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九十一章 替我活下去

第九十一章 替我活下去

  风云已经忘了时间,从床上拆卸下来的钢管报废了七根,他在墙上砸出了一个两米多深的洞,但水泥墙壁依旧厚得让人绝望。

  他和黎小月两人所需的氧气全部由他从四周的墙壁上寻找缝隙来汲取,在这种情况下,神元之力的消耗速度飞快,他不得不将所有巫力都转化为神元之力,才能跟得上这样的消耗。

  无论是霍猛还是雯儿都没有再出现,这里仿佛成了一方被遗忘的世界。

  黎小月已经越来越虚弱,长时间没有饮食的她情况很不乐观,饥饿是小事,最重要的是没有饮水,这是最知名的一点。因此,风云不得不分出一部分神元之力来摄取空气中的水蒸气来凝结成水,这比汲取空气的消耗量更加庞大。

  咚!咚!咚!

  坚硬的水泥墙壁在钢管的凿击下发出沉闷的响声,不知道过了多久,风云已经麻木了,只是机械设式的挥动手臂。

  “有花……蝴蝶飞在上面……这是哪儿?好漂亮……弟弟快看……”

  黎小月无意识的呢喃着,她靠在风云掏出的洞壁上,在黑暗中拂动双手,神元之力携裹来的珍贵空气在她口鼻间萦绕。

  能够汲取氧气的缝隙太少,只能勉强维持两个人生命的消耗,风云虽然还要进行体力劳动,但他仍将一大半的氧气送到了黎小月的面前。即便如此,黎小月还是一直处在缺氧的状态,这让她一直沉寂在模糊的幻觉里。

  “土返其宅,水归其壑,昆虫毋作,草木归其泽……”她嘴角带着微笑,念着跟大巫奶奶学到的第一支巫咒。

  疲惫让风云已经快要捏不住钢管,当啷一声,钢管被震得脱手而出,他喘息着垂下手来。虎口震裂再凝结的血痂再度被撕开,但他却感觉不到疼痛。突然间停下动作让他有些恍惚,他本想和以前一样分出一丝巫力来缓解疲劳,愈合伤口,但他忽然间察觉到,他体内的丹田世界已经开始萎缩了。

  代表神元之力的青气已经淡薄得几乎消失,站立在丹田世界中的巨人下半身已经被黑气凝固,化为坚硬的岩石。而上半身虽然还保持着肉身,可青气的消逝让胸腹间的三球稳态结构逐渐开始有了一丝濒临溃散的迹象。

  不知道从哪里来的精神,让黎小月竟然缓缓站起身来,右手虚握,像是在抖着巫器。她仿佛看到自己站在高高祭台之上,面对着台下的族人,翩然舞动。她看到无边的云海在她巫器的挥动中翻滚涌动,她的巫杖划破天际,云海撕裂,分为两端,一半阴雨一半晴;她看到弟弟骄傲的指着自己向族人们说那是我姐姐;她看到自己安然无恙的站在太阳下,阳光穿过她的发丝,温暖却不灼热。

  快要枯竭的神元之力无法跟上黎小月舞动的身姿,风云脚下一软,坐在了地上。

  感受着空气一丝一毫的减少,风云努力睁大双眼,想要在黑暗中看到一丝光亮。

  就这么结束了吗?我的目的达到了,最后的生死,是由我控制的,胸膛快速起伏着,但风云的心中却无比的平和,对于这一刻,他已经做好了准备,虽然他将死于囚笼,可却是在通往自由的路上。

  听说人在死之前,自己的一生会重新在眼前一一回顾,这并不是要你最后贪恋一眼这世界的美好,而是让你重新审视自己的一生,正视自己所有的功过是非,了却所有的遗憾。

  他觉得很有道理,因为他已经开始回顾自己的一生,有趣的是,他回想的大多数却是系统赋予他的回忆,那些千疮百孔的记忆被一幕幕翻起在眼前,现在的他可以轻易发觉其中明显的时间断层。然而,这并不影响他沉浸在其中。

  “穿上外套!外面天冷!”

  “风云,好哥们,数学作业借我抄抄,快!”

  “我喜欢你!”

  “你就只会抱怨吗?如果不奋斗,你什么都得不到!”

  ……

  那一张张熟悉而又陌生的面孔,如果都是真的,该有多好?

  风云的意识已经模糊了,甚至无法再沉浸到丹田世界中去,丹田内的巨人仍保持着双臂托举的姿势,但头部以下已经全部化为巨石。三颗萦绕的球体逐渐涣散,在湮灭前的一刻,巨人眨了眨眼,三颗球体全部化为黑气,将他瞬间吞没。

  黎小月仍在翩翩起舞,她已经不在乎空气,因为她是在燃烧自己的生命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

  身体好轻,轻得快要飘起来了,风云的耳边仿佛又响起了那个熟悉的声音:“我以后就叫你们风云吧!”

