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九十四章 霸道

第九十四章 霸道

  (本章推荐背景音乐:执狂的墨剑-霹雳布袋戏)

  轰隆隆的声响如同山峰崩裂,连绵不绝,渐渐遮盖了所有人声,那是亿万只蝗虫齐齐振翅的声音。

  漫天飞起的蝗虫如同洪水般蔓延,吞没了沿途的所有植被,人们可以清晰看到远处翠绿山峰正在以肉眼可见的度变得枯黄。

  踉跄奔到城边的姜菘看到那遮天蔽日的蝗潮后,刹那间已是面若死灰。

  此刻,她忽然意识到,原来从一开始,她就已经被算入局中。

  是谁?到底是谁?是谁一定要将黎族置于死地?

  我果然错了吗?姜菘被惊慌逃窜的夷族人冲得站立不稳,她绝望的闭上了眼睛。

  没错,是她,是她卜出了那一卦,是那一卦让黎贪一步踏入了漩涡,带回了风云;也是那一卦让他们确信风云将会是解开黎族危机的关键,而还是那一卦,让他们一步步的将希望寄托在了风云身上,最终被这迎头一棒打入陷阱里。

  所以说,这就是真正的危机么?

  姜菘一口鲜血喷出,心头的烦闷稍减,她逐渐回过神来。

  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黎贪去了东海寻找鳞族王脉的帮助,眼下若是她再倒了,黎族的主心骨就没了。

  惊慌失措的夷族人群中,一个个沉默的身影如同逆流而上的鱼儿迎着蝗潮往城北涌去,那是黎族人,他们还没放弃。

  黎文、黎破率着一队巫战冲入城中,看到站立在人潮中的姜菘,分开众人跑了过来。

  “大巫奶奶!”黎文在喊,蝗潮的嗡鸣声中他的声音听起来稍显模糊。

  黎破暴起了脾气,挥动长枪抡倒了一片慌张奔跑的夷族人,冲到了姜菘身边,扶住了她的身子。

  姜菘已经冷静了下来,她一把抓住黎破,厉声命令道:“你带巫战去将夷族领杀了!”

  “啊?”黎破愣了下。

  “一个不留!”姜菘提高了声音。

  黎破赶忙点头说道:“我知道了,黎土,带上你的人跟我走!”分开人群,黎破等人向着关押玄夜等人的屋子冲去。

  黎文正待上前搀扶姜菘,却见她已经向着城北田地跑去,一边回头喊道:“率军抗敌!”

  城中并没有多少黎族人,在现蝗潮的第一时间,绝大多数的黎族人就已经疯般扛着家中的木柴冲向了谷田。

  蝗潮前进的度看似缓慢,但只是片刻的功夫,就已经涌到了平原之上。

  数百丈的蝗潮涌起,那不是浪花,而是吞天噬地的妖魔。

  黎文进城之前就已经让文城巫战当先冲锋前去阻挡蝗潮,待到他出城调军之时,黎辅、黎弼已经率军跟着文城巫战迎着蝗潮冲去。

  黎破城中巫战也已蠢蠢欲动,被黎文叫住,让他们他们带着烧火的木柴,沿着田埂散开,帮族人们生火御蝗。

  黎弼骑着青牛,死死盯着袭来的蝗潮,奋力狂奔,身后四千巫战如同一道狂龙,大步奔袭的步伐掀起漫天烟尘。

  一路奔出五里,前方就是玉米田的尽头,那里先到的文城巫战已经自收集起散落的干柴枯枝,沿着田埂烧起了熊熊火焰。

  黎弼振臂大呼:“弼城巫战,文城巫战听我号令!结伏羲八方阵!”

  还在忙着搬运柴火的巫战们听到镇守的号令,总算找到了主心骨,按照平日里演练阵法的方式自结起阵来。

  “结阵!”

  跟着赶来的黎辅也在高声疾呼,踩着隆隆的脚步声,辅城六千大军迅收拢拉开的阵型,向黎辅四方涌去。

  然而,已经没有时间让他们结阵了,汹涌而至的蝗潮遮天蔽日而来,瞬间将巫战大军吞没!

  数以亿记的蝗虫个头最小的也有指头粗细,高飞起之后的身体上带着尖刺和硬壳,撞在人身上造成的伤痛不亚于被石头砸中。

  虽然一两块石头砸不死人,然而成千上万块石头如同雨点般砸在身上,也在瞬间撞倒了弼城巫阵前排的数百名巫战。

  悍不畏死的蝗虫噼里啪啦的撞在人身上,如同雨打芭蕉,但打出的却是血。

  万亩田野四周已经燃起点点火焰,却仍阻挡不住漫天遍野的蝗虫,它们是一群无孔不入,无所不食的恶魔!

  黎族人将身体趴在谷物上方,以求能保存些粮食,然而,此次的蝗虫却一改往日习性,竟扑向人身上啃食了起来!

