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制霸山海经 > 第一百零八章 路在何方

第一百零八章 路在何方

  黎弼赶到石峰下的时候,蝗潮的涌动已经缓和了下来。先前疯狂飞舞的蝗虫们纷纷落下,在地面上铺了一层厚厚的丑陋的毯子。剩下的也只是在空中慢慢飞舞,像是夏日里要命的雪花。

  黎弼每一步都会惊起一片蝗虫,拥有了警惕心和对死亡的恐惧,这是恢复正常的蝗虫们。

  昆蝗走了么?

  石峰脚下,一堆蝗虫被黎弼的脚步声惊散,他赫然现,那里正躺着一具没有头颅的尸体。

  “黎辅!”

  黎弼一眼便认出了那是黎辅的身子。是谁杀了黎辅!他惊吼一声,大步上前抱起尸体,四下寻找他的头颅。

  从蝗虫堆里找出已经被啃得面目全非的脑袋,黎弼放声大哭。

  自从他们兄弟九人从炎部被赶出后,一路扶持到现在,他从来没想过有一日竟会亲眼看到血亲兄弟惨死在自己面前。

  他想将头颅重新拼接回去,希望还有残存的巫力能够让伤口愈合,但这显然是不可能的事。

  尸体已经冰冷僵硬,黎弼沾着浓稠鲜血的手在颤抖,他好恨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回来,他应该在感觉不对劲的时候第一时间跑回来才对。

  到底是谁杀了黎辅?脖颈上的伤口光滑得不可思议,究竟是什么武器居然能够造成如此整齐的伤口?而且以黎辅的身手,是谁能够将他一击而杀?

  魔族!只有魔族拥有这样的武器!

  黎弼抬眼看向石峰,大巫奶奶有危险!

  他俯身捡起落在黎辅身旁的木枪,将黎辅的脑袋摆正,低头沉声说道:“你且睡吧!待族长返还,我便率军杀入魔窟!定要用魔族的血来为你复仇!”

  木枪翻转,尖锐枪尖在面部划出一条血口,此为血誓,并无巫力束缚,但却是人族最重的誓言。

  将木枪叼在口中,黎弼纵身跃起,顺着石峰边缘的缝隙向上攀去。

  ……

  蚩尤城内,两个身影正贴着未倒塌的墙边朝外跑去。

  吧唧!

  “噫!恶心!”灰六儿又踩死了一只憨头憨脑不知道躲闪的胖蝗虫,不由得抬起脚丫子苦着脸嫌弃道。

  “嘘!”乐琦冲她比了个手势,小声说道:“跟紧我,小声点,别让人现了。”

  “琦琦姐,我不想过去了,我害怕。”灰六儿缩头缩脑的说道,无论是昆蝗王脉恐怖的气息还是地上尸骸散的臭气都让她很是难受。

  “那一会这些死人跳起来咬你尾巴怎么办?”乐琦小声说道。

  “怎么会?他们都死了……”灰六儿嘟囔说道,忽然尾巴一痒,一只蝗虫飞落到了她的尾巴上,她妈呀一声就跳到了乐琦的背上。

  “要死啊你!”乐琦俯下身,抽了她屁股一巴掌说道:“让你小声点!”

  灰六儿揉着屁股抱怨说道:“咱们为什么非要过去呀?就在这里等哥哥不好吗?”

  毛族的思维模式和人族还是有细微处的不同,在她的心目中,这里只是个普通的落脚之所而已,那些人族的死亡对她来说并没有那么重要。

  “咱们得想办法离开,这里已经是一片死地了。”乐琦掌心腾起一丝寒雾,周遭趴在地上的蝗虫本能的避开寒气,展翅飞开。看着它们避开的方向,乐琦有些犹豫,皱眉思索半晌,她忽然回头向灰六儿小声问道:“六儿,你愿意帮我一个忙么?”

  ……

  石峰之上,姜菘轻轻将胸腹间的鲲皇之精取出,它轻飘飘的仿佛没有一丝重量,颤巍巍的停留她的指尖。

  看着它,姜菘一时间有些恍惚,暴露在空气中的心脏仍旧隆隆跳动,但那只是生命最后的脉搏。当初她被白泽用这东西骗走了一块息壤,但也因此保住了性命。

  息壤是天下最神奇的土壤,它能够自我生长,虽然度比较缓慢,但只要经过一定时间的培育,黎族就将会有一大片布满息壤的土地。在那块土地上能够养育出最茁壮的庄稼,但这种神奇的土壤却是从地底深处的魔族领域中产出的。

