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六十四章 照常吧

第六十四章 照常吧

  崩塌的山体荡起漫天尘土和石块,互相碰撞轨迹无序的石子威力不下于子弹。跑至远处,众人总算躲开了流山飞石的笼罩范围,回头看去,诺大一座山峰,竟在顷刻间分崩离析,全然无了踪影。

  姜菘发绳已经松开,披头散发看着祭台原本的方向,愣愣的说不出话来。

  黎贪将风云放在地上躺好,拍着他的脸颊,沉声问道:“风云,能听到我说话吗?醒醒!”

  姜菘焦急指着山峰的方向喊道:“快去寻人祖之心!”

  “大巫奶奶。”黎贪叫了声,停顿了下,才说道:“先祖恐怕……”他的话没说完,但大家都懂他的意思。

  瘫坐在地上的黎破喘着粗气,恨恨一捶地面,怒道:“都是因为他!人祖之魂才消散的!依我说他分明就是炎部的探子!诚心来坏我黎族气运的!”

  “破儿!”姜菘喝了声,只见她闭起了眼睛,深吸了一口气,再睁开的时候已是面沉如水。下意识的去捏骨杖,却发现手边空无一物,那柄骨杖已经随着祭台一起葬身山下了。

  伸手扶着地面艰难起身,黎贪上前搀扶。站稳了身子,姜菘看着精疲力尽又伤痕累累的黎破等人严肃说道:“你们八人即刻启程,速回城中镇守,以防消息走露。”

  在此等大事上,姜菘的意见便是命令,黎贪也没有异议,黎破等人点头称是。

  姜菘又道:“未到秋祭就唤醒先祖之魂,炎部黄部定会生疑,贪儿,你回去后便派人前往二部打探消息,以防他们趁……”

  话说到一半,黎贪忽然向身后一颗树上扑去,怒喝道:“出来!”

  树干上一块树皮动了下,一个人影晃了晃,脚下升起一阵呛人的毒烟,黎贪才轰出一拳,手臂上便生出一层细密的水泡。一拳将两人合抱的大树轰出了个豁口,拳风直接将毒烟吹散,但那人却已不见了踪影。

  黎破等人的巫力早在祭祀开始后不久就消耗殆尽了,整个认祖归宗的后半截的巫力消耗几乎是黎贪一人支撑。巫力耗损过大,他这一拳的威力明显不够,却也只能看着敌人逃脱,只是那个背影,看着却有些奇怪。

  “趁虚而入……”姜菘未说完的词吐出了口,眼神变得冰冷。黎破等人就要追出去,被她抬手制止。姜菘环视一圈,冷声说道:“先回城再说。”

  重新将风云扛起,众人结阵,快速向蚩尤城赶去。

  地道的入口在后山半山腰一块巨石的下方,众人警惕查探确定无人后,才合力将巨石推开,扶姜菘进去。

  黎小月沉默的跟在后面,看着巨石下方,眼神有些复杂,不知在想些什么。

  “快进去!”黎贪喝了声,黎小月吓了一跳,回身在黑白花耳边嘱咐了两句,看着它跑远后,才抱着小盈钻进地道中去。

  “什么人?”守着地道的黎肉从黑暗中走出,看到黎贪等人的惨状,赶忙迎了上来,搀扶着姜菘回到了圆屋中。

  黎小月和黎肉站在一起,低头看着脚尖,一声不吭。黎贪等人坐了一圈,看着躺在中央的风云,沉默不语。

  此番费了天大的力气,就是为了帮他认祖归宗,可风云不但没有认祖归宗,甚至还将人祖之心弄凋零了。黎贪等人除了添了一身伤痕外,什么都没有得到,可谓损失惨重。

  “哒哒!”小盈晃晃悠悠的飞到了风云的上方,一屁股坐了下来,盘着两条小胖腿坐在风云的胸口上,伸出肥嘟嘟的手指头抠着他的嘴巴。

  黎破盯着风云,怒火中烧,一切都是因为这个家伙,这么个灾星,为什么不杀了他!

  “啊噗!”

  察觉到了黎破的眼神,小盈冲他喷着口水,伸出指头指着他啊啊的叫着,气焰很是嚣张。

  姜菘看着风云,开口问道:“贪儿,你可看清了,方才偷听的是谁?”

  黎贪想了想,说道:“看不清样子,但可以确定,那是个人族。”

  姜菘点点头说道:“既然是人族,那就好办了。破儿,你们回去直接带镇守军回来!集结大军,准备西讨!”

  “西讨?”黎贪有些意外,问道:“是不是草率了点?不如我先派探子查探一番二部虚实,再做打算?”

  摇了摇头,姜菘说道:“来不及了,人祖之心凋零的消息一旦传出,炎部定会大举东征。姜榆罔为东征常年备粮,集结大军速度会比我黎族快数倍,若不提早集军,恐怕黎族真要亡了。”

  巫力一点点恢复,黎贪的伤迅速愈合,手掌上的水泡已经干结,被他一把搓下一层死皮来,他又说道:“不如等风云醒来问问他怎么说?”

  姜菘看着躺在地上昏迷不醒的风云,袖中的拳头握紧,摇头说道:“我们不能将希望全盘压在他身上,人祖之心就是实例。他昨晚说过,他不信气运,他相信人定胜天,或许,这就是我黎族的生路。无论何种危机,若是与之抗争,便可能有一线生机。而且,就算生机全无,我黎族也绝不会坐以待毙!”