  密密麻麻的蝗虫形成了一团风暴,吞噬着一切,每只蝗虫锐利的口齿咬下,便能在人身上添一块黄豆大小的血肉来,一名普通黎族男子被蝗潮掠过,刹那间已成了血人。

  绝望的黎族男子将身子扑向燃起的火堆,想要和这些吃人的恶魔同归于尽,可它们却如同突然有了灵性一般,火即将身之时便扑棱棱的飞起,扑向地上的谷物。

  悉悉索索的吞噬声响彻四方,天空中日色都已经暗了下来,目之所及,天底下已全是密密麻麻的蝗虫。

  黎弼不是没有与王脉对敌过,当初族内与毛族王脉开展,也曾经历过海水般汹涌的敌手,可哪次也比不上这次这般恐怖。

  蝗虫实在太多了,它如同一只顶天立地的巨兽,只在一瞬间就将所有人包裹进了它的胃里。

  耳边已经被蝗虫振翅和啃食的声音占据,他能听到手下巫战大叫着挥舞手中木枪的声音,可在漫天蝗虫弥漫之下,他却无法睁开眼睛,找到身旁的族人。

  “结阵!结阵!”

  黎弼将手挡在面前,大声呼喊,双臂好似被万箭攒射,噼里啪啦响成一片,数不清的蝗虫爬上了他的身子,他的脑袋,想要啃食他的肉体。

  汹涌的血雾弥漫开来,轰然而起,蝗虫的尸体如同雨点般落下,,无数蝗虫被他周身血雾轰成齑粉,黎弼终于看清了眼前的惨状,让他霎时间出离了愤怒。

  田边燃起的火焰烧死了数以万计的蝗虫,可对于蝗潮来说却只是杯水车薪,以血肉之躯阻挡蝗潮的黎族人开始揪着身下的谷物往嘴里塞,不论果实还是枝叶,他们捏死扑来的蝗虫,连着一并塞入口中,他们要和这些吃人的恶虫比比看,看看到了最后,到底是谁吃了谁!

  遮天蔽日的蝗潮中忽然掺杂了一层血色,正有汹涌的血雾从后方弥漫而来,黎弼刚抬头看去,却只听轰然一声,半面天空瞬间被火焰占据。

  上百万只蝗虫瞬间被燃成灰烬,从半空中飘落,黎弼惊喜回头看去,却见姜菘正被黎文背起,向这边狂奔而来。他们身后,巨城、禄城、广城、武城的巫战已经从田地另一边包了过去。蚩尤城中八百巫战已经在田中结阵,黎燧占据阵眼,烈火冲天而起,焚烧着飞舞的蝗虫,将数万畮田地上方化为一片火海。

  姜菘的声音在蝗潮中依旧清晰可闻:“弼城巫战结阵!黎弼站艮位!”

  黎弼大喜,催动青牛奔跑呼喊:“弼城巫战听令!五十息内结阵!违令者大辟!”

  漫天的烈火为巫战们减轻了压力,听到黎弼呼喊,巫战们迅找到黎弼的方位,迅结阵起来。

  四千巫战蜂拥而动,却井然有序,逐渐汇聚成四短一长方阵,一团团血雾炸开,巫战们血脉相连,四十五息,阵成!

  “起山!”姜菘喝令。

  “山起!”

  左前方短阵中,黎弼高声号令,巫战阵型随令而动,四千巫战巫力如一,陡然而起,地面上一块块碎石无风自动,脱离地心引力般飘起,附在了每一个弼城巫战身上,如同罩上了一层石甲,成群的蝗虫撞在石甲之上,爆开一团团的绿浆,却无法再伤到巫战们分毫。

  “吼!”

  弼城战阵之中,所有巫战齐齐将拳头砸入地面,仿佛天地都随之一颤,再起身时,地面隆隆响动,竟是有一座石笋山峰从下方生了出来!

  黎文背负着姜菘,一跃而上,石笋隆隆而起,直入云霄,如同一把利剑,插入到了蝗潮正中心,挡在了蝗潮和田地中间。

  姜菘站在石笋顶端,腰间一撤,取出一柄龙骨鞭来,凌空抽响,声彻天际,黎族巫战齐齐望向半空,就连扑在田地中的黎族人也不再惊慌,他们的大巫还在,不用怕!

  “文城、武城、巨城、禄城、广城、破城、弼城、辅城、蚩尤城!一应黎族子民听我号令!除巫战外,其余人等回城守卫!九城巫战!随我结阵抗敌!”

  九城五万巫战在蝗潮中奔驰,已经将数万畮谷田团团围住,八城巫战盘踞八方,蚩尤城居其中,姜菘站立位,这个一手重演巫阵的传奇人物展露出了她的锋芒。

  人族威严不可侵犯,来犯者死!

  将外衣脱下,罩在方才随手取过的枯枝上,衣袂飘飘如同旌旗舞动,姜菘举起枯枝,向前一指,苍老的声音响起:“离位起!巽位从!”

  破城巫阵上方巫力狂涌,如同漾满天际的滚油刹那间被中央黎燧的烈火点燃!

  轰!!!

  如同核弹爆裂,整片天空瞬间被烈火覆盖,灼热的空气甚至引燃了姜菘手中猎猎飘动的衣角,巨城巫阵紧随,汹涌巫力化为漫天狂风吹起,风助火势,火借风威,漫天烈火倒卷,被狂风吹动,向着涌来的蝗潮扑去,猛烈的势头刹那间竟将蝗潮的攻势都压了下去!

  犬虎等人混在夷族人群当中朝后山跑去,躲避着黎族巫战的搜捕,恰在此时,他回头看了眼,正好将这一幕收入眼中,直将他吓得肝胆欲裂!

  漫天的烈火中,站在石笋山峰顶端的那个苍老身影显得如此孱弱,可他却再也生不出半点轻视之心。

  这就是真正的黎族巫阵吗?怎么会如此的霸道!犬虎的双腿都在颤抖。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67548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