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一百零五章 灾潮魔种

第一百零五章 灾潮魔种

  “大哥!你要弄死我就直说,没必要这么折磨我!”夸父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说道。

  一口气跑出十里地,才逃出了臭气的笼罩范围,本就饿着肚子的夸父已经瘫在地上,一步也跑不动了。

  天空中嗡嗡的声音连成一片,那是闻到气味的苍蝇赶来的声音。

  口鼻间仍萦绕着那种臭味,让风云的胃忍不住一抽一抽的。虽然听说榴莲越臭越好吃,但这味道实在是有点刚,他总算知道什么叫做顶风臭十里了。

  但看着夸父狼狈的样子,风云忍不住笑道:“看你那怂样,有那么夸张吗?吐成那样至于吗?”

  “我从来没闻到过那么臭的味道。”夸父心有余悸的说道。

  风云也很赞同,如果不是亲自弄开那个大家伙,他还以为是化粪池爆炸了呢!

  但为什么藤蔓上会长出个大榴莲来,难道是因为他想到了榴莲的样子?

  静思片刻,风云决定再试一次。

  纯粹的生命能量再次出现,夸父猛的抬起头来,警惕的看着风云问道:“你想干嘛?”

  风云又召出一根藤蔓,向指间翠绿水滴碰去,夸父急了,指着他说道:“你别乱来啊!信不信我再打死你一次?”

  “想吃东西就闭嘴!”

  “我……”夸父浓密的一字眉耷拉成了一个倒V,他认命般的躺回了地面,有气无力的嘟囔道:“我不管了,我跑不动了,你就臭死我吧!反正这世间夸父族只剩我一人,早死我好早去见爹娘!”

  “这么大个子怎么这么没出息呢?”风云嫌他聒噪,没好气的说道。

  夸父却不以为耻,嚷嚷说道:“我就是没出息怎么了?我爹就说我没出息!”

  翠绿能量涌动着,不断膨胀,风云集中注意力,努力在脑中回忆桃子的形状。果不其然,无序涌动的翠绿能量像是接到了信号一般,开始向着桃子的形状汇聚,等到能量凝实,一颗足有夸父脑袋大小的桃子出现在藤蔓顶端。

  “哈哈!我就知道!”风云高兴喊道:“快看快看!”

  夸父疑惑抬起头来,却看到藤蔓上生着一个很是眼熟的果子。

  “这是……桃?”夸父迟疑问道。

  “没错,快尝尝看!”风云很不要脸的唆使他,夸父不疑有他,兴奋的爬起身,两手抱住桃子就摘了下来。

  凑近嗅了两下,夸父的口水就下来了,啊呜就是一口。

  熟透的桃肉绵软,甜美的汁水充盈在夸父口腔中,顿时让他热泪盈眶。

  他不是没吃过桃子,但以前吃的那些桃子都是连树拔下来捋着吃的,就像是人直接吃还长在树上的芝麻,只能尝尝味,可这次却让他头一回体会到了水果的甜美。

  夸父不明白,地皇杖在他手中的时候只会结出些腥咸的果子,为什么被风云拿去,就能生出这些好吃的果子来。

  好吃也就算了,最重要是大啊!

  夸父的脸都埋进了桃子里,甜蜜的桃汁从他嘴边滴下,吸引来了一群蜜蜂围着他飞舞。

  看到蜜蜂,风云忽然想起了什么,站起身来冲着蜜蜂喊道:“昆蜉!昆蜉!昆蜉!”

  “什么?”夸父迷茫抬起头来问道。

  昆蜉并没有出现,风云疑惑的摇了摇头说道:“没什么。”

  这次提取能量海水的度比上次稍微快了一丝,风云感觉自己和黑球的联系也紧密了些。

  应该是好事。

  一个桃子下肚,饶是夸父都吃撑了。

  他四仰八叉地躺在山谷间,脸上带着满足的傻笑,他已经记不清自己有多久没吃过一顿饱饭了。

  “喂!大个子,你认识黎贪吗?”风云问道。

  吃饱就容易犯困,夸父打了个哈欠,揉着眼睛说道:“黎贪?不认识啊?”

  “嗯?”风云有些疑惑,又问道:“那蚩尤呢?”

  “噢!蚩尤我知道,就是他让我再入中原的。”夸父说道。

  风云点点头,又问道:“那他不是去年就找到你了么?你怎么现在才过来?”

  “冬天不长草啊!”夸父无奈说道:“地皇杖要集大地精华才能生长,开花结果,我只能吃地皇杖的果子才能吃饱,只能等开春再出了。可是地皇杖结果需要时间,我一走得远了就累,走走停停,自然慢些。”

  怪不得要灭绝啊!风云在心中嘀咕,长这么大块头,又接不起食物链,只能靠一颗诡异的大树来凑合过日子,能将血脉延续下来,也正是难为他们了。

  “那他有没有跟你说为什么让你来中原?”风云问道。

  “说了呀!”夸父高兴说道:“他说要借用地皇杖,但会用很多肉食来换,他每天会给我两百头牛,而且他还在东海之滨见过一个母夸父,说要介绍我们认识嘞!”

  果然,黎贪那家伙打的好主意啊!不光要坑走人家地皇杖生的果子,还要骗来当打手。蚩尤城哪有那么多牛给他吃?到时候直接来一句:想吃肉好呀!挑个毛族王脉,杀过去,想吃多少吃多少。

  哼哼!十有八九黎贪就打的这主意,因为风云也是这么想的。

  “喂!大个子。”风云笑道:“你以后跟我混吧?怎么样?”

