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六十八章 渔猎

第六十八章 渔猎

  “城外河中是有渔猎”黎贪转念一想,又问道:“只是,城外河水浑浊,难以找准下网位置,渔猎只能靠天撞大运。而且河中亦有猪婆龙族出没,若是不慎网到,非巫战者恐怕有性命之忧。况且即便是巫战在水下活动也不方便,渔猎效果甚至还不如狩猎,恐怕解决不了燃眉之急吧?”

  风云笑道:“渔猎不一定要下水,只要网足够大,材质足够坚韧,牵引力足够大的话,完全可以架设一个横跨两岸的拦河网。”

  “你是说拦河罾?”姜菘开口问道:“城外大河径过足有上百丈,水流湍急,那得多长的网罾才能拦得住?而且麻绳浸水易沤,细了则经不住重物,粗了泡水又太重,人力怕是无法建功。如今人祖之心已失,恐怕……”她转眼瞧了瞧黎贪,终究还是没说下去。

  风云瞧见姜菘眼神,垂下眼帘,片刻又抬眼笑道:“我没说要拦大河,这样,族长,你先派城中水性好的族人和我一起去城外大河瞧瞧,我再告诉你我的想法。”

  “也好,黎麻家中也有渔网,便叫他一起和你去看看。”姜菘抬手叫过黎丑,吩咐了几句,他就朝城中跑去了。

  黎贪说道:“我和你一起去。”姜菘自然也是要一同过去的。

  风云哑然失笑,黎贪是真的急了,他居然一刻都等不得,要跟风云一起去看,显然已经被夷族人搞得头痛不已了。

  黎贪饶有兴趣的看着黎扁推动轮椅朝城外走去,耳中听得轮轴摩擦发出的咯吱声,好奇的问道:“这是什么?”

  风云笑道:“轮椅,腿脚不方便的人坐的东西,代步的。”

  黎贪显然对轮椅很感兴趣,时不时就瞄一眼。风云也不奇怪,即便材质也做工都极为粗糙,但由圆规画线手工打磨出的圆形轮子本就有一种工业美感。

  对于司空见惯的人来说自然不觉得有什么,但对于头一次见到人来说这无疑就是神迹。

  风云还记得,当黎扁头一次用工具自己动手将树干切割成木板刨光,再用简单的木制土圆规在木板上画出一个线条优美的圆形的时候,他的眼泪都下来了。

  黎青捧着土圆规哆嗦了半天,他清楚的知道,就算他用石锤敲打一辈子,也敲不出这样一个完美的圆出来。这是只有神才有的力量,而他儿子,就在学习这种力量。从那天之后,风云就知道,就算他要黎青的命都没什么难度了。

  但是风云并没有得意忘形,这只是一些简单的几何原理,就算他不拿出来,后来人也还是会逐渐摸索出来的。

  相比较而言,他更看重的是一路上过来碰到的黎族小孩所玩的那种游戏。姜菘跟他讲过那是河图子,从伏羲传下来的图形,蕴含天地至理,而她所创的巫阵也是脱胎自其中。

  在试着玩了几次后,风云就已经发现,那是一种古老的数学模型。在尚未普及文字的时候,黎族人对于孩童的数学教育就已经足以比肩后世,风云很佩服姜菘的眼光。

  他向来认为数学是最强大的力量,物理或许有尽头,但数学永远不会有尽头。假如宇宙中有一种通行的语言的话,数学绝对可以排在备选选项的前列。

  水性最好的黎族人中居然有屎蛋儿,头一次被族长委派任务,他十分兴奋,边走边大呼小叫的,引得一帮孩子跟了上来。

  一同过来的还有三五十个黎族男人,有十来个都是巫战,其中就有风云认识的黎大河。夷族人越来越多,为更好的管理他们,留在城中维持秩序的巫战比以往更多,这也让狩猎队的人手更加吃紧。

  黎大河一脸无奈,他是被其他巫战硬拉过来的,他自己平日里是不愿靠近大河的,但那几个损友好容易碰到这样的机会,怎能轻易放过他?他已经可以料想到那几个王八蛋等会会怎么将自己丢到河里的了。

  黎麻带来了很多麻绳,还有放在家中的渔网。那渔网以往也用过几次的,但都是冬天时,狩猎队带回猎物的速度跟不上的时候,才会想起用它猎些鱼虾来吃。不过也不会多捕,大河有龙,鳞族在陆上的势力依旧庞大,若是捕猎过多,引来鳞族灵脉报复,那会是很麻烦的事,因此黎族人还是宁可去欺负没了皇者的毛族。

