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七十五章 人生而自由

第七十五章 人生而自由

  昆蜉却不回答他,而是看向小盈说道:“你定要如此庇护他吗?你知道你的寿命长短,还要徒增烦恼么?”

  小盈吧唧了下嘴,看着它点了点头。

  昆蜉转过头来,看着风云说道:“你为它起名叫小盈?既然有此机缘,那我也不便阻拦,那即日起她便叫昆盈,由你抚养。不过我要提醒你一句,昆盈乃是我昆族气运之子,生死早有定数,无论你是何居心,如今你已经同她气运纠缠,难舍难分,百年之后,种族战场上,你将难逃一死。若是你现在反悔,我或许还有法子将你们分开。”

  小盈抱着风云脑袋的胳膊紧了紧,风云拍了拍她的小脚丫,笑道:“这种唬人的话我耳朵都听出茧子,当放下对死亡的恐惧后,其实大多数事我都不会太在意的。其实,我倒是很想知道你说的气运之子是什么意思。”

  “稍后我会告诉你,现在,我先带你去取样东西。”昆蜉巨大的身形向后退去,趴下身子,像是睡着了一般。风云身后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回头看去,却见有无数只黑色的小个头蚂蚁爬了出来,如同聚沙成塔一般簇拥了起来,不一会儿,竟然汇聚成了一个人形,扭头冲风云笑了笑。

  “我在用你们人族的相貌和礼节,会让你感到心情愉悦么?”

  “昆蜉?”风云皱眉问道。

  “是我。”人形蚂蚁堆点了点头,说道:“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

  “还行,我无所谓。”风云耸了耸肩,又回头看了眼趴着一动不动的巨型蚁后,疑惑问道:“那个,现在的你和那个你,到底哪个是真正的你?”

  “都是,随我来。”昆蜉蚂蚁堆脚的部位并没有分出两只,而是一整坨,由另一堆和风云身下一样的腭齿巨蚁抬着,向着巨型蚁后腹下的深渊行去。

  从近处看去更能感觉得到蚁后身躯的庞大,肥嫩白胖的身躯一直延伸到深渊底部,正在缓慢的鼓起收缩,这是它的呼吸节奏。

  被腭齿巨蚁们抬着下来,风云才察觉到原来下方并不是深不见底的,而是因为光线的原因,看不到下面的情况。一堆蚂蚁抬着一块巨大的不规则夜光石跟了过来,柔和的淡蓝色光芒照亮了深渊底部,风云这才看清,深渊下方却是一个斜坡,通向一个巨大的洞口,而巨型蚁后的身躯依旧延伸进去,看不到尽头。

  “话说,你究竟有多大啊?”风云瞧着昆蜉一眼望不到头的白胖肚子问道。

  夜光石照亮了洞窟,昆蜉当先向里走去,一边说道:“我昆族与外族不同,一个族群只会有一个意识,像你现在看到的这些零散个体,只是随我驱使的部分身体,它们并没有思想,只是我身体的延伸。如果你是问我的本体,那么我想不会大过一座山丘,如果你问的是我的身体,那么,我无所不在。”

  腭齿巨蚁们抬着风云跟在后方,他们顺着昆蜉身侧的缝隙向内走着,看着身下行动整齐划一的腭齿巨蚁,风云问道:“那么就是说,这些其实也是你身体的一部分了?它们是受你驱使的。不过我看到它们表现过畏惧的情绪,难道它们就不算生命了么?”