  “什么?”风云居然听到了自己的声音,他忽然发觉自己正盘腿坐在一个精致的房间里,虽然不大,但放着的各种玩偶和粉红色的色彩让这里显得很温馨。

  房间里只有一个小小的窗户,透过窗户可以看到外面集结的军舰穿梭着,近在咫尺,甚至可以看到被恒星照亮的银灰色舰体和蓝灰色的炮管。

  “那是宜居星球上的两种自然现象。”另一个有些耳熟的声音响起,风云转头看去,却见是一个面容严肃的年轻男子,正瞧着他说道。

  “我当然知道,我只是不明白为什么要叫我们这个名字而已。”风云听到自己的还嘴声。

  “哎呀!你们俩怎么天天吵嘴?”一条胳膊从后面探过来搂住了他的脖子,风云回头看去,却是一个短发女孩,笑起来露出两颗可爱的小虎牙。闻到她发间清爽的洗发水味道,风云莫名的红了脸,低下头去。

  那女孩却自顾自的说道:“我在太空城里,已经好久没有看到过蓝天白云啦!天天被循环空气吹得后背疼,唉!真想回家在大气层下晒晒太阳,吹吹自然风啊!”

  风云窘迫的抬起头,却看到那年轻男子正直愣愣的盯着女孩搂在自己脖子上的手腕。

  “所以呐!你就叫风,你就叫云。”女孩指了指年轻男子,又拍了拍风云的肩膀,说道:“在传统文化里,古人认为风就象征着自由,它来去无踪,刚柔并济,就像是你啦!”

  女孩笑着对年轻男子说着,但他却只是垂下眼帘,并没有反应。

  女孩耸耸肩,靠在风云的肩头,说道:“至于云呢!变幻莫测,就像是你,整天喜欢胡思乱想,心思不定,你又跑神啦!”

  风云听到自己像被逮了个现行,赶紧转移话题说道:“小黎姐,你很喜欢风和云啊?”

  “是呀!”女孩也盘起了腿,坐到了两人中间,憧憬说道:“我的梦想呢!就是攒够了钱,回老家买一片山坡,盖个房子。没事就躺在草地上看看云彩,吹吹风,再养只小狐狸,听它哈哈哈的笑,那日子该有多好呀!”

  “小黎姐,根据你现在的收入,参考母星的土地价格,你再工作514年就可以买一片山坡了。不过我得劝你打消养狐狸的念头,那个价格可比土地贵多了,养猪比较划算。”

  “讨厌!就不能让我多做会梦啊?哼!不理你了!”女孩噘着嘴拍了下年轻男子,转头笑道:“你呢!云,你有什么梦想?”

  “梦想,是什么?”风云听到自己问道。

  “梦想呢!就是你希望得到的一些东西啦!想要做到的事情啦!想要成为怎样的人啦!或者想要守护的人或者信念啦!都可以,说说吧!你的梦想是什么?”女孩兴致勃勃的问道。

  “我的梦想……我的梦想……”风云看着自己迟疑的嘟囔着,低头思索的样子,心中不禁也在疑惑,是啊!我的梦想,到底是什么呢?

  “啊!我知道了!我的梦想!”

  风云抬起头来,眼前却变成了一望无垠的太空,黑暗中,他的面前漂浮着一块坚冰,巧笑嫣然的女孩此刻正被冰冻在其中,安静得像是睡着了。

  “你还记得你说过的话吗?”

  一个声音从他身后响起,两枚淡金色的竖瞳从黑暗中浮现,人立的淡蓝色身躯无重力的漂浮在太空之中,却是已经身死的风神。

  缓缓向着风云漂浮,它周身非人的异像逐渐消失,待到走到风云面前时,它已经变成了风的样子。

  依旧是那副严肃的表情,可是此刻,他的眼中却只有忧伤。

  “你是!”风云震惊喊道。

  攀着冰棺的边沿,风的手隔着冰层缓缓划过小黎的脸庞。

  看着他的身影,风云问道:“原来你就是风神,怪不得……你怎么也穿越了?可为什么你变成了那个样子?”

  直起身来,风转过头看着风云的眼睛说道:“你要放弃了吗?”

  “我没有!”风云愣了下,喃喃说道:“我没办法,我已经尽力了。”

  “你尽力了,可结果并没有改变。”风看着他说道。

  “你还想我怎样?”风云有些激动,一把按住了他的肩头,怒声道:“那些人已经死了!我没办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阅读请注意眼睛的休息。推荐阅读:

  -----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法给小黎姐报仇,你让我怎么办?”

