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八十九章 因在缘中起

第八十九章 因在缘中起

  “大巫奶奶,卦象如何?”

  大巫帐中,黎贪跪坐在篝火之前,看着姜菘问道。

  眯起眼睛,龟甲上的纹路在烈火的跳跃中似乎弯曲成诡异的图形,姜菘手中捏着点燃的松枝,带着淡淡松香的烟雾萦绕在巫帐中,如同张牙舞爪的魔鬼扭动着它的身躯。

  伸手抚过跳动的火焰,火苗在姜菘的指下如同乖巧的宠物,舔舐着她的指尖。火焰中的龟甲忽然发出了一声清脆的劈裂声,姜菘的瞳孔骤然间缩至针尖,眼白占据了她大部分的眼眶,她的目光像是在一瞬间穿越了时间和空间。凌乱垂下的发丝有些颤抖,姜菘呢喃的声音,像是来自深渊恶魔的低语,又如同无边天际间精灵的啜泣:“蝴蝶翅儿举,福祸两相依,虹现风雨后,因在缘中起……”

  焦臭的气味从火堆中弥漫,姜菘向后瘫软倒去,被一双手搀扶住,却是黎贪的妻子黎氏。

  “恶卦……恶卦……”姜菘颤巍巍的伸出手来,指向从火中挑出,被烧得有些焦黑的龟甲,喃喃道:“我要重卜……重卜……”

  “大巫奶奶。”挺着微微鼓起的腹部,黎氏哀伤的劝说道:“已经第三次了,您太累了,休息吧!”

  闷哼一声,鼻腔中流出两道血迹,黎氏赶忙抓过麻布,捂住了姜菘的口鼻。

  缓缓抬手抹去血迹,姜菘坐起身来,虚弱的看着黎贪说道:“一定要将风云找回来,我黎族一多半的气运在他身上,若是丢了,那我黎族可真就完了。”

  黎贪握紧了拳头,点头说道:“大巫奶奶,你放心,我一定把他找回来,你先安歇,我去一趟黎武那,这次他带回八千巫战,都派出去搜寻,定能找到风云的踪迹。”

  姜菘虚弱说道:“别伤着玄夜,好生照料些,待我缓一缓,亲自去见他。”

  “我省得。”黎贪点了点头,冲黎氏说道:“你在此照顾大巫奶奶睡下。”

  黎氏点了点头,说道:“我明白。”

  黎贪起身向外行去,刚挑开门帘,忽然被黎氏叫住了,她瞧着黎贪张了张嘴,停顿了下,才说道:“你一会儿,去看看元儿。”

  沉默片刻,黎贪点了点头,挑开门帘便走了出去。

  门外黎菽、黎大河两人侍卫着,见黎贪出来,两人便跟在了身后。

  瞧见黎大河额角有些淤青,黎贪问道:“怎么伤着了?”

  黎大河咧嘴笑笑,说道:“早上和武城回来的兄弟搭了把手,不留神给伤着了。”

  点了点头,黎贪心中暗叹,气运不足的代价已经开始出现了,留给他的时间也不多了。

  正向着城北行去,武城回来的巫战们正在那里安营扎寨,忽然,空中一声鹰啼,黎羽从半空中跃下,落在黎贪的面前,禀告道:“族长,城外来了一个毛族和一个人族女子,说要找风云。”

  神色一凛,黎贪一步踏前,下一刻已经纵身而起,高高跃起在半空,他很快便看到了黎羽口中的毛族,他惊咦一声,便向着那毛族落了下去。

  站在田埂旁,乐琦正在打量着长得异常茁壮的玉米,夷族人在靠近城区的黍田和菽田里除草,在玉米田中耕作的都是黎族人。

  从未见过她这样打扮的黎族人正在一旁戒备着,那一个个小崽子像是小老虎一般,虎视眈眈的盯着她和灰六儿。黎武站在人群中央,打量着这两个一路跟着大军跑来蚩尤城的小家伙,手中把玩着一把铜刀。那是刚才乐琦刚露面,交手时他从乐琦那里拿来的,为此,他的头发上还凝着一排冰溜子。

  而头一次钻进人堆里的灰六儿则耷拉着两条尾巴,兴致勃勃的看着那些黎族小孩。

  捏了捏已经结出的果穗,乐琦小声嘟囔着:“真是胡闹,杂交种也不能随意拿出来啊!”她这个动作惹来了很多黎族人的不满,纷纷冲她怒目而视,到了现在,黎族人已经知道玉米的作用。

  城中的粮食已经不多了,多出那么多夷族人,那点粮食根本不够分,他们现在每天只能领到一份粮食,女人们纷纷将头发割断了,拿去找黎麻学着编黑麻绳,用来制作渔网捕鱼,这样才能果腹。

  黎贪曾经下令捕鱼要分时间,同样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然而,还是有夷族人偷偷在晚上跑去捕鱼。

  晚上的大河是猪鼻龙的世界,这些天时常会有夷族人失踪,隔段日子再被人从鱼腹中找到些残骨断指。

  日夜不停的渔猎让大河的水更加的浑浊,而日益减少的渔获也证明着鳞族灵脉已经注意到了这里的情况,说不定过不了多久,大河中的鳞族将会被灵脉们驱逐,届时他们便只能依靠这种叫做玉米的粮食成熟了。

  嘭!