  这还是风云头一次来大河边,直径足有五百米宽的河面从远处看和到近处看完全是两码事。

  奔腾的河水席卷着泥沙向东流去,近岸的河边时不时能看到卷起的湍流,显然水下的地势很不平坦。这样的水中就算有鱼虾也是深藏水底躲开上层急流的。

  若想下网,还得找水流缓些的河段,这样的河段有个很好的备选区域,就是饮水河的入水口。

  当初建城的时候就是为了能让入城的水流更缓,泥沙得以有效的沉淀,黎贪他们特意找到一处地势平缓的河滩挖了饮水河的入水口。

  滚滚崩腾而来的大河在这里拐了个弯儿,冲出了一片浅滩,虽然让河面的宽度多出近一倍,但天然的缓和区域也让水流速度在这一段降到了最低。

  平缓的河流也引来了周边的鸟兽在此饮水,不过蚩尤城周围的野物不像老林中的不怕人,早已被黎族狩猎队吓破了胆。老远听到人群走来的声音就跑了个干净,风云等人过来的时候只看到了浅滩岸边各种各样的脚印蹄印。

  唯一没跑掉的是一只野牛,正被一只足有四米长的巨鳄咬住后蹄往水中拖去。

  “嘶!”风云有些意外,问道:“这河中竟然有鳄鱼?”

  黎贪没有发话,但身后黎大河已经飞身而出,手边木枪带着风声投出,贴着那巨鳄的脸侧没入水中,深入河底,只留出尾杆在河面上颤动不已,拨动水面发出哗哗水声。

  巨鳄受了惊扰,反而咬得更死了,那野牛哞哞叫着,半个身子已经被拉扯入水中,若是再深些,巨鳄可以借力,开启死亡翻滚模式,那么最起码一条腿就保不住了。

  “哈哈!黎大河你个歪货,尿不准啊!看我的!”另一名巫战上前一步,抖手一丢,手中木枪已经带着风声飞出,平射而去。

  那巨鳄此时刚好从水下露出水面准备换气,随之而来的就是一波死亡翻滚,以它的体型可以轻易将那头野牛的一条腿拧断撕下来。但忽然眼前一黑,随后的剧痛就让它疯狂的挣扎了起来。

  刺入眼睛的木枪被它拖入水中折断,此举让它的疼痛更上了一个层次。

  咯嘣一声,野牛后蹄从小腿处断裂,只听得惨叫一声,野牛一颠一颠的从水中挣扎上岸,没命的朝林中跑去。

  伤势太重,野牛无法跑快,已经有巫战几个纵步追了过去,擒抱住牛脖子,按紧脖子上的血管,没一会儿,野牛就哞哞叫着头晕眼花的被他抗了回来。

  “先送回去,让黎石针看看。”黎贪吩咐着,继而给风云解释说道:“族内的牛都是从这种原牛驯化而来的,好牛野性难驯,这样受伤的牛最好驯化。”

  投木枪的巫战也跑去河边下了水,寻着机会插住犹自挣扎的巨鳄向岸边拖着。在他的身后,有十几条大小不一的鳄鱼嗅到血腥味也追赶上来。

  那巫战一人拖着费劲,又上去两个一起帮忙,才将那大家伙拖到了岸边。受伤的巨鳄凶恶无比,疯狂的左右横甩着脑袋,张着大嘴准备撕咬一切来犯之物。

  “黎大山,你们先回来。”黎贪开口叫回了那三个巫战,他低声跟风云说道:“这条大河中的鳞族灵脉便是猪婆龙一族,如今魔族进犯在即,若想争取鳞族共盟,便不能太过开罪此条灵脉。”

  风云点头若有所思,并没有说话。

  巫战们退了回来,受伤的巨鳄张着嘴趴在岸边警惕,身后一群蠢蠢欲动的杀手埋伏在水下。

  黎贪问道:“你看也看了,到底意欲何为?”

  风云想了想,说道:“我要先看看入水口。”

  饮水河的入水口要再往前走半里多,五米见宽的河道坡度与大河相差不大,因此从其中引出的河水流速很平缓,经过将近十里的沉淀,最终被引入城中,成为所有黎族人的饮用水。

  风云上下看了看,抬了抬下巴问道:“入水口那栽的一排桩子是干嘛的?”

  黎贪说道:“一是减缓水流速度,二是阻挡猪婆龙顺流跑入城中,怎么?不妥么?”

