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九十七章 最后一小时

第九十七章 最后一小时

  “这是我唯一能逼他现身的方式,就是赌上双方的命,虚空不会让我这么做,一个塌缩的宇宙不是他想要的,因此他找到了我。”

  “他潜入了我的梦境,我不懂他是如何做到的,梦是人族身体中最大的秘密,一直到人族将足迹布满银河系,也无法解释梦境的成因更无法探寻其合理性,甚至有人认为梦境是另一个平行世界的投影,大多数人对于这个观点嗤之以鼻,可那次这个理论却救了我一命。”

  “他具现在了我的梦境中,就在粒子加器升级完毕的前夕。”

  “他和我进行交谈,以我能够理解的语言向我介绍了他,以及他的目的。”

  “他是第二因族,是宇宙中诞生的最早一批生命,因此自称为第二因族。至于第一因,那是一切的开始,创造了宇宙的存在,或者是宇宙本身,你可以将其理解为神,但和我们无关,你知道这个概念就好。说回虚空,他们的文明比我们先进了无数级,他们在很早以前就已经摆脱了物质的束缚,将自身进化到了量子态。因此,他们由众多个体融为一个生命体,也就是虚空。他是一个神奇的生命,说实话,我从来没想过会有这样的生命存在。他赖以生存的不是某种能量,而是一种让人意想不到的东西,你很熟悉,就是气运。”

  “气运?”风云猛的捏紧了拳头,他像是抓到了什么重点,但一瞬间就消失无踪,任他想破脑袋也抓不到方才的思绪。

  “气运,是他用的名词,换句话说,也可以叫做概率。但他的实际意思,我猜应该是拥有无数种可能性的可能性本身。”

  “你可能不知道概率的力量,就和我第一次听到他说起的时候一样,我当时也不太相信怎么会有生命会依赖一种数学理论生存。然而,现在我懂了。”

  “概率,又叫做或然率、机会率、机率、几率、或可能性,它是概率论的基本概念。概率是对随机事件生的可能性的度量,一般以一个在o到1之间的实数表示一个事件生的可能性大小。越接近1,该事件更可能生;越接近o,则该事件更不可能生。”

  “你或许还是不太懂,我给你举个例子,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代表你的生死,如果正面朝上代表生,反面朝上代表死,那么抛起次数越多,你的生死概率就越趋近于5o%。但是,如果你能控制概率的力量呢?如果硬币正面永远朝上呢?”

  “概率,或许是宇宙中最强大的武器了,人族的因果律武器其实也触及到了一点点概率武器的皮毛。”

  “你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说么?我再给你举个例子,你知道在整个银河系四千多亿颗恒星,无数颗行星当中,人族诞生在地球上的概率有多低么?你知道在整个宇宙当中,无数个星系中,人族诞生在银河系的概率有多低么?生命是宇宙中最大的奇迹,它是独一无二的,它本身就是概率的产物。”

  “而虚空告诉我,人族是这片宇宙中最神奇的生命,在人族短暂的文明中,居然仅仅花了数十万年的时间就进化出了哲学,这让人族文明拥有了无限的可能性,这对于他来讲,是不可抵挡的诱惑。”

  “直到那时我才明白,原来我们一直找错了方向,物理学不能拯救我们,哲学才是人族最强大的武器。然而,知道了这点也已经没用了,幸存人族中最后一位哲学家已经消失了,他是给予我信心的上一任领导者。新任领导者是一个政客,在危机状况下,政客是最没用的人。但也无所谓了,我们已经无法战胜虚空,因为战胜他的概率会被他无限趋近于o。”

  “虚空告诉我,其实他并不是在毁灭人族,反而他是在帮助人族,他要帮助人族升维,和他融为一体,以人族天生拥有无限可能性的潜力,两者的结合体的寿命将会无限趋近永恒,人族将和他一起踏入永生。”

  “可是,那样的人族还是人族吗?就算和他结合在一起,那么主导意识还会是人族吗?不,那不可能,与其说是永生,不如说是永久的奴役,他只是让人族成为他永生的概率补给。”

  “人族输了吗?不,恰恰相反,我认为,他反而重新让我燃起了信心,即便他能够将我们战胜他的概率无限趋近于o,可他永远也不可能让这概率等于o,这就代表着,我们还有一丝翻盘的机会。”

  “但是,我却不知道翻盘的机会到底在哪里,而且时间已经不多了。”

  “虚空告诉我,他射的中子星将会于地球时间11o7个小时又25分34秒出现在太阳中心,它将吸引周围上百亿公里内的所有物质,地球将在三个小时内被吸积,那颗中子星的质量将过3.2倍太阳的体积,开始塌缩为黑洞,届时剩余的所有人族将全部量子态,和他融为一体,这个结果是不可逆的。”

  “他告诉我,真空衰变是无法伤害到他的,他甚至可以控制粒子碰撞生出的真真空来给我看,之所以告诉我这些,是出于对人族科技文明的尊重,他会让我成为他新生命体的附属意识之一,这是一种奖赏。”

