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七十三章 黑潮

第七十三章 黑潮

  活“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反正手是能活动了。”身体情况的好转让风云心情也明亮了些,瞧见胖婶儿腋下的兽皮,风云问道:“胖婶儿你这是?”

  “你住这么远,黎青那爷父俩又不在,我怎么放心你一个人住这?”胖婶放下铺盖,就跑了过来,扶着风云坐回了轮椅上,高兴的看着他的手笑道:“手能动,那就是快好了么!你这怪病可真奇怪,来的也快,去的也快。”

  “这还快呢?”风云苦笑道:“这些天都快把我憋屈死了。”

  胖婶笑道:“说的也是,手脚都不能动,那啥也干不了啊!不过现在好了,我觉着你明天就能走路啦!”

  “但愿吧!”风云问道:“你来这里,小果子怎么办?”

  “有她爹看着呢!”胖婶儿满不在乎的说道:“我喊她过来她不过来,说晚上要和小石头他们玩的。你也知道,她们小家伙们在一起就是整天整夜不睡觉,每天成群结队的去跟人家夷族娃娃打架,说是约战,这不是欺负人么……”

  胖婶一张开嘴就没完了,一边铺着铺盖,一边嘚嘚的说个没完,一个人竟也很是热闹,再加上小盈啊啊的叫着,一时间也为这林间的草棚添了不少生活气息。

  哼哧!哼哧!

  从窑炉后方的山脚下,大b哥它们六个慢腾腾的走了过来,天色慢慢黑下来了,它们也要回圈里睡觉了。可是,走到草棚这里,它们六个却停下了脚步。

  大b哥这几个是会享受的,烧砖和泥的黏土都是被黎扁细细敲碎的,绵软无比。和泥的空地大坑里都是剩下的陶土,被水调和后就成了最优质的泥塘,它们几个跳进里面滚来滚去,十分欢畅。只有感叹号晃晃悠悠的走到了风云的身侧,抬眼瞧着他,伸出湿润的鼻子来嗅风云的手。

  湿润的空气拍打在他的手背上,风云很享受这样细腻的触感,只有失而复得才会体会到这些最基本的东西却是最珍贵的。

  握着它嘴边的獠牙晃了晃,风云有些感慨,想当初在桃花源的时候,它们六个和自己玩闹,可没有现在这么大,这才不到一年,一个个长得都膘肥体壮,估计能出不少肉吧?

  说笑而已,风云可舍不得对它们下手,毕竟它们是他仅剩的桃花源记忆之一了。看到它们,风云就会想起他刚来这个世界的时候,虽然狼狈,但也找到了稳定的生活环境,也有了朋友,只可惜,他没能保护得了自己的朋友。

  天色一点一点暗了下去,远处城区的方向也燃起了一缕缕的炊烟,胖婶翻出了风云换下来的衣服,用鱼骨针穿着麻线缝补着,一边絮絮叨叨说些不知是给风云还是她自己听的琐碎小事。

  风云只是安安静静的听着,一边看着天空中逐渐亮起的星辰,胸口闷闷的感觉谈不上舒服,但却让他恋恋不舍。

  坐在地上玩耍的小盈打了个哈欠,摇摇晃晃的向着风云飞来。风云张开双手,将她搂入怀中。

  “哒哒……”小盈揉了揉眼睛,小声嘟囔了句:“叭叭……”

  嗯?!风云怀疑自己听错了,低头看去,小盈已经趴在他胸口闭上了眼睛。。

  嘴角泛起一丝微笑,风云伸出刚刚好转的双手,将小盈托起,重新放了个舒服的位置。

  粘风云就睡的小盈只是吧唧了下小嘴,两只胖手还是紧紧捏着风云的衣服,不愿松开。

  “她睡啦?”胖婶儿笑眯眯的走上前来,打趣问道:“我刚听她喊你什么来着?”

  “没什么……”风云没来由的红了脸,含糊的说了句。

  “哈哈!”胖婶爽朗的大笑两声,却又赶紧停住了,小声笑道:“你别说啊!这小家伙若不是背后生这两对膀子,还真像个人族娃娃,生得还俊俏,将来一定是个美人坯子。”

  风云笑笑,没说话。

  “天不早了,你也睡了吧?”胖婶笑着问道。

  风云点点头,胖婶便一把将他抄了起来,抱着就放到了草棚下的兽皮上。对于膀大腰圆的胖婶来说,搬动风云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小盈无意识的蹬了蹬腿,风云将她放在了身边,但衣领还是被她攥在手中。

  “来,烫烫脚,晚上睡着舒服。”胖婶端着一个木盆过来,这是风云教黎扁做木桶时替换下来的残次品,被他当了洗脚盆。胖婶这些天每天都会帮他洗洗脚,揉搓下腿上的肌肉,这都是黎石针说的,胖婶便一丝不苟的执行。

  “我自己来就行。”风云撑着身子坐起来说道。

  “没事儿!”胖婶笑道:“这些天不都是我洗的么?”说罢,便不由分说将他的双脚放入木盆中,用力搓洗着。

  风云无奈,也只能任其所为。

  半晌,他忽然开口问了句:“胖婶儿,我能问你个事儿吗?”

  胖婶疑惑的抬起头来说道:“什么事儿啊?”

