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一百零七章 交易

第一百零七章 交易

  黎辅静立在石峰下方,看着顶端与昆蝗对峙的大巫,心中与表面一样平静。

  他在抓紧时间恢复体力,等到大巫奶奶传来号令,他将燃尽他的血肉骨骼来阻挡昆蝗可能起的进攻。

  大巫奶奶或许已经做好的牺牲的准备,但他却不会任由这种事生。

  身后的蚩尤城已经成了一片死地,这个他们耗费半生时间才建造起来的家园在短短三天的时间里就被毁灭了。

  他到现在也不知道为什么昆族王脉会亲自出动来攻击他们,那是存活了亿万年的古老生灵,在春祭的时候还接受过他们的供奉。可才短短数月的时间,它就转而要将黎族置于死地。

  它的力量并不算强大,换言之,昆族九大王脉的力量都不算强横,可传承至甲皇的力量却让它们拥有着不死之身和近乎无限的寿命。没有人知道它们的本体在哪里,而且即便能够摧毁它们的本体,只要有一两只幼虫存活,它们就能够重生。

  这是甲皇在离去前给自己孩子的最后一份礼物。

  羽族诞生在龙母与甲皇争斗时,那是鳞族用来对付昆族的武器。但即便在后来龙母出世,羽族势大后,曾经短暂治世的强盛时期,它们也未能消灭得了昆族。

  这世间有它的规则,万物生长、幻灭皆有迹可循。

  昆蝗并不足以伤害到巫战,即便是没有觉醒巫力的孩子也能杀死那些爬虫,但它的数量实在太多了,多到可以用一千只蝗虫来换一个伤口,也足以耗死他们的地步。

  而且,它的目的不是人,而是田地中的谷物。

  这不足以伤害到巫战,可对于普通族人来说,这却是致命的。

  在人族诞生的初期,还是以采集狩猎为主,为了食物,人们不得不向其他种族宣战。

  为了生存,刚刚比弓高的孩子就要和族人一起外出狩猎,葬身兽腹是常态,直到神农氏将刀耕火种带到世间。

  人们学会了通过更有效的方法来种植更优质的农作物,通过农业养育族人,第一次形成了万人部落。

  人们尊神农氏为炎帝,奉他为人皇,感激他让人们从野外搏命的生活中解脱出来。

  可是,这次黎族人又要重新回到野外了,为了族人的存活,他们将再一次用命去换命。

  好狠呐!

  昆蝗只用了亿万只蝗虫的性命就将黎族人驱赶出了城池,接下来甚至不用它再忙活,黎族人自己就得想办法去拼命。

  然而,想拼命也得有个对象,数万人的城池所需要的食物不是个小数目,想要获得如此规模的食物,黎族人就必须选择一个能够产出这么多食物的敌手。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种群数量庞大的毛族王脉和同样以种植为食物来源的人族是仅有的两个选择。

  “快走!”

  一声喊声从远方传来,黎辅回头看去,却看到一个人影正朝这边飞奔过来。

  “黎弼?”黎辅听得声音很耳熟,但却有些疑惑,黎弼不是带着族人撤离了么?怎么一个人回来了?难道有诈?黎辅警惕的举起了木枪。

  那人已经跑到近前了,黎辅看得真切,那人确实是黎弼,而且他背后插着几根羽箭,已经贯穿了肩头,带着血肉透到了胸前。

  “敌袭!快走啊!”黎弼焦急喊道,却忽然脚下一滑,猛的摔倒在地,向前滚了两圈。

  “黎弼!”看清了样子,黎辅放下了警惕心,赶忙冲了上去。

  敌袭?哪里来的敌袭?难道昆蝗还有后手?

  黎弼背后的箭杆已经折断,带着血落在地上,黎辅半跪在地上,伸手将他扶起。

  “你怎么了?哪里来的敌袭?”

  黎弼胸前已经鲜血淋漓,有十数处贯穿伤将他几乎扎成了个筛子,看起来像是拼杀时的木枪留下的伤口。

  肺部已经被扎穿,呼吸时鼻孔都在喷出血沫,黎弼艰难说道:“夷族人……夷族人在埋伏……杀过来了……带……大巫奶奶走!”

  夷族人!那些家伙还真是不怕死!居然敢送上门来!

  黎弼回头看向石峰顶端,正在与昆蝗对峙的大巫奶奶在为族人争取着时间。

  夷族人的目标一定是大巫奶奶,那些家伙是想趁着族长没赶回来的时候一举打断黎族人的主心骨!

  现在是族人最虚弱的时候,大部分巫战都已经耗尽了巫力,夷族人选择了一个最致命的偷袭时机。

  不行!不能让他们得逞!

  黎辅刚想起身朝石峰冲去,但身下一阵异样的波动让他回过头来,映入眼帘的却是一柄映着夕阳的余晖色红如血的匕。

  心中一惊,黎弼下意识的一拳轰出,向后跃去,但却感到脖颈间一凉。

  他惊讶的抬眼望去,原本浑身是血的黎弼翻身站起,身上如同水波荡漾般起了一层涟漪,露出了其中一个矮小的身影。

  黎元手中握着一把亮银色的锋利匕,光滑的表面甚至没有留下一滴血迹。

  黎辅并没有感觉到疼痛,他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可眼中的世界正在倾斜。

  咚!