  黎贪眉头紧皱,仍未决定,片刻,他又说道:“可是,我们如今尚且不能确定危机是否来自同族,贸然起战事,我怕正应了危机之实。”

  姜菘点头说道:“我也怕,危机之像卦成已久,却一直未现端倪,我怕的是再等下去你我都成了惊弓之鸟,被危机之名磨去了血性。静等祸事临头不是办法,无论祸事来源何处,先到战场再作分明。即便危机是来自他处,也不能放任姜榆罔不管,若是他落井下石,那咱们岂不是腹背受敌?如今我已参透,其实西讨对于我们并非坏事,若危机真的来自战事,那咱们有必要怕么?”

  一旁的黎破疑惑问道:“大巫奶奶,族长,你们说的什么我怎么听不懂?什么危机?什么祸事?”

  黎贪看了看姜菘,后者点了点头,他才向黎破等人说道:“在黎邛叔身死后,大巫曾为选出继任族长,为黎族卜过一卦。卦象显示我黎族将会有灭顶之灾,新任族长会死于一个风姓人之手,但那风姓人却会挽救整个黎族,这便是方才我与大巫奶奶说的危机。”

  “什么?!”黎破跳起身来,指着风云说道:“你是说,你会被这家伙杀了?”

  黎贪点点头,说道:“若是没有意外,便会如此。”

  黎破突然涨红了脸,问道:“那你还……嗨!想我还一直为族长之事记恨你,真是该死!”

  黎贪摆摆手,说道:“无妨。”

  黎破羞怒,抬手就要捏向风云的咽喉,怒喝道:“我先杀了他,看他怎么……呼~!”

  手爪堪堪碰到风云的胳膊肘,他就已经睡得像头死猪,小盈嫌弃的用脚蹬着他的手,不让他碰到风云的胳膊。

  黎贪无奈的看着黎破,右边的黎文催动巫力愈合着伤口,笑道:“他安静点也好,你说卦象显示新任族长会死在风姓人之手,怎么确定是他?”

  姜菘开口说道:“我占卜过无数次,想查出那危机究竟是什么,去年夏时却忽然卜出一卦,卦象显示能挽救黎族之人在东南向,首遇便得。贪儿执意要去寻他,而此子便是贪儿第一个碰到的风姓人。”

  证据确凿,众人看向风云的眼神就有些不对了,黎文皱眉问道:“可是我瞧他并没有要杀你的意思啊?难道是误杀?那既然是新任族长身死,如果在他动手前,你将族长之位禅让……”

  “让给谁?”黎贪看着他问道。

  黎文愣了下,喃喃说道:“若是有那病重的族人,或是年老……”显然他自己也觉出不妥,不由得声音越来越小。

  “你是让我杀老?”黎贪盯着他,冷声喝问道:“你可还记得黎邛叔的话?黎族人是一块肉,打断了骨头连着筋,除了自己老了掉,谁也别想剜出一块去!”

  黎文讷讷不再说话。

  黎贪环视一圈,凛声说道:“若是能用我一条命换得黎族人安然繁衍,我在所不惜!今日之事不许你们向任何族人提起,都烂到肚子里去!黎文,你看着点黎破,他性子急躁,别让他帮倒忙。”

  “我知道。”黎文点了点头。

  黎贪看着风云,思绪复杂,片刻,他再抬起头来,已是神清。他开口说道:“事已至此,多说无益,今日我们便当他已经认祖归宗,巫力做不得假,其余事你们切记只字不提,一应事项都由我和大巫决定。你们即刻启程,回城后,想办法将旧部首领都带回来,不要伤他们性命,只是让他们不会造反便可。然后便率军回城吧!秋收后我亲率大军西讨姜榆罔!”

  “领命!”黎文等人正色受命,正要出发,但看着趴在地上打呼的黎破,不由面面相觑,不知该如何是好。

  黎贪叹了口气,说道:“先将他留下,你们即刻返程,赤夷那边我来想办法。”

  黎文等人点点头,顺着地道离开了。

  “大巫奶奶。”黎小月怯怯的说道:“那我也先回去么?”

  姜菘愣了下,才想起来小月还在,这可怜孩子,却将她也牵扯了进来。但战事一起,她也是要随军出征的,早知道了也好。姜菘点点头,对黎肉说道:“你先送小月回去吧!”

  黎肉应了声,当先往地道走去,黎小月担忧的回头看了眼,才一低头跟着黎肉走了出去。

  脚步声渐渐远去,圆屋里就剩下了姜菘、黎贪、风云,还有坐在他身上抱着脚趾头啃的小盈。

  除了火把的燃烧声,圆屋内寂静一片,黎贪忽然听到了几声细微的气声。

  循着声音走到了风云身旁,黎贪俯下身去,却听到风云口中吐着几个微不可查的字眼:“再……卜……一卦……”

  黎贪回头说道:“他说再卜一卦。”

  卜卦对于姜菘绝非难事,伸手扯下一缕头发,念着巫语,她将头发对到了火把的火苗之上。一阵毛发的焦糊味过后,姜菘看着头发末梢烧焦卷曲的小球,叹了口气说道:“卦象并无改变。”

  想了想,她站起身说道:“我回帐用龟甲再卜一卦试试。”

  黎贪点了点头,指着地上的风云问道:“那他呢?”

  回头看了眼,姜菘半晌才道:“照常吧!”手机用户请浏览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3321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