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六十章 小盈捣乱

第六十章 小盈捣乱

  从议事厅出来后已经是傍晚,地道内通红的烛火和天边的晚霞很像,望着天边缓缓变换的火烧云,风云有些恍惚。

  黎破他们不便出现,便由黎贪陪着住在了地道以下,明日再一同出城,前往后山风云曾经躺了半年的那座祭台处。

  “你说的那种贝币我这里也没有,倒是黎青家里还有几个,是他祖父留下来的。族内用不到那个,获取也麻烦,得去到海边才行。不过既然用得着,你这次煮盐怎么没去找一些带回来?”姜菘一边向巫帐走着,一边说道。

  回过神来,风云笑道:“没事,我就是看看什么样子的。”

  天色已晚,大多数人家都燃起了灶火,但也有些草屋里漆黑一片。这样的屋子外总会坐着一两个骨瘦如柴的小孩,一边从头发间捏出虱子来塞入口中,咬出一声脆响,一边贪婪的嗅着别人家飘来的粮食香味。

  一路走来,瞧见这样的小孩,姜菘总是停下脚步,让他们去巫帐中找黎小月要黍米汤喝,然后便看着他们一窝蜂的朝巫帐跑去。姜菘不放心,又让黎丑跟了过去。

  “都是家中没了大人的孤儿,往年死的最多的也都是这样的孩子。”姜菘叹了口气说道:“但凡家中有个顶用的照看这些孩子长大,未必不会出个贪儿那样的好孩子。”

  风云轻轻摇头说道:“要是早知道你们过的这么困难,刚来的那几天我绝对不会同意杀那么多耕牛的,一头活着的牛要比死牛有用太多……”

  “是我们。”姜菘指出了风云话中的错误,笑道:“那不怪你,送行宴旧部首领都在场,族长怎么会让他们看到族内空虚的情况?而且你贡献出的那种玉米如果真能像你所说产量巨大的话,这种情况很快就会改善,拥有希望是最简单也是最重要的幸福。”

  风云愣了下,恍惚间差点撞到姜菘身上。

  黎青家已经到了,咚咚的敲击声站在外面都能听得到。作为城中最好的石匠,他的屋子全都是用打磨平整的石板盖起来的,比黎贪的家还要好看。

  都是同族人的蚩尤城显然对于安保并没有那么上心,出于对黎贪的信任,蚩尤城的戍防工作基本都是让住在四周的老巫战们担任的,这显然不是个健康的管理环境。不过此刻居然有两个巫战坐在黎青家门外,虽然只是聊着天,显然并不相信有人能深入到这里来搞事,但也能看出黎贪对于石磨的看重。

  屋内黎青正用一柄石斧敲着一块圆形的大青石,专心致志下并没有注意到进来的姜菘和风云。只是一下午的时间,他居然用粗糙的石斧弄出了一个磨盘的雏形来。他对面有个半大小子,正在轮着石锤凿着另一块青石,已经挖出了一个圆形的坑来,等到挖好后在中间钻个眼儿,把它扣在黎青的那块青石上就是个简单的石磨了。

  这样做石磨很费料子,而且要求两块石头大小合适,还得留出一定的缝隙来磨谷物,这对手艺有很高的要求。

  风云上前摸了一把那半大小子凿出的磨盘盖,触手虽然粗糙,但有规律的凸起纹路显然证明了制作者精良的手艺。虽然这只是半成品,但凿的时候能够处理好纹路对于凿好后的打磨工作无疑很有好处。

  注意到姜菘和风云,黎青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擦着汗迎上前来,解释说道:“大巫奶奶,这是我儿子黎扁,我一人实在忙不过来,就让他帮我打个下手,他从小就随我敲石头,绝对是把好手,其他孩子我都没让进来的。”

  黎扁不怎么会说话,只是拎着石锤站在那笑。

  姜菘点了点头,说道:“无妨,石磨关乎我黎族生计大事,你只要做好这石磨,我便禀报先祖为扁石头赐名黎磨。”

