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九十八章 英雄饶命

第九十八章 英雄饶命

  “帝俊……”风云沉声低语,这个名字还真是无处不在啊!

  “他告诉了我一个惊天的秘密……哈哈……真是讽刺……量子态……湮灭……轮回……”光幕忽然抖动了起来,姬博士的声音开始断断续续。

  “怎么回事?”风云看着姬博士嘴巴张张合合,却听不到他在说什么。

  “来不及了,开始了……”身旁的女娲看向窗外,那里正慢慢亮起来。

  风云也察觉到了不对,当他回头看去的时候,他惊愕的现,那一整面厚厚的钢铁舷窗正在逐渐变得透明。

  一瞬间的强光瞬间闪白了他的眼睛,瞳孔急剧收缩带来的刺痛感让他的泪水止不住涌出。

  此刻他已经看不到外界的一切,伫立在地球上方如同人族最后墓碑的希望号正在分崩离析,一如它脚下的地球。

  太阳在一瞬间熄灭,它的质量依旧存在,但光线已经无法射出,中子星出现的一瞬间,已经将太阳内核吸积,新生的黑洞贪婪的吞噬着周围的一切。

  黑洞巨大的引力将地球拉成了椭圆,崩裂的地壳之间渗出的暗红色熔岩向着黑洞方向流淌,在地表汇聚成山脉。

  风云忽然感觉脚下一空,紧接着就失去了重心,他从依旧刺痛的眼睛缝里模糊的看到,周围的世界正在飞的旋转。

  “唔!怎么了?这是……怎么回事?”极度的寒冷瞬间凝结了他的体液,他感到自己正在窒息,血液迅涌向大脑。希望号外壳已经解体,他已经暴露在真空,留给他的存活时间只剩下几秒钟。

  女娲的声音在他心底响起:“去找帝俊吧!他会告诉你一切。”

  视力逐渐恢复,眼前一片黑暗正在急剧放大,一点蓝芒闪烁,风云猛的坐起身来,身旁一声低呼,他才现,自己已经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你……你醒了?”熟悉的软糯声音,黎小月在一旁小声的问道。

  心跳依旧顶着喉咙,风云喘息半晌,粗声问道:“我睡了多久?”

  “呃……不知道,应该有一天了吧?”黎小月小声虚弱说道。

  “一天……”风云沉吟着,他进入到方才那个世界中差不多两个小时,这么说两个世界的时间流不同么?可是,他是怎么进到那个世界中去的?

  那里是哪里?是虚拟还是现实?他是短暂的回到了原有的时空吗?可那片时空是已经毁灭了吗?

  他还有很多疑问等待解决,可是身上的伤痛和黎小月虚弱的声音告诉他,目前要问题是想办法离开这里。

  风云抬头四处看了看,四周漆黑一片,但不时有点点光芒闪烁,伴随着滋滋声,正是方才他醒来时看到的蓝色光芒。

  撑着身子想要站起来,可手上的异样让风云咦了一声,他记得原本双手受伤很严重,可如今却被麻布细细包裹了起来。

  不用想,一定是黎小月做的了。

  黎小月离他不远,但除了回答他的问题,却没听到她的其他声音。

  “小月?”

  没有回答。

  风云又追问了声:“黎小月?你在吗?”

  依旧没有回答。

  沿着记忆中的方位,风云探手摸去,入手却是一片绵软,那是黎小月的脸颊。

  细微的呼吸拍打在他的手腕上,风云放下心来,她只是睡着了。

  头顶有水滴滴下,脚底颇为潮湿,这里并不比里面舒服,出来后自己又陷入了昏迷,她又冷又饿,还得看着自己,摸黑帮自己包扎伤口,一定不敢睡觉吧?