  “是反感。”昆蜉更正说道:“它们只是不喜欢你身上巫力的气息。我是它们所有膜翅昆族的母亲,它们都是我的孩子,但是,你也看到了,我的孩子实在太多了。不过,这不代表它们就不是生命。我的每一个女儿都拥有养育一个族群的能力,以及进化为灵脉的潜力,这也是我们膜翅一族赖以生存的根本。然而,我的每一个女儿只有在成为母亲之后,才会有意识的诞生,否则就只是工蚁,仍会被我的意念所操控。就如同你们人族一般,没有觉醒巫力的人就只是普通人,被上层人族所操控一般。”

  风云摇头说道:“不,我们每个人都是一个单独的个体,都拥有自由的思想,和蝼蚁还是不同的。”

  “是吗?”昆蜉说道:“我倒觉得,这世间没有你说的自由,在这一点上人族和昆族还是有相同之处的,我的孩子无法脱离整个族群而存活,你们人族也一样。”

  “不一样。”风云很笃定的说道:“自由从来都不是身体上的,而是思想上的。”

  “那倒不一定。”昆蜉继续说道:“这不是存活本身的问题,如果让你脱离人群单独生存,即便你能生活很久,最终也会如同我遗失的孩子一般,黯然死去,你的思想也不会被任何人知道。人族是个新生的种族,繁衍生息才是最重要的事,而你独自一人,是无法繁衍的。因此对于整个族群来说,你就如同脱落的毛发和牙齿一般,完全可以替代。既然你生在族群,就必然会受到影响,那么你选择自由,便是选择死亡。”

  风云沉默半晌,抬头说道:“我不想和你争论什么,咱们并不是一个种族体系,思想价值观也不会一样,并不存在谁说服谁。但我认为人的存活并不是为了繁衍甚至是存活本身。我知道有个叫卢梭的家伙说过,人生而自由,个人自由大于集体自由。你我都是这世间最幸运的生命,能够获得自由的思想,这本身就是难能可贵的事。”

  “人生而自由?很有趣的观点。”昆蜉说道:“其实我很羡慕你们人族,即便是最普通的人,也能拥有独(du)立的意识和思考的能力,而不用像我这样努力培育灵脉。”

  “哒哒!”

  小盈高兴的指着头顶的方向,风云顺着她的手看去,却发现越往里走,昆蜉腹部就越加的臃肿,韧性十足的表皮都已经被撑得有些偏透明了,而其中正有一团一团淡蓝色的光团,正在其中闪烁着光芒。

  原来风云刚醒来的时候是处于昆蜉腹部的下方。

  “那是什么?”风云问道。

  昆蜉看了看,说道:“那便是我要带你来取的东西。”

  洞窟内的地形是一路斜着向下的,又走了一截,风云总算看到了昆蜉的尾部。他估算了一下,昆蜉的身躯足有将近一公里长,如此庞大的身躯,每日所需摄取的食物恐怕都是要以吨为计量单位的。尾部末端,原本零星的蓝色光团正密密麻麻的堆积在一起,亮度甚至超过了带来的夜光石。

  “你在这里静候。”昆蜉说了声,就当先行去。

  风云打量着它的身躯,却发现腹部蠕动的速度突然加快了不少。

  光亮一盛,淡蓝色的光芒填满了整个洞窟,昆蜉捧着一块散发着淡蓝光芒的石头走了回来。

  “啊啊!”小盈拍着手,想要伸手去拿,风云看去,却顿时心生疑惑。

  那赫然是一块拳头大小的透明晶石,散发着阵阵甜香,通体淡蓝的光芒流转如同活物,而它的形状,也是像人脑一般,如果不是颜色不一样,风云真以为那是一大块神元石了!

  “这是?”风云警惕的问道。

  “这是给昆盈的,来,吃了它。”昆蜉伸手递了过来,小盈晃悠悠的飞了起来,两手伸着就要去抱,却被风云一把捞了回来。

  “你得告诉我这是什么。”风云警惕的看着它。

  “那就说来话长了。”

  “话长就慢慢说,我不赶时间。”

  昆蜉盯着风云,但风云态度很坚决,僵持了片刻,昆蜉收回手去,说道:“你知道魔族么?”

  “知道,怎么?”