  一颗头颅重重摔在地上,滚了两圈,黎辅看到一个没有脑袋的尸体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向前摔去,那是他死前看到的最后一个画面。

  石峰之上,姜菘腹部如同果冻般蠕动的物质已经占据了她整个胸腹,它在吞噬姜菘的肉体。

  “你这么做没有任何意义。”空中的昆蝗说道:“我的本体不在此处,你伤不到我。”

  “那我若是将这鲲皇之精赠与你呢?”姜菘仰头说道。

  昆蝗沉默了。

  鲲是这世间诞生的第一个生命,它是所有生命的源头,包括昆族的甲皇,严格意义上来说也是它的后代。

  它的强大并不是通过力量或杀戮体现,它的强大在于它对生命本身的感知,以及对天地规则的认识。

  很多强者都可以重伤它,但却没有人选择杀死它,因为那无异于自杀。

  它是最原始的生命本源,在这世间繁衍生息的一切生物都在沿用着它的基因片段,如果最基础的这段基因崩溃,无论再强大的生命也会产生种种变化,死亡只是最后的归宿。

  这是种永远立于不败之地的力量,而这种力量就摆在它的面前。

  它不知道姜菘从哪里得到了如此宝贵的东西,所谓鲲皇之精,就是鲲皇最初身体的一部分,里面就蕴含着生命起源的秘密。

  这是种极为纯净的物质,蕴含着最为强大的生命力,它可以和任何生命体共生,并共享它无限的生命。

  它是强大的,强大到可以将任何物质转化为和它本身一样的纯净物质。

  它也是脆弱的,如果在短时间里出现许多杂乱物质破坏了它的纯净,它会在瞬间崩溃,并因此影响一大片范围内的生命体。它们会因为那段让它们能够进行生命活动的基因片段的断裂而迅滑向死亡的深渊。

  这是个强大的武器,而且使用起来十分简单,姜菘只需要轻轻将手插入那片物质中,就能轻易诱它的奔溃,继而毁灭掉周遭所有的生命,包括这个昆蝗聚集起十分之一种群的蝗潮。

  种群的孕育并不像看起来那样简单,即便对于它来说,一次性损失掉十分之一的躯体也是件很肉疼的事。

  但是,这并不是它沉默的原因。

  它沉默,是因为它惊讶了。

  它还从来不知道已经共生的鲲皇之精能够转赠,它在判断姜菘话语的真实性。

  它之所以要耐着性子和姜菘废话,根本原因也是因为看到了这块鲲皇之精。

  诚然,作为鲲皇力量的本源,如果能够得到并参透它,昆蝗就可以真正获得比甲皇更加强大的力量!

  然而,力量只是它微不足道的作用之一,它真正的意义,是一张门票!

  一张对于所有种族,所有生命都一样重要的门票!比起生命短暂的人族,它知道的关于这个世界的秘密要多得多,其中就包括神族的来历。

  数百万年来,它一直在默默观察并研究着那个神秘、强大的神王,这也是其他种族在做的事。不同的是,作为昆族而言,信息的获取显然要容易得多。

  当一些蛛丝马迹被拼凑起来,它有了一个惊世骇俗的猜测,这个猜测大胆到连活了亿万年的它都不敢相信自己,那是一个关于这个世界的秘密!一个关于真实还是虚假的秘密!

  它隐约有些明白了为什么自生命诞生起至今的几个强者为何都或明或暗的向鲲皇下手过,而又为什么甲皇和龙母都接二连三的选择出世。或许力量到了那个层次后就会接触到一丝对于世界本质的感悟,当它为了证实自己的猜测寻找到鲲皇的踪迹时现神王帝俊已经在它的背上建造了神国之后,它才有些确信了自己的想法。

  这个世界是残酷的,只有少部分生命可以存活下去,它想要成为其中之一,为此,它甚至甘愿成为帝俊的一枚棋子,就为了一张门票,一张可以通往下个世界的门票。

  然而,它却没有想到,面前这个人族身上居然会有鲲皇之精,而且她仿佛不知道这块鲲皇之精代表的意义,反而说出了转赠给它的话。

  或许,这就是帝俊承诺给自己的那张门票?

  “你想要什么?”昆蝗问道。

  “我要你保护我黎族世代生息繁衍下去。”姜菘说道。

  简单的人族啊!昆蝗在意念深处感叹,短暂的生命严重制约了人族的眼界,这个人族是想用无穷的寿命作为诱饵,来让它成为黎族世代的守护神么?可是她高看了它,因为就连它自己,也是个想方设法为活下去而努力的普通生命而已。

  欺骗是很简单的技巧,只要是生命都会使用,它也不例外,但它却没有想过,居然是这种技巧让它获得了生存延续的机会。

  这很讽刺,但没有错。

  为了活下去,用什么方法都不能称之为错。

  “我接受这个交易。”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78846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