  一个身影从天而降,落在了乐琦她们的身后,回过身来,乐琦看了眼面前的男子,嗯,不是风云。

  “呀!黎贪!”灰六儿高兴喊道。

  黎贪看着她,嘴角浮现一丝微笑,说道:“灰六儿?”

  灰六儿蹦到他面前,高兴问道:“风云哥哥呢?我来看他啦!”

  听到灰六儿问起,黎贪脸上的笑容消失了,他反问道:“难道他没有去找你么?”

  “没有啊?”灰六儿高兴的声音低沉了下来,疑惑问道:“他不在这里吗?他不是跟你一起来的吗?他去哪里了呀?”

  神色复杂,黎贪没有回答灰六儿一连串的问题,他看向乐琦问道:“你是?”

  乐琦咳嗽了下,说道:“我叫乐琦。”

  黎贪看了看四周围观的人们,说道:“随我来吧!”

  乐琦点了点头,随后看向站在一旁的黎武,伸出手来。

  黎武笑了笑,将铜刀丢了过去。

  跟着黎贪走入城中,乐琦看着一排排半完工的砖制房屋,沉思不语。

  乐琦奇怪的衣物让所有看到她的黎族人都惊讶无比,他们还从没见过有能够长在腿上的裤子。

  黎贪的脚步一路没有停歇,穿过蚩尤城,将灰六儿和乐琦带到了后山脚下。

  一栋标准砖制房屋伫立在原地,屋顶盖着整齐的瓦片,指着屋后那座依旧保持着离去前模样的草棚,黎贪说道:“他原本住在那里。”

  身影一闪,灰六儿已经跑了过去,吸着鼻子说道:“是哥哥的味道!在桃花源的时候,我和哥哥就睡在草棚下的。”

  房屋靠后方已经起了一排冒着烟的窑炉,有的仍密封燃烧着,散发着逼人的热量,有的则已经开炉,正在往出运着砖块,还有的正有人将阴干的砖胚往里码放。

  “黎扁!”黎贪喊过一个正在忙活着的壮实少年,指着他说道:“在他不见之前的那段日子,黎扁一直和他在一起。”

  “哥哥到底去哪儿了?”灰六儿有些委屈的说道:“他说会来看我的,可我等了好久都等到他,我带琦琦姐来找他,可他又不见了。”

  乐琦看着黎贪问道:“我该怎么才能找到他?有些事我必须找到他才能弄清楚。”

  黎贪沉默了,他上前推开了屋子上的的大门,木制的门轴摩擦发出咯吱吱的声音。屋子里摆放着一张桌子和一张床,都是最简单的样式。

  乐琦拉起黯然神伤的灰六儿跟着走了进去,黎扁跟在后面解释说道:“这是云哥离开前留下的图样,我都做出来了,就等他回来了,他一直念叨着想睡张正经床来着……”将几人送进屋内,黎扁便转身出去了,伸手关上了房门。

  黎贪坐在了床上,抬头说道:“那日清晨……”

  半晌后,黎贪闭上了嘴巴,乐琦沉思片刻说道:“这么说,你也一直在找他,可却找不到他的踪迹?”

  “哥哥会有危险吗?”灰六儿焦急问道。

  “我不知道。”黎贪摇摇头说道:“我已经让族人找遍了周边上百里的地方,但却一无所获,我找过昆蜉,但它也不知道那些人的踪迹。”

  背着耳朵,灰六儿呜呜哼了声,一时间也不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办了。

  黎贪看了看灰六儿说道:“九黎八城还会有我黎族巫战回来,你们只有两个,没有方向盲目的去找也不是办法,不如你们先在这里住下来,我会不断让巫战外出找寻,这样会更好些。而且,如果风云能够脱困,他也会想办法回来。”

  灰六儿没了主意,歪头看向乐琦,乐琦想了想,点头说道:“也只有这样了。”

  “没事。”黎贪站起身来,说道:“那你们暂且住在这里好了,我会让胖婶接着过来,她就是前面照看风云的族人,如果有事,跟她说就好,她自然会来告诉我。”

  “那就麻烦你了,蚩尤族长。”乐琦起身说道。

  黎贪点了点头,转身出去了。

  看着黎贪的背影,灰六儿抬头泪汪汪的问道:“琦琦姐,哥哥的腿断啦!还被坏人抓走啦!怎么办呀?”

  乐琦捏了捏她的耳朵,说道:“别急,他肯定没事的,黎贪说的对,咱们就算现在出去找他,估计也很难找到,在这里等是最好的选择。而且,我总觉得,这事情一定没有他说的那么简单。”

  光棍节快乐!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63583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