  “哎呀!那就多谢大巫奶奶啦!”黎青大喜,姜菘这话一出口,就意味着他儿子今后可以专门制作过活了。不用在土里刨食,靠手艺吃饭,这几乎是一个没有巫力的族人最好的出路了。黎青踹了一脚黎扁,骂道:“还不谢过大巫?真是三脚也踹不出个屁来。”

  黎扁被他爹踹得蹦了一下,挠着头憨笑道:“多谢大巫奶奶。”

  “谢什么,都是我看着长起来的。”姜菘笑着说道,风云却上前又摸了把黎扁手下的上扇磨盘,若有所思的说道:“先别急。”

  黎青愣了下,不知道为什么风云会出口阻拦,以为是黎扁惹了他不高兴,不由面色焦急,照着黎扁屁股又是一脚,将他踹翻在地,骂道:“真笨!连个话都不会说!”

  风云抬起头来,笑着说道:“居龙官,你先别生气,容我问两句。”

  一声居龙官叫得黎青骨头都轻了三分,不由得挺直了胸膛。

  黎扁臊眉耷眼的从地上爬起来,低着头不说话,风云上前指着上扇磨盘里的那些纹路问他说道:“这些纹路都是你用这个石锤敲出来的?”

  黎扁偷眼看了下黎青,但却没看懂他的眼色,迟疑的点了点头。

  “不错。”风云满意的点了点头,笑道:“你这手艺敲石头太浪费了,跟我学打铁吧!”

  “打谁?”黎扁茫然挠了挠脑袋。

  风云哈哈笑道:“不是打谁,是打铁,准确的说是冶炼。铁其实也是一种石头,但都藏在石头深处,要通过一些冶炼方法把它弄出来,用它做出来的工具要比石头坚硬的多。”

  黎扁听不懂,黎青也一脸茫然,风云想了想,说道:“这么说吧!族长带回来的铜刀铜斧你们有没有见过?”

  黎扁一脸茫然,黎青却激动了起来,猛点头说道:“知道知道!那斧子太漂亮了!连我最精心打造的石斧都会被它轻易砍断,简直就是神器!难道?你是说……”

  “没错。”风云点了点头说道:“那东西就是用冶炼方法做出来的,而且还没有到铁的层次。真正的铁器还要比那个坚硬两倍以上,更不用说钢了。”

  “比那还硬?那岂不是和族内巫战的脑袋一样硬了么?”黎青吸了口凉气,转瞬又激动起来,结结巴巴的问道:“您是说,扁石头可以和您学那个……那个……”

  “冶炼。”风云笑着看向黎扁问道:“不知道你愿不愿意?”

  黎扁又偷眼看了下黎青,明显无比的挤叭了下眼睛,气得黎青又是一脚:“你看我干什么!问你愿不愿意呢!”

  “我……愿意吧?”黎扁不确定的说道。

  “你还吧?”黎青又要上脚,风云赶忙拉住他,笑道:“黎青哥,那我就当他愿意了啊!你放心,我走之前会先教他一些简单的冶炼方法的,只要他能找到矿石。”

  “啊?你要出去啊?”黎青问道。

  “呃……”自知说漏了嘴,风云看向姜菘,姜菘会意,岔开话题,问道:“青子,你祖父留下的那些贝币还在么?”

