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九十六章 你是个疯子

第九十六章 你是个疯子

  “我们身处的世界原本是一条无序流淌的大河,因为我们触怒了神,神便将河流的上下游截断了,将大河变成了一个环形的湖泊。我们所有的人都在湖泊中生老病死,再孕育新生。时间不再流向无尽的远方,而是在流过一个闸口后,重新回到起点。所有的苦难都会重蹈覆辙,而所有的快乐在一遍遍的重复中也会变成痛苦,人间变成了地狱,这就是神对我们的惩罚。”

  “这是那块青铜板上篆刻的故事,那位先贤通过这个故事告诉了我们最关键的信息,给了我们推测依据,让我们能够有线索来猜测虚空的生命模式,攻击手段,甚至是能够被我们所用的弱点。”

  姬博士又陷入了回忆,半晌,他忽然回过神来,说道:“对不住,我走神了,人一老就容易走神,我接着说。”

  “经过我们推测,我们判断,之所以我们的人口,科技大幅度消散,是因为虚空依靠因果律武器对人族展的本因进行了打击。或许是抹杀了人族文明之始,第一个对天空产生好奇的原始智人;或许是介入原始智人与其他人种的战争,散播某种病毒,导致原始智人消亡;亦或是在早期联邦融合时的世界大战中,将整个星球陷入核冬天。可是,一直以来我们都没有找到真正的原因。”

  “人族的消亡仍在继续,希望号上的人也开始消失,说实话,当时我们都已经绝望了,因为当时已经没有希望了。”

  “就像故事中说的那样,我们被截断了上游的水源,那么除了等待干涸,几乎没有任何办法来改变这结果。这就是因果律武器的根本理论,我们无法在构建起因而且已经形成稳定延续因果链的情况下改变结果,除非我们一开始就可以改变起因。”

  “然而,这是不可能的,因为时间有它的不可逆性,即便我们将度提高到光以上,也无法像科幻小说里那样逆转时空,那只是个美好的幻想,现实中无法做到。”

  “可是,虚空为什么做到了?”风云的思绪已经被姬博士带入轨道,他忘了面前的是录像,下意识的问出了口。

  姬博士并没有回答,他的眼睛眯起,嘴角泛着苦涩的笑容,仿佛又回到了那个时候,他继续说道:“所有人族的未来都寄托在我的团队身上,正如这艘航天器的名字,我们就是他们的希望。我的团队开始有人自杀,这种巨大的压力和绝望之下,他们选择了解脱,守住了自己最后的尊严。我多想和他们一样,可是我做不到。”

  “早期人族还没有走出母星的时候,一位思想家有过一个比喻:假如一间铁屋子,是绝无窗户而万难破毁的,里面有许多熟睡的人们,不久都要闷死了,然而是从昏睡入死灭,并不感到就死的悲哀。现在你大嚷起来,惊起较为清醒的几个人,使这不幸的少数者来受无可挽救的临终的苦楚,你倒以为对得起他们么?然而几个人既然起来,你不能说决没有毁坏这铁屋子的希望。”

  “我将现实情况告诉了所有幸存人族推选出的领导者,他是个睿智的人,是幸存人族中仅剩的哲学家。他认为,既然虚空能够沿着因果律武器摸到人族文明的起始,那么就证明时间是可逆的,只不过我们还没有找到方法而已。”

  “他的话给了我们恨大的信心,可是,就在第二次自转,他也消失了。”

  “我的团队日夜不停的试验,想要复原甲级材料,那是重新通往曲率引擎的方向。可大量不合常理,稀奇古怪的实验数据告诉我,虚空仍在关注着我们,看着我们做最后的挣扎,却剪断我们所有能抓到的稻草。”

  “这让我越来越绝望,但也越来越充满希望,虚空在干扰自己,那就说明自己正在做的是让他担心的事,只要坚持下去,他就一定能找到破解困境的办法。”

  “然而,就在那一段时间,母星周围的力场生了改变,经过观测后,我们绝望的现,那是由于在母星的身边,将会有一个大家伙出现。”

  “引力场变化的核心地带在太阳的中心,引力的增大让它的体积缩小了三分之一,十二大行星已经随着引力的变化开始逐渐向太阳靠近,这是个渐变的过程,但时间不会太久。太阳还处在壮年期,它即便踏入死亡,也是先膨胀为一颗红巨星,绝对不会出现缩小的现象。”

  “经过测算后,我们判断,引力变化的原因,很可能是因为太阳的内部将会出现一个大型中子星,它的体积会过太阳的45.2%。它的引力强到还没出现在这里,就已经影响到这片星域的引力场了,而它一旦出现,整个太阳系甚至更大的星域内,所有的物质将会被它吸附,让它成长成一颗年轻的黑洞。”

  “就像是从宇宙的某一处扔出一块磁铁,到达目的地后将周边所有的物质都毁灭殆尽,真是一记好球啊!他一定玩得很开心吧?”

