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八十八章 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

第八十八章 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

  “我一直搞不懂,你为什么要跳入虫洞口,你明知道那是在找死。”霍猛眼中满是杀机。

  风云沉默坐在床上,一言不,不知在想些什么。

  “你明知道那样可能会让很多人都因此而死去,也要拉上几个垫背的么?你这样的货,纯粹就是基因调整失败的残次品,也不知道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压抑了数百年的愤怒,在这一刻爆出来,让向来心思阴沉的霍猛都有些失控。

  “呦!死大头,听你话的意思人族灭亡都是人家一个人的问题喽?未免也太欺负人了吧?”雯儿阴阳怪气的说道。

  霍猛转过头去冷声说道:“文雯,言多必失,你私自入侵线路的事我还没跟你算账呢!”

  雯儿冷笑了声,说道:“那就由着你把我们当傻子糊弄?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打的什么如意算盘!这么大盘蛋糕,你想想独吞?”

  霍猛一拍轮椅把手,怒容顿生,登时咳嗽了起来:“你……咳……你敢!”

  啪!画面消失,房间里重回安静。

  好半晌,风云才抬起头来,看着空荡荡的墙壁,喃喃说道:“这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

  耳旁黎小月的呼吸声平缓而稳定,面色也好了些,显然药已经起了效果。

  缓缓伸手将她额头上的湿润布料翻了个面,风云的眼神逐渐坚定了下来,他轻声说道:“我说过会带你出去,就一定会带你出去。”

  将棉被蒙在了黎小月的脑袋上,风云回身一脚踹在了自己的床上,钢管焊接的床体抖动了下,但却并没有散架,风云咬紧牙根,运起巫力,重新一脚踹出。

  钢管与地面碰撞出的响动在房间里回响,捡起一根床腿,风云走到墙边,挥起钢管制的床腿往墙角砸去。

  不能再拖下去了,不管雯儿的话真假几何,霍猛显然并没有让他活下去的打算,他可以想办法和他们周旋,但不能将黎小月牵扯进来,在等下去,黎小月就死定了。

  水泥浇灌的墙体十分坚硬,反震的力道震得风云手腕都有些酸麻,但他一棍接着一棍的砸在墙角上。

  水泥表面被砸碎了一层细渣,砸下的粉末在空气中飘扬,钢管被砸得有些弯曲,但风云总算在墙上砸出了一个豁口,露出了里面一个微小的摄像头。

  一棍子将那个摄像头砸得粉碎,风云知道那就是霍猛用来观察房间里情况的渠道,这样的摄像头一共有六个,都是他在这三天里一一找出来的。

  砸第三个摄像头的时候,霍猛的投影终于再次出现,他盯着风云说道:“你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找死?”

  风云一言不,敲碎剩下的摄像头后,回身一钢管插进了投影射出的孔洞。

  咔嚓!

  玻璃碎裂声过后,画面消失,通风管内传出霍猛的声音:“果然是个目光短浅的残次品,那就和那个人族女孩一起死在里面吧!”

  风云一言不,只是加快了挥动钢管的度,石屑乱飞,他朝着投影孔洞猛力挥砸,既然有设备穿进来,那这里就一定会有线路管道,有孔洞的地方肯定要比实心墙体好砸的多。

  空中满是纷飞的尘土,在他的头上蒙上了一层细灰,那是被他砸下来的水泥粉末。

  呼吸逐渐粗重了起来,风云很快察觉到,房间内的空气已经不再流通,通风管道已经被关闭,他只剩下房间里的这些空气,随着氧气含量的降低,他们将会逐渐窒息而死。

  被蒙在被子里的黎小月咳嗽了起来,无意识的掀开了被子,大口呼吸着,显然已经有些呼吸不畅了。

  他又拿起了一根钢管,连连挥动,砸向墙体,像是一台暴力拆迁机器,他必须要在这几十立方米空气消耗殆尽之前,砸穿墙体出去,可是,以他目前的度,希望很渺茫。

  黎小月的呼吸声越来越大,逐渐降低的氧气含量让她的呼吸尤为困难。

  通风管道里还在传出霍猛的声音,只不过由于空气成分的偏差听起来有些闷:“冲动、自私、你体内的负面基因不少啊!这次你还是做一样的选择么?自己送死,再拉个垫背的?”

  风云缓缓停下了动作,他的呼吸也有些急促,在缺氧状态下,说话会尤为困难些,但他仍然艰难说道:“你搞不懂我为什么会那样做,其实我自己一直也不太明白,但是现在,我明白了。我还记得,为我重装系统的程序员,曾经笑我作为一件货物,却妄图成为人族。他以为我是向往人族更加悠长的生命,然而并不是。在小黎姐那里,是初生的我第一次接触到了人族灿烂的文明和辉煌的历史,也是第一次知道了人是什么。”

  核桃粗的投影口完全的暴露了出来,但内部却只有一条小指粗细的线路管道。不知道霍猛能不能听到,风云艰难说道:“你有一点说错了,我不是残次品,你们才是残次品,拥有了强大的力量后,你们只想着掠夺和享受,以及想方设法提高自己的寿命上限,因果律武器不也是因为你们在研规避意外死亡工具时无意间现的么?野兽同样向往悠长的生命,向往享受,可这并不是人之所以为人的原因。对生命的渴望,对享受的依赖只是生理需求,人之所以为人,是因为人有思想,人会现,在生理需求之外,还有比生命本身更加重要的东西。而我之所以向往成为一个真正的人,是因为我向往这些东西,而不是你三句话不离的生命!”