  “如果……”风云停顿了下,说道:“如果我不是黎族人,你还会对我这样么?”

  “说什么胡话?”胖婶笑道:“你不就是我黎族人么?族长都说了,秋收之后就举行认祖归宗的祭祀,你认祖归宗以后就是真正的黎族人了。到时候小果子也会去,咱们城中已经两年没女娃娃觉醒巫战天赋了,不过小果子一定能行,这丫头成天跟那些男娃一起玩儿,打架从没输过……”

  “胖婶儿……”眼瞧胖婶儿越扯越远,风云忽然出口打断了她的话头,又问道:“我是说,假如,我是说假如啊!加假如我真的不是黎族人,而是炎族或者黄族人呢?”

  胖婶慢慢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瞧着风云张了张嘴却没有说出话来。风云也只是静静的盯着她的眼睛,一言不发。

  胖婶低下头去,静静思索了半晌,忽然抬起头来,笑着说道:“那又咋了?炎族人和黄族人就不是人了么?大巫奶奶讲过,咱们都是同出一源,即便咱们黎族人从炎部脱离了,但也是认同一个祖宗的,都是兄弟姐妹!再说了,你来族中,带了多少好东西来?又是盐巴又是新粮的,前几天我去给小果子她爹送饭,那什么玉米如今都快长得和小树一样高了,更不用说你弄的这盖陶屋的法子,我一个女人,瞧了几天也瞧了个大概,若是带几个姐妹,我都能盖个小陶屋!明眼人都看得出来,你是向着我黎族人的,我们黎族人也是识好歹的,你向着我们,那你就是黎族人!没差了!”

  风云嘴角浮现出了一丝笑意,但却又追问道:“那胖婶,那我再问你一句,如果我根本不是人族呢?”

  轰!像是被当头一棒,胖婶愣住了,好半晌,她突然低头看了看睡得正香的小盈,眼中逐渐生出一丝恐惧之色。

  瞧着她渐变的神色,风云嘴角的笑意消失了,心在一点一点下沉,坠向冰封的无底深渊。

  “别瞎说!”胖婶忽然跳了起来,一把捂住了他的嘴巴,惊惶说道:“别瞎说!别瞎说!可不敢让别人听到!”

  虽然被拍了一脸洗脚水,但风云却感觉胖婶温暖的大手如同冬日的暖阳,瞬间撕开了一直以来萦绕在他心头的迷雾,在他满是坚冰的心上焐开了一道裂痕。他能感觉得到,有种东西,正在慢慢苏醒。

  胖婶快步走出棚外,探头左右看着,好一会儿才庆幸的拍着胸口回来说道:“还好你住的远。”

  瞧见风云张口还想说些什么,胖婶训斥道:“你别说了!瞎说什么呢?这话不许再乱说!不管你是啥,你都是我胖婶的大侄子!快睡觉去!睡觉睡觉!”说罢,她便和衣躺在了草棚另一端的铺盖上,背着身不再理他。

  不用再说什么,风云已经懂她的意思了,一股火辣辣的热血直接涌上脑子,呛到了他的眼睛和鼻子。

  仰身躺下,他深吸了一口气,再缓缓吐出,他的心中无比的平静。

  经过数千年时光的跨越,他终于体会到了作为一个人的感觉。

  耳畔的小盈呼吸均匀,草棚另一端的胖婶却辗转反侧嘘声叹气,风云知道今天的几个问题吓到了胖婶,但是,他依旧很开心。他仿佛又看到了那个提着棒槌怒视玄冥的那个高大的身影,而如今,她已经不是站在了一个黎族人的身侧,而是他的身侧。

  在找回真正记忆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他都无法接受。当原本活着的意义都被否定,当真正认识到什么是自己,这种茫然和无助他无人可以诉说,只能将其用冷酷的寒冰加以封锁,深深掩埋在心中。他不肯承认自己已经失去了生命的方向,也找寻不到存在的意义。

  但是今天,他重新找到了方向。

  他重新正视自己,不再以一个族群,而是以生命本身,他的思维从没有像今天这样清晰过,或许,这就是所谓的开悟吧?

  不知道兴奋了多久,直到胖婶都打起了呼噜,风云才迷迷糊糊的睡着。

  夜风飒飒,拂动阔叶哗哗作响,日落月升,今日的月亮只露出半面,羞答答的躲在云层后面。

  朦胧的月光下,后山之上悉悉索索如同春蚕食叶般的声音从四面八方涌起,黑色的洪流从林间草叶下涌出,汇聚成一片黑潮,向着山脚下的草棚涌来。

  沙沙响动,黑潮将草棚团团围住,却突然停了下来,到近处看去,却是无数无尽的黑色蚂蚁汇聚而成的一片蚁潮!

  蚁潮之中,无数蚂蚁首足相连,攀爬而起,汇聚成了一座蚁山,一层层的蚁块剥落,一个完全由蚂蚁汇聚而成的巨大人面从其中升起。

  巨大人面的双眼看向沉睡中的风云和小盈,并没有动作,无数只蚂蚁黑色复眼齐唰唰的盯着同一个方向,这种感觉让人毛骨损然,睡梦中的风云也像是心生感触,微微皱起了眉头,却没有醒来。

  黑潮涌上,无数只蚂蚁爬了过来,将风云和小盈托举了起来,缓缓向后山退去。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43727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