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八十六章 意想不到的身影

第八十六章 意想不到的身影

  月落日升,天亮了起来,一处山坳中掩藏着一片五尺见方的水潭,从石壁间流出的潺潺溪流汇聚成了一道小瀑布,流入潭中,但却反季节的冻成了一条凌空的冰河。

  阳光透过绿叶撒了下来,抚摸着灰六儿毛绒绒的脑袋,她正趴在自己的尾巴上打着瞌睡。

  咔嚓!

  凝固成冰的潭水出了一声脆响,灰六儿一个激灵,跳了起来,警惕的向四周看去。

  四下无人,只有娓娓鸟鸣和好奇跳来的松鼠。

  灰六儿擦了擦嘴角的口水,向潭中看去,却见冰层正在断裂,并且正以肉眼可见的度快融化着,就像是有个温度更低的中心在吸引着热量,快融化着寒冰。

  被冰封住的泉眼再次泅泅涌出泉水,哗啦啦的流入潭中,而水潭中央,只剩下最后一点半透明的寒冰正在融化,其中隐约可以看到一个蜷缩着的身影。

  灰六儿高兴的跳进溪水中,清冽的溪水让她打了个哆嗦,游到水潭中央,她伸手扣住冰块,拖着往岸边游了回去。

  嘿咻嘿咻的将冰块拖上岸,灰六儿抖着身上的水,期盼的等待着冰层融化。

  等待的时间并没有太久,很快,冰层尽皆消去,露出了其中的乐琦。

  面色苍白的躺在岸边,朝阳拂过她的身躯,一点一点融化着她身上最后一层冰霜。

  灰六儿趴下身来,凑到她耳边小声喊着:“琦琦姐?琦琦姐?醒醒呀?”

  仿佛听到了灰六儿的呼喊,乐琦眉头轻蹙,喉咙口出一丝微不可查的呻吟。

  灰六儿很高兴,伸出舌头舔着她的脸蛋,在她的记忆中,狐族长辈就是这样照顾落入水中的小狐狸的。

  被灰六儿温热的舌头舔舐带来的丝丝暖意呼唤着,乐琦苍白的脸上逐渐恢复了红润,她慢慢睁开了眼睛。

  “琦琦姐!你醒啦!”灰六儿高兴的喊道。

  乐琦茫然的看着她,眼神没有焦距,像是隔着数万年的时光。

  灰六儿又喊了声,乐琦逐渐清醒了过来,她轻声喊了声:“六儿……”用手撑着身子,想要坐起来。

  灰六儿扶着她坐起身来,乐琦揉着太阳穴,茫然问道:“这是哪儿啊?”

  “还在丹熏山其中,只是不知是哪座山峰。”灰六儿说道:“琦琦姐,你昨天怎么了呀?怎么突然变那么厉害?”

  乐琦愣了下,昨夜的记忆忽然涌入脑海当中,她面色一变,旋即趴在地上干呕起来,但却什么都吐不出。

  呕得眼角都有些充血,乐琦咳嗽着,喘着粗气喃喃道:“我杀人了,我杀了个人族……”

  灰六儿纠正说道:“不止一个呢!你杀了五个!”

  “对,我杀了五个……”乐琦忽然停住了,喃喃道:“那为什么,我还没事?”

  “我不知道。”灰六儿晃着脑袋,高兴道:“没事就好呀!”

  “不对。”乐琦抹了把额头的细汗,严肃说道:“六儿,你还认得回去的路吗?”

  “认得。”灰六儿点头说道。

  “咱们回去。”乐琦挣扎着爬起了身,但却差点站立不稳摔倒在地。

  伸手搀扶住她,灰六儿有些担忧,乐琦摆了摆手,说道:“没事,先回去再说。”

  灰六儿只得化为原型,驮着她沿着来时路跑了回去。

  不久后,乐琦重新站在了昨天交战的地方,回忆着昨天她像拍死蚊子般轻易杀了五个人,她就有些眩晕。

  那个瘦高战士和他同伴的尸体都不见了,留下的只有那个矮壮战士化为冰粉后融化形成的一滩烂泥,经过一夜的蒸,已经干结了。

  看着那滩黑乎乎的烂泥,乐琦又忍不住呕吐了起来,好半天才止住。

  喘着粗气,乐琦虽然难受,但也注意到了那滩烂泥后面杂乱的脚印,她扶上灰六儿的肩头,有些虚弱的说道:“咱们去昨天那个山谷。”

  “不要去了吧?”灰六儿担忧说道:“再碰到那些人族怎么办?”

  “不会的。”乐琦的眼神很坚定。

  山谷中的人族已经不见了,留下的则是一百多处篝火燃烧的痕迹,乐琦沿着山谷踉踉跄跄的向里走着,不久后,就到了昨日矮壮战士他们屠杀奴隶的地方。

  奴隶的尸体依旧留在原地,经过一夜的放置,已经隐约有些臭,还能见到蚂蚁在上面攀爬,但是,乐琦却出奇的没有呕吐的欲望。

  到了近前,乐琦才现,昨天看到的那个第一个被处死的老年奴隶,居然是个女性。

  低头看向旁边保持着挥拳姿势的年轻奴隶,那分明也只是个十七八岁的少年,他在临死前,也还是要保护自己的母亲么?

