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一百零四章 逃出死亡区域

第一百零四章 逃出死亡区域

  风云体会了一把站在巨人肩膀上的感觉,结论是很不舒服——颠得厉害。

  他不得不用藤蔓弄了个固定底座。

  原本还说去找大象的风云有些后悔了,他总算知道为什么夸父必须靠地皇杖才能生活了。这么大的体型,脚步声隔着百八十里都能听到,有什么活物早就跑了,怎么会等他来抓?

  而且他更不可能吃素,相较于肉食,植物能够提供的热量实在太少,以他的胃口,一次得吃掉三四个山头的植被。这种度是恐怖的,如果他依靠植物生活,那就意味着不得不扩大草场面积,几天就得换个位置,以他的体型,找寻草场耗费的热量会远大于进食能补充的热量。

  所以,他还真把人饭碗给抢了……

  弄明白这一点的风云有些尴尬,但也无能为力,那地皇杖是自己钻到他体内的,而且已经产生了反应,变成了黑球的一部分。

  至于那黑球为什么会变得和地球越来越相似,这也是他想要知道的事。

  带着夸父转悠了半天,连只老鼠都没碰到,别说夸父了,风云都有些不好意思了。

  夸父饥饿的肚子里出的咕噜声如同闷雷,他臊眉耷眼的在平原上游荡,高大的林木扫过他的小腿,他瞪着眼睛在其中搜寻,但可惜的是,在他到来之前,长腿儿的都溜了。

  一个这样庞大的身躯每走一步都要消耗巨大的能量,这样碰运气似的搜寻是在慢性透支他的生命。

  夸父怨恨让他忍受饥饿的那个人,此刻那人就站在他肩头,他可以像拍死一只调皮猴子似的拍死他,但他知道那没用,那人还会重生。

  他饿极了,忍不住抬起手来放到嘴边,伸出舌头舔舐着指节,上面散着诱人的气息。仿佛有种错觉,他每舔一次,仿佛都会恢复少许力量。

  前几次风云没在意,以为他是像冬眠的熊一般的习惯性动作。但当夸父又一次抬起手来舔舐的时候,他忽然察觉到一个问题,他舔的好像是砸死他的那只手。

  原来的身体已经变成了肉酱,但肯定还有些许沾染在夸父的拳头上。果不其然,当夸父再一次抬起手放到嘴边的时候,风云看到他指节皮肤缝隙间残留着丝丝血迹。

  风云瞪圆了眼睛,这憨头憨脑的家伙竟然在偷摸的吃他的身体!

  藤蔓底座疯长,迅长成了一只藤蔓大手,一巴掌就抽在了夸父的后脑勺上,给他抽了个趔趄,一头就攮进了面前的山林里。

  “嗷!”夸父怒吼一声,回身就是一拳,大吼道:“你干嘛打我!”

  地上生出的藤蔓将风云托举在半空,背后那只藤蔓大手指着夸父右手的指节,风云问道:“你吃什么呢?”

  “我……我……”夸父将右手向身后藏去,含糊说道:“没……没吃啥……”

  “还没吃啥!你吃我呢!当我瞎啊!”风云怒道。

  夸父恼羞成怒,嚷嚷道:“吃你咋地!我饿了!你说好带我找肉吃的!肉呢!”

  “呃……”风云一时语塞,随即也恼羞成怒道:“这不是还没找到呢么!谁让你长那么大个子,动静那么大!是个活的都跑了,我上哪儿给你找肉去!”

  “你骗人!”夸父大吼。

  “我没骗人!”

  “你就是骗人!你个大**子!”

  “我!”风云收住了嘴,跟个二缺吵架也会把自己变成个二缺,他无奈说道:“我肯定帮你找到吃的,你先别吃我行吧?我还在这呢!”

  “是啊!你不是好好的在这么?我又没吃到你,就尝尝味儿咋地?”夸父理直气壮的说道。

  “不行!”风云怒道,这家伙还有理了,这个头不能开,得好好教训一下,不然将来带他在路上,突然饿了习惯性的把他塞进嘴里就不好了。

  但是眼下抓不到活物可怎么弄?他也不能凭空变出吃的来……

  嗯?风云忽然想到了什么,他将意识转到了黑球之上,看向那片绿色的海洋。

  黑球的活动仍在自进行,原本被海洋包裹的6地在地壳下能量的冲击下逐渐龟裂,隐隐有分散的征兆。

  真的越来越像地球了。

  关于黑球的问题他暂时还没有头绪,眼下重要的是先收服那个大块头。

  既然地皇杖化为了绿色能量汇入了海洋中,而他和黑球直接也有联系,是否能通过黑球意识弄一点海水出来呢?那样的话就可以得到一丝地皇杖的力量,地皇杖本来就能结果的,再找个和地皇杖本体相似的植物,会不会有可能嫁接出来地皇杖的果子呢?

  风云尝试联系起黑球内的巨人意识,传回的是一阵杂乱的思绪,根本形不成完整的意识。

  巨人意识还未恢复,风云只能尝试先输送一段自己的意识给它,看看它能不能理解。

  “身体上,水,给我。”几个简单的意识被风云输送进黑球中,巨人的意识波动剧烈了起来,它是不是在理解这些字句?

