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七十七章 起兵

第七十七章 起兵

  一  “此话当真?”姜榆罔腾的站起身来,俯视下方叩拜的密探,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他畅快大笑起来,胸前烈焰也似的铭文亮起,让他周身的空气都滚滚蒸腾起来。

  空旷的大殿中除了他和密探别无他物,在那年差点被黎族死侍暗杀得手后,他便下令清除了大殿中所有可以用来躲藏的东西,除了他最喜欢的那块通体用翡翠雕琢的王座。

  一步一步走了下来,姜榆罔站在了密探面前,说道:“你通信有功,我赐你为吕姓,可入族谱,另有良田五百畮,巫女一人,。”

  密探大喜,俯身叩谢道:“谢炎帝赏赐!”

  姜榆罔当先向内殿走去,密探四肢着地,面朝他退了出去。

  内殿当中,常年不息的巫火跳跃,腰肢比柳叶还柔软的巫女在祭台之上舞动,一个须皆白的老者穿着染成五颜六色丝条的麻布衣服,举着一柄木制牛面具,围着祭台中心的一枚圆润头骨舞蹈。

  除十八名舞动的巫女之外,还有十八名巫女站立一圈,手中握着上细下粗的木杖,在祭台上凿击,出整齐划一的沉闷声响。

  盘着粗壮曲角的羊头,身披锦羽的孔雀,鲜翠欲滴的果品摆在四周,将头骨供奉在其中。

  祭品之间,圆润头骨之上两个黑洞洞的眼眶中闪烁着两团微弱火苗,正随着老者的舞动而愈壮大起来。

  “骍牡祭之!”

  老者一声疾呼,举起面具一抖,两名赤裸着上身的壮汉擒着一头健壮的公牛走上祭台,公牛皮毛油亮,色如红枣,四蹄粗壮,但在两名壮汉的双臂之下却挣扎不得。

  一名壮汉擒住公牛双角,向后拉去,露出脖颈来,一名上身赤裸涂满红色颜料的巫女迈着轻柔的步伐走上前来,双手奉上一柄色泽淡黄,坚硬如铁的硬木小刀。

  姜榆罔抓过小刀,抖手一划,一股灼热的鲜血就从公牛脖颈间喷涌而出。

  喉咙间的口子让公牛无法控制肺部的气压,湿热的浊气混着血沫溅出大片血花,在围拢而来的八名巫女身上绽放,继而流入她们手中捧着的石盆里。

  公牛挣扎的力度越来越小,双目中的神采渐渐暗淡,在最后一抹光亮消失之际,姜榆罔挥刀将牛砍了下来,放在了祭品的最中央。随后他将小刀抛给擒抱牛身的壮汉,接过小刀后,壮汉双手如风,迅剖开牛腹,将胸尖上最肥嫩的那一团牛油割下,捧到了牛后方。

  “咄!绘阵!”

  老者从腰间趁出巫器,捏着木柄,顶端是用少女长扎成的一串串石贝玉器,抖动之下出哗啦响动。一手将牛面具上下挥舞,在空中划出玄妙的轨迹,巫火映照下,牛如同活过来一般,浩气凛然。老者状如癫狂,翻飞的衣角在他的舞步带动下如同一朵绽放的鲜花。

  上前引血的八名巫女捧着石盆翩然起舞,手指灵动如同鸟儿,将盆中鲜血撒向祭台地面,将其涂抹成各不相同的巫文符号。

  “父!魂来!”老者高声疾呼,继而如同脱力一般匍匐在地,口中低声吟唱:

  疆埸翼翼,黍稷彧彧。曾孙之穑,以为饮食。畀我尸宾,寿考万年。

  中田有庐,疆埸有粟。是剥是菹,献之皇祖。曾孙寿考,受天之祜。

  嘶哑的喉咙唱出苍凉的语调,伴随着他的歌声,头骨眼眶中的星星磷火跃动起来,燃烧的火光甚至掩盖住了巫火的光亮。老者见状欣喜,撑着身子仰起头来,头绳断裂,披散的长摊开,飘扬。姜榆罔端着一盆清水上前,举过头顶,缓缓叩拜,老者疾呼,巫器再起,巫女们清脆的歌声唱响:

  祭以清水,从以骍牡,享于祖考。执其鸾刀,以启其毛,取其血膋。

  是烝是享,苾苾芬芬。祀事孔明,先祖是皇。报以介福。万寿无疆。

  眼眶中的火苗跳动得更加剧烈,老者吟唱得更加疯狂,一圈拿着巫杵的巫女们凿击频率也愈快了起来。

  咚!咚!

