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七十章 不该问的别问

第七十章 不该问的别问

  大B哥他们已经可以出栏了,虽然并没有栅栏围着它们。晃着肥硕屁股的六头健壮大猪在夷族人眼中就是六坨会行走的肉,每天都有无数夷族小孩绿着眼睛流着口水跟着它们屁股后面追赶,想要从任何地方啃下一块肉来。而那些夷族的大人们显然也在晚上想了很多办法想逮住这几头到处乱窜的肥猪,可是,贼精贼精的感叹号显然不会给他们得手的机会。

  只不过,这样无休止的纠缠已经让它们好些日子都没睡过个安稳觉了,于是,风云回到城里的时候,头上搭着麻布的猪刚烈已经带着大B哥它们跑到了草棚那窝着了。

  “呦!大忙人啊?怎么得空跑我这来了?”风云提着嘴角问道。

  “嗨呀!云哥儿,你就别挖苦我了。”猪刚烈用手扇着风,说道:“我这一天到晚的又要干活又要帮你养这几个,都快累死了,那些个小祖宗还成天欺负我,也只能跑你这躲一躲了。”

  风云笑道:“你不是当奴隶当得挺高兴的么?怎么?让几个小屁孩一闹腾你就受不了了?”

  “人总是要进步的嘛!”猪刚烈很是大言不惭,可转瞬就挤叭着小眼睛诉起苦来:“你是不知道哇!那些个小祖宗可都不是省油的灯,一个个都蔫坏蔫坏的。昨天,小石头居然趁我睡觉的时候往我鼻孔里塞毛毛虫!你说说,我一天到晚累死累活的干活,他们连个觉都不让我睡,简直不把奴隶当人看!”

  风云呵呵笑道:“你先照照镜子,是人吗就拿你当人看?”

  “至少我以前是吧?现在也算半个人呀!唉,不提了,说多了都是泪。对了,你那烧什么呢?这大热天儿的。”猪刚烈拎起麻布抹了一圈脑袋,抱着鼻子狠狠擤了下,又将麻布搭在了肩膀上,撩着布片扇风。

  “烧砖头呗……”风云看向窑炉,黎青正光着膀子用一根长树枝扒拉着炉口,滚滚的热气让炉口前方三米范围的空气都波动着,那是砖烧好后炉中残留的余温。

  黎扁碰了碰风云的耳朵,说道:“小盈不见了。”

  风云一愣,黎扁推着轮椅斜着走了走,越过猪刚烈肥硕的身躯,地上铺的兽皮上果然没了小盈的身影。

  皱起眉头,风云朝黎青喊着问道:“黎青,你见着小盈去哪儿了吗?”

  “在那睡觉呢啊?”黎青回过头来看了看,大声喊道:“哎?刚才还在的,我过来开炉了,没注意。”

  那就奇怪了,她睡醒了怎么不来找我?风云有些疑惑,小盈和他之间仿佛有着看不到的纽带,如果他没有交代过的话,睡醒后小盈一定会来找他的,而且也一定会找的到。然而一路上他并没有碰到小盈,难道跑去找黎小月玩儿了?黎小月那丫头有好几天没过来了,整天往外跑,神秘兮兮的不知道在忙些什么。

  风云想了想,对黎扁说道:“你先去帮你爹开炉吧!”

  他不是很担心小盈的安全,有黎贪在,蚩尤城周边一般不会有灵脉以上的外族出现,而小盈的能力诡异难防,一般巫战甚至连手都出不了,应该不会有什么危险。

  黎青和黎扁挖开窑炉后侧预留的气孔,将皮橐口子套在陶制的鼓风管上,塞进气孔里用力踩了起来,大股的热浪从炉口喷出,四周更热得待不了人了。

  “啊耶耶!真热死人个!”猪刚烈跳了起来,推着风云的轮椅往远处跑了截,躲在了树荫下,大B哥它们也睡不着了,爬起身来跟着猪刚烈跑到了树荫下来。

  风云此刻才觉有段日子没看到它们了,站起身来的大B哥已经跟他的轮椅一样高了,两根獠牙更加粗壮,脖子后面还长了一溜粗硬扎手的猪鬃。

  这是好东西啊!看长短差不多能用了,风云打量着重新躺在地上哼唧的六只大猪,心里忍不住盘算,长这么大,已经能吃了呀!

  “这玩意儿还挺好玩儿。”猪刚烈坐在风云身旁,眯着眼睛看着轮椅的轱辘,赞叹说道:“这咋弄成这么圆的?都跟太阳一般圆了。”

  “想学么?我教你啊?”风云笑道。

  猪刚烈头摇得像只拨浪鼓,说道:“不学不学,学了就得干活,你还嫌我不够累是么?”