  “结果是必然的吗?我不愿意相信,于是在醒来的那一刻,就开启了粒子加器,真空衰变产生了,一个真真空泡生成,它在一瞬间生成了核,并以接近光膨胀开,在实验中心创造了一个单位为米,直径刚好是π的真真空泡。真真空泡在一瞬间生成,那真是极美极美的,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形容它,它并没有颜色,光在其中也会被毁灭,它不像黑暗的伪真空,它只是虚无,什么都没有的虚无,它是死亡,它就是人族命运无限趋向的那个o。”

  “然而,在衰变到直径π米后,真空衰变却停止了,我知道这是虚空在向我证明,那最后一丝的概率不是真空衰变。”

  “我已经无能为力,最后的手段已经宣告无用,现在我能做的就只有等待。”

  “11o7个小时很短,短到我无法沉浸在绝望里。太阳已经缩小到原本三分之二的体型,可由于距离的缩短,对地球和希望号来说,太阳却比以往更加巨大,因为我们已经快到它面前了。”

  “希望号上不断有人消失,只有我知道他们并不是死去,而是进入了量子态,被虚空吸收。可这让剩余的极端派更为暴躁,他们严刑拷打我,让我交出逃逸进光飞行的方法。我不怪他们,因为我知道他们只能通过这种方式泄绝望的情绪,而我又何尝不是呢?”

  “我在等,等那一丝机会出现,从概率角度来说,我们还有机会。”

  “中子星投射过来的引力越来越强,引力的变换让的行星围绕太阳做着简谐振动,越来越小的运行半径让水星已经坠入太阳。而地球也像是在荡秋千,画着椭圆形的轨迹,一点一点往太阳沉去。在靠近太阳的时候,地球变成了一颗大火球,希望号躲在地球的阴影背后,艰难的在辐射中生存。而在远离太阳的时候,地球又变成了一个大冰球,没被太阳引力吸走的空气和水在地表凝结成了大片的冰原。希望号早已失去了补给,希望号只是人族火种里最后一颗余烬,消耗着最后一丝能量,慢慢踏入虚无的尽头。”

  “他们找到了我的外孙女,那个可怜的孩子是希望号上我仅剩的唯一的亲人了,他们杀死了她,我原本以为在绝望的结果面前,任何事都不会再影响到我的内心,但当我眼睁睁看着光芒从她眼中消失的时候,我还是愤怒了。”

  “我想我明白了虚空为什么要将这些人留到最后了,他们都是人族最后一群残渣,满肚子丑恶思想的废物,他们什么办法都不想,只会埋怨,将责任推到别人头上,期望别人来拯救他们,他们不配得到永生。”

  “最后的24小时,我下定了决心,我告诉他们,我愿意交出方法,看着他们绝处逢生,欣喜若狂的样子,我的心已经不再有波澜。”

  “真真空泡被我保护了起来,当他们第一次看到它的时候,没有人能够说出话来,死亡和虚无的极美会震撼每一个生命。”

  “我告诉他们,那里是通往逃生器的入口,由于那片区域的度已经过的光,因此什么都看不到。大多数人对我的话深信不疑,因为能够分辨我谎言的人都已经消失了,留下的只有蠢货而已。但是,杀死我外孙女的那几个逃兵却产生了怀疑,我知道,这个时候需要我再加一把柴了。”

  “我突然挣脱了他们,向着真真空泡冲去,却被愤怒的人群挡住。他们不信任我,我的举动对他们来说,就是在抢夺生的机会。他们大声的指责着我,可更多的人却偷偷向真真空泡跑去。人们现了他们的举动,想要制止他们,可却引了更大的骚动,人们争先恐后的向着真真空泡涌去,在一瞬间降能,消失。那是一群扑火的飞蛾,满怀着对生的憧憬,跳进死亡,不同的是,他们连一丝灰烬都不会留下。”

  “我第一次享受复仇的快感,或许这样的人族,本就应该灭亡吧?就算是一直想方设法拯救人族的我,不也在心中有着一种‘即便最后没有成功,也可以成为虚空附属意识’的庆幸感么?我们这些人族的劣根,本就没有资格升维吧?”

  “那几个逃兵一直等到所有人跳进真真空泡里,才放开了我,他们告诉我,上一任领导者对他们有过交待,假如人族的灭亡已经不可逆转,便由他们来进行最后的执刑。”

  “‘永别了,兄弟们,很高兴和你走过人族的最后一程,我先行一步了,生而为人,我不遗憾。’这是那个上尉跳入真真空泡中对我说的最后一句话,之后,我就是最后一个人族了。”

  姬博士有些疲累,他喘息了几下,才笑道:“这是我的故事,不好意思,耽误你的时间了,但是,这是我最后一次讲述的机会了,无论是非对错,我希望有人知道。”

  风云沉默半晌,回头问身旁的女娲说道:“他活下来了吗?”

  女娲笑笑,指向光幕说道:“还没有结束。”

  姬博士像是睡着了,只能看到他肩膀的轻微起伏,好半天,他才抬起头来,揉了揉太阳穴,继续说道:“我一直等到了中子星到来前的最后一个小时,可什么都没有出现,我花了三十分钟洗了最后一个澡,穿了一套全新的工作服,准备踏入我自己的虚无。”

  “可就在真真空泡前,一个人忽然出现,挡住了我的去路,那个人,叫做帝俊。”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7111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