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七十六章 自由的骨子是选择

第七十六章 自由的骨子是选择

  一  将风云放在地上,腭齿巨蚁们堆积起来,汇聚成了另一个昆蜉的化身。

  “就到这了吗?”风云四下打量了一下,他发现自己是从一颗大树根部的树洞里被送出来的,虽然刚刚升起的太阳可以辨别方向,但风云不知道自己身处的位置。

  “东行百里便是我寻到你之处。”昆蜉说道,但却并没有送人送到家的意思。

  并没有纠结,风云问道:“现在可以告诉我什么是气运之子了吗?”

  清晨的鸟儿叽叽喳喳叫得花哨,林间空气清新冷冽,冰凉而沁人心脾,混合着草木的清香。参天大树下,昆蜉小声跟风云说了些什么,随后就悄然解体,无数蚂蚁四散而去,很快消失在林间。

  四下找寻到两个分叉的树枝,做了一副简单粗糙的拐杖,风云撑起身子,看了看方向,向着东方行去。

  一直走出好远,他还在思量着昆蜉的话。对于气运之子昆蜉的解释归根结底只有两个字——献祭,风云再追问,它便不肯多说了,只说此事机密,关乎各族存亡,只有各族最顶尖的几位和帝俊才知道,风云知道了没有任何好处。

  捏了捏小盈的小脚,风云停下喘口气,小盈抱着魔石吮吸着,已经快吃完了。感受着肩头轻飘飘的身躯,风云笑着问了句:“丫头,你叫我什么啊?”

  “哒哒!叭叭!”小盈将最后一块魔石塞进嘴里,含糊喊道。

  “说清楚点。”风云笑道。

  小盈吞下口中的魔石,抱着他的脑袋高兴大喊:“叭叭!叭叭!”

  “哎!”风云应了一声,笑容却慢慢沉淀了下去。气运之子是必死之身,所以昆蜉才会由着你跟我回去的吧?好不容易有个喜欢的事物,就将我当成你最后的陪伴么?

  但是,它小瞧了我,风云的神色变得认真起来,他小声说道:“丫头,你有个小伟叔叔,他是因为一句箭出必见血的狗屁话而死的,现如今你也被下了这种荒唐断言。不过你放心,你这声爸不是白叫的,这次谁也别想动你一指头。”

  没有工具,只是简单处理的拐杖用着很不习惯,他必须先用胳膊带动身体,让一条腿甩出去,调整好角度,让关节绷上劲儿以后,再趁机快速向前一步。

  这样的行走很艰难,尤其是还要翻越山丘的时候。

  小盈倒也没闲着,飞在半空,抓着风云的脖领子帮忙使起劲儿来。但她一宿没睡,没一会就坐回了风云的脖子上,揉着眼睛打起了瞌睡。

  当终于登上这座山丘的顶部后,风云总算辨别了方向,东南方那一条山体裂痕断层很新鲜,加上带着巫文的巨大碎石块,风云认出了那是原本祭台所在的山体。

  从斜坡上顺下去花费了风云更多的时间,为了不一个跟头栽到底,他必须要小心谨慎,利用好地形和林木,这需要他全神贯注,一个拐杖一个坑。

  粗重的喘息声和低吼顺着风传来,风云抬头看去,却发现自己不知不觉走到了一截缓坡上,而右前方一颗大榆树的顶端有只半大的黑熊正攀着树枝向上爬去。它一边瞧着头顶,一边哼哼吸鼻,顺着它的目光看去,树梢顶端有一个足有半人高的巨大蜂窝,坠弯了枝头,吸引着黑熊的目光。

  黑熊的体型本就比棕熊要小,这只貌似才刚刚成年,个头也就和感叹号差不多大,虽然风云腿不方便,倒也不至于怕它。

  但风云还是加紧动作,向下挪去,那一窝蜜蜂倒比黑熊可麻烦些,若是被那个不长眼的黑熊捅了窝,蜂子到处找人,他可跑不动。

  许是走得急了,挪动左脚的时候并没有绷紧,重量全部压在了左边拐杖上,本就粗糙的拐杖从中断裂,风云一个不稳,朝着左侧摔倒过去,幸好他撑了一下,才没有将小盈甩出去。

  那黑熊已经攀到了树顶,纤细的树梢撑不住它的体重,向下弯曲着,摇摇晃晃的已经惊动了不少蜂子。

  来不及了,风云拍了拍小盈垂下的小脚丫,问道:“丫头,快别睡了。。”

  回答他的是一滴口水,小盈已经睡着了。

  这都没把她晃醒,少了一根拐杖,风云根本无法行走,他四下看着,却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干树枝。没办法,他抖了抖肩膀,拉着小盈的胳膊晃着,想叫醒她。

  小盈揉着眼睛,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哼唧了两声,风云赶紧说道:“丫头,先别睡,把那熊弄走,别让它捅了蜂窝。”

  然而小盈啄了两下米,又低头睡了过去。

  风云无奈,这丫头今天怎么这么犯困?

