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八十章 腿好了?

第八十章 腿好了?

  “找死!”风云怒喝一声,双手一摆,已甩出两道风柱,气势披靡,向着板寸头砸去。

  额头渗出一层细汗,体内神元之力汹涌,与那层黑色光芒缠斗,让风云操控神元之力的难度大增。黎小月在那板寸头手中,但他必须出手,不然只会更加投鼠忌器。

  风柱擎天,声势骇人,但只是佯攻。方才石沉大海的的风刃攻及没有奏效,在风柱攻到那板寸头身前的时候,风云忽然控制将其散裂,化为万千风刃从板寸头背后砍去。

  板寸头不闪不避,甚至没有用手中的黎小月去格挡,只是任由风刃袭来,继而消散在他体内。

  该死!为什么神元之力对那人不起作用!风云握紧双拳,冷声问道:“你是什么人?”

  板寸头冷哼一声,抬手将黎小月朝黎肉甩了过去,说道:“你先走,我随后就到!”

  眼见黎小月脱手,风云第一时间便向她冲了过去,同时在她背后操起狂风向他吹来。

  一道黑影猛然来袭,却是黎肉不知从哪里摸出一根长鞭,抢在风云前缠住了黎小月的脚踝,向自己拉去。

  越来越多的神元之力参与到了与黑色光芒的缠斗中,以至于风云越的感觉到后继无力起来。若是身体完好的时候,说什么也不可能让黎肉抢了先去,

  来不及多想,探出手臂,风云向黎小月的手腕抓去,但周身的护体气障却被人急冲破。

  心头警铃大作,风云果断收回了抓向黎小月的手,反手一拳挥出,正正砸在了板寸头挥出的拳头上。

  咔嚓!清脆的骨裂声传来,风云的左手五指已经弯成了一个奇怪的角度,身体已经被一股巨力砸得倒飞了出去。

  可怕!好强的力量!

  在风云的印象中,能够拥有如此巨力的人他只见过一个,就是小瑩妩,然而,面前的这个却是个毫不畏惧神元之力的变态!

  黎肉一扯骨鞭,抄起黎小月向着西方逃去。

  倒飞出去的身体砸断了一颗树梢,身形稍微一缓,风云闷哼一声,往身下一拍,完好的右手拍在了被他砸断的树梢之上。一人合抱的树梢猛然下坠,借着反震的力道,风云扭转身形,就朝山巅飞去。

  打不过!跑!

  风声呼啸,神元之力催动到极致,风云身形掠过,在身后留下大片紊乱气流。

  翻过这座山头,就能看到蚩尤城了!

  “现在才想跑,晚了。”板寸头欠揍的声音就在耳边,风云刚转过头去,就只觉像是卡在火车道上的汽车里,被疾驰而过的火车撞到一般,一个拳头几乎要击穿他的腹部,巨力几乎要偷体而出了!

  仍在不断分解出神元之力的神元石直接被透体而过的巨力轰得粉碎,一瞬间磅礴的神元之力涌出,一边与顽固的黑色光芒缠斗,一边反抗侵入体内的巨力。而自行涌动的巫力受到外力侵蚀,也自的涌来。一时间,风云的腹部像是被核弹炸过一遍,五脏六腑都偏离的方位。

  直接轰入腹腔的拳头将脏器推开,肺部的空气都被挤压了出来。风云因疼痛而爆起的血管布满额头,口中出嗬嗬的喘息声。火辣辣的胃液涌到了喉咙,但被更加迫切的呼吸欲望占据了呼吸道,此刻他的心中只剩下一个感觉——疼!深入骨髓的疼!

  抬手捏住风云挥出轻飘飘的一拳,用力一扭,骨裂声响,板寸头狞笑着贴在风云耳侧说道:“你可真弱啊!就凭你,能救得了谁?恐怕连自己都救不了吧?啊?……啊!”

  一声惨叫,板寸头用力砸着风云的脑袋,四肢俱废的他此刻正疯狂的撕咬着板寸头的脖子,森白的牙齿已经刺入了皮肉中,被重拳猛砸后,直接撕掉了一块皮肉下来。

  动脉血管涌出的鲜血如同一道小型的喷泉,瞬间将风云整张脸染得通红,口中抽动的血肉更让他像是来自血海的修罗一般。

  板寸头伸手捂住伤口,捏着风云的脖子骂道:“操!没看出来你狗日的还有点血性!”

  呸的一口吐掉口中的血肉,风云一言不,只是死死盯着板寸头。

  放下手来,板寸头的伤口已经在这短短片刻内止住了鲜血,抽动的肉芽如同活物一般蠕动着蔓延生长,要不了多久,那个恐怖的伤口就将愈合。

  风云的心沉了下来,体内的种种力量已经扭成了一团乱麻,四肢尽废,他今天恐怕无力回天了。身形一晃,风云被板寸头夹在腋下,极向西方飞去。只来得及回头看了眼近在咫尺的山巅,剧痛袭来,他便昏了过去。

  半晌,林间忽然涌出无数只黑蚁,汇聚成了昆蜉的样子,它探爪抓起小盈的茧,若有所思的看向风云消失的方向,沉吟道:“他竟然也和那群疯子有关系?”

