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六十七章 逼宫

第六十七章 逼宫

  一座用大致标准的砖头搭起的窑炉耗费了风云半个月的时间,因为他必须要让黎青和黎扁明白尺寸和标准的意义,还有一定的几何知识,这比动手干活可要难得多了。

  窑炉搭起后,风云就让黎青父子在窑炉旁搭了个草棚子,天气热了,窑炉也要人照看,他们索性就住在了窑炉旁。

  姜菘除了他刚搬过来的那次过来看了看他,之后就再没过来,但她是在忙着处理夷族人的问题,经常早出晚归,实在没有时间。风云也乐得不被打扰,他在趁这段时间思考近期遇到的一些事,顺便琢磨下身体上的问题。

  在两侧肩胛骨的位置,他体内的三种力量已经僵持了好久了。那种黑色的光芒他猜测是来自幽魔魔心的力量,它的大致体量与神元之力相当,而巫力虽然弱小,但有身体源源不断的补充,三种力量在他的体内陷入了一种诡异的平衡。

  他不知道该不该打破这种平衡,他手上还有一颗神元之石,如果吸收了那里面的神元之力,他体内的力量应该会瞬间失衡,但那之后会发生什么他就不知道了。因此,他还是没有轻举妄动,仍在小心观察。

  然而,在这段时间里,蚩尤城中可不算太平。

  随着越来越多的夷族人被送来,两族之间的摩擦也日益严重起来。在他们到来之前,大部分黎族人还没有意识到大批外族人住进城中代表着什么,直到粮食问题的出现,矛盾才爆发了出来。

  即便狩猎队昼夜不停的外出狩猎,但依旧无法应对日益增多的人口温饱需求。旧部送来的都是老弱妇孺,劳动能力极为有限,即便让还能下地的人都去田间劳作,也还有一多半是纯粹等着吃饭的嘴。

  不得已,黎贪只能开仓放粮,可黎族目前的粮食储备根本满足不了这么大的需求,这也是之前就测算过的。田里的玉米还得有两个月才能成熟,所以必须在这两个月中弄出八万人的口粮。

  黎贪的方法很简单,也很无奈,第一,所有人出动,除了田间的作物外,寻找一切能吃的东西。第二,所有人限粮,原本每天的口粮减半。

  这个决策公布,引起了很多黎族人的不满,原本粮食就不够,现在还要从嘴里抠出来一半给那些贱民?他们不会质疑黎贪,因此,所有人都把矛头指向了迁徙过来的夷族人身上。

  面对黎族人的怒火,夷族人的应对方式很简单,那就是抱团。虽然旧部各部之间也偶有摩擦,但此刻他们的敌人十分一致,那就是毁灭过他们家园的黎族人。

  半个月内,迁徙过来的夷族人已经过了三万,虽然一个巫战都没有,但也是一股不可忽视的力量。

  如今蚩尤城内从早到晚都是鸡飞狗跳,大大小小的冲突不断,各种各样的原因都有,但问题的根本还是生存资源。

  “今天又在吃水河边打死两个夷族人,那些个卵蛋玩意儿在河里拉屎洗屁股,族长和大巫一早就过去看了。那围了好多人,我绕过去跑了好远才在上游舀的水,你喝吧!没脏东西!”胖婶儿一边烧水一边絮叨着,风云听了后顿时不觉得渴了。

  风云有些意外,这几天他在教黎扁怎么测水平,打地基,没往城里跑,没想到问题居然这么严重了?

  这些矛盾都是他带来的,若不是因为系统任务,他不会出主意用制盐配方去换人,也不会有夷族人大老远迁徙过来。黎贪和大巫都是在给他擦屁股,这让他有些过意不去,但他想不通黎贪和大巫为什么不来找他呢?

  “黎扁,你送我去城里看看。”风云开口说道。

  “好嘞!”黎扁吹了吹面前木板上的刨花,放下工具应了声。和风云渐渐熟悉了,他胆子比以前大多了,也会跟风云聊聊天,问些技艺上的问题,他这些日子已经将各种工具用得纯熟,让风云都感慨他或许就是严水生他舅口中的祖师爷赏饭吃的那种人。

  相较于他,黎青的天赋就差得多了,到现在锯都用不好,不过他的锤子功底不错,在用斧上颇有灵性,可以单用一柄手斧砍出一块木板来,手底下很见功夫。

  小盈吃了睡,睡了吃,日子过得尤为幸福,这个月的星星果黎菽已经让人送了过来,这会吃饱了正趴在床上睡觉。经过半个月的训练,小盈总算不时时刻刻黏着风云了,而且风云也没法抱她,她都长了一乍了。

  让胖婶帮忙照看,黎扁推着风云往城中走去,没走多久,风云就已经发现了问题的严重了。

  夷族人的草屋已经快盖到了山脚下,头插羽毛的夷族人随处可见,大多数是头发斑白身材枯瘦的老人,面无表情的靠在草屋旁晒太阳。肚子的咕噜声此起彼伏,伴随着的还有阵阵孩童的嚎哭。偶有生火造饭的人家陶罐里煮的也都是清淡如水的汤,几片不知是草还是野菜下只有肉眼都数的清的谷粒。来不及磨成粉的谷粒都带着硬壳,这种粮不好消化,风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椿一下,因为他看到了有几个草屋里放着木杵和臼。但他想到另一种可能性后,便让黎扁加快了步伐。

