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七十八章 暗桩

第七十八章 暗桩

  一  看了看掌心,魃女抬起头来,面前竟然是不久前才出现在九黎国的白泽,而且还恢复了全盛时期的状态。

  丈许高的身形挺拔,半点也不似小巧的可爱,玉角冲天,通体雪白,一双淡蓝色的眸子倒映着星空,如今的白泽,才有了毛族王官的威严。

  银丝细软的背上,胖乎乎的瑩妩穿上了一套麻布衣裳,洗得干干净净,一边捏着肉干咀嚼,一边警惕的看着四周。

  “要出兵了么?”白泽低头看了眼李火,开口问道。

  魃女瞥了它一眼说道:“仓颉那边已经在筹备了,你和九大王脉沟通的如何?”

  “这就不用你们操心了,你让那仓颉自引轩辕来见我,我便在恒山之巅等候。”白泽神色淡然,继而问道:“只不过,你们答应我的事,什么时候兑现?”

  魃女背起手来,冷笑说道:“我们自然不会食言,毛族气运之子在你手上,你怕什么?现在是紧要关头,出了岔子,你我都担不起。”

  白泽不置可否,也并不动怒,轻踱一步,它笑道:“若不是风云那小子,我还真猜不到你们的来历,没想到万年之后,你们也掌握了穿越时间洪流的技术,我很好奇,这技术你们是如何得到的呢?”

  “我劝你还是别问那么多。”魃女冷面说道:“知道你脑子精,想知道什么直接问大头去,你从我这套不出话来。”

  “无妨,不问就不问。”白泽并不在意,笑道:“看来,风云那小子也命不久矣啊!”

  魃女笑笑,没有说话。

  这些人嘴一个比一个严,白泽知道再问不出什么,二话不说,转身踏空而起,向着天边行去。

  他们本就是各取所需,自然用不着顾忌面子。

  行至天边,白泽脚下踩着云朵,思索着什么。瑩妩忽然趴在它耳旁问道:“师尊,咱们现在去找六儿姐姐玩么?”

  白泽回过神来,瑩妩都已经念叨了好几次了,要去找灰六儿玩,说起来也有段日子没见九尾儿她们来恒山了。不过,现如今可不是玩闹的时候,它扭头说道:“再过些日子吧!等这次事成,我便带你去青丘。”

  瑩妩有些不高兴,但也只能缩回脑袋去。

  怨不得瑩妩念叨,六儿那丫头本就带着亲善的味道,也该让瑩妩多玩耍玩耍,毕竟过不了多久,它也该……

  不提了!白泽晃了晃脑袋,继续思索,霍猛那小子是个人精,处处防着我,只不过,他就以为自己吃定我了么?呵呵,谁算计谁还不一定呢!

  ……

  风云现自己错了,小盈一点都不轻,尤其是结茧之后。

  他没料到她的小肚子里能吐出那么多丝来,差点连他都包了进去。

  在昆蜉走后不久,小盈就突然浑身热,继而从口中喷吐出连绵不绝的白色雾气,化为绵柔却又坚韧的细丝,将自己包裹了起来。

  风云从没遇到过这种情况,不知该如何应对,只能眼睁睁看着小盈将自己包裹成了一个半人高的茧,随后便不动了。

  昆蜉显然不想插手这件事,并没有现身,风云也只能将她抱起来,背负到肩上。

  那只黑熊远远跟在后面,却不敢上前。风云的一棍子让它昏迷了半个多小时,待到醒来后,现蜂巢不见的它又锲而不舍的循着气味跟了过来。

  风云并没有选择宰杀它,他已经不是才入这世界的菜鸟,宰杀带来的血腥味可能会引来周围的肉食者。虽然这片已经进入蚩尤城的范围,但昆蜉的出现让他不敢断言附近就不会有更加凶猛的大家伙。更何况以他目前的身体状况,招惹太多麻烦显然不是明智的选择。

  他暂时不需要肉食摄取,相较而言,蜂蜜是个很好的选择。

  小盈吐丝结茧让风云打消了带着蜂巢上路的想法,掏开蜂巢外壳,他挖出里面新鲜的蜜来塞进嘴里,既然带不走,他需要一次性摄取路上所需的糖分。

  新鲜的野蜂蜜采自百花,气味并不会像养殖蜂蜜般单纯清香,而是会稍显刺鼻,谈不上好闻,但吃进嘴里,却足以甜到腻人。

  吃了两大块后,风云就腻住了胃口,剩下的也只能留给后面那只望眼欲穿的黑熊了。

  抓了蜂房的手上黏糊糊的,抓了把泥土搓了下,风云便抬头打量着四周的树木。时间总是不知不觉间溜走,耽搁了一会,日头已经快升到天中了,他需要加快度,才能在天黑前赶回蚩尤城。