  瞧见那黑熊不知死活的探爪去够蜂巢,风云只得抓起断裂的那截拐杖,抖手向它丢去,想要惊走它。

  树枝带着风声从黑熊脑袋边飞过,将它吓了一跳,脚下一滑,差点摔下树来。身形一坠,带动树梢猛的抖了下,可还是没有摔下来,却见它两只前掌还抓着树梢枝干,探着脚想爬回去。

  然而,经这一抖,蜂巢中却嗡的飞出一团黑云,暴躁的向着黑熊扑了过去。一瞬间也不知道被扎了多少针。以黑熊的皮糙肉厚,都被蛰得直抽抽,风云清楚,若是他被围住,估计得被蛰成猪刚烈。

  这个坑爹货,风云掉转身形,就要往上爬去,情况有些不妙,得赶紧开溜。

  可此时身后传来“啪”的一声,却是那黑熊不甘心这样逃跑,勾着脚一脚瞪在了蜂巢上,树枝断裂,它和着蜂巢一同噼里啪啦的从树上摔了下来。

  咚!

  半人高的蜂巢落地发出一声闷响,随后,一窝黑云就从中飞了出来。黑熊被蛰得抱头鼠窜,一边用熊掌拍着脑袋,一边发足狂奔,竟将蜂子带着朝风云跑了过来。

  玩什么啊?我又不是光头强!

  风云撑着身子,想用手挪着向前攀爬,但少了腰部配合发力,他只能像只海豹般向前蹦跶,这还跑什么?身后黑熊哼哧哼哧的跑了过来,风云转过身来,一棍子抽翻了这个坑爹货,随后将拐杖舞成了一团乌光。

  黑云袭来,只听噼啪一阵乱响,一瞬间就有上百只蜜蜂被抽死,然而,这对于蜂群来说只是杯水车薪。这些蜜蜂顿时转换了攻击目标,放过了黑熊,反而像风云发起了死亡冲锋。

  一个没防备,风云胳膊上就被刺了两下,酸爽无比,登时让他吸了口凉气。

  风云很郁闷,咱好歹也是屠过神的人,居然被一群蜜蜂给围着殴,成何体统?而且,最坑爹的是,他明明可以用神元之力自保,但神元石捏在手里,却不敢吃,这就有点难受了。

  怎么这么倒霉,才出蚁穴,又遇蜂群,这一片的昆族这么多的吗?

  蜂群完全无惧风云护身的巫力,在无法动用神元之力的情况下,他还真对这些小家伙没办法。不行,还是得叫小盈起来,然而,即便他这样剧烈动作,小盈却依旧睡得香甜。风云无奈,只得使出杀手锏,伸手在她的脚丫子上抠了两下,小盈就咯咯笑着迷迷糊糊的抬起头来。

  “你不管你爹啦?”风云胳膊上已经肿起了两个大包,而蜂群仍前赴后继的朝他冲锋。

  小盈迷迷糊糊的睁眼看了下,打了个哈欠,展翅摇摇晃晃的飞了起来,双翅间微不可查的磷粉洒下,将风云包裹在了其中。

  蜂群攻势一缓,四散开来,围绕着风云飞舞,小盈半空中的身形晃了晃,径直落了下来。

  “丫头?你怎么了?”风云赶忙探出手去将她抱住,低头看去,却见她一张小脸红扑扑的,眉头紧锁,情况并不乐观。

  “这?”风云有点担心了起来,从将小盈抱回来,她还没生过病,难道是因为和昆蜉的接触?还是那个魔石有问题?

  没有了小盈磷粉的庇护,蜂群再次涌上前来,此刻风云的心神都在小盈身上,被这些虫子在一旁嗡嗡作响,扰得他心烦意乱。

  目光扫过地上剩下半截断裂的拐杖,风云想到了什么。

  一拳轰在地面之上,巫力炸开,扫起一圈落叶,风云冷声怒道:“够了!昆蜉!搞这些小把戏有意思么?”

  蜂群停下了动作,嗡嗡飞舞,在空中凝成一团,汇聚成一张巨大的面孔,不是昆蜉那家伙还是谁?

  “这点小把戏你也应对不了么?”

  风云周身血雾弥漫,但片刻之后却逐渐消散。他看着胳膊上的两处红肿,笑了起来,半晌,他抬头看着昆蜉说道:“我懂你的意思了,如果连这点小场面都应付不了,我凭什么说自己可以照顾小盈?我承认,我松懈了,被轻易得来的力量麻痹了内心,却忘了什么才是真正的力量。”

  昆蜉说道:“留给你的时间不多,你如果真的想挽救小盈,单凭现在的你是绝对做不到的,更不用说你提及的自由。”

  “我懂。”风云点点头,嘴角浮现出一丝微笑,说道:“自由的骨子是选择,只有强者才有选择的权利。我会证明,即便没有强者之心,我也是真正的强者,我不会让任何我在乎的受到一点伤害。”

  “你能明白就好。”昆蜉说道:“要我送你回去么?”

  “不用。”风云看向东方山巅,咬牙说道:“舒坦的日子过久了,是时候醒一醒了。”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47695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