  “这种顶尖量子级的攻击手段在人族全盛时期,即便艰难,也是可以做到的,可现在,能够动这种攻击的只有一个。”

  “虚空并没有打算放过我们。”

  “结局已成定局,为了尊重每个联邦公民的知情权,我将事情真相告诉了每个人,我不想他们在死之前,还被蒙在鼓里。”

  “但不是每个人都有勇气面对绝望,希望号上生了暴动,幸存者分成了两派,一派已经彻底放弃,他们成了享乐派,整日饮乐,沉醉在抚慰机器人带来的愉悦里,用最原始的欢愉掩盖内心的恐惧和不甘。而另一派则成了极端派,他们原本要挟持希望号进行逃亡,可他们却放弃了,因为我的团队里有一半的人也加入了极端派,他们告知了那些人,逃是逃不过的。”

  “极端派失去了目标,这很可怕,因为没有了目标,就没有了希望,在这个时候,他们甚至比享乐派更加痛苦。他们迫切的寻找一个方向,好让他们为了存活而奋斗。”

  “人族仍在消失,无论是享乐派还是极端派都躲不过,享乐派经常有人欢愉而死,极端派则陷入了没日没夜的互殴中,在这个时候,流言出现了。”

  “极端派中有个消息在流传,有人声称,其实逆转时间在理论上是可行的,但希望号上的资源却不足以让每个人都踏上旅程,掌握这一技术的我,正在秘密制作小型飞行器,好让自己的亲人搭乘逃亡。”

  “在绝望的环境中,这样一个处处漏洞的流言成了一根救命稻草,人们都出离了愤怒,他们冲进了实验中心,将我抓了起来。”

  姬博士摸了摸腰间,微笑说道:“那次我被揍断了五根肋骨,那种感觉记忆犹新啊!”

  “我知道那个流言是谁散布的,但我不怪她,她是我最有天分的学生,可她并不相信科学。然而,也正是她让我意识到,或许一个虚假的希望,才是他们最需要的吧?”

  “他们不敢杀了我,因为还要靠我来帮他们制造出光的飞行器。我告诉他们,太阳系内的引力场已经改变,我们可以借助引力,来使飞船达到光甚至光,从而逆转时间。”

  “我撒谎了,即便理论上借助那颗中子星的引力说不定真的可以在短时间内将飞船加到接近光,那也是一头扎入中子星上面的时候了。因为凭借希望号目前的资源产生的动力,完全不足以逃离那颗中子星的引力牵引。”

  “实验中心越来越冷清,我的团队成员,我的学生们,已经一个接着一个的加入了享乐派,他们分辨得出我谎言中的漏洞,相较于那些沉浸在谎言当中的人们,他们是最可怜的,我真后悔将知识教授给他们,不然他们也能开心度过生命中的最后一段时间。。”

  “我一直默默工作,但却不是再研制高效能的推进器,而是在升级希望号上自带的粒子加器。这是虚空希望看到的,所以他并没有阻止我。”

  “那颗即将出现的中子星引力越来越强,我的心也越来越平静,其实在骨子里,我还是个极端派。”

  “我们的科技已经被限制在了量子水平,而如今我们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反击手段,就只剩下一种。那是来自科学展初期,人族刚刚认识宇宙之时触碰到的一种武器——真空衰变。”

  “你或许不懂,我简单解释一下。古量子理论的基本原则是测不准原理,因为量子物体的所有属性都不具有完全确定的值。能量的不确定性会引出一些奇怪的效应,诸如光子那样的粒子可以突然从虚无中生成,不过过后它又马上再度消失。事实上,通常认为的真空确实充满着川流不息的一群群这类瞬时存在的粒子,它们不仅有光子,还有电子、质子相别的所有粒子。为了把这种瞬时粒子与我们比较熟悉的永久粒子相区别,前者称为“虚”粒子,而后者则称为“实”粒子。”

  “简单来说,我们所说的真空其实是一种伪真空,看似空无一物,其实有无数幽灵般的虚粒子在短得无法想象的瞬间出现又消失,这瞬息间创生与毁灭的活剧在空间的每一点上无休止地上演。虚粒子量子态跃迁是高能级上的量子向低能级的跃迁过程,这些看似幻灭的粒子蕴含着庞大的力量,我们所谓的真空,实际上是一个沸腾的量子海洋,这就使得真空具有一定的能级。”

  “而通过粒子加器最大功率的运行,我们能将粒子加到1o的2o次方吉电子伏特,这接近宇宙大爆炸的能量,这种高能过程可能产生出另一种状态的真空,这种真空的能级比现有的真空低,甚至可能出现能级为零的“真真空”。这种真空的体积开始可能只有一个原子大小,但它一旦形成,周围相邻的高能级真空就会向它的能级跌落,变成与它一样的低能级真空,这就使得低能级真空的体积迅扩大,形成一个球形,这个低能级真空球的扩张很快就能达到光,球中的质子和中子将在瞬间衰变,这使得球内的物质世界全部蒸,一切归于毁灭。”

  “武器威慑?同归于尽?”风云盯着光幕里的姬博士,低声说道:“你要点燃这整个宇宙的真空,毁了一切?你是个疯子!”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6986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