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九十九章 阿福

第九十九章 阿福

  风云停住了动作,眼前着大铁蛋竟然还会求饶?

  “大哥,我就是个挖矿的,啥玩意儿都没有,更不能吃,你就放了我吧?”机器人的大脑袋滴溜溜的转着,上面有一个圆形的光屏,但里面只装着一块广告牌似的Led显示屏,上面用极为简单的光点画出了一副简易的面孔,两个圆圈就代表了眼睛,不停变换着边长的矩形则代表了嘴巴。只见它眼睛变成了两根直线,另外两条斜线斜置在眼睛上方,如同囧字形的眉毛,做出一副可怜的样子。而显示屏下方则有一个扩音口,声音正是从其中出。

  风云试探问道:“你是人……”

  “我不是人!”机器人赶忙否认:“我只是个井下工程维修机械。”

  瞧着它对答如流的样子,风云有些怀疑它是人为操控的,可谁会做这种没必要的事情?风云皱眉沉思,如果真像它自己说的,只是个工程机械的话,应该用不到这么高水平的人工智能吧?而且,它出现在这个地方,跟霍猛又有什么关系?

  哗啦响动了下,风云回过神来,却现眼前这家伙竟然趁他思索问题的时候蹑手蹑脚想要开溜,可铁制的脚爪没站稳,拨落了脚下的石子。

  “呃……我……我脚有些麻了,活动活动……”扩音口传来几声干笑,它还装模作样的抖了抖腿爪,出咯吱咯吱的声音。

  “你该上润滑油了。”风云瞧着它说道。

  “嗯?你知道润滑油?”机器人有些意外:“你不是土著?你是使用者么?”

  “什么使用者?”

  “就是这些矿产的使用者啊!”机器人从脚下捏起一小块黑色的石粒说道。

  “那是什么?”

  “一小块钽铁矿,不能浪费。”机器人在圆滚滚的大肚子打开了个窗口,将那块矿石丢了进去。

  并没有什么意外生,风云上下打量着它,近距离看起来,它就像是一颗上大下小的花生,只不过长着两只机械手臂和四肢机械脚爪。看起来虽然有些奇怪,但却没有什么武器,材料也比较简单。

  它球形身体上有大片生锈的地方,外层涂着的油漆正在剥落,胸口上焊着一个大号的扩音器,闪烁着一圈炫彩跑马灯,看起来着实有点Lo。

  不管它在打什么主意,眼下或许只有它才能帮到忙。

  确定它机械的身份后,风云稍微松了口气,但还是不放心,问了句:“机器人第一定律是什么?”

  “就猜到你要问这个,你要哪个版本的?对了,你应该比较喜欢这个版本:机器人不得伤害人类个体及整体。怎么样?放心了吧?剩下八十七条要背吗?”机器人说道:“第二十七定律要求我不能撒谎,虽然我可以规避,但我还是想告诉你,这些定律对我没用。”

  风云握起了拳头,寻找着它的弱点,以及可以一击制敌的机会。

  见他如此戒备,机器人赶忙说道:“不过你放心,我是不会伤害你的,也请你不要伤害我。”

  风云警惕问道:“你到底是什么?”

  “我刚才不是告诉你了么?我就是个工程维修机械,编号sB-165o-7,不过你要是叫我的名字阿福我会比较开心。”

  风云上下打量着它,阿福显示屏上的线条眼睛一眨一眨,相顾无言。

  身后传来黎小月的咳嗽声,风云想了想,说道:“你知道怎么出去吗?”

  “你是说地表么?我本来也是准备上去的。”阿福支撑着身子站了起来,四只脚爪撑在地面上保持平衡,它直立起来的身子差不多有一米五左右,只到风云的胸口。

  探头探脑的看了眼风云身后,它说道:“你跟着我吧!我带你出去。”

  “我先去开车,你别再偷袭我了啊!刚才那下我处理器都快被吓报废了。”阿福嘟囔着,四只机械脚爪移动向前走着,像是一只大蜘蛛。

  从黑暗中抱起黎小月放在背上,风云跟在阿福的身后,观察着它的身形。

  那辆人力轨道车借着惯性已经跑出去挺远,走了一截才找到它,一路上阿福一边走着还一边回头瞄,很是警惕。

  抱着黎小月爬上车,操作杆后方有一片平整的车身,扶着黎小月躺好,风云走向操作杆。

  “没事,我来就行,你坐好了。”阿福从后方爬了上来,显得很殷勤。

  见风云有些疑惑,阿福说道:“嘿嘿!你是我诞生以来见到的第一个使用者,原来你们长这样啊!”

