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六十六章 交易

第六十六章 交易

  门帘响动,黎贪从帐外走了进来,风云睁开眼睛,见到他来,面色一喜,但笑容很快就消失了。

  缓步走到床前,黎贪低头看着风云,问道:“醒了?”

  “醒了。”风云问道:“我睡了多久?”

  “三天。”

  “外面是什么声音?”

  “有一批白夷的人已经到了,正在安排他们住下。”

  风云点了点头,说了声:“哦。”

  黎贪打量了下他,问道:“为什么不起来?”

  “起不来。”

  黎贪皱了皱眉,问道:“怎么了?”

  “瘫了。”风云看着帐顶外的天空说道。

  “哦。”黎贪点了点头,站立半晌,才道:“能好么?”

  “不知道。”风云摇了摇头,停了下,开口问道:“我认祖归宗失败了,是吧?”

  “是。”黎贪沉默了半晌,说道。

  风云挪过头来,看着他的眼睛笑着问道:“我废了,你准备怎么处理我?”

  “你放心。”黎贪俯下身来拍了拍风云的肩膀,说道:“就算你没认祖归宗,你还是我黎族人,受我黎族庇护,我会找人来照顾你的。”说罢,他转身向外走去。

  风云看着帐顶,忽然问道:“如果我不是那个拯救你们黎族的人,你还会承认我是黎族人么?”

  黎贪停下了脚步,却没有回答。

  风云笑了笑,心中已经有了答案,他轻声说道:“我要在后山山脚盖一间屋子。”

  握紧了拳头,黎贪沉默了半晌,转过身来,看着风云问道:“煮盐那次你到底遇到了什么?现在的你怎么成了这个样子?我都不知道你还是不是我第一次见到的那个人了!”

  “别说你了,我都不知道哇!”风云闭上了眼睛。

  “你到底想怎样?”黎贪忽然激动了起来,快步走回到床前,捏着风云的肩膀大声问道:“我待你还不够好么?我还不够信任你么?你说不要西讨,好!我信你!不惜引起旧部怀疑。你说要敬用五事,农用八政,义用三德,明用稽疑,好!我也听你的!你知不知道因为你,黎族彻底失去了人祖的庇护,没了人祖之心,今年有一半的孩子都无法激活巫力!可就算你没有认祖归宗,我都一样将你当做黎族人,还向黎破他们下了封口令,可就算这样,都捂不暖你的心么?你还是不愿意把自己当做黎族人!”

  黎贪越说越激动,捏着风云的肩膀晃动,只听得他脑袋瓜隔着兽皮在地上撞得嘭嘭闷响,可风云却只是笑而不语。

  质问完,黎贪喘着粗气松开了手,风云的肩膀上已经添了两个白的手印,正在迅红肿起来。

  风云看着黎贪,叹了一口气,笑道:“憋了很久了吧?说真的,能看到你生气,我真的很开心。”

  没料到风云会这样说,黎贪愣住了,张了张嘴,他转身大步向外走去。行至门前,他停下脚步,说道:“我会找人帮你盖屋子的,也会有人来照顾你,你安心休息。”

  正要挑开门帘出去,身后风云的声音传来:“让黎青和黎扁过来,我教他们如何建筑,以后用的上。”

  黎贪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在他看来,这终究还是一场交易么?他还在防备,用建筑技巧来换自己的安全。如果这样能让他安心点,那就随他吧!一低头,黎贪迈出帐外,沉闷的脚步声渐行渐远。

  躺在床上的风云一言不,良久,才苦笑一声。虽然他看不到自己的肩膀,但也知道必定已经伤了,因为方才他就听到了骨头咯吱吱的声音。

  只可惜,他连疼也感觉不到了。

  皱起了眉头,他再次闭上了眼睛,三层郁积在一起的力量依旧压迫着他的神经,这该怎么办?难不成,自己今后就真的瘫痪了么?

  不过好在他有个新的现,方才被黎贪捏了一下之后,他内视时忽然觉肩胛骨覆盖的那层黑色光芒像是暗淡了些。而包裹在外面的神元之力和巫力也像是嗅到了腥味的蚊子一般涌了过去,将两边的肩胛骨都包围了起来,一点一点的蚕食着。

  或许神元之力和巫力突破了那黑色光芒的封锁,应该就会有变化了吧?他目前只能寄希望于此。

  “咿呀!”

  “哎呀你慢点拉,小盈。”

  帐外传来了小盈和黎小月的声音,没一会儿小盈就扯着小月的袖子从帐外飞了进来。

  黎小月踉踉跄跄的被她拉扯着,一边捂着罩在头顶的麻布头巾,跑了一头细汗。

  走到床前,黎小月撩着头,低头看了下风云问道:“你醒了?”

  风云点了点头,笑道:“我就知道她会去找你。”

  黎小月笑了起来,用手扇着风,本就敏感的皮肤让她小脸红扑扑的。将又想飞起来的小盈拉住,抱在怀里,黎小月说道:“大巫奶奶在安置新来的夷族人,暂时过不来,你饿不饿?要吃东西么?”