  风云哈哈笑道:“你还真不傻。”

  猪刚烈嘿嘿笑道:“我要是傻早就死了。”

  风云看着清除了炉内余温,正忙活往外运砖的黎扁二人,随意说道:“其实你真没必要耗在这里,我实在不知道怎么把你变回去。”

  “我知道。”猪刚烈往后一躺,枕在了感叹号的肚皮上,瞧着蓝天说道:“在哪儿活不是活?等在这,至少有个盼头啊……”

  风云没再说话,黎青正笑呵呵的跟黎扁叨咕些什么,在窑炉的后方,灰黑色的土陶砖已经码了一堆,用方子塑好形的砖头都是整齐划一的大小,对于黎青来说,这就是他做过最漂亮的物件了。

  陶器他也见过不少,他自己也会烧一点,在他的印象中,陶烧来就是当瓶罐缸盆来盛水的,但从来没想过用陶来盖屋子。

  而如今,一间陶屋就将在他的手中盖起来。

  烧砖的手艺他现在已经完全学会了,若是让他说,他完全可以侃侃而谈。先找好土,掺水和泥,用木板钉成方盒,装满泥巴,麻绳切掉多余不平整的位置,扣在地上弄成模子,阴干后进炉烧就成了。

  可说起来简单,若是让他从头做起,他可一点办法也没有,单是模具要用到的木板对他来说就是个大问题。

  中官的那些工具都是宝贝啊!一件都不能丢!黎青码着砖,又是高兴又是狠,搞得黎扁莫名其妙。

  “哒哒~!”小盈的声音从后山方向传来,风云扭头看去,却见她忽闪忽闪的从半山腰慢慢往下飞着,没一会儿就飞回了草棚。

  一屁股坐到风云的怀里,她刚咯咯笑了两声,就被烧砖残留的烟火气呛得打了个大喷嚏。

  猪刚烈哈哈大笑,从脖子上摘下毛巾就要来给风云抹脸,风云连忙骂道:“滚滚滚!你以为我忘了你刚才拿它擤过鼻子吗?”

  “又不是不能用!”猪刚烈理直气壮。

  风云懒得理他,低头问道:“你跑哪儿去了?”

  “哦哦叭叭叭。”小盈说着谁也听不懂的话,低头去啃手中捏着的星星果。风云很快注意到了这一点,新鲜的枝叶告诉他,这是刚刚采摘下来的新鲜果子,是她自己找到的,还是谁给她的?

  小盈咬了一口,高兴的手舞足蹈,忽然,她伸出小胖手指向后山的位置,喊道:“啊嘛啊嘛!”

  风云顺着她的手看过去,却什么也没看到,只是一瞬间,他心中像是闪过什么念头。

  猪刚烈问道。“你就准备拿那些陶块盖房子?”

  被带偏了思路,风云却再也想不起来刚才想到什么了。无奈,他刚想回答,却忽然反应了过来,问道:“我记得我没跟你说过这个吧?你怎么知道的?”

  “听黎肉说的啊?”猪刚烈随意说了句,转瞬得意说道:“可别小瞧我,我现在消息灵通着呢!城里大大小小的事我都知道。”

  风云笑道:“厉害了,你准备做万事通么?那你跟我说说,最近城里有什么事?”

  “哼哼!我知道一件大事!可是关乎整个黎族的呦!”猪刚烈得意说道。

  “哦?”他能知道什么大事?西讨?还是重挖吃水河的事?难不成是气运相关的事?风云皱眉问道:“什么大事?”

  “说起来还和你有关系呢!”提起这个猪刚烈顿时变得神秘兮兮起来,将猪头凑了过来,小声说道:“你知道不?女主人又怀上啦!”

  “放屁!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风云一头黑线,猪刚烈的女主人是谁?那是黎贪的老婆啊!这个猪刚烈简直是猪嘴里吐不出象牙。

  “嘿!怎么没关系?”猪刚烈瞪着眯眯眼说道:“那次你带狩猎队出城煮盐,小主人不见了,后来跟着你们回来了,可当天晚上就又不见了,到现在也不知道去哪了。哎,云哥儿,你知道小元跑哪去了不?”

  风云沉默片刻,说道:“不该问的就别问。”

  “哎呀!我突然想起来主人屋外晒的罩衣还没收起来呢!我得回去收衣服了。”猪刚烈跳起身来,就朝城中跑去,一溜烟就不见了。

  瞧着他的身影,风云轻笑说道:“说你聪明还是说你傻呢?我倒要看看,是谁这么大的胆子,主意都打到老子身上来了。”

  “云哥儿,砖头都弄出来了,可以开始盖了吧?”黎青黎扁二人擦着汗跑了过来说道。

  “不急。”风云笑道:“辛苦你们了,今天先这样,给你们放半天假,回去好好休息休息,明天咱们再开始盖吧!”

  黎扁扭头看了眼他爹,黎青笑道:“那行!明天我们再过来,你一个人在这行么?”

  风云摇头说道:“没事,胖婶下午会过来的。”黎青二人这才放心回去。

  看着二人走远,风云低头看着绵软的身子,轻声叹道:“真不方便啊!”

  小盈吃完了星星果,咿咿呀呀的唱着歌,风云闭上眼睛,再次开始内视。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40248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