  昆蜉静立半晌,轻声说道:“想当初天地初生,生命起源,我昆族是继嬴族之后第二个统治世间的种族,也是至今为止,世间种群数量最多的种族。万物慧者称灵,强者称王,达者为皇,除却赢皇巨鲲外,当时世间至强者便是我昆族皇者甲元。族内万众皆由甲元号令,繁衍生息,以水为界,与赢族双分天下。那时陆上只有甲元一个声音,那是我昆族甲皇的时代。”

  风云安静听着,心中如同抽丝剥茧般分析着它话中的意思,听得昆蜉停顿,便开口问道:“然后呢?”

  昆蜉继续说道:“起初甲皇一心想要成为世间至强,便全力繁衍后族,孕育灵脉,想要一举击败鲲皇,却一直不可得。殊不知鲲皇寿命亘久,早已看清所谓的力量强弱只是其次,世间万物生死早有定数。于是,它便在甲皇最强盛时遁去,主动避世。而甲皇不费吹灰之力便成就世间至强,却陷入了无尽的空虚。悠长的生命和强大的力量并不会带来快乐,正值鳞族逐渐强盛之际,新族决出新皇,龙母率众自深海登陆,欲击败甲皇证道。甲皇出手重创龙母,鳞族退回海中,预谋卷土重来。待到第二次鳞族登陆,龙母实力更为强盛,但却依旧不及甲皇。可就在那时,甲皇却忽然意识到了鲲皇的心思,原来当年的自己就如同彼时的龙母,眼界只在这天地之间,却不知天地外的世界是何等模样。于是,甲皇九分其灵,孕育我等九名王脉,自身却退化为一枚微小虫卵,封印在一枚玉石之中,飞往天外,探寻域外之界去了。”

  停顿了下,昆蜉接着说道:“龙母接替甲皇之后,却忽然遇到了古族现世,魔族便是那时候出现的。魔族自东而西,共分一十八路上行,连开七十二洞火山口,毒烟漫天,熔岩遍地。龙母率鳞族大军与其交战二十三万余年,陆生鳞族有九成被屠尽。甲皇在离去之时便交待过,造福世间并非一族之责,需同心合力方可求得安宁。我昆族九王脉助阵鳞族,亦损失惨重。后辛得鲲皇现世,一举击败九幽魔君,世间方才复得安宁。”

  虽然只是寥寥几句概况,但风云却依然能够幻想的到当初各族争雄的盛况,而无论是鲲皇的虚怀若谷,还是甲皇勇于开拓未知,都堪称当世强者,让人敬佩不已。

  然而,昆蜉还是没有提到它拿出的这种石头的来源。

  仿佛看出了风云的疑惑,昆蜉继续说道:“九幽魔君遁去前暗伤了鲲皇,自那时起,鲲皇便陷入了无尽的沉睡之中,后由我昆鳞二族联合将魔族残军赶入九幽深处。龙母经此一役,实力再度精进,却心生所感,欲寻甲皇回归,因此时常域外神游。可一次神游中,它却意外得见真神,窥得一丝天道,于是当机立断出世寻找真神踪迹,以期得知天道至理。而世间无皇者镇守,为防止魔族反攻,我昆族九王脉便日夜镇守七十二魔窟,至今已经有近亿年之久了。”

  风云正色坐直了身子,他没有想到魔族迟迟没有反攻回地面,最大的功劳竟然来自昆族。

  昆蜉再次拿出石头来,说道:“魔族的身躯并无定型,既可以是皮肉骨骼,也可以是石块泥土;可以是岩浆暗河,亦可以是浓烟烈火,但万变不离其宗,任何魔族的本体便是这个,它们称之为魔心,我们叫它魔石。这些都是亿万年来,我昆族击杀的魔族余孽的魔石。”

  “魔石?魔心?”风云咀嚼着这两个词汇,忽然疑问说道:“不对,我见过魔心,并不是这个样子的。”

  “你居然见过魔心?”昆蜉有些意外,继而说道:“没错,起初的魔心是黑色的珠子,其中充斥着杂乱暴虐的能量,若是放任不管,过不了多久就会有新的魔族诞生,因此,我便将其吞入体内,隔绝天日。却不曾想那魔心在我体内竟逐渐洗净铅华,变成了这等模样。褪去暴虐魔力的魔石蕴含着最精纯的大地之力和生命之能,可以让任何生灵获益。不仅能够延长生命,强壮体格,甚至能化腐朽为神奇,激活血脉之力。”

  “好东西啊!”风云赞叹了声,但却并没有放松警惕,因为他还不清楚为什么这魔石和神元石如此相像。他貌似随意的问道:“那为什么这魔石长得跟神元石挺像的啊?”