  “不用。”风云摇摇头,黎小月哦了一声,也沉默了下来。气氛一时间有些尴尬,只有小盈的嘴不停的嘟囔着。

  “小月啊!你在不?”帐外忽然传来一声叫喊。

  “哎!在的!”黎小月起身跑去门口,挑开帘子看了看,惊讶道:“胖婶?你怎么来了?”

  “嗨呀!族长说黎云那小子害了病,动不得了,让我来照看照看。”胖婶是出了名的大嗓门,人还没进屋,声音倒先传了进来。

  风云愣了下,怎么让个女的来了?

  “人呢?呦!云小子,怎么弄的?动不了啦?”胖婶一撩门帘子就瞧到了躺在床上的风云,笑呵呵的问道。

  “胖婶。”风云干笑着打了个招呼,正准备让她给黎贪说说换个人,胖婶的大嗓门又嚷开了:“没事儿!你胖婶儿最会照顾人!二狗子的爷爷奶奶都是我照顾走的!”

  话一说完,黎小月和风云顿时满脸尴尬,胖婶儿一拍脑门,笑道:“瞧我,就是不会说话。风小子,你想撒尿不?我给你拿石盆子去!”说罢,她又风风火火的跑了出去。

  风云和黎小月相视一眼,黎小月瞧见他一脸苦相,不禁哈哈大笑了起来。风云无奈,苦笑着不知该说什么好。小盈不知道他们在笑什么,也跟着哈哈大笑,而且笑得比谁都开心。

  黎小月止住了笑意,说道:“你还是别想着让别人换胖婶了,换来的说不定还不如胖婶呢!而且胖婶指定不愿意,照顾你不用下地干活,还能分口粮,眼巴前的好事黄了,胖婶得找到族长闹去。”

  风云无奈摇头说道:“算了,医者仁心,权当她是护士长吧!”

  门外又传来了黎青父子的声音,黎小月出去迎人,没一会儿,两人叮铃哐啷的背着一堆石制工具跑了进来,放了一堆。

  “把这些都拿出去,太占地方了。”风云说道。黎青二话没说,带着黎扁又吭哧吭哧的把那些家伙事儿都给搬了出去。

  让黎小月帮忙把自己扶起来,风云靠着墙壁歪着身子坐着,说道:“你们把那堆龟甲旁边的木箱子搬过来。”

  木箱子黎青认识,狩猎队这次出去煮盐回来就是用木箱子装盐的。那可是个好东西,将吃食放进去风吹不着,雨淋不着,虫更咬不着。

  将木箱子抱过来打开后,他两眼冒光的看着里面亮闪闪的铜制工具。颤抖着拿出来两件,他一手握着锤子一手握着凿子互相敲了下,一脸幸福的听着那悦耳的金属声,这恐怕是他见过最纯的石头了。

  歪着脑袋,风云瞧着他们说道:“黎青,这些工具的用法都是可以教给你的,但怎么制作这些工具,我只能教给你儿子。”

  “是是是!中官,咱们早先就说好的,我晓得,晓得!”黎青笑道。

  风云点点头说道:“好,你们锤用得都很好,那么先学凿子会更加事半功倍,先去外面找根木头来……”

  黎青黎扁两人都有手工基础,学起来很快,只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就把工具箱里的几样工具都学得差不多了,剩下就是熟能生巧的事了。

  胖婶虽然大大咧咧,但照顾人还是很细心的,还知道抱风云出去晒晒太阳,不过还是被风云婉拒了。不过她也没闲着,从家里拿来了骨针和麻线来帮风云缝补衣服。

  趁着太阳落山前,风云让黎青和黎扁二人上山砍了颗树回来,行动的不便让他必须先做出这个还没出现的东西——车,准确的说是轮椅。

  圆规和墨斗的配合可以做出大致标准的圆形来,即便黎青他们还不会榫卯拼接,但做个实心的轮子还是没问题的。当然,做副担架出来会更简单更轻松,但轮子的出现可不只是方便移动这么简单。

  第二天花了一天的时间,黎青和黎扁二人总算弄出了个其丑无比的轮椅来。对于比石头软无数倍的木头,黎青老是掌握不好力度,但黎扁的天赋明显比他老爹高得多,因此最难的两个轮子都是出自他之手。

  夷族人住下后就躲在草屋里不出来了,在他们族内传说中,黎族人都是吃人不眨眼的魔头,如今的他们尚且处于被同族驱赶背叛,又面临嗜血凶恶的黎族人的惶惶不安当中。因此,风云试验轮椅三代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夷族人的踪影。

  轮椅二代比一代要美观的多,天赋的差距在此刻就体现了出来,黎扁甚至能提出给轮子上包裹一层兽皮来减震的建设性意见,而黎青那家伙却连条直线都锯不齐。

  能够坐着指挥对于风云来说就方便很多了,让黎扁推着轮椅在后山选好址后,一座窑炉就被搭了起来。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3585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