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一百零二章 吞噬

第一百零二章 吞噬

  他说话的对象不是风云,可当他那颗巨大的头颅出现在风云的视野当中时,却依旧给他造成了巨大的压力。

  好在他此时已经被根须层层包裹了起来,只露出一张脸来,夸父应该注意不到他。

  体内的黑球如同一个微型的动机,源源不断的将电流输送出来,沿着缠绕在他身上的根须蔓延而去。

  在电流的冲击下,风云已经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他只能任由抽搐的身体被根须缠绕捆绑,一层又一层。

  然而这个时候,他的内心却出奇的宁静,甚至有空计算一下现在黎小月是否跑到了山下。

  夸父的身形太大了,即便黎小月翻过一座山去,对于他来说也只是几步的事,他要争取更多的时间。而且,他更要搞清楚为什么他体内的黑球会和这巨树产生如此强烈的反应。

  电流仍在输出,但对于巨树庞大的体型来说还不如挠痒痒。

  扭曲的根茎尖锐端抵在风云的小腹上,连接着电流通道,风云能够感受到它顶端分泌出的滑腻腻的绿色汁液,正在往他的体内渗透。

  全身的巫力已经被他指引汇聚到小腹,抵挡着绿色汁液的入侵,可是收效甚微。

  闭上眼睛,风云尝试着和黑球内部的巨人意识沟通,但却只能感触到他灼热急躁的下意识冲动,随后,一个大胆的想法浮现在了他的脑海中——要不让它们接触试试?

  这念头一起就再也落不下去了,他现那些根须将他缠绕起来后,并未像他预想的那样将他的身体扎穿吸收,而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只由最初的那根根茎来连接他的身体。

  片刻之后,风云咬牙下定决心,缓缓放弃了抵抗。

  巫力散去,那绿色汁液清凉的触感让他打了个哆嗦,他能感受到,那些绿色汁液正在缓缓渗透他的皮肤,没入他的肌肉,沿着电流涌出的方向,向着黑球涌去。

  随着他逐渐放松下来,黑球中巨人意识更加兴奋起来,整个球体都有些稍许的膨胀,内部像是有什么活物在扭动身躯,随着它每次活动,球体表面都会产生一些不规则的凸起。当这些凸起汇聚在一起,露出水面,将表面的液体都驱赶到了低洼处后,风云竟然感到有些眼熟。

  绿色的汁液如同一条蜿蜒的溪流,又像是巨树探出的手掌,缓缓向黑球靠近。

  忽然,第一滴汁液触碰到了黑球外侧的云雾,时间仿佛再次停止,连黑球的旋转都在瞬间停歇,一股无形的波动顺着汁液扩散,像是一声心跳,出一声肉耳无法察觉的声音——那是来自于灵魂的心跳。

  正趴在巨树枝丫间寻找果子的夸父忽然停下了动作,吸了两下鼻子,疑惑嘟囔道:“息壤的气息?”

  只是一瞬,紧接着,缠绕着他的根须猛烈的翻滚起来,那根连接他小腹的根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猛然扎进了他的身体!

  来不及反应,风云猛的睁开眼睛,他只觉那根根茎直接穿透他的身体,一头扎进了云层里!

  但是奇怪的是,他却没有感受到丝毫疼痛。

  那根粗大的根茎在穿透云层之后,却并没有再继续深入,而是化作一丝绿色的精纯能量融入到了云层之中,伴随着丝丝细雨飘飘荡荡的落在黑球之上,顺着凸起表面间的缝隙沟壑汇聚在了一起,混入了水滴海洋当中,给黑球表面增添了一丝绿色。

  轰!

  随着绿色能量的涌入,黑球内活动动作得更加猛烈,一个凸起忽然崩裂,炽热毒烈的气体和通红的岩浆涌出,向着海中缓缓移动,出阵阵液体瞬间被汽化的爆裂声。

  体外缠绕在风云身上的根须如同疯一般朝着风云涌去,看起来就像他身上接满了粗粗细细的导管。可是,他知道那些根须在靠近他身体的一瞬间就被透体而出的电弧分解化为了精纯的绿色能量涌入他的身体。

  风云逐渐感受不到了根须的捆绑,他只觉身上越来越松,随着他逐渐被一团绿色的光晕包裹起来,他也缓缓站起身来。

  参天巨树的树干中无数的木质纤维仿佛正在挤压摩擦,出一阵阵的呻吟,它下方比树冠还要庞大的根系正在破土而出,扑向风云的方向。

  眼前的情况让夸父有些迷糊,他焦急的拍着树身,口中大喊:“地皇杖,你怎么了?”

  嗡!

