着文武他们一起追来,甚至不惜衔刀跳入大蛇口中,剖开它的肚子,才救我出来的。”

  黎破眼神有些缓和下来,黎武在一旁笑道:“那时候咱们还都没觉醒巫力吧?那大蛇可是货真价实的灵脉,我记得当时破哥拖着二哥钻出来的时候,整张脸都被那大蛇的胃液蛰烂了,头发也都掉光了。若不是大巫漫山遍野找到大蛇巢穴,拿回蛇衔草配药,说不定破哥早就没了。不过虽然捡回一条命,但脸上从那时起就留下了老毛病,就是不长毛儿。晚上都不敢让他守夜,尤其是出月亮的时候,那脑袋太亮了!”

  “放你的屁……”黎破笑骂了句,给了他一脚,黎武笑着跳开,挤眉弄眼的取笑他。

  黎贪又笑着问道:“小武你的腿下雨天还疼么?”

  黎武翘起脚来,在大腿上一拍,笑道:“我这条腿放到大虫嘴里都能崩掉它的满口牙!”众人哄笑,气氛重又活跃起来。

  黎贪看向黎禄说道:“那年攻打畎夷部落之时,我们受了埋伏,九夷十巫齐出,姜榆罔大军后撤,将我们留在伏牛岭,一万七千名黎族战士死伤过半,巫战战死两千三百五十四人,无伤员。一直到最后只余下我们八十名祖巫战士,被夷巫围困,禄儿的那只眼睛就是落在了那里。”

  这次提起瞎眼,黎禄却很是得意,他昂头说道:“巫贤那狗日的少的可不只一只眼。”

  众人哈哈大笑起来,仿佛又回到了惨胜的那天,八十名黎族巫战从尸山血海中爬出后,直惊得姜榆罔当即率十万大军后退五十里。得到消息后的玄夷第二日便派出使者来投,那是黎族立族以来最惨烈的一场战役,也一举奠定九黎国基础。至今为止,整个人族中都流传着那场战役的传说,只要当年那八十祖巫还在,九夷就还是旧部,一点心思都不敢动。

  黎贪瞧着眉头舒展的众人,缓缓说道:“蚩尤城迁了很多次,每一次东迁,所有人都以为咱们挺不过去了。黎族也打了很多次仗,每一次面对强大的对手,所有人都觉得我们输定了。可是,我们挺过来了!如今九黎国九城相连!咱们赢了所有的仗!就算只剩下九个人!咱们也杀进过羽族王脉的老巢!”

  “没错!老子砍掉的那只红凤的尾羽还在帐中挂着呢!”

  “他娘的!论干仗老子还没怕过谁!”

  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包括正在偷啃羊蹄子的黎肉,含着骨头的他激动不已,搞得像他也参加过那场战役一般。

  黎贪环视一圈,看着按捺着激动神色的兄弟们,认真说道:“这一次,是黎族最危险的时候,大敌当前,我们随时会有灭族的危险。你们几个在外城镇守,管理九夷旧部,一定常常听到旧部之人笑我黎族主城的话。没错,蚩尤城是九城之中最破的,城中也都是族中妇孺老弱。但是!这里是黎族的根!这里的人都是黎族的种!你们可以随便在城中拉个族人问问,若是有强敌冒犯,他们会怎么说!”

  答案自然每个人都清楚,黎族人中什么人都有,但就是没有怂货!

  一把扯掉身上的衣服,黎破只觉得有什么东西要从胸口冲出来,欲吐不快,憋得他浑身难受。

  黎贪举起拳头,高声喊道:“炎部夷族都曾笑过我黎族是人族中饿死冻死最多的部落,说黎族中最多的就是笨石头脑袋。但是,今天的黎族人可以告诉他们,我黎族缺衣,缺食,就是不缺拼死一战的勇气!我们黎族人就是笨!笨到不会畏惧!笨到不知逃避!我们明知道跪着可以活!但依旧选择站着死去!黎族兄弟!你们要跪着生!还是站着死!”

  “死战!吼!”

  房间内的火光被亮起的铭文照得都显得暗淡,拳头擂着的胸膛就像战鼓,将滚烫的血液化为隆隆的心跳在空气中燥热。

  “黎家兄弟!”

  “这里!”

  “上阵杀敌!”

  “刀起!”

  “祖巫八十!”

  “够了!”

  “如何?”

  “天下无敌!!!”