  那种沉闷的声响像是能够影响人的心跳,迅将姜榆罔的心跳度带到了极限,闷哼一声,周身铭文刹那间绽放出强烈的光芒,只听“轰”的一声,他的身上竟然燃起了熊熊火焰。

  莹润头骨之上的火焰也在一瞬间被引爆,整颗头骨之上都笼罩了一层炽白火焰,散着逼人后退的灼热温度。

  熊熊火焰的燃烧并未给姜榆罔带来任何伤害,他身上的麻布衣服和脖颈间的骨饰也完好无损,在头骨炽白火焰的照射下,姜榆罔舒畅的闭上了眼睛。

  “吉!”老者振臂高呼:“恭迎我父!”

  “恭迎我父!”

  巫女们停下舞动,匍匐在地上,随着姜榆罔高声呼喊。

  炽白火焰将祭品焚毁后逐渐熄灭,但却仍有两团火苗在眼眶中跳跃燃烧,经久不息。

  老者瘫软了下来,坐在地上紧紧盯着头骨眼眶中的火苗,欣喜的喃喃自语:“先祖之魂重回故里,吉!大吉!”

  “哈哈哈哈!”姜榆罔睁开眼来,眸子中仿佛也有两团火苗跳动,他大笑站起身来,说道:“合该我人族兴旺!合该我炎部重盛!哈哈哈!姜菘那贱婢,没想到你会犯下如此大错,失去了先祖庇护,我倒要看看这次你和那庶子还能支撑多久!”

  “炎帝不可呀!”老者闻言爬起身来,哀声说道:“先祖之魂未稳,妄动刀兵只会伤了人族根基。”

  姜榆罔哼了声说道:“九黎国失去先祖庇护,正是东征最好时机,大巫不必多言,我自有打算。”

  老者心知无法改变姜榆罔心意,只能摇头叹息,脚下一软,又坐倒在地。

  擦了擦手上的血污,姜榆罔大步走下祭台,说道:“姜卫何在?”

  阴影中,一个蒙着面的人走了出来,说道:“炎帝吩咐。”

  姜榆罔向前殿走去,口中说道:“传令下去,即日起,集结大军,开仓取粮,以备东征!”

  姜卫并没有立刻领命,而是问道:“再有两月便是秋收,秋祭后再东征会不会好些?”

  姜榆罔对这名叫姜卫的男子态度截然不同,听到他的问话并没有生气,而是笑道:“你不懂,黎贪和姜菘绝对不敢将先祖之心枯朽的消息告诉族人,为重获先祖之魂庇护,恐怕他们也在筹备粮草,准备西讨。历年来,各部攻伐都是秋收之后,大军携新粮而动。但是,这次我便要反其道而行,定要打他个措手不及!这五年来,我每年都将秋收粮食十成抽一储于仓廪,就是为这一刻!黎族耐战,我提前兵,抢在他秋收之前,毁他粮草,看他如何抵挡!此次东征,我定要一举收服九黎东夷,人皇之位非我莫属!”

  “是。”姜卫领命,却又问道:“那少典轩辕那边……”

  姜榆罔眉头一凝,瞧了他一眼,淡然说道:“不急,等我收拾了东面再说。”

  姜卫闭上了嘴巴,躬身朝外走去。

  “等等。”

  姜榆罔喊了声,姜卫二话不说,重又走了回来。

  低头踱步思索片刻,姜榆罔说道:“你派亲卫出师诸侯,令十二侯国各出五千巫战助战,自备粮草!记住,要跟他们讲清楚,我炎部尚有一季秋粮为储。”

  “是。”姜卫再度领命,躬身退了出去。

  姜榆罔瞧着他的背影,不知在想些什么。

  忽然,他伸手指向一名面容姣好的巫女,勾了勾手。那巫女嫣然一笑,揉身上来,扑入了他的怀中。

  就将你赐给那个探子吧!送人之前,我先玩过瘾再说。

  姜榆罔搂着巫女,向殿后行去,巫火摇曳,像是比往日暗了些。

  ……

  轩辕之丘,大帐之中,姬轩辕静静听完回到国中龙套的话语,思索片刻,说道:“这么说,所谓人皇之位,只不过是个在这次大劫中搏命的资格,至于我人族能否存活,一切还要看这次种族之战了?”

  龙套推了下眼镜,眼神有些躲闪,点头说道:“没错。”

  姬轩辕盯着他看了半晌,直到他垂下头去,才说道:“我就不问你是从哪得知这些了,我只问你,你还是我的仓颉兄弟么?”

  听了这话,龙套面上一红,继而正色说道:“万死不辞。”

  点了点头,姬轩辕喊了声:“力牧。”

  “在!”力牧挑帘进来,有些激动的瞧着他和仓颉。

  姬轩辕抬了抬手,顿了下,才说道:“传令,起兵吧!”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48926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