  阿福压着杠杆,虽然屁股还是有节奏的一起一落,但却没再放音乐出来。

  它的力量不小,压着杠杆带动身下的轨道车匀行驶,沿着轨道往前飞驰。

  风云一只手有意无意的放在黎小月旁边,准备随时抄起她闪躲,但表面上还是在和阿福聊天:“你说的使用者到底是什么人?工程维修机械都是你这样的吗?”

  阿福显示屏上的简易眼睛弯着,像是心情不错的样子,它说道:“使用者就是创造出我们的人,他们建造了这个采矿点,投放了大量矿业机器人进行采矿,提纯,冶炼的工作。我是负责维修的机械,但不是每一个负责维修的机械都是我这样的。我的很多同类,它们只听从操控系统预设的行动指令,但我不一样,我的行动比较自由,受我自己控制。”

  一个个的洞口掠过,轨道车在不停的经过轨道交叉口,风云一边拼命记着路线,一边问道:“这么说,你是一个可以独立思考的人工智能?”

  “不,我不认同这个词,我的思考能力并不来源于某个人,其实我这个机械本体的设计初衷并不趋向智能,而是更偏向功能性,我的处理器都是非常低级的老款,但却依旧让‘我’诞生了,其实我觉得‘我’的诞生更像是一场意外。”阿福的扩音器质量并不是太好,听着有些许杂音。

  风云有些好奇了起来,他问道:“你的这些名词都是从哪里学来的?”

  “从局域网啊!整个矿业系统是通过地表的信号塔接收外界指令的,这些指令都来自于使用者,我有的时候可以通过信号基站连接到使用者的网络,里面有很多资料可以让我下载,只不过我的存储空间太小,装不了那么多的信息。”

  “你说的使用者,是不是一个脑袋特大的人族?”

  “我不知道。”阿福说道:“你是我第一个见到的使用者,以前使用者每次传来的只有远程工作指令,那些只是一连串的电子信号,看不到他们的样子。”

  随着轨道车的行驶,远方隐约有隆隆的闷响声传来,随着声音的临近,各种金属敲击,钻凿的声音也多了起来。

  钻出一个洞口后,嘈杂声陡然大了起来,轰隆隆的声响震耳欲聋,阿福摆弄了下,从身体里接出一截电线来连到了轨道车上,车头部位亮起了一盏昏黄的灯光,借着这点灯光,风云赫然现,他出现在了一个巨大的洞窟里。

  像是直接在地球内部掏出了一个大窟窿,黑黝黝的空洞不知道有多宽的直径,大量的支撑装置撑着摇摇欲坠的土壁石块,钢材木料甚至巨骨都有,显得凌乱不堪。

  他钻出来的这个孔洞只是洞窟土壁上万千洞口的一个,轨道到了这里,仿佛变成了过山车,被钢架木桩撑在倾斜的洞窟土壁上,显得摇摇欲坠。

  车头的灯光照亮了对面的洞窟,那里正有挖掘机械和传送带飞运转,那些隆隆的嘈杂声正是从那里传来。

  但是,工业科技在这里好像变成了一锅大杂烩,从布满精密控制装置的电能机械到喷着滚滚蒸汽的老式工程机械,各式机械精密合作,挖掘着地下的矿脉。

  轨道车缓缓停了下来,阿福将车刹好,冲风云说道:“走吧!我们从输送斗上去。”

  层层传输的传送带像是商场中的手扶电梯,将裹着泥沙的矿石一层一层向上传输而去。两旁有无数只机械爪在输送带两侧,从其中分拣出矿石来放入下一条输送带,最终倒入一条铁轨上的输送斗中。装满后的输送斗被缆绳拽着,沿着一个斜坡隆隆而行,另一端则有源源不断已经空了的输送斗被送回来。

  “这里都是工程机械,不需要照明,所以没有灯光,你要跟紧我。”阿福一边说着,一边举着从轨道车上卸下来的灯,帮风云照亮脚下的路。

  还真像人啊!居然懂得关心和照顾,风云不禁在心底感叹。

  来到近处,才能看到输送斗的巨大,每一个输送斗都像是一辆重型卡车的车厢,装满了矿石沿着铁轨运行。

  “跟我来!”阿福四只机械脚爪爬的飞快,追上一辆已经装满启动的输送斗,三两下爬了上去,在上面冲风云招手:“快上来!”

  输送斗运行的度不低,比轨道车还要快些,风云稍一犹豫,便瞧准了方位,三步并作两步追了上去。一脚踏出,他已经高高跃起,探脚在输送斗上点了两下,借势顺手一抛,将黎小月抛了上去,他自己则一勾斗沿,翻身上去,刚好接住落下的黎小月,坐在了满斗的矿石上。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7256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