  吃水河是流经蚩尤城的一条小河,上次玄冥与风云见面就是在这条小河边。它是从城外大河引过来的,经过将近十里的缓流后,流入城区的水质已经沉淀的差不多了,起码烧开能喝。这条小河是黎族人的饮用水源,平日里就算要洗衣服也是跑到下游去洗,但风云经过的时候却看到被水流推到岸边漂浮着的粪便。以黎族人的暴脾气,动手杀人不足为奇。

  离着老远风云就看到几百个夷族人将黎贪和姜菘围在中间,三五个巫战将夷族隔开围几个夷族老人正口沫横飞的向黎贪申辩着什么,不时抹一把老泪,接机互相交换个眼神,想必就是夷族人推出的话事人了。

  再走得近些,风云便隐隐听到带头的那个老汉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说道:“国主哇!我们都是将死之人,跋山涉水过来就是听闻国主厚爱,愿意赡养老弱,但不成想,来这死人的比路上还多。小六子和大麻子只不过饿得慌,来这河里摸鱼,就被你们打死啦!国主,若是你们不愿意收我们,只消一句话,我便带着族人出去,喂了外族倒也痛快,不用受这饿肚之苦哇!”

  风云嘴角泛起一丝微笑,这老头有意思,很会避重就轻,混淆视听啊!明明是往饮水里便溺,却被他说成摸鱼,他应该是看出了黎贪并没有要他们命的意思,居然反过来将此作为话头来反噎黎贪,啧啧!要不怎么说人老成精呢?

  黎贪脸色很难看,他身旁一个巫战听那夷族老头胡扯,上前怒道:“玄三老头,你莫要在这瞎掰扯些胡话,你那两个族人分明是在饮水河中便溺,你若想找事便冲我来,我……”

  “你便打死我么?好哇!来呀!就朝这打!反正你们黎族对我夷族人都是想杀便杀的!”玄三老头冲那巫战叫嚷,但眼睛却是看着黎贪的。

  “诸位!”姜菘开口了,她越过玄三看向他身后的夷族人,说道:“咱们都是伏羲人祖的子孙,虽有部族之别,但身上流着的都是一样的血,不该自相残杀。如今尚未秋收,族中粮食不够,便是我黎族人都在节衣缩食,只为大家都有饭吃,再有两个月,一批新粮就会下来,到时候每人都有饱饭吃!”

  “大巫啊!”玄三苦着脸指向身后一圈夷族人,说道:“您看看呐!我们像是能撑过两个月的样子吗?我们都是被同族抛弃的人,只求一口活命的口粮,大巫奶奶,您行行好,让国主多放些粮,救我们一命吧!”

  “求求大巫,给我母子一口饭吃吧!”一声哭嚎从人群中响起,顿时哭声一片。玄三一脸苦相的瞧着黎贪和姜菘,眼中却闪着狡黠的光芒。

  他是在赌,拿命在赌,谁都不傻,黎贪自然看得出来,他的意图很明显,就是要粮,但是,如果粮食够吃,又怎么会弄出现在这种状况?

  黎贪环视了一圈,看向玄三说道:“我最多再给你一百斛杂粮。”

  “不够。”玄三摇头说道:“我们有三万人,这点根本不够。”

  “那就一斛都没有。”人群外响起一个声音,众人惊讶回头看去,却见一个人坐在个奇怪的东西上,被另一个人推着向这里过来。

  “玄三是吧?”风云看向那老头,说道:“我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你组织所有能动的夷族人,全都给我出来干活。男的下地耕种,除草浇水,黎族人怎么干你们就怎么干,一天,得半升杂粮。女的在城中和黎麻学编麻绳,十丈得半升杂粮。”

  玄三等了半天没有下文,开口问道:“那第二呢?”

  “第二就听你的!”

  听我的?玄三惊疑,却听风云说道:“你带夷族人出城,自生自灭。”

  玄三想都没想,张口就说道:“我选第一种!”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劳作一天能得半升粮,虽然还是不够吃,但比现在还是要强得多。闹到国主这里,无非就是为了一口饭食么?难不成还动手么?他很知趣的赔笑作了一揖,说道:“那小老儿就去吩咐了。”说罢,便带着一众夷族孤儿寡母散了。

  “你怎么来了?”黎贪看着风云问道,眼神有些复杂。

  风云笑了笑,说道:“我是九黎国中官,出了这么多问题,我自然要过来了。”

  黎贪嘴角浮现一丝笑意,随后严肃说道:“每人半升,除去八千幼童,那我们每日都要出110斛杂粮,哪来这么多粮食?”

  风云笑道:“你觉得我为什么要让那么多人都去编麻绳?”

  黎贪愣了下,转瞬反应了过来,一拍脑袋说道:“我怎么忘了这个。”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3693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