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九十章 种子

第九十章 种子

  (本章适用背景音乐:betrayal voices)

  议事厅之下,幽暗的土牢当中,空气流通要更难些,因此只燃着一根火把。

  黎元浑身被麻布包裹,他能感觉到跳蚤和臭虫在麻布下面吸着他的血,但无法腾出手的他只能拼命用身体去挤压麻布,想要挤死那些该死的虫子。

  然而,在侍卫们看来,这只是他想要从麻布中挣脱的动作而已,侍卫们已经习以为常,只是上前将挣开的麻布重新裹好。

  “痒!黎土哥,你帮我挠挠行不行?有虫子在吸我的血。”黎元哀求着看守的侍卫,然而被再三警告和强调之后的侍卫全都充耳不闻,不给他体内那头恶魔任何可趁之机。

  “你看到了?他们根本就不喜欢你,更谈不上尊重,以前你是族长的儿子,也是将来的族长,他们自然会惧怕你,讨好你,可现在你只是个囚犯,比他们还要低贱,你以为他们会帮你吗?不,他们恨不得你死!”

  无时无刻不在的声音一直在黎元的脑袋里响彻,被折磨到现在,黎元早已头昏脑涨,他无法睡眠,每次刚入睡就会被噩梦惊醒,这种折磨足以弄疯一个坚强的战士,但他却苦苦坚持了下来。

  啪嗒!啪嗒!

  鼻子中又流出了鲜血,被紧紧捆扎的身体长时间处于缺氧状态,无法运输到身体下方的血液郁积在他的头部,只能通过流血来缓解血压。

  那名叫黎土的侍卫听见声音,回头看了眼,却没有上前帮他止血,根据前些日子的经验,封堵是堵不住的,让他流一会儿自己就会止血了。

  四周的黑暗和脑中时刻不停的恶言毒语几乎要让他崩溃,感受着血液一点一点从身体里流逝,黎元止不住的呜呜哭泣起来。

  无论怎样,他也只是个不到八岁的孩子而已。

  “累吗?疼吗?难受吗?你还要坚持下去吗?放弃吧!那会舒服的多。”蛊惑的语言如同毒蛇般撕咬着他脆弱不堪的意识。

  “我……我要我娘,呜呜,我要……我要我爹……”黎元无助的哭泣。

  “他们不会来救你的,他们已经放弃你啦!你的父亲,他其实不喜欢你,你感觉不到吗?他甚至不关心你,你故意跑出去,其实是想让他担心你,来找你的是吗?可是呢?你现在被他关在了这里。”感觉到了心防的摇摇欲坠,心魔的声音也带上了更多的蛊惑:“一个种群,只能有一个王,你还记得黎羿告诉你的故事吗?在原野上,狮群中最强壮的狮王会咬死自己的孩子,因为它们正值壮年,不会让狮群中出现能够挑战它权威的年轻狮子,尤其是拥有他优秀骨血的亲生骨肉!”

  无力的垂着脑袋,黎元的意识有些模糊,他口中的涎水混着血液流下,滴落在地面上,失血过多几乎让他产生幻觉,他的坚强已经摇摇欲坠,只能呢喃的低语:“爹……娘……”

  这小家伙还真是顽强啊!心魔无形的身躯盘旋在他四周,由恶毒和仇恨组成的嘴巴贴在黎元的耳侧轻语:“你还不知道吧?你的母亲又怀孕了,你猜,她会为你生个弟弟,还是妹妹呢?”

  恍惚间惊醒,黎元抬起了脑袋,充血有些模糊的眼睛直视前方,他迷茫的摇着头,说道:“不会的……不会的……”

  “为什么不会呢?生孩子是很正常的事啊!族人们不都生好多孩子吗?”

  说不出什么感觉的情绪从心底升起,灼烧着他本已难以支撑的信念,模糊的意识让他难以察觉到心魔话中的漏洞,黎元只是小声说道:“不会的……不会的……”

  “你在害怕什么?你想到了什么?你也猜到了对不对?他们已经放弃你啦!你要和这些虫子烂在地下啦!”

  “不……不!不会的!啊!”黎元疯狂的晃动着身子挣扎起来,大声叫着:“我要我娘!我要我爹!啊!放开我!”

  腾!

  头顶忽然亮起了火光,数只火把燃烧亮起,一个身影站在了土牢上方。

  听到脚步声,被捆在木桩上的黎元艰难的抬起头来,习惯了昏暗的他难以看清来人的面目,但他依旧辨认出了来人的身份。

  “爸爸……父亲!救救我,救救我……”黎元无力的哭喊,灼热的泪水同样哽住了他的喉咙,难掩的欣喜让他拼命想要朝父亲扑去,可身体却被坚韧的麻布包裹,无法挪动分毫。

  从土牢上跃下,黎贪跪下身来,颤抖着捧起了黎元的小脸,他愣住了。原本白胖的小脸已经变得干瘦枯黄,被血污掩盖,原本灵动的眼睛如今也变得满是惊恐和无助,这是他的儿子啊!而他居然差点没认出来!

  高大的身躯跪在木桩前,一个强硬的战士,却在此流下了泪水,捧着黎元的小脸,黎贪将额头贴在他的额头上,颤声道:“孩子,苦了你了……”

  “父亲,我好难受,这麻布将我的手脚都捆麻了,我在流血,臭虫也在吸我的血,你救救我,我不想死……”黎元哭泣着哀求,鲜血从他鼻腔里缓缓渗出。

  紧紧搂着他的脑袋,黎贪拉起衣服擦去他鼻下的鲜血。

  捧起脸来,黎贪痛苦的摇头说道:“还不行,孩子,你生病了,爹要想办法治好你的病,你再坚持一下,爹一定会救你的。”

  “爹!我痒,那些虫子又在吸我的血啦!我难受,爹!”黎元哭喊着。

  一掌拍出,血雾从麻布的缝隙间渗透进去,但却没有找到活物,黎贪知道,那个魔族还没走,这些感觉都是它来折磨黎元的。

  拍打了几下,黎贪安慰说道:“好了,爹把它们都打死了,不难受了,啊!”