  “好!”夸父猛点头。

  “嗯?为什么?”风云没料到他答应的这么快。

  夸父有些不好意思,说道:“跟着你,能吃饱……”

  “哈哈!”风云朗声笑了起来,他知道或许在夸父的心中对他恨得牙痒痒,但是没办法,现实就是这样,不跟着他,就只能等着饿死,这大块头并没有表面看起来这么蠢笨。

  ……

  蚩尤城已经三日不见天日,无穷无尽的蝗虫笼罩了方圆百里的区域,所有的植物都已经被啃食干净,百里之内,尽皆黄土。

  黄土之上,是密密麻麻的死尸,八万夷民还是没逃过死亡的结局,他们见证了当疯狂的蝗虫开始展露肉食属性后是怎样的一种灾难。

  秃鹫在啄食着已经腐烂的肉体,浑不在意森森白骨上蠕动的蛆虫。蝗虫也没有放过这些腐尸,它们密密麻麻的趴在尸体上和苍蝇争夺食物,但在乌鸦的身旁却少有它们的踪迹。和秃鹫不同,有蝗虫吃的时候,乌鸦还是更喜欢吃新鲜的。

  百里之内,仅剩的一片绿色残存在黎族巫战的守卫下,那是尚未长成的玉米田。

  菽田、粟田、黍田已经被攻破,被蝗虫啃食干净。

  姜菘本想起艮位、生山石将它们遮挡起来,但玉米谷穗才长成,万一损伤根系,那所有的努力就白费了。

  五万巫战血脉相通,拼命压榨最后一丝巫力汇聚到大阵中,化为漫天火焰阻挡昆蝗的进攻。

  “天军起,地军息!”

  姜菘的号令声传来,阵型一变,原地坐卧的一半巫战起身接替正在催动伏羲八方阵的巫战,巫火暂歇,露出天空中遮天飞舞的蝗群,在它们反应过来向下俯冲的时候,巫火再起,顿时将一大片蝗虫燃为灰烬。

  黎牙瘫坐在了地上,接过族人们递过来的食物和清水,往嘴里塞去。

  耳边传来孩子的哭喊,那是饥饿的声音,母亲只能将干瘪的**塞进他们的嘴里,可却止不住他们的哭喊。

  黎牙闭上眼睛,拼命将食物塞进嘴里,好逃离这种罪恶的内疚。这些是城中仅有的食物了,若是平日,他一定会将它们给孩子,但目前是战时,巫战的给养是第一大要务,他需要尽快恢复巫力。

  他已经记不清有多少蝗虫死在了巫火之中了,昆蝗进攻的势头已经由一开始的强攻转为了不停的骚扰,想要打持久战,耗尽黎族巫战的巫力。

  他已经三天三夜没有合眼了,强烈的疲倦拉扯着他的眼皮,他抬头看向仍毅然站立在石峰上的大巫,那是他们的主心骨,只要有大巫在,他们就会坚持下去。

  姜菘将巫战们分为两军,轮换歇息,恢复巫力。

  她已经无数次向昆蝗问话,想要得知它对黎族下手的原因,希望能用沟通来转圜。但是,昆蝗却并没有回应,它只是将蚩尤城包围起来,进攻,再进攻。

  它赤裸裸的杀意不用语言来沟通,它就是要将黎族置于死地。

  姜菘已经放弃了尝试沟通的举动,她站在巫阵的最前端,近距离的看着这个残忍昆族王脉的磅礴躯体,她要坚持下去,黎贪正在赶回来的路上,只要能保住玉米田,黎族就还有希望。

  蚩尤城中已是一个空城,那些简陋的土屋、草屋已经倒塌了一大半,在蝗潮的无差别攻击下,仅存的黎族人都聚集在了巫阵之中,没有人记得在后山脚下还有两个外来者。

  在蝗潮肆虐的第一天,胖婶已经冲进人海里,去找寻她的孩子了,灰六儿和乐琦则躲在砖房里,并没有出去。

  时间证明了她们的选择是正确的,她们不知道胖婶有没有活下来,但大部分逃出蚩尤城的夷族人都死了。

  乐琦催生的寒雾笼罩了砖房,对于蝗虫来说,这里是一片寒冷死寂的禁区,并没有任何一只蝗虫现这里还有两个活物。

  灰六儿裹着厚重的麻布被子蹲在床上抖,鼻尖冻得红,她哆嗦问道:“琦琦姐,外面怎么样了呀?”

  乐琦透过砖缝看向城外那团看不到顶的巨大蝗潮,和其中依稀露出的巫火光亮,说道:“再坚持一下,六儿,我想,很快就会有转机了。”

  她万万没有想到,居然在这里看到了灾潮魔种的力量。

  灾潮魔种,是她原本世界中的东西,那是一件只有神王级的大能才能掌控的灭世魔器。本体是来自于宇外星海的一枚虫卵,被一个绝世魔王练成了魔器,曾经无数次险些毁灭世间。

  但是听说那魔种已经被父亲在内的四大神王联手封印了,为何会在这里看到它的力量?

  看着那遮天蔽日的蝗潮,乐琦很确定那是灾潮魔种的力量,只不过被削减了许多倍,居然被一群只觉醒了血脉之力的人族抵挡住了。那可是只要释放,就能轻易吞噬无数星球上一切生命的魔种啊!

  乐琦忍耐着饥饿,她感觉,她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7746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