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八十一章 原来是你

第八十一章 原来是你

  咦?我的指头不是被那个板寸头打断了么?怎么也好了?风云伸出手来看了看,十指修长,完好无缺。

  还好,风云松了口气,但心中却泛起了疑惑,那个板寸头是什么人?上来就动手,连说话的机会都不给。他和黎肉是什么关系?黎肉又是什么人?

  迷雾重重,但他必须先搞清眼前的问题,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而这,又是什么地方?

  摊开掌心,却并没有预想中的旋风出现,神元之力丝毫不为所动。风云皱眉想了想,闭上了眼睛,开始内视。

  原本附着在体内骨骼上的黑色光芒不见了踪影,神元之力也消失不见了,就连巫力都淡不可查,这是什么情况?

  然而,风云忽然察觉到一丝不对劲,巫力并没有消失,而是掩藏到了骨骼与筋络之间,只有极淡的一丝还晕散在体内。

  集中注意力,风云内视得更加细微,如同放大了倍率一般,他仔细查看起眼前的巫力来。他忽然现,原本以为是从血液中孕育而生的巫力,它的源头竟然不是血液,而是来源于骨骼,准确的说,是来源于骨髓当中。以前的时候,体内巫力和血液融为一体,不分彼此,他并没有察觉到这点。但如今体内的巫力被某种未知的力量禁锢在了骨骼与筋络之间,他才现血液中并没有巫力的产生,而逸散出巫力的源头是其下方的骨骼。

  如今的巫力变了个模样,不再是以往飘散的血雾,而像是在体内开辟了一条新的线路,形成了另一套血液循环系统,不同的是这个系统当中潺潺如流水的是凝若实质的巫力。

  巫力沿着骨骼和筋络流动着,逸散出的淡淡血雾并没有再像以前一般在体内游荡,而是被骨骼重又吸收了进去,缓缓温养着自身,全身骨骼上已然泛起了一丝淡红色的光泽。

  巫力的流淌在体内形成了一个循环,从小腹涌出,流过全身后,又流入了小腹,而当风云将注意力集中过去的时候,小腹那里却像是笼罩着一层迷雾。

  有古怪,风云的意识在体内游荡,飘然来到小腹的位置,却看到那里像是蒙着一团灰蒙蒙的雾气,看不清内部。

  奇了怪了,我的身体里还会有我看不到的地方?风云围着那团雾气转悠了半天,停了停,又向后退去。

  风云感触着顺着脊柱流淌而下的巫力,心下有了主意。

  他小心翼翼的控制了一团巫力,将意识附着了上去,就像是坐了一条小船,顺着巫力通道钻了进去。

  飘入那团迷雾后,风云附着的巫力便悄然消散了,他的意识就如同飘荡在太空中一般,轻飘飘的感受不到重力。

  巫力呢?巫力都去哪儿了?风云四周全部都是灰蒙蒙的色彩,他飘荡在其中,根本感觉不到方向。

  随便找了一个方向,风云飘飘荡荡的晃悠了半天,什么都没找到,反而飘得自己都有些犯困了。

  意识有些木,迷迷糊糊的晃荡着,风云有些忘了自己进来的目的,继而忘了自己是谁。

  在现实中,他的身体则慢慢松弛了下来,心跳一点点的缓慢了下来,大脑因为供氧的不足,也开始逐渐停止了蠕动。

  他开始进入一种假死的状态。

  就这样飘荡着,也不知过了多久,他原本凝实的意识逐渐松散了起来,开始与周边灰色的雾气慢慢融合在了一起,露出其中一点星星之火。

  “哒哒!”

  忽然像是从耳边传来一声大喊,星星之火忽然抖动了一下,开始猛烈燃烧起来。在灰色的迷雾间,一缕完全由星星火焰汇聚的人形出现,面目依稀可以辨认出是风云的上半身。而被融入灰色雾气中的意识开始汇拢,往风云的下半身汇拢而去,形成一道洪流,仿佛一条巨大的蛇尾。

  雾气中的风云逐渐恢复了一丝意识,开始形成了第一个念头,这是哪儿?我是谁?