  昆蜉惊讶问道:“你也见过神元石么?看来你在人族中地位不低啊?告诉你也无妨,这魔石便是帝俊用来制作神元之石的原料,也是他登基以来我昆族需向其缴纳的供奉。不过神元石要比魔石强多了,拥有神元石,任何生灵都能获得毁天灭地的神力,而未被帝俊倾注神力的魔石,便只是一块能够延年益寿的石头罢了。”

  这还不够好么?风云心里有些痒,若是多给他几块,若是后面系统再给他出什么扣除生命时长的坑爹任务,他就有所依仗了。

  不过,系统好像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出现过提示信息了。

  “这个要怎么用?”风云问道。

  昆蜉又递了过来,说道:“吃下去就可以了。”

  “这是从你肚子里拿出来的,就直接吃么?”风云面色有些古怪。

  “不然呢?”昆蜉疑惑反问道。

  风云一咬牙,抓过魔石说道:“我要先试一试。”

  “狡猾的人族小子,那就先送你一块吧!”昆蜉轻声笑道。

  一入手风云就感觉到魔石和神元石的不同了,神元石是坚硬的,而魔石却是软的,触感温热,好像真的脑子一样。一咬牙一闭眼,风云仰头将魔石吞了下去。入口的甜香和滑腻让他差点以为吃的是果冻。咕叽一声咽下肚去,他仔细感受着身上的感觉,但除了长时间昂着头的脖子酸痛有些缓解外,并没有什么别的感受。

  风云不解,难道吃了神元石,再吃魔石就不管用了吗?

  “咦?为何你吃了没反应?”昆蜉同样不解,但却并没有太过纠结,转身又从身下拿出一块更大的来,直接递给了小盈。

  小盈抱着魔石迫不及待的就啊呜一口上去,吧唧吧唧吮吸得很是香甜,这是给丫头的,风云不好意思抢,但还是有些不甘心,便想多问些东西出来。

  “你是怎么将魔心中的暴虐魔力去除掉的?”风云问出了目前最相关的问题,他隐约感觉这和他恢复身体有很大的关系。

  昆蜉抬头看了看头顶,仿佛能够穿越厚厚的土壤看到地面,她喃喃说道:“天明了,该送你们回去了。”

  “先别急啊?你先回答我这个问题再说。”风云急道。

  昆蜉思索了下,说道:“我也不知道是如何褪除的,日日夜夜,自然消化,它便褪去了。”

  “不可能啊?难道只是因为消化系统的原因?”风云皱眉思索,又问道:“那你平时喜欢吃什么?”

  昆蜉说道:“我本体平日只吃一种东西,便是蚜虫所产的蜜糖。”

  喜欢吃糖?风云不管有用没用,先记下来再说。正待他还要发问的时候,昆蜉当先说道:“时候不早了,我不便与你人族王脉碰面,你先带昆盈回去吧!若是有事寻我,只需找到有蚁族之处呼名三声我便可知。”

  见此,风云便收起了话头,正色说道:“昆蜉,不管怎样,就凭你耗费如此漫长的时光镇守魔窟,抵御魔族反攻,这世间各族都承你一个情。”

  昆蜉直视着他,看不出表情,半晌却说道:“我已经许久没有这样痛快的说过话了,和你聊天很有趣,希望下次见到你的时候,你还活着。”

  “我尽量。”风云笑着点了点头,身下腭齿巨蚁动身,举着他向一处孔洞走去,很快不见了踪影。

  看着他们消失的方向,昆蜉喃喃说道:“真像啊……”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4638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