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七十一章 梦境中的大门

第七十一章 梦境中的大门

  那黑色的光芒任由神元之力和巫力夹击依旧根深蒂固,甚至有隐隐反突的迹象,它已经蔓延到了风云体内所有的骨骼之上。神元之力与其的自性斗争持续压迫着风云的脊柱神经,两相纠缠之下,巫力更加无从下手,如何化解这个僵局,他依旧毫无头绪。

  或许是受伤的原因,自生成的巫力总量正在快增多,风云无法判断这是好事还是坏事。因为在这个时候,力量总量的增加会给他的伤势带来更大的负担。

  这段时间以来,他一直在思考在认祖归宗的时候伏羲所说的那些话,为什么伏羲说不要相信任何人?包括他自己?他为什么要说这些话给自己?

  经过这几天的思索,风云已经大致有了一些判断。

  他说不要相信他,就证明他在前面说的话中有假话,至于哪些是真哪些是假,一切都要靠自己的判断。

  可是为什么他非要说些假话来让自己猜,而不直接告诉自己呢?据风云猜测,那是因为他不方便说真话。

  想通这一点后,风云就有了大致的思路,如此看来,当时并不是只有他和伏羲两人在说话,还有第三个人,而那个人,就是伏羲不敢说真话的原因。

  那个人的身份呼之欲出,应该是帝俊没差了。

  既然这样的话,是不是就可以推断,伏羲口中和帝俊相关的事真实性存疑呢?

  帝俊啊……帝俊,风云现自从他来到这个世界之后,这个名字就一直环绕在他四周,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在被这个帝俊监控一般,这种感觉恰恰是他最不喜欢的。

  这么看来,或许自己的瘫痪跟帝俊是扯不开关系了。可是,凭借帝俊的实力,为什么会费这么大的功夫来设计自己?他隐隐有个感觉,那个传说中的帝俊好像有点怕他,所以才一直不敢露面来见他。这样也就解释了为什么他击杀了神族之后,却久久没有其他神族来找他的麻烦。可是,他猜的就一定准确么?他甚至不敢相信自己了。

  “云哥儿?睡着了吗?”

  胖婶儿的声音传来,风云睁开眼来,笑了笑说道:“胖婶来了。”

  小盈不知什么时候飞去了树根下坐在地上看蚂蚁搬家了,胖婶则端着一盆肉汤走了过来,上面还飘着几根翠生生的野葱,闻着喷香扑鼻。她这些天跟风云学到不少做菜的窍门,在此之前,她还从不知道这种黎石针挖来煮汗药的草也能入菜。

  “热了一头汗啊?”

  胖婶放下陶盆,取下轮椅靠背上的麻布帮风云抹去额头的汗水,絮絮叨叨的说道:“黎青那个欠揍的怎么放你一个人坐在这儿?黎扁也是个没良心的,亏你还教他烧陶,尽随他爹了……”

  风云笑着解释道:“是我让他们回去的,这些天也累了,我就让他们回去歇半天。”

  “他们累什么累?又不用他们像以前一样抗石头,就撒尿和个泥的事儿,运土也都是用你教他们做的那个小车,累个什么劲儿的,你就是心好,用不着顾惜他们……”胖婶是个能说的,每天醒来除了吃饭喝水就是说话,嘴不闲着。

  风云赶忙岔开话题说道:“你今天烧了肉汤啊?闻着挺香。”

  “那是!”胖婶来劲了,端过陶盆,从草棚里取出风云专用的碗筷,用清水冲洗了下,才盛出一碗肉汤来,递到风云嘴边笑眯眯的说道:“来尝尝,我煮之前刷了两遍锅呢!”

  风云哈哈笑了,还记得胖婶刚来的那两天,连指甲缝里都是黑泥,而他也正心烦意乱,每次端饭过来他都推脱说不饿,一口都不吃,每天就靠小盈给他捏的几个星星果过活。胖婶还闹不明白,以为是自己做的不好吃的原因。后来风云开始给黎扁教木工的时候,才给胖婶说了说,她才恍然大悟。

  不过她也没生气,反而隔天就将自己拾掇得干干净净,连锅碗都是拿到风云跟前用滚水烫了几遍,倒弄得风云有些不好意思,不过总算有干净饭食可以吃了。

  “你还别说,这些天我天天去大河里洗个澡,现在一天不洗都难受。”胖婶笑呵呵的说道。

  风云低头喝了口肉汤,眉毛一挑,说道:“鸽子汤?”

  “嚯!嘴真刁!这都被你尝出来了?”胖婶笑着用筷子夹起一根鸽子腿递到风云嘴边说道:“这叫白凤,别乱叫那些夷族老头惯会引鸟,近前的鸟都快被他们逮完了,我用两捧米换了两只,从中午就炖上了,好喝不?”