  睡吧,接下来的事就交给我吧,我说过带你回去,就会带你回去的。

  这片空间很狭小,不足以让他站直身子。风云弓着身子,向着闪烁光芒的地方走去。

  那道蓝色的光芒并没有出乎他的意料,果然是电路破损后拉出的电弧。

  借着这一点点电弧的火花光芒,风云观察了下他身处的地方,水泥浇筑的牢房在他的身后,头顶和身侧的石壁上有点点人工开凿的痕迹,但是依照这些他还是无法判断身处哪里。

  那个该死的霍猛到底把他关到了哪里?风云按下心中焦躁的心情,只要没死,那就有的是机会跟那个死大头算账。

  前后看了下,他顺着线路寻找着,既然能将线拉到这里,那么一定会有通道。

  果然,只走出几十米,他就现了一个漆黑的洞口。

  洞口很宽,高度也过两米,微微的风从洞口中吹来,有些冰凉,但这预示着前面会有出口。

  转回身去,风云沿着水泥牢笼上的洞口钻了回去,取出了里面的床单被褥等一切能燃烧的东西。

  把棉花和棉布缠绕在钢管的一端,做了个简易的火把。

  他不清楚棉布的电阻率能不能阻挡这么强的电压,因此他找了两块石头夹起钢管,风云将棉布一端朝闪烁的电弧凑去。

  电弧烧着了棉布,点燃了火把,温暖的火光终于照亮了黑暗。

  黎小月靠在石壁上,虚弱沉睡,算起来,她已经有十来天没有吃过东西了,不能再拖延,风云俯身背起她,向着通道走去。

  剩余的床单被他裹在了黎小月的身上,火焰闪烁不定,被冰冷的风吹着,风云不由的打了个哆嗦。

  线路铺在通道的两侧,掩藏在钢铁支撑架的后面,脚下是平坦的水泥地面,但被滴下的水滴砸得坑坑洼洼,可走出一截后,出现在风云面前的却是一条铁轨。

  笔直平行的轨道延伸向远方,带着微小的坡度,这是好事,因为不管是在地下还是在山中,向上都是一条通往生的道路。

  为什么会有铁路通到这里?这里是什么矿的底部么?可如果是地下矿脉,根据地温梯度计算,这里的温度不会这么低,他判断,自己在山里的可能性会更高。

  已经走出了将近两公里,仍然没有找到出去的路,可头顶的岩石中已经不再滴水,风云估计,出去的路应该已经不远了。

  又走出二里地,风云停下了脚步,面前的铁轨忽然分出两条来。

  站在两个洞口感受了下,都有微微的风吹出,这可怎么弄?

  沉思片刻,风云向右边那条洞口迈步走去,如果不对的话,他等会再回头好了。

  走出大概五百米左右,风云又停下了脚步,火光照亮了他面前十字交叉的铁轨,一个洞口变成了四个,这下可真的有点难受了。

  在身旁工字形支撑架上用烧焦的火把头画了个叉作为记号,他转身往回走去。

  重新选择了左边的通道,可是这次,他却出现在另一条通道交汇处,而且这次摆在他面前的却是三条交汇的铁轨。

  不行,这样瞎转不是办法,风云停下脚步,将黎小月放在地上,坐下内视了起来,他需要力量。

  身体的伤势在巫力的流转中缓缓愈合,可长时间没有饮食作为能量补充,体内的巫力显得很滞涩,加上前面消耗得太过严重,如今巫力的总量还不足以前的十分之一。

  而将注意力转回丹田位置,风云却惊住了。

  原本耸立在其中的巨人化为的石像已经倒塌,滚滚如岩浆般的血液从其中流淌出来,汇聚在了一起,而原本郁积在下方的黑气在血液的催化下变得凝若实质。点点颗粒出现,逐渐汇聚在一起,将石像和血液包裹了起来。岩浆般的血液与黑气反应着,不断的融化,凝结,形成坚硬的表层。石像逐渐融化,与黑气结合为一体,将炽热滚烫的岩浆包裹在了其中,形成了一个黑色的球体缓慢的旋转着。