  拐杖报废了,他暂时还重新做一副的打算,下山路一点一点挪下去太浪费时间,他要换种快点的方式。

  将小盈的茧捆结实后,风云朝着附近一颗大树挪去,附着巫力的手指如同利刃般抠进树缝,慢慢爬到了树顶。

  攀上一颗粗壮的树枝,风云缓缓将身体放了下去,如同引体向上般让自己吊在树枝上。这一片的树木相距都不算远,他瞧准前方另一颗树木半中腰的粗壮树枝,双臂用力,前后荡起了身子。

  一,二,三!

  双臂一摆,他整个人高高荡起,飞跃过近五米的距离,准确的抓住了那根粗壮树枝。

  摸了摸肩头的树皮绳,小盈的茧依旧完好的背在身上,他放下心来,向上攀了一段,又开始寻找下一个落点。

  这种熟悉的感觉让他仿佛又回到了刚来到这个世界中的时候,转眼间已经一年多过去了。

  下坡的地势让他并不用耗费过多的力气,日渐雄厚的巫力让他的耐力得到了长足的增强,几次荡跃后,他找到了节奏,如同一只灵巧的猿猴般从树梢间向山下荡去,很快不见了踪影。

  坚持还是会有回报的。

  眼巴巴观望的黑熊见风云身影消失,便迫不及待的跑了过来,扒拉着蜂巢咬开了个豁口,就将头埋了进去,吃得香甜。

  到了山脚下后,风云重新找了几根干树枝准备再做一副拐杖,上山若是还用双臂荡着走对力气的消耗太大,他不敢保证自己不会从树上摔下来,还是到了山顶再往下荡好些。

  “黎云!”

  正在做拐杖的风云忽然听到一个声音从半山腰传来,抬眼看去,稀疏的林间,一个身影正飞朝下跑过来。

  来到近前,风云看清了,却是黎小月骑着黑白花跑了过来。

  “你怎么到这来了?”风云欣喜问道。

  黎小月搂着黑白花的脖子,呼吸有些急促,说道:“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跑来后山了?一大早找不到你,胖婶都急坏了,给族长和大巫奶奶说了以后,城里所有的巫战都出来找你啦!后山这片我熟,我就来帮忙了,谁知道还真找到你了!”

  瞧见风云背后的茧,黎小月疑惑问道:“那是什么?”

  “小盈,她不知怎么突然结茧了。”风云说道。

  “啊?不会有事吧?”黎小月关切问道,神色颇为担心。

  风云想了想,安慰说道:“应该不会要事的。”

  “那还好。”黎小月稍微放下点心来,拍了拍黑白花的脑袋,黑白花俯下身来,她从背上跳了下来,弯腰搀扶风云说道:“我扶你上去。”

  撑着身子攀上黑白花的背,黎小月抱起小盈的茧,在前方走着带路。

  “给我抱着吧!挺沉的。”

  “没事。”黎小月低头走着,问道:“你一个人跑后山来干嘛呀?”

  风云并没有回答,对于昆蜉的存在,他还没有想好要不要透露出来,于是便岔开话题回问道:“没什么,对了,好多天没见到你了,你在干什么呢?”

  黎小月却忽然沉默了,静静走了两步,才含糊道:“没什么。”

  这种反常的状态忽然让风云觉得有些不对,他试探问道:“怎么了?有谁欺负你了么?”

  黎小月忽然停下了脚步,左右看了看,盯着风云说道:“黎云,我现了一个秘密,我能告诉你吗?”

  笑了笑,风云说道:“说来听听呗?看上了哪家的小伙子吗?那天我去看大巫奶奶,她还念叨你的婚事呢!”

  摇了摇头,黎小月神色很严肃,轻声说道:“那天送你去祭台认祖归宗,回来的时候你昏迷了,但我和族长他们在山下碰到一个人,族长说是外部派来的探子,但是,我却现那个人不是炎部派来的,他就在城中。”

  风云表情也严肃了下来,这件事他并不知情,黎贪和姜菘都没有向他透露这件事,他们为什么要向自己隐瞒?难道是自己曾经阻止过西讨之事么?从黎小月讲述的情况来看,那个人明显就是其他人族部落安插过来的探子了。至于是不是炎黄二部派来的他不清楚,但是,被人这样轻易摸到要害部位,形势就已经很严峻了。

  “那人是谁?”风云皱眉问道。

  黎小月凑了过来,低声说道:“黎肉。”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5024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