  乐琦的内心慢慢的平静了下来,她跨过他们的尸体,向着山壁走去。那个保持着仰望姿势的孩子个头比她记忆中要更小些,只到她的肩膀。

  静静的在他面前站立良久,乐琦像是在和灰六儿说话,又像是自言自语:“他们的死不是因为我,就算没有我,他们也会死在这里,这是他们的命运,我无法改变。”

  “什么?”灰六儿疑惑问道。

  乐琦继续自言自语:“我杀了那个战士,这也是他的命运,同样无法更改,风云说的不对,如果我们和人族接触从而导致人族死亡,就会影响到时空线的话,这本身就是说不通的。如果他们会死在我的手上,那么就说明他们注定会死在我的手上。如果他的基因能够流传下去,那么也不会有我来杀了他了。我会回到这个地方,会不会也有一部分原因是为了杀掉那个人族呢?”

  “风云哥哥?”灰六儿支棱起了耳朵,说道:“琦琦姐,我们快走吧!去找风云哥哥吧!”

  抬起头来,乐琦看着灰六儿,忽然笑了起来,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笑着说道:“好了,心里建设完毕,等姐姐办完最后一件事,咱们就走。”

  重新看向那个昂着脑袋的孩子,她忽然伸手抚上了他的眼睛,寒气自她掌心溢出,将那孩子冻成了冰雕,屈指一弹,他也化为冰粉散落在地,但是这一次,她的内心却已经是无比的平静。

  将所有的奴隶尸体都化为冰粉后,乐琦和灰六儿重新站到了山坡上,看着山谷下方那一堆正在慢慢融化的冰粉,乐琦喃喃说道:“多谢你们,让我认识到了这个世界的残酷,再见了,希望有机会能回来看你们开出的花。”

  “咱们走吧?”灰六儿已经迫不及待的化为了原形,乐琦翻身爬到她背上,笑道:“走吧!找你风云哥哥去!”

  灰六儿从山巅一跃而下,向着山下跑去。

  耳畔风声呼啸,乐琦将脸贴在灰六儿颈侧,忽然笑道:“六儿,告诉你个有趣的事。”

  “什么事?”

  “昨天我做了个梦,梦到了你的风云哥哥,我好像知道他长什么样了。”

  “是吗?我怎么没梦到?不过我以前经常梦到风云哥哥呢!”灰六儿很开心,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

  乐琦贴着灰六儿的脑袋,微笑着听她絮叨,一边回想着早上醒来时脑中残留的梦境片段,在那些支离破碎的片段中,有些很有意思的东西。

  她必须要早点见到风云,弄清楚他说的系统到底是什么?还有昨天突然出现,存在在她体内的这种怪异能量又是什么?

  ……

  水泥屋子里,风云已经被关了好久了,具体多久他不能确定。霍猛并没有再和他见面,仿佛将他遗忘了一般。

  他尝试着想要和霍猛重新通话,却得不到回应,只有在要求食物和饮水的时候,才能得到一点交互回应。

  两个人关在一起,有个问题很尴尬,就是上厕所。他将自己的床拆了,用床单在便池旁搭了个帷幕,才解决了尴尬的局面。

  然而,这并不能解决最主要的问题。

  屋顶的灯光二十四小时亮着,这也是风云无法确定时间的原因。黎小月很不习惯头顶的灯光,她从没有经历过这么久的白天,即便用被子蒙着脑袋也无法入睡。被抓捕关押的感觉并不好受,加上无时无刻不在出嗡嗡声的灯光,风云估算她已经过四十个小时没有合眼了。

  她很忧虑,担忧大巫奶奶找不到自己,担心她不在,家中弟弟没人照顾,但风云知道,她最担忧的,还是眼前这种看不到生死的情况。

  巨大的精神压力下,最终的结果就是,黎小月生病了。

  被黎小月的咳嗽声从丹田世界中拉回来,风云快步走到她的床边,她已经烧得说起了胡话。

  “有人吗?”风云用卸下来的床腿敲着天花板上的通风管,大声喊道:“这里需要医生!”

  “有人吗?这里需要医生!”

  ……

  喊了半天,忽然,墙壁上亮了起来,风云看过去,却现上面投出了一个意想不到的身影。

  雯儿嫂子的身影亮了起来,巧笑嫣然,她冲风云挥挥手,笑道:“好久不见呀!”

  缓缓站直身子,风云盯着她说道:“这么说,霍猛也是探路者喽?”

  “元老。”雯儿嫂子笑道:“或者说创始人之一?反正和我一样啦!”

  “龙套呢?”风云问道。

  雯儿嫂子,坐在椅子上翘起脚尖,露出白生生的脚踝,无聊说道:“忙着打仗呀!男人嘛!总喜欢些打打杀杀的事。”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5923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