  “哎呦!我都忘了放哪去了,我找找看啊!”黎青想了想,往里屋走去翻找起来。

  黎扁左看看右看看,又跑去叮叮当当敲了起来,风云无奈,和姜菘奶奶互相看了眼,只能站着等。

  没一会儿,黎青捧出一把碎散的贝壳来,说道:“就剩这些了,麻绳都被老鼠咬断了,所幸贝币还算完整。”

  风云捏起几片看了看,发现都是一种类似于蟹钳的天然海贝,每个的中间都钻着眼儿,显然原先是用绳子将它们穿在一起的。

  姜菘在一旁说道:“其实当初在炎部的时候,贝币也并不是通用的物件,只有王脉之人愿意用粮来换些贝币来把玩,权当新奇而已,你若是想要,回头再去趟海边捡拾些来就好。”

  “我看重的并不是这些贝壳,而是它背后蕴含的意义。”风云看着这些最原始的钱币,神情复杂的说道:“这恐怕是人类历史上发明的最恐怖的武器了。”

  “大巫奶奶!”屋外传来一些小孩的喊叫声,姜菘闻声走了出去,却发现是方才她叫去巫帐拿粮食的那些小孩。

  “大巫奶奶,黎小月不在。”一个稍大些的男孩说道。

  “咦?”姜菘疑惑,说道:“她不在帐中么?”

  “我们喊了,帐中没人答应。”那男孩说道。

  “那黎丑呢?”姜菘不解,男孩又说道:“丑叔睡觉了。”

  “那怎么会?”姜菘越发疑惑。

  风云说道:“那咱们先回去看看吧!”还有个昆族的灵脉在帐中呢,别出了什么岔子。

  快步走回巫帐,风云老远就发现了不对,黎丑一双脚露在巫帐的兽皮帘子外,隔着帘子都能听到他震天彻底的呼噜声。

  “黎丑?黎丑!”站在帐外,姜菘喊了两声,黎丑却一点动静也没有。

  奇了怪了,姜菘皱眉想了想,抬手挑开门帘,迈了进去。半边身子刚进到帐中,风云就瞧见她身子晃了晃,只听喝出一个字:“清!”才止住了身形晃动。

  风云赶忙上前搀扶,关切问道:“大巫奶奶,你怎么了?”

  摇了摇头,姜菘惊讶看他问道:“你不头昏么?”

  “头昏?”风云疑惑问道:“不头昏啊?你是不是累了?”

  摇了摇头,姜菘俯下身去,摸了摸黎丑的口鼻,说道:“他没事,你先进去看看小月。”

  风云点了点头,走入帐中,却看到黎小月正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快步走上前去,探了探鼻息,风云才松了口气,朝身后喊道:“她也没事,就是睡着了。”

  又喊了几声,黎丑依旧没反应,姜菘在门口捂着口鼻,闷声闷气的问道:“怎么会这样?”

  风云这边的情况也一样,他看了看黎小月的身边,叹了口气说道:“小盈不见了。”

  “大巫奶奶!风云!”

  帐外咚咚的脚步声传来,听声音却是黎肉那家伙,跑到近前,一挑帘子钻了进来。

  “风云,你快去看看!你抓回来的那个昆族灵脉跑到地道里去啦!”

  “怎么回事?她怎么能跑到下面去呢?入口那不是有巫战看着的么?”风云一边朝议事厅跑去,一边问黎肉说道。

  黎肉吭哧吭哧的跑着,说道:“不知道啊!族长还在和镇守们说着话,转头就瞧见那小家伙飞了进来,除了族长和我,其他镇守们一下子都睡了过去,真是奇了怪了。族长让我来找你,上来后却发现看守入口的那几个家伙也睡着了……”

  “她是飞进去的?”风云惊讶问道。

  “是啊!飞得可快呢!族长都逮不住她。”黎肉说道。

  黎贪都抓不住她?不可能吧?等到风云跑回地道内,看到的却是小家伙和黎贪大眼瞪小眼的场景,黎破那八个四仰八叉的睡了一地,呼噜震天响。

  “哒哒!”小盈看到风云很开心,身后翅膀一扇,身形就已经灵巧飞起,扑到了他的怀中,两只肉嘟嘟的小胖手搂着他的脖子,“哒哒,哒哒”的叫着,亲昵的用脸蹭他的下巴。

  “这是怎么了?”风云看着睡了一地的镇守,疑惑问道。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2900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