  “你一定很怕死吧?”风云抬起了头,看着空无一物的墙壁,说道:“你不是想不通我为什么会选择找死么?我来告诉你,因为我和你不同,你认为活着最重要,可是,我却认为,我之所以活着,是为了追寻一些比生命更珍贵的东西!你以为你可以决定我的生死么?很早以前我就说过,任何事,任何人,都无法压迫一个人向往自由的意志,就算是死!我也要死在抗争的路上!”

  已经有些弯曲的钢管重新挥动,一下又一下的砸在已经凿出的坑里,每一下都坚定无比。

  石屑纷飞,即便脸已经憋得通红,但风云的眼中却满是坚定,没有人可以真正的控制他,至少生死的选择,是由他自己掌控的。

  黎小月的呼吸已经几乎摄取不到氧气了,她从昏睡中惊醒,但却只能像一条离水的鱼儿般张口拼命呼吸。

  停下动作,风云意识沉入丹田世界,操控全身的力量,全部化为神元之力。

  抬起头来,四周纷飞的石屑粉末如同被无形的力场镇压一般,生生沉了下去。而绝大多数的神元之力则通过线路管道那小指般粗细的孔洞钻了进去,寻找其中星星点点的氧气。

  当氧气重新涌入风云口鼻,他仿佛过了一个世纪,深呼一口气,他迅弯腰抄起脸色已经有些青的黎小月,低头含住了她的嘴巴。

  灼热的空气涌入,黎小月的肺部像是无底的深渊般拼命吸取氧气,神元之力如同抽水机般源源不断的摄取着线路管道中的氧气,涌入风云的鼻腔,再经由他的嘴巴渡给黎小月,维持着两个人的生命。

  “呜呜!”嘴巴被堵着,黎小月眨着眼睛,询问风云这是什么情况。

  轻轻摇了摇头,风云一手抱起黎小月,一手挥动钢管,继续砸在墙体上。

  一寸,两寸,一尺,两尺……

  砸出的缺口越来越大,但风云的心却越来越沉,敲击的声音永远没有变弱,这就证明墙体依旧没有减薄到能够产生振动的厚度。

  霍猛并没有再出现,当头顶的灯光消失后,连卤素灯的轻微响动也没有了,一片黑暗中,只有风云不断的敲击声产生的回响,以及两个人纷乱的呼吸声。

  钢管敲击时不时会蹦出点点火星,借着这一点微弱的光芒,风云看到黎小月的脸上已经是泪流满面。

  停下动作,风云将她放在了地上,唇齿分离,浑浊无氧的空气再次被吸入,黎小月眼泪扑簌而下,她颤抖着声音艰难问道:“我们要死了么?”

  愧疚让风云低下了头,不管他对霍猛说得多慷慨激昂,也改变不了他将黎小月拉进浑水的事实。在这一刻,只有他和黎小月两个人,他没法哄骗她,只能再次含住她的嘴巴,一把抱起她,重新挥起了钢管。

  黎小月闭上了眼睛,伸手紧紧搂住了风云的脖子,一滴眼泪滴在他的手臂上,冰凉的触感让他的身体颤抖了一下,继而更加疯狂的砸了起来。

  ……

  沿着河流,一支人族大军在迁徙,数千人的队伍里清一色都是强壮战士,石制的武器在他们厚实的肩上轻若无物,翻滚的杀气蔓延在原野上,没有任何生物敢于靠近。

  队伍前端,数百头骑牛战士组成的骑兵缓缓而行,没有战士愿意走到战牛的前方去,因为他们深知万一有战牛受惊,奔跑冲撞起来是怎样的威力。

  迁徙中的原牛群是森林中的霸主,任何生物都不能在它们的尖角和重蹄下存活下来。原牛大军集结的时候就连象群都要避其锋芒,团结和勇猛是它们的优良传统,就像黎族人一样,这也是原牛一族之所以能够跻身毛族王脉的原因。

  队伍末端跑来一个巫战,向着队伍最前端骑着头巨大青牛的黎武汇报:“禀报武城侯,后面跟踪的人被兄弟看到了,是一个毛族和一个人族。”

  “哦?毛族哪一支?”黎武问道:“是夷族人吗?”

  巫战禀报道:“不是夷族人,那人穿着怪异,看不出是哪族,但能看出是个女人,毛族是个狐族的雌性灵脉,被狩寻兄弟现后便跑了,但没有跑远,现在还跟着呢。”

  “女人?”黎武点了点头,略一思索,说道:“不必管她,跟着就跟着吧!她还敢向大军动手不成?晚上让兄弟们加点小心,看着玄夜,别处了岔子。”

  “是。”巫战领命回去了,黎武沉吟着,心中隐约有些不安,让玄冥那小子跑了,指不定会出什么乱子。回头看了眼头顶的山脊,并没有什么异常,黎武冷哼了声,跟吧!有能耐就一直跟到蚩尤城去!

  山脊上,乐琦避开视线,带头的那个战士好像看到她了。

  “姐姐,好了没呀?我好累呀!”灰六儿化为原型,两只前爪撑着树干,用脑袋顶着乐琦靠在树上,摇摇晃晃的保持着平衡。

  顺着灰六儿的脊背溜了下来,乐琦拍拍她说道:“走吧!继续跟上。”

  “他们是不是黎族人呀?”灰六儿问道。

  乐琦摇了摇头,说道:“还不能确定,他们和我们走的方向是一致的,但我们也不好直接去问,先跟上看看吧!如果他们真的一起到黎族聚集地,我们再想办法去打听。”

  灰六儿点点头,背起乐琦,在山脊上的林间穿梭起来。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6216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