  而漂浮在上方的青气则与迷雾融合在了一起,形成了一层厚厚的灰色云层,将球体包裹了起来。云层摩擦着,不时迸出强烈的闪电劈在球体之上,而每次有闪电劈下时,混合着青气的云层就会有一丝凝结成晶莹剔透的水滴落在球体之上,往缝隙间渗透进去。

  这是怎么回事?他尝试联系巨人,可晦涩的感触却让他模糊感觉到那个巨人尚在沉睡当中,而在他苏醒之前,他无法从这里获取任何力量。

  “嗯……”黎小月呻吟了声。

  风云睁开眼睛,握住了她的手,问道:“你没事吧?”

  “我……我饿……”黎小月小声说道,饥饿如同一个大手,即便陷入疲惫的睡眠中,它也要把你拉起来,满足饥肠辘辘的肠胃。

  “坚持一下,我们很快就能出去了……”周围一片死寂,连只老鼠都没有,风云没有办法,只能这样安慰她。

  忽然,他停住了嘴巴,并伸手按在了黎小月的嘴唇上。

  远处隐约有声音传来。

  咯吱!咯吱!

  像是什么东西摩擦的声音由远而近,伴随着仿佛还有音乐声。

  踩熄灭了火把,风云抱起黎小月,将她放在了黑暗阴影处,他则藏在支撑架的后面,警惕的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微弱的亮光从铁轨尽头一点一点的延伸过来,有节奏的咯吱声越行越近,那显然不是死物。

  俗话说灯下黑,在黑暗中,在光明下反倒看不到更远的地方。适应了黑暗后,风云紧紧盯着亮光处,他依稀分辨出,那是一辆老式的人力轨道车。

  “shake that ass for me!耶!shake that ass for me!”

  “net gir1! shake that ass for me!噢耶!”

  音乐声阵阵传来,一个公鸭嗓正跟着音乐一起唱着。轨道车上的杠杆一起一落,出咯吱咯吱的摩擦声,产生的力量则通过齿轮、曲轴传动,带动它缓缓向这边行驶。

  开动它的是一个圆乎乎如同个瑜伽球大小的铁疙瘩,再靠近些,风云看清了它的全貌,那赫然是一个正在运行的机器人。它像是个钢铁打造的雪人,身体是一个大号的铁疙瘩,胸前有一个亮着五彩跑马灯的扩音器,音乐正是从那里放出来的。它的脑袋则是一个小一号的铁球,上面有一个红色的灯口,正随着音乐节奏闪烁着光芒。

  它的两侧各伸出一截分为几段可以灵活旋转的机械爪,正捏着操作杆上下压着,下方则有四根机械爪支撑着它的身形,推着它圆润的圆屁股随着音乐节奏左右摇摆着。

  “哦!gir1! shake that ass for me!shake that ass for me!”

  “摇起来!耶!”

  机器人加快的节奏,按着杠杆,甩着屁股,跳得颇为起劲。

  风云一时间有些不敢动作。

  黄帝时代,黑暗的地下延伸着一条铁路通道上,运行着十九世纪的人力轨道车,操纵者却是一个喜欢跳舞的圆滚滚的机器人,放的还是二十一世纪的音乐,这个场面太诡异了。

  轨道车运行的度比走路要快一些,没一会就开到了风云的面前。

  不能放它走,风云压低身子,从黑暗中一跃而上,一脚将那个机器人踹了下去。

  音乐声戛然而止,轨道车咯吱咯吱的继续朝前行驶着,机器人圆滚滚的身子叮叮当当的摔在轨道旁坚硬的石块上,咕噜噜的滚出一截。

  风云没有停顿,直接加越过轨道,抬脚就朝摔在地上挣扎想要爬起的机器人踹去。

  那机器人的大圆脑袋忽然转了一百八十度,红色的灯筒下方有个小号的扩音器,从那里传出一个公鸭嗓惊慌的声音:

  “英雄饶命~!”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7199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