  喊着得胜归来的浑话,黎破的光头都憋得通红,哈哈笑着搂着黎贪,用力的拍着他的后背。黎肉挥舞着羊蹄子,呐喊着像是下一秒就要冲上战场和魔族拼命。

  整个房间中,还能保持清醒的就只有姜菘和风云了。

  姜菘赞许的看着兴奋的九个兄弟,让她仿佛看到他们小时候在一起玩闹的样子,这种感觉着实令人怀念。

  而风云则很是平静,因为这场面并不出乎他的意料。

  黎贪说的这些话中,有一半是他的主意。

  不知为何,在听黎贪讲过一遍其余几人的行为方式后,他就大致了解了他们的性格,对于今天发生的这些情况,他好像都早有预料,像是早就看过一遍似的,一点儿也不感到奇怪。包括黎破最有可能动手揍他也在他的预料当中,所以他才会那么快的躲开黎破的拳头,那一拳可是连黎贪都没来得及出手阻拦的。

  “得了得了!多大的人了,嚎什么嚎?还当自己是娃娃呐?”姜菘笑着说道:“说正经事儿!”

  黎文看出了姜菘的不疾不徐,笑着说道:“大巫奶奶您都有主意了,还考我们做什么,您怎么说我们怎么来呗!有您和贪哥在,咱黎族气运准绝不了!”

  “没错!既然族长敢打,就是打的过,那还怕什么?干他娘的!”黎破哈哈笑道,风云有些意外,这家伙并不是完全没脑子嘛!

  姜菘点点头说道:“小文说的没错,我黎族气运还未到断绝之时,虽然强敌环视,但未尝没有一线生机。”

  黎贪接过她的话头,说道:“先告诉大家一件事,夸父族如今只剩一支血脉,且只有一名雄性尚存,所以说,雪季前迁徙来的夸父只有一人。”

  “嘿!那是好事啊!”黎破一拍大腿,高兴说道:“只有一人那还有什么好怕的?只要不用地皇杖,我一个就能干翻他!到时候将他的地皇杖也夺过来!”

  不愧是黎族人,思维模式都很相似,不得不说,黎贪在发现夸父族只剩下一人之后也是这样想的,只不过后来他还是打消了这个想法。

  见到黎破兴奋,黎贪不得不提醒道:“想想天皇娲皇二人。”

  黎破愣了下,转瞬明白了过来,不禁皱眉坐了回去。

  人族立族初期,曾与鳞族大战,遭鳞族王脉引水而攻,险些灭族,只余天皇伏羲和娲皇女娲二人逃脱。虽鳞族有意一举将人族灭族,但那时人族已有立族之本,已经得到了上神认可,获得气运的承认。伏羲与女娲二人已身负整个人族气运,饶是鳞族势大,也未能将人族消灭。更添有神王帝俊从中调停,人族才得以延续。如今人族虽然分出不同部族,但依旧将伏羲女娲二人作为人祖供奉,只不过根据血脉浓淡供奉各有侧重。例如从炎部分离出的黎族人就更加偏向供奉伏羲为人祖,而有熊以南的人族则更偏向供奉娲皇。

  这些事都是大巫从小给大家讲的人族故事,黎破自然记得,他也明白这意味着什么。

  夸父族如今只剩下一人,但那也是身负人族气运的旁支,就像当初的人祖一般,实力绝不容小觑。虽说区区一人就算巫力超绝,成事也极为有限,但夸父族掌握人族至宝地皇杖,两两相加,会更为棘手。

  黎破恨恨一捶掌心道:“可惜!若是再多一人,我就有办法弄死他!”方才他还为夸父族只剩一人感到高兴,转眼间就开始抱怨人太少了。

  “至少夸父族的危险已经降到最低,暂时可以确定他不会向我们出手。”黎贪提醒说道:“要知道在气运加身的情况下,那夸父很可能预感到我们对他不利,这事暂且略过不提,回头听我安排。”

  “那咱们现在的麻烦就只有神族,魔族和黄部了。”黎文左右看了看,说道:“还是很棘手啊!”

  “其实也不难。”终于等到了开口的机会,风云站起身来,缓缓踱步上前说道。

  “哼!”黎破冷哼一声,说道:“你还是操心自己该怎么躲过神族的追杀吧!”

  “这点就不劳您费心了。”风云笑着说道:“我自有办法。”

  黎破愣了下,他原本以为风云会想尽办法来寻求黎族的庇护,不然怎么会一直赖在这里不走,但听他这话的意思,他还真准备一个人面对神族的怒火么?这倒有点出乎他的意料了。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27025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