  第二声无形的心跳波动从他身上传出,夸父顺着这股灵魂的波动一眼看到了被根须包裹在其中的风云。

  “哎呀!那个人族在吃你呀!”夸父指着地上的风云惊讶大喊,巨大的声浪如同闷雷滚滚。

  但更大的声响来自巨树的身下,它原本扎根的山峰正在隆隆倒塌,方圆数十里内的地面之下如同有巨蟒翻身,被拉扯割裂出大片裂纹,无数根系涌出地面,向着风云扑去。一瞬间,他再次被更加庞大的根系群包裹了起来。

  轰!

  他脚下的矿山是一个已经被挖空的空壳,它内部支撑的那些支撑架完全不足以撑起上万吨的泥土山石,在失去稳定性后,随着汹涌翻滚的根系不断破土而出,整座矿山如同一个被扎破的气球一般迅瘪了下去。

  矿山在塌陷,带动的连锁反应和巨树根系联合起来的影响不亚于一次五级地震。

  被根系包裹着的风云焦急看向山下的方向,从根茎的缝隙间,他看到黎小月才刚刚跑到山脚下,而她身后塌陷的矿山已经形成了连锁反应,地面正在大块大块的陷落,在那下面是深不见底的矿洞,若是落下去,她必死无疑。

  黎小月奔跑的度远远不及地面塌陷的度,正在奔跑间,她只是一晃,便失去了身影。

  “不要!”风云冲向根系的包裹,从缝隙间拼命出手去。

  黎小月只觉脚下一空,惊呼一声,身体顿时向下坠去,可只是一瞬间,她便止住了身形。

  惊慌看向身下,黎小月却看到一段粗大的根茎如同活物一般缠绕在她的腰间,止住了她下坠的趋势。

  远处的风云一愣,他看着自己伸出的手臂,好像……他能控制那些根系?

  可是,这一举动一下激怒了头顶的夸父,像是被夺走了心爱的东西,夸父猛的挥拳砸向被无数根系包裹悬浮在半空中的风云,口中怒吼道:“那是我的!还给我!坏人!打死你!”

  足有一条山峰粗细的臂膀带动的巨力在砸中风云的一瞬间,一道环形的气浪就从他身下生成,猛然炸开!

  噹!

  如同两艘歼星舰迎面碰撞在一起,金铁交鸣的巨大声响响彻天际。

  包裹着风云看似柔软的根系此时却比任何钢铁更加坚硬,抵挡住了夸父的巨力。然而,虽然巨大的冲击力被抵消,可身在树根包围圈中的风云却像是被关进一口巨大的铜钟里,再被钟锤狠敲一下,耳膜瞬间被震破。

  声波攻击是无差别的打击,风云身处在攻击的最中心,第一时间里,他的五脏六腑就被震碎了。

  原本控制缠绕着黎小月的根茎一松,她再次向深不见底的矿洞跌落。

  还未惊呼出声,黎小月手腕忽然一紧,她抬头看去,阿福趴在矿洞上方,机械手臂伸出,紧紧箍住了她的手臂。

  在死亡的钢丝上来回跳跃几次,黎小月已经快要昏过去了。

  巨树已经移到了风云的正上方,无边根系层层包裹着他,从远处看去,就如同一颗悬空的巨树庞大的根系底部生出了一颗闪烁着绿光的珠子一般。

  随着巨树所有的根系都集中到他身边,由根系演化的绿色能量已经浓郁得开始凝结了起来。

  滴滴纯绿色的汁液生出,和最开始树根分泌的绿色粘稠汁液不同,这些由能量汇聚而成的精纯汁液蕴含着强大的生命之力,它缓缓渗入风云的身体里,几乎在一瞬间就修复了他被震得粉碎的内脏,治愈了他身体里所有的伤势。

  随着汁液的生成,巨树茂盛的树冠开始变得枯黄,从底部开始,大片晶莹翠绿的树叶开始凋零,飘落,还未落至地面就化为细微的粉末消散于无形。而它的树身也在逐渐开始收缩,一寸一寸的缩小体型,仿佛在将所有的精华都挤入风云的体内。

  见此情景,夸父更急了,他拼命抱住巨树的树身,向后拉扯着,口中叫嚷:“这是我的!你还给我!还给我!”

  可是,漂浮在半空中的巨树却像是固定在整片空间当中,即便他使出吃奶的劲都无法移动它分毫。

  巨树缓慢而又坚定的缩小着,从遮天蔽日逐渐变得夸父连握都握不住,再变成一颗小树苗,继而完全没入到了风云的体内。

  “呜哇!完啦!你把我的地皇杖吃掉啦!我要饿死啦!你还给我,还给我!哇!”夸父一屁股坐在了背后山峰脚下,放声哭嚎起来。如同水缸大小的眼泪坠落,在地面上砸出点点浅坑。他乱蹬着腿,粗壮的手臂砸塌了山峰的顶端,躺在地上撒泼打滚起来。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74755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