  风云等待着,片刻后,他忽然现,自己的意识竟然和黑球产生了一丝脆弱的连接。这不是先前断断续续的交流尝试,而是一丝不间断的,持续不停的连接。而通过这点连接,他感觉自己好像能够操控一点黑球上的物质了。

  虽然连接的脆弱只能让他控制黑球表面6地上的一块小石头滚了半圈,但这也是一次成功的尝试,这是个好预兆。

  他将意识连接集中于海洋之上,尝试从海洋中提取出一点海水来。

  在脆弱的连接之下,风云能够清晰的感觉到黑球的吸引力以及海水之间的吸引力,尤其是后者,将一滴海水从海洋中拖拽出来所花费的力气要远过将它托举起来的力气。

  在他能够使用的牵引力极为微小的情况下,液体的表面张力形成的阻碍反而像是一座大山。

  不过好在他还是从海洋中抽离出一滴晶莹的海水来,丝丝翠绿的能量萦绕在水滴中,仿佛蕴含着能够激活一个星球生命的力量。

  控制着水滴向体外涌动,风云睁开了眼睛。

  一张大嘴占据了他所有视野,想也没想,背后藤蔓大手反手就是一嘴巴。

  啪!

  “哎呦!”夸父被抽飞了。

  “你是不是欠揍?不长记性。”风云恨铁不成钢的看着他怒道。

  从地上爬起,夸父捂着脸幽怨的看着他,嘟囔说道:“你身上好香,有地皇杖的味道,我忍不住呀!”

  “忍不住也得忍!不然什么都不给你吃!”能够控制地皇杖本源力量的风云态度很是嚣张。

  “噢……”夸父闷声应道,心下很是委屈。这也太欺负巨人了,抢了人家的饭碗,还拿人家的饭来威胁人家,人族真狡猾啊!

  一滴晶莹的水珠从风云的指尖浮现,闻着熟悉的味道,夸父抽着鼻子,可怜巴巴的看着风云的指尖,吞咽着口水。

  伸手招过一缕藤蔓,风云小心翼翼的将指尖的水珠凑了过去,这是他从地上随处可见的草籽中催生出来的,用的也是地皇杖的力量,两者同出一源,能成功吗?

  藤蔓迫不及待的从风云指尖吮走了那滴水珠,只是停顿了一瞬间,它的顶端忽然以肉眼可见的度鼓起一个花苞来。

  洁白如雪的花瓣迅绽放,夸父忍不住凑过来惊喜说道:“这是地皇杖的花!”

  花瓣骤然一现,在最美丽的时刻凋零,一团纯净的翠绿色能量从花朵中心孕育而生。

  然而,这团能量却并没有凝成果实,而是如同云雾般萦绕着,逐渐扩大。

  “这正常吗?”风云有些疑惑,回头问夸父说道。

  夸父伸着大脑袋,看着那团能量,同样满脸疑惑,他迟疑说道:“怎么没结出果子啊?”

  翠绿能量在涌动,变换着形态,却并无定型,风云凑近看着,却怎么也搞不懂为什么会是这个情况。

  难道得猜到它结什么果子才行么?风云在心中猜测,对于不确定的事物,他很容易联系到抽奖之类的行为上。他看着能量变换的体型,想要辨认出一丝可能的痕迹。

  波动的能量大体是一个不规则的球体,正在不停的生长,已经快和夸父的脑袋差不多大了,同时也在不断的变换中。有时它的表面会变得光滑,有时则会像榴莲那样满是尖刺……

  嗯?当心中浮现出榴莲这个名词的时候,不断变换的能量忽然开始凝结了起来,竟然越来越像榴莲了。

  当那团能量变得足有夸父两个脑袋那么大的时候,它终于停止了生长,而且也已经完全凝结。

  褐色坚硬的外壳生满了尖刺,风云看着面前这个如同三层别墅的大家伙,心中满是吐槽的欲望。

  这分明就是个大榴莲啊!

  “这是啥?”夸父也很是惊讶,他伸手拨了拨榴莲,却被扎得缩回了手。

  “这个……”风云也不知该怎么解释,只能说道:“是吃的。”

  应该能吃吧?但榴莲怎么会从藤蔓上长出来?

  “这……怎么吃啊?”夸父挠着脑袋。

  “剥开吃吧……”风云有些不确定面前的大家伙能不能吃,这么大的榴莲,正常吗?但是此时此刻,他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毕竟是他弄出来的玩意儿。

  仰头看着这巨大的榴莲,风云伸手召出两根粗大的藤蔓,顺着榴莲的缝隙向里钻去。

  咔嚓!

  没使多大劲榴莲就裂开了一条缝,风云心中忽然生出一丝不妙,但藤蔓已经按照他的命令将榴莲壳掰开了。

  一股难以形容的味道涌出,如同核弹般炸开。

  “呕!”

  夸父眼睛瞪得溜圆,已经控制不住的喷出一股酸水。

  “呕!”

  风云也干呕了一声,猛烈的臭味呛了风云满嘴,更要命的是这臭味竟然像芥末一般——它上头!

  脑子嗡的一下,风云弯着腰干呕了起来,他本想说句话,但却一句话都说不出,只能转身狂奔,向远方逃去。

  吐得稀里哗啦的夸父连滚带爬的跟在后面,隆隆的脚步声传来,他的大脚丫子甩得飞起,此刻他心中只有一个念头——逃出那片死亡区域!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7657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