  无边的虚无并没有告诉他答案,这让他感到愤怒,因为愤怒,他忽然从虚空中抓了一把,竟抓出一把血红的巫力来。炽热蒸腾的巫力汇聚成了一把利器,风云猛的一挥,灰色的雾气如同遇到烈日骄阳一般消散,逐渐分为青黑二气散开。青气飘向一个方向,黑气则相反,由此而生上下。

  只是被巫力逼退了一瞬,青气转而又向黑气追去,但被风云抵住,擒在了头顶上方,而他的下半身仍未完全生出,而是深深扎根在了黑色的气息当中,如同一颗参天巨树。

  但青黑二气仍未放弃,青气无法追逐黑气,便由他的双臂蔓延而下,而黑气也由下而上,最终与青气在胸腹间交汇。

  青气与黑气如同水火,无法相容,互相角力起来,风云新生的躯体摇摇欲坠,几欲崩塌。

  就在此时,蜿蜒流过的巫力自灰雾中分离出来,化为大河在其中流淌,被风云吸入呼出,成为了他赖以生存的空气。每呼吸一次,风云的身躯就会生长一丝,力量就会强大一分。而每次被吸入躯体中的巫力总会有最精纯的一丝被留下来,化为了一枚滴溜溜转动的小球,将青黑二气分隔开来。

  而受到巫力的影响,青黑二气也相继变化起来,逐渐生成了两个相同大小的小球,与巫力小球相互牵引,旋转绕动起来。

  三枚小球的转动毫无规律可言,但划出的却是最玄妙的轨迹,它们是最稳定的结构,相互之间的牵引力是如此的平衡而又优美,就在它们形成的一瞬间,风云的意识瞬间回归。

  只是一瞬间他便明白了方才生的事,在这片区域里,他无所不知。

  看着胸腹间悠然转动的三枚球体,风云默然低吟:这便是初始本源么?三枚球体在转动间,各自逸散出的气息再度互相融合,而这次却形成了一种完全无形的力量,没有任何的波动。但是,这种无形的力量却完全可以受他控制,亦可以转换为构成它的三种力量,他可以用它来还原成青黑而气来扩大周身的区域,也可以将它转换为巫力来强化自身。

  说起自身,他忽然想起,在起源初期,还没有时间,他不确定自己沉睡了多久。

  想到这点,他念头一转,意识便脱离了这片区域,回归了自身。

  一阵沉重的眩晕感袭来,种种纷杂的感受与念头让他适应了十三点五秒才睁开眼睛。

  双手依然放在面前,并没有酸痛的感觉,据此可以判断他在体内那片区域内停留的时间不会过五分钟。

  再次被身体羁绊的感觉不是很舒服,但风云很享受这种真实的感觉,

  撑着身子慢慢坐起来,风云将双脚挪下床,小心翼翼的踩到了地上,冰凉的触感让他吸了一口气。

  扶着床边,风云缓缓站了起来,艰难的挪动了两步,在感受过方才那种全知后,重新获得行走能力的他并没有过多的喜悦。

  他的身上穿着一套纯白的棉质衣物,除了无名指上套着的那个黑色指环外别无他物。

  绕着床走了半圈,风云挪到了黎小月的床边,伸手探了探她的口鼻,还有呼吸。

  抬头打量着四周,风云大致有了些猜测,黎小月的存在可以让他确定,他并没有出现再次穿越这种操蛋的事。而脚下和墙体熟悉的触感告诉他,这是一座用水泥砌成的屋子。

  只有五六平方米的空间,却没有窗户,唯一能够连接外面的是头顶四个角上核桃大小的四个通气孔。

  唯一的光源是来自嵌入天花板中的灯盒,卤素灯的光亮让他确定下来,这种科技含量的东西只会是穿越者才能弄出来的。

  晃了晃黎小月,她并没有苏醒,风云缓缓坐回了自己的床上,摸着粗糙的金属栏杆,开口说道:“有人么?”

  没有人回答他,但风云却并没有着急,隔了一会又问道:“有人么?”

  “有人么?”

  “有人么?”

  ……

  一连问了一个多小时,他面前的墙壁忽然亮了起来。一个生着硕大脑袋的男子笑眯眯的看着他,说道:“醒了?你好呀!9527。”

  墙上并没有屏幕,他是可以确定的,那么面前的画面只可能是一种方式。风云抬起头来,投影的光源来自他背后墙体最高处的一个孔洞,画面就是从那里投射过来的。

  风云吸了口气,笑道:“奢侈啊!投影仪卤素灯都被你弄出来了,花了不少功夫吧?”

  “小意思!小意思!”大头男子笑得很是开心,说道:“给你百八十年时间,你也弄的出来。”

  风云左右辨认着声源,确定了声音是来自通风口后,又笑着问道:“还没请教,您是谁啊?为什么把我弄来这里?”

  大头男子看着他笑道:“你真的不认识我了?好好想想。”

  风云沉思半天,摇头说道:“我不认识你。”

  大头男子一拍脑袋说道:“差点忘了我现在成了这个鬼样子,给你个提示,你的后脑勺现在不疼了吧?”

  大脑后半区域和脊椎顶端的神经像是被电打了一般,瞬间抽动了一下,风云捏紧了拳头,一字一句的说道:“原来是你!霍猛!”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53807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