  黎贪的话好像真的起了作用,黎元终于舒了一口气,他艰难的垂着脑袋说道:“我困,爹,我想睡觉,你让我睡一会儿……”

  鼻尖一酸,黎贪搂住了黎元瘦弱的身躯,颤声说道:“睡吧!元儿,睡吧!”

  “感觉怎么样哇?”一个森冷的声音从耳边响起。

  黎贪猛的回直了身子,一双血红的眼睛从黎元凌乱的发丝下盯着他,嘴角上扬着,露出一副诡异笑容来。、

  “心魔!”牙齿咬得咯嘣直响,黎贪双拳紧握,他想一拳打烂那副笑容,但那是他儿子的脸,黎贪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到底想要怎样?”

  “才这么点开胃菜就受不了啦?”黎元满脸的血污让他一张小脸显得恐怖阴森,他狞笑着说道:“不光是他,你们所有的人族很快都将和他一样陷入恐惧和哀嚎之中,欢呼吧!地上将重新迎来它的主人!”

  “我只不过借用了你们的一点力量而已,为什么要赶尽杀绝!”

  “唔!我们对当年的失败记忆尤深呢!知道鳞族王脉蛇族吗?我们从当年的失败中学到的很多经验,比如,不放过任何一丝机会,就像蛇族那样,被我们咬到一点皮毛,那么,就要做好整个被我们吞下的准备啦!唔哈哈哈哈!”

  黎贪咬牙说道:“是鳞族将你们驱赶到地下去的,你们该去找龙族算账才是!为什么偏偏咬着我们不放!”

  “我也不知道哇!”黎元晃着脑袋,笑得很是嚣张,他盯着黎贪说道:“也许,是因为你们倒霉吧?哈哈哈哈!”大笑着,黎元笑容渐渐隐去,缓缓垂下了脑袋,整个人如同睡着了一般,不见了动静。

  黎贪紧紧捏着拳头,却只能眼睁睁看着心魔退去。片刻后,黎元身子抖了下,猛然间惊醒,大喊着:“别杀我!别杀我啊!”

  黎贪看着哭喊的黎元,竟迟疑了下,没有第一时间伸出手去。

  睁眼瞧见面前的黎贪,黎元像是松了口气,呜呜哭喊:“爹,我怕……”

  被这声爹叫得身躯一震,黎贪又是心疼又是愧疚的伸手将黎元抱住,安慰道:“不哭,爹在呢,爹在啊!”

  好不容易安慰好黎元,黎贪让随同而来的侍卫端来了烤得娇嫩的羊羔肉,喂黎元吃下。看着黎元贪婪吞食的样子,黎贪心中的焦急和愤怒难以掩饰,他从没有一刻像此刻这般想要杀戮。也不知从何时开始,他仿佛陷入了一个巨大的漩涡,仿佛无所不在的敌人都想将他,将整个黎族拖入死亡的漩涡。

  我不会认输的,我不会任由我的孩子和族人忍受这种苦难,所有的恶念都冲我来吧!我绝不屈服!

  温柔的喂黎元吃完了饭,黎贪用袖子擦拭着黎元的嘴角。

  “父亲,你放了我吧!我不想待在这里,我会死的。”黎元看着黎贪苦苦哀求。

  心中痛苦万分,但黎贪还是摇头说道:“元儿乖,爹很快就会治好你的病,带你出去的。”

  “什么时候?”

  “很快!”

  “有多快?”

  “很快……”

  站起身来,黎贪缓步向外走去,身后黎元忽然又问了声:“父亲,娘要给我生弟弟了么?”黎元低着脑袋,头发遮挡住了泛起一丝血色的眼睛。

  黎贪停住了脚步,猛的转过身来,杀气弥漫,冷声问道:“是谁告诉他的!”

  唰!

  看守侍卫跪倒一片,黎土紧张说道:“族长,我们在这从没说过一句话。”

  杀气收敛,黎贪知道侍卫们不会说谎,他缓步走回黎元面前,捧起他的小脸说道:“元儿,你是我黎族的男子汉,是我黎贪的儿子,你要坚持住,你要相信爹,爹一定会救你的。”说罢,他转身向外大步行去,而身后的黎元靠在木桩上,茫然的看着他的背影。

  “说了等于没说,对吧?他甚至都不知道该怎么救你,你也觉得敷衍对吧?你没有病,你的病就是你快长大了,你是他的儿子,而他并不想让你长大,所以,他就生一个更小的出来慢慢长大,对不对?”

  黎元的意识在模糊中清醒,又在清醒中沉睡。

  咔嚓!一声无形的碎裂声响起,心魔兴奋得颤抖不已,它顺着黎元心间的那道缝隙钻了进去,一边钻一边说道:“睡吧!你累了,睡一觉就好了,明天,你会想清楚很多事,你就不会再痛苦了。”

  一颗种子被心魔放进了黎元的心里,它看着疲惫睡去的黎元呵呵笑道:“仇恨吧!生长吧!你越仇恨,我就会越强大,你是我族反攻的旗帜,仁慈的魔君将会赐予你放牧人族的权利,你会感谢我的,气运之子!”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6434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