  风云摇摇头,又看了两眼,说道:“我有数了,渔网呢?黎麻会撒网捕鱼的是吧?你先在入水口内侧这边撒一网我看看。”

  黎麻闻言应声解下渔网,一根根整理好,提在手中左右甩了两圈,借势掷出,渔网在空中分散舒展开来,落入水中,砸出一圈白色的细浪。

  黎麻的渔网可不比后世的渔网,单单麻绳的重量就足以是后世五倍以上,再加上石头做的坠子,更是要重出十倍不止,而黎麻却能甩出近三米远,也算是老当益壮了。

  拉着绳子一点一点的收网,感受着手中绳子的颤动,黎麻面上绽出了笑容:“有东西!”

  随着渔网被拉出水面,中间蹦跳着的鲜鱼拍打出的浪花如同烧开了的水,瞧见第一网就有了渔获,随行的众人都高兴了起来,纷纷上前帮黎麻一起往岸上拖。

  没一会儿,一网鱼虾就被拖上了岸,一米多长的草鱼,半米多长的鲤鱼装满了渔网,还有一层缠在网子上的水草。风云瞧着那些鳞片金黄的鲤鱼,嘴角泛起了微笑,赞道:“好大的黄河鲤鱼。”

  黎贪也没想到第一网下去会有如此丰富的渔获,快步上前清点了一下,一网下去,足足捞上来七十三条鱼,几乎没有二尺以下的。最小的都够一个成年男子吃一天,当然,巫战不算,不过这也很不错了。如此简单的收获众人还是头一次见到,这分明就是直接捡肉吃么!一群人一边数着数,一边用麻绳将大鱼都穿了起来。

  黎麻很开心,这是他第一次一网捕到这么多的鱼,真是奇了,这个黎云怎么就知道这里的鱼多呢?

  不信邪,他又下了一网,这次更多,一网下去足有八十二条鱼被捞上来,差点给他的网都撑坏了。

  屎蛋儿兴奋的骑着个跟他差不多长的大草鱼,上下翻飞,屁股蛋被鱼尾巴抽得啪啪响也不撒手,一个劲儿的哈哈笑。

  黎大河高兴的嚷道:“这简直就是白捡的肉啊!早知道河里能捞这么多鱼,我们还费那么大的劲儿跑出去狩什么猎啊?唉?黎麻,你以前出去捕鱼怎么从来没捞到这么多的鱼?是不是都被你偷吃了?”

  “放屁!我要是有那么多鱼吃,不早吃得跟你一样胖了?”黎麻笑骂道,众人一起哈哈大笑了起来。

  风云又左右看了看,点了点头,向黎麻说道:“顺吃水河往后一里处,再下几网看看。”

  这次不消黎贪吩咐,一众人全跟着黎麻朝下游跑去,没一会儿跑了回来,离着老远黎麻就喊道:“不成啊!后面的鱼少多了!我下了三网,第一网没网到,第二网只有二十七条,大多只有一尺长,第三网还少,只有十二条小鱼。”

  风云不关心鱼的数量,而是问道:“网到水草了没?”

  “没有啊?没几根水草。”黎麻说道。

  风云点点头,说道:“继续往后走,三里处,五里处,都下网试试,如果我没猜错,后面的鱼会更少。”

  将鱼放下,黎麻拖着网跑了回去,好半晌才带着一堆人回来,手里提着十几条鱼,瞧见那寥寥几只小鱼,风云心中有了数。

  “奇了!你怎么知道后面鱼会少呢?”跟黎麻过去的黎族人都很好奇,难道黎元可以未卜先知?

  风云笑了笑,说道:“先不急,你再去入水口外各处撒网试试看。”

  此刻众人已对风云是言听计从,簇拥着黎麻就乌泱泱的跑到了入水口外的浅滩。

  黎麻怕惊跑了鱼,让黎大河他们都在外面等,怕水里有猪婆龙,巫战们都在不远处照应,剩下的人都被撵上了岸。

  接下来的情况却让黎麻百思不得其解,回到大河撒网,反而好像回到了以前他捕鱼时候的情形,一共撒了十网下去,有七网都空了,剩下的三网,一网捞上来一块石头,一网捞上来三条小鱼,最多的一网才只有两条大鱼和三条小鱼。

  奇了怪了,这是怎么回事?大河里的鱼不应该更多才是么?为什么吃水河里的鱼会那么多?而且又越往后半段越少,那个黎云又是怎么知道的?

  十网已经是黎麻的极限了,撒网是个很费力气的活,若是有收获还好些,老是空网很容易泄气的。

  黎麻拖着有些开绳的渔网回到了风云等人处,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风云回头问道:“你们看出来了么?”

  姜菘背着手呵呵笑道:“你呀!可真是生了个七窍心。”

  黎贪神色复杂,盯着饮水河中的河水,无奈摇头说道:“我以前怎么就没想到呢?”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37931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