  轰!轰!

  两声巨响在它身后响起,黎贪和黎菽从空中落下的巨力在地面上砸出一个深坑。

  “黎器!”

  一落下后,黎菽便向着巫战们跑了过去,才到近前,就已经嚎啕大哭起来。

  看着已经不成人形的巫战们,黎贪面沉如铁,周身杀气涌动,他死死盯着昆蜉的身影,冷声问道:“昆蜉?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为我昆族王脉而来,怎么?不行么?”昆蜉举起手中毛茧,冷笑说道。

  “小盈?”黎贪认出了小盈的气息,但却依旧杀气凛冽。他指着地上巫战的尸体,冷声问道:“那你为何杀我族人?给我个解释!”

  昆蜉回过头来,无数只复眼瞧着黎贪,说道:“难不成天下间毒物尽出我昆族不成?如此猛烈的毒性,可不是我昆族能有的。”

  黎贪愣了下,杀气稍稍缓和了些.昆蜉作为一族王脉,应该不至于撒谎。他弯腰摸了摸地上黎器绵软的肢体,眼圈有些泛红。他翻开眼皮瞧了瞧,心中已经有了答案:“蓝月死灵?这不可能!难不成赢族登6了么?”

  昆蜉不置可否,黎贪抬起头来,看向它问道:“你可曾看到是谁?”

  背过身去,昆蜉叹道:“认栽吧!那是群疯子。”

  “除非我死!”黎贪不假思索的说道:“告诉我,我欠你一个人情。”

  昆蜉沉默了下,开口说道:“一群妄图推翻神族统治的疯子,帝俊的死敌,流浪的幽魂。”说罢便向着山下行去。

  黎贪皱起了眉头,他未曾听说过有这样一群人,得回去问下大巫才行。

  “等等!”瞧见昆蜉就要离开,他突然开口叫住,问道:“风云呢?”

  “那个人族?”昆蜉说道:“自然是被带走了。”

  “既然如此。”黎贪说道:“把它留下!”

  昆蜉转过身来,林间悉悉索索响动,无数大大小小的蚁族涌来,让它的身形越庞大起来。居高临下的看着黎贪,昆蜉冷声问道:“你要我将它留给你奴役么?人族娃娃,不要太高估我的好脾气。”

  黎贪静立当场,蒸腾的血雾已经蔓延开来,只是瞧着它。

  摇了摇头,昆蜉说道:“那个人族小子说过他会照顾昆盈,然而,他如今已经自身难保了。怎么?你还指望他会回来么?”

  黎贪不答,身上的铭文已经亮起,身后黎菽抹了把眼泪,忽然站起走上前来,低声说道:“没有黎肉和小月的尸体。”

  如遭雷殛,黎贪愣住了,方才他就觉察到了有些不对,黎器等人身上并没有交战的伤痕,显然是一瞬间被毒杀的,而一向用血肉之躯守护族人的黎肉反倒没有死,这些已经足够让他明白了。

  血雾逐渐消散,黎贪已经无暇去顾忌小盈的事,这是来自一个真正黎族人的背叛,还是他亲手救回来,亲眼看着长大的孩子,这让他心中好像缺了一大块一般,空得有些难受。

  瞧见他失魂落魄的样子,昆蜉没再多说,捏起小盈的茧,丢下一句:“若是那小子有命回来,就让他自来找我便是。”说罢,它的身躯不断分解为无数的蚂蚁四散而去,只留下一团黑蚁托着茧向山下而去。

  “族长?”黎菽小声问了句。

  黎贪茫然的抬起头来,好一会才回过神来,恢复了往日的冷静模样。听到黎菽的叫声,他晃了晃脑袋,在心中提醒自己,你是族长,还有族人们等着你去照看,怎能如此软弱?

  可心中依旧空落落的,他抬了抬手,张嘴顿了下,才说道:“葬在田中吧!”说罢,他弓着身子一步步向山巅行去,步伐沉重。

  ……

  从昏迷中苏醒,风云差点以为自己重新穿越了回去,洁白的被单,绵软的枕头,还有身下的床铺,他记不得有多久没睡过正经床铺了。

  转动有些涩的脑袋,风云打量着四周,头顶是水泥的灰色,墙壁也是一样,空荡荡的房间里,只有两张床,而黎小月则躺在另一张床上,生死不知。

  “小月?小月?”

  风云小声叫了两声,但却没有得到回应,他尝试想坐起身来,却只感觉腰间和腿上一阵麻软,使不上劲儿来。

  嗯?麻软?腿上?腿有知觉了!

  风云伸手去掐了下大腿,痛觉迟缓了一秒才传来,但那也是知觉啊!我的腿好了?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52700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