  风摇了摇头,说道:“我并没有让你给小黎姐报仇。”

  风云愣住了,风看着他问道:“你还记得你告诉小黎姐,你的梦想是什么吗?”

  “我……”风云张了张嘴,喃喃说道:“我的梦想是,送小黎姐一颗星星,她可以在上面每一个山坡上吹风,看云彩,在那里,她想养狐狸就养狐狸,想养猪就养猪……”听起来有些好笑的话却让风云泪流满面。

  风点点头说道:“那些人的死活我一点都不关心,我们发过誓,穷尽一生也要把小黎姐救回来,你要记得你的誓言。”

  风云痛苦的摇着头说道:“我不行了,我被关在一个地方,出不去了,我一点力气都没了……”

  “借口!”风忽然大声吼了句,风云头一次在他脸上看到这样的怒容,咬紧牙关,风用力握上了他的肩头,大声说道:“别再逃避了!你不会死的!死谁不会啊!难的是活下去!你不是一直向往自由,追求自由吗?那为什么这样轻易认输?你这是自私!你只想你自己!你的命不是你一个人的!还有我的!小黎姐的!小伟的!还有黎小月的!那么多人想方设法的让你活下去!你自己就这么轻而易举的放弃了吗?”

  风云有些恍惚,他失魂落魄的看着风,可双眼间却失去了焦距。

  “挺住!你不能死!”风用力晃着他的肩膀,看着风云逐渐涣散的眼神,他的神色逐渐变得坚定起来。

  他的身体开始化作点点星光飘散,向着风云涌去,随着星光入体,风云回过神来,看到身体在崩塌瓦解的风,他焦急问道:“你怎么了?”

  “一个人的自由不是自由,所有人的自由才是自由。”风微笑着说道:“你要记得你许下的诺言,你说过要带黎小月离开这里,那就不能这样放弃。”

  感受到身体逐渐充盈的力量,风云却只感觉到无比的憋闷,风看着化作点点星光的双手,他知道,这是他生命最后的绽放,他的脸上再也不见了严肃,而是满面的微笑。

  “替我活下去吧!等你找到小黎姐,帮我转告她,虽然她没有问我,但是我的梦想,和你一样。”

  黎小月舞动的身体摔倒在地,黑暗中传来的是她大口喘息的声音。

  钢管和碎石块碰撞的声音响起,风云拄着钢管爬起,向着面前的水泥墙壁砸去。

  虎口崩裂,粘稠的血液未等流下便已干涸,干枯喉咙已经发不出怒吼,他只是一下又一下的砸在水泥墙壁上。

  碎渣向下落去,仅余的钢管崩断,风云握紧了拳头,一拳一拳的轰在了墙壁上。

  风说的没错,放弃多简单啊!他是得到了想要的自由,可他还是输了。那是最无奈的自由,只是倒下前的最后一句我不服!可是,不服又能怎样呢?他还是倒下了。

  骨头在断裂,肉体再流血,肺部在燃烧,可是心跳还在!老子已经死过一次了,可老子tmd又站起来了!从今天开始,从此刻开始!我不会再放弃!想要我命的人!来吧!再试一次吧!这次老子让你看看!什么叫tmd自由!

  自由就是老子说过要带黎小月出去,就tmd能带她出去,谁tmd也阻止不了!

  给老子开啊!!!

  轰!!!

  最后一层水泥被轰破,新鲜的空气涌入,风云一个踉跄栽了出去,又赶紧爬起身,回头将黎小月拽了出来。

  她的胸膛已经不再起伏,风云鲜血淋漓的双手按在她的胸膛上拼命按压起来:“起来!黎小月!你看看!我带你出来了!我带你出来了啊!”

  低头做着人工呼吸,又再度拼命按压起胸膛来,风云的意识已经模糊了起来,直到听到黎小月猛的吸了一大口气,连连咳嗽起来,他才心神一松,歪头摔倒在了地上。

  双手上的鲜血渗入身下地面,缓缓流入下方管道中,那里是大股的线路通道。

  随着鲜血缓缓渗入一条光缆开裂的缝隙中,已经很久没有出现过动静的系统忽然出现了一条提示:

  “滴!发现主机外接端口,是否进行连接?”

  “滴!已由主机主动连接,身份确认中……身份已确认为探测者9527,正在进行信息牵引……”

  在水泥墙壁与山壁的夹缝之间,风云和黎小月躺在一起,享受着充沛的氧气。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6524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