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一百零六章 将死之人

第一百零六章 将死之人

  鹰隼啼鸣,黎羽让伴生巨鹰驮着黎弼飞上了石峰。

  喘着粗气半坐在石峰上,黎弼嘶哑着喉咙说道:“大巫奶奶!存粮已经全部耗尽,如今百里之内可食之物已经被昆蝗吞噬干净,若再继续死守下去,我们只怕会全部死在这里啊!暂且撤一撤吧!”

  姜菘拄着巫杖站在石峰之上,紊乱的狂风卷动她的衣襟,带走她身上的热量,将她的身躯冻得僵硬。但她浑然不觉,只是昂看向天空。

  落入西山的太阳色红如血,将蝗潮上都笼罩了一层血色,从下方看去,整个黎族大阵仿佛置身在一个参天巨兽的腹中一般。

  “大巫奶奶!孩子们都撑不住了,不能让族人们白白果了那恶虫的腹啊!咱们先撤一撤,待族长回来咱们再觅地落脚,总好过陪了这些未熟谷物的葬啊!”黎弼焦急说道。

  姜菘并没有回答,她看着满天的蝗潮,口中喃喃说道:“我错了吗?我真的错了吗?先祖,你为何不再回应我?”

  “大巫奶奶!你说句话啊!”黎弼一拳锤在石峰上,悲愤喊道。

  像是听到了他的呼喊,姜菘回过头来,茫然的看着他,喃喃道:“孩子,你说什么?”

  黎弼赶忙说道:“大巫奶奶,我说咱们退一退吧!这样耗下去不是办法啊!”

  “退?”姜菘苦笑一声,说道:“退去哪里?我们退得还不够远么?”

  “这……”黎弼语塞。

  从黎邛带着数百族人被驱逐出炎部,千里跋涉,跑来东方与夷族争夺地盘,重新繁衍生息所经历的艰辛他自然知道。

  正是因为知道连一步都退不得,所以才拼命向前走。黎族人从在九夷部落夹缝中艰苦求生,逐渐展成数万人口的大部落,再到征服整个东方,九城立国,靠的就是一步一个血印,拿命拼杀出来的!

  是舒坦日子过久了吗?死了几个人就动摇了么?黎弼面红耳赤。

  可是,那些死的都是他看着长大的黎族孩子啊!他焦急看向巫阵中那些昂伫立的年轻身影,他们是在蒸血熬髓,想要保护自己的族人!他们都是好孩子,怎么能死在那些带壳臭虫的嘴下?

  姜菘仰天看向汹涌不知疲倦的蝗潮,半晌,才说道:“撤吧!”

  “嗯?……大巫奶奶?”黎弼愣了下。

  姜菘淡淡说道:“带族人们撤往北方,于百里外扎营等候。”

  “是!”黎弼应了声,随即抬头迟疑问道:“那,大巫奶奶你……”

  “不必理会我,你只管将族人们安全带出蝗潮范围即可。”

  黎弼还想说些什么,姜菘厉声说道:“军令!”

  “接令!”黎弼下意识的喊道,随即,他悲伤的看了眼姜菘,转身向石峰下跃去。

  姜菘缓缓挪动了下有些僵硬的腿,止不住踉跄了一下。

  “迁!”

  “变阵!”

  “蚩尤城族人随武城巫战出阵!”

  “广城地军巫战入离阵!”

  ……

  石峰下族人高声疾呼,在有条不紊的撤离,天空中巫火正在逐渐变得淡薄。

  姜菘看向脚下,那些玉米的叶子边缘已经被烤得枯黄,即便再多守几日,这些谷物也会死去的吧?

  黎族是中计了不假,但还没有输。黎族面临灭族危机不是一次两次了,但之所以黎族还在这天地间,是因为黎族总不会缺少愿意为族人挺身而出的勇士。

  巫战们一点点将阵型散开,巫阵一旦结成,阵中巫战血脉相连,若是贸然脱离阵型,会让损伤阵中巫战血气。

  当最后一阵巫战散开阵型,熊熊燃烧三天三夜的巫火终于消退,露出了外界熙熙攘攘的蝗潮。

  失去巫火阻拦,蝗潮涌动着,猛的冲向姜菘背后的谷田。

  姜菘缓缓解开头顶结,斑白的长被无数蝗虫振翅带起的气流吹动,如同披风般散开。

  僵硬的手指松开,紧握的巫杖从手中滑落,向着石峰下坠去,那里原本青翠的谷田已经被一层厚厚的灰褐色蝗虫覆盖。

  唰!

  姜菘忽然解开了从未脱下的麻布衣服,露出了赤裸的身躯,她的腹部竟然是空的,所有的内脏都已经不在体内,取而代之的却是一团透着淡绿色光芒,蠕动着如同果冻般的物体。

  “鲲皇之精?”