  吃草籽而生的野鸽子肉质紧致,小火炖了半下午后却已经软烂,用舌头一抿,肉就已经脱骨而下,但却并没有变渣变柴,肉质还有着一丝筋道。而细细的鸽子骨也已经被炖酥了,吞下肉去,嚼着骨头咂着其中的汁水,风云点头笑道:“好喝,小果子喝了吗?”

  小果子是胖婶的孩子,听到风云问起,她高兴说道:“喝了喝了,我把膀子都留给她了,亏你还想着她。”

  只加了葱和细盐的鸽子汤鲜美无比,风云一个人连汤带肉干了三碗,这是他这些天来吃得最饱的一次了。盆里还剩下小半盆汤水和几块没什么肉的细骨头,都被胖婶细细吃了个干净。

  “你还没吃呐?”风云问道:“怎么不说啊?咱们分着吃不就得了?”

  “我吃过了,就是怕浪费……”胖婶抹了把嘴,端着盆站起身来笑道:“我去把盆刷了去,你先坐一会儿啊!”说罢,胖婶便端着盆走了回去。

  草棚这里离城中有大概一里的距离,风云当初也是特意选择避开居住区,所以在这里基本上听不到城中的声音。

  小盈坐在地上头一点一点的打着瞌睡,风云坐在轮椅上,回头看着已经快到后山山巅的日头,享受着这难得的平静。

  野外不可能会有安静的时候,生机勃勃的大自然有着它呼吸的节奏。几只胖头鸟往林中飞去,留下几声咕咕的叫声;风吹树叶带出一串哗哗的响动;偏西的日头从枝叶间洒下斑驳且不刺眼的光芒……在这样的美景之下,风云却只能感觉到空洞。

  “小盈?”

  风云轻呼了声,小盈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揉了揉眼睛,晃悠悠的飞了过来,扑进了他的怀里,抬头眯眼露出了个大大的笑容。只是,刚咧开嘴,她的眼睛就被困意重新合起,脑袋一重,她就贴在风云的胸口沉睡了过去。

  听着她细密的呼吸,风云说不出心中是什么感受,或许是因为想到自己吧,他觉得有些对不起小盈。她本来会有更加自由快乐的生活,却被他带了回来。原本他是想通过小盈来控制那些虎纹蝶,但这些天的静心思索,他却现,这个理由,其实很可笑。

  为拥有而拥有称不上拥有,充其量只是占有,而他就是强行让自己进入了小盈的生命中而已。

  回到城中之后,周围根本没有和她一样的生物,在这个陌生的环境中,她唯一的依靠只有风云。所以,她很依恋风云,整天除了睡觉,就是围绕在他身边,其实整天睡觉,是因为她实在没有别的事可做吧!而成天围在他身边,也其实是因为害怕孤独吧?

  孤独?风云眼中有些恍惚,其实他自己也是孤独的吧?与其说是小盈很依赖他,其实他更依赖小盈吧?依赖这种被人依赖的感觉?他说不清楚。

  一个人可以因为很多事孤独,而风云自己,却是因为不知道为什么孤独而孤独,或许,明白为什么孤独,他就能找回自己了吧?

  低头用鼻尖蹭了蹭小盈的脑袋,风云闭上了眼睛,他太累了,他要睡一会了。这些天他白天教黎青黎扁技艺,晚上想方设法去解开体内纠缠力量的死结,相较而言,前者可以很清晰的看到黎青黎扁的进步,而后者却根本看不到方向,这其实是更让人疲惫的事。

  四周的黑暗幽深而纯粹,但风云却并没有惊慌,他已经经历过好几次了,虽然醒来后会完全不记得自己做过梦,但每次进入这个梦境的时候,他还是会有模糊的记忆,对这里有种莫名的熟悉。

  一步一步向前走去,他踏在虚空,却像是踩在坚实的地面,他面朝的方向,有一颗细微的光芒,在周边无尽的黑暗当中,那是唯一的光源,而风云知道,他要去的地方,就是那里。

  一步一步前行,光芒与他之间仿佛隔着亿万年的鸿沟,但他心中却非常笃定,他一定可以走过去。

  不知走了多久,一亿年,亦或是一分钟,那光芒已经近在眼前,几乎伸手就能触碰到。在他面前的,赫然是一扇融入到虚空当中的漆黑大门。并没有任何的花纹,大门光滑的不像话,仿佛是空间的断层,那漆黑的颜色与缠绕在他骨骼之上的黑色光芒一模一样。而先前他看到的那颗光芒,却是从这扇大门中间锁孔里透出的亮光。

  是要用钥匙么?可钥匙在哪里?

  风云一低头,却现自己手中一直捏着一把同样漆黑的钥匙。

  对准锁孔,风云将钥匙推入锁孔之中,大小很匹配,严丝合缝,或许它们本来就是一个整体。

  钥匙推入,光亮消失,一颗光粒子都不再漏出,仿佛一瞬间,又或是亿万年,大门无声无息的打开,里面纯白色的光芒瞬间淹没了风云的身形。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4167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