  半空中轰然响动的蝗潮中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所有幸存下来的普通族人们在巫战的保护下迅向北方撤离,人群中央,一个大肚子妇人披散起头挡住面部,只露出一双眼睛,躲避着巫战们的视线。她一手捧着腹部,一手紧紧拉着一个浑身披盖麻布的矮小族人,跟在族人们的后面。

  那矮小人族忽然停下了脚步,大肚子妇人惊了下,赶紧拉着他想拽着他继续向前走,可那矮小人族却不知哪来的力气,她根本拖不动。

  “元儿!你想干什么?快跟娘走!”大肚子妇人趴下身,冲那矮小人族焦急说道。

  披散的头露出半边脸,那却是黎贪的夫人黎氏,而她拉着的那矮小人族却是本该关在议事厅下的黎元。

  麻布遮挡的阴影下,一双猩红的眸子盯着后方石峰上屹立的身影,贪婪之意忽现。

  “元儿快跟娘走,快走啊!娘求求你了!”黎氏很焦急,情急之下竟低声哭着哀求了起来。

  黎元回过头来,眼中闪过一丝清明,但很快又被猩红色覆盖。他冷哼了声,说道:“你儿子已经死了!滚开!”

  他将手一甩,把黎氏摔在地上,整个人已如同一条游鱼般往后方跑去。

  “元儿!元儿!你回来啊!”黎氏疯般爬起身来,踉跄向着黎元追去,却脚下一滑,又摔倒在地。

  “族母?你没事吧?”一个巫战搀扶起她,关切问道。

  黎氏焦急的拉着他说道:“快!你快去把元儿给我找回来!”

  “元儿?哪呢?”巫战回头在人群中找着。

  黎弼带着最后一批撤离的巫战从后方赶来,听到吵闹声,分开人群跑来问道:“怎么了?”

  黎氏激动的拉着他问道:“你看到元儿了吗?他跑回去了,你快去把他找回来啊!”

  黎弼回身看了眼,并没有看到有向后而去的身影,他回过头来,看着黎氏激动的样子,若有所思的说道:“族母,我没见到元儿,你先跟着族人撤离,我帮你去找元儿。”

  “不行!元儿跑回去会死的!你现在就去!这是命令!”黎氏的样子有些疯狂,她冲着黎弼大声喊道。

  黎弼皱起了眉头,他捏住了黎氏的胳膊问道:“族母,你怎么了?可是被魔物惑了心?”

  “我没有!你才受到魔物蛊惑!你们都入了魔!你们都要杀我的元儿!他只是个孩子!你们却那样折磨他!你们是人吗?啊?把元儿还给我!还给我!”黎氏状若疯虎,扑上前去想要抓挠黎弼。

  让过身形,黎弼扶住黎氏的肩膀,伸手在她脖颈间按了片刻,身躯一软,黎氏已经瘫倒在地。

  叫过先前搀扶黎氏的巫战,黎弼嘱咐说道:“你照顾族母随族人迁北。”

  “是!”巫战领命,扶起黎氏往大部队追去。

  黎弼回头对跟随的巫战说道:“你们随大军北上,我随后就来!”

  看着后方被蝗潮笼罩的蚩尤城,黎弼有些迟疑。

  黎文前去地牢诛杀黎元的时候并没有找到他的踪迹,他以为是趁乱逃走了,便率巫战追赶搜寻,却没想到,那家伙竟然一直躲藏在巫阵之中。

  黎破率军追杀夷族领也还没回来,留守的四城镇守如今只有一个黎辅还在城外策应大巫,如果那魔物溜回去的话……

  那魔物力量不强,但心智狡诈,应该不会做自投罗网的蠢事。

  可是,黎弼却有些心绪不宁,他的职责是要将族人们安全带出蝗潮覆盖之外,但是,思揣片刻后,他还是拔腿朝蝗潮跑去——他有些不放心。

  姜菘摊开双手,看向空中的蝗潮,昆蝗终于对她作出了第一次回应。

  “原来如此,有趣。”

  原本漫天散乱的振翅声竟然出现了一丝和谐的频率,它们汇聚成了一个怪异的声音。这声音如同砂砾摩擦般粗糙,但奇怪的是,姜菘却能从中听出一丝慵懒的感觉。

  “从来没人知道赢族气运之子的踪迹,我想知道,你为什么会向我展露这一讯息?”昆蝗的声音从蝗潮中传出。

  “交换。”姜菘看着蝗潮,说道:“告诉我到底是谁要致我黎族于死地!”

  “告诉你又如何?你我都只是棋子而已,还妄想跳出着樊笼么?”

  “你是说……”姜菘无力的垂下手臂,看着西方轻声说道:“天地为局,万物为子,帝俊到底想做什么?”

  “真幸福啊!可以生活在无知里。”昆蝗懒洋洋的说道:“别挣扎了,身为棋子,要有做棋子的觉悟。”

  “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我们,那样不是更简单?”姜菘缓缓问道。

  “这是游戏啊!怎么可能草草结束?”昆蝗说道:“更何况,如果我能猜到那位的心思,那我还是棋子么?”

  “对弈者是谁?”姜菘咬牙问道。

  “和你,有关系么?”昆蝗轻笑了声,说道:“将死之人?”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7804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