  黎贪并不是第一个进入九幽魔域的人族,通往地底的入口是由第一任黎族族长黎邛先探明的方向。那块息壤就是黎邛从九幽魔域返回后带出来的,也是反攻的魔族会先对黎族下手的真正原因之一。

  然而,那块息壤的存在只有她和黎邛两个人知道,因为黎邛将它带出地面后不久,就用它和白泽交换了一丝鲲皇之精,而黎邛死后,这件事也就只有她一个人知道了。

  如果当初让自己死去,从而保留下那块息壤的话,恐怕黎族人的日子会好过得多吧?或许连炎部之人都会逐渐被吸引过来。

  她从来不认为重演巫阵有多了不起,那是杀戮的技巧,哪有息壤更重要呢?只要能吃饱肚子,有谁愿意厮杀打仗呢?

  每年雪季有族人冻饿而死的时候,她总是难以忍受内心的自责,她这条命是用三千五百一十七名可怜的黎族孩子的命换来的。

  今天终于可以用这东西为族人们换取一线生机,她却感到莫名的轻松。

  欠了数百年的债,今日终于可以还了。

  托起那块鲲皇之精,姜菘沉声说道:“现在,该你履行诺言了。”

  “如你所愿。”昆蝗轻笑了声,说道:“不过,先处理处理这个偷听的小家伙吧!”

  姜菘背后一块与石峰融为一体的岩石忽然动了,一个瘦弱的身影从其中猛的跃起,往石峰外跃去。

  但刚跃起出一截,那身影却像是突然抽搐了下,从半空中重重摔下,落在了地上。

  “唔!意念操控,看来你在魔族中的地位不低啊!是刑天派你来的?”昆蝗随意的说着话,那身影抽搐着身形,从地上爬起,包裹着面容的麻布跌落,露出了一双猩红的眸子。

  “元儿……”姜菘轻声呼喊了声,但却没有继续说下去,她的眼中满是痛苦。原本聪明伶俐的元儿如今却成了魔族操控的傀儡,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黎元的身躯抽搐着,如同有两只看不见的大手在揉搓着他的身体。

  依旧在空中飞舞的蝗虫忽然汇聚了起来,形成了一个像是人族的模糊虚影,在虚影出现的一瞬间,黎元原本抽搐的身体一下僵硬了起来,直愣愣的站在了原地。

  半边脸带着残忍的笑,心魔借着黎元的口呵呵冷笑说道:“不愧是轻易操控万亿躯体的昆族王脉,意念果然不是我一个小小魔将能够抗衡的。”

  昆蜉并没有给他废话的机会,强大的意念涌动,黎元的眼中就已是一片木然。

  虽然它并不会魔族那样精细的意念操控,但一力降十会,在它磅礴的意念力面前,除非是魔王级别的魔族亲自施展意念操控,否则像是心魔这种小儿科的水准都会被它强行压制。

  魔族的狡猾它不是第一天听闻了,话术也是魔族的一种蛊惑人心的技巧,它不会给那魔族捣乱机会的。

  那魔族潜伏而来的意图很好猜,要么是想打它的主意,要么是想打姜菘的主意,无论是哪一种,它都不会让他得逞。

  而且它是货真价实的王脉,即便只是用了很小一部分身躯,但意念力作不得假,能够让那魔族冒着如此大风险还要摸过来的原因就只有一个——鲲皇之精。

  魔族的贪婪和狡猾一样出名,在这个节骨眼上,它不允许有丝毫差错影响它拿到鲲皇之精。

  紧紧盯着姜菘的手,它的心中甚至有些紧张,要是姜菘心情激动之下捏得狠了些,鲲皇之精就会立即崩溃,损失一部分躯体倒是小事,重要的是这块鲲皇之精就浪费了,这是它最不愿意见到的。

  因此,它没再浪费时间,而是直接开口说道:“人族,一场浩劫很快就要来临,在这场浩劫下没有谁能够保证一定可以活下去,即便是我都不行,所以我并不能保证你们能够度过这次浩劫。但我能够告诉你一个方向,只要你们能够把握机会,至少能够安全存活到这场浩劫到来。”

  果然,又是浩劫,那个她几番占卜错的浩劫。姜菘沉默片刻,问道:“这场浩劫还有多久到来?”

  “很快。”昆蝗说道:“少则三五千年,多则上万年,但绝不会过两万年。”

  “够了。”姜菘说道:“路在何方?”

  “在太阳升起的方向,和月亮落下的地方。”昆蝗说道:“迎着太阳的方向走,一直渡过浩瀚的大海,那里有一片新的6地。那里土地肥沃,平原广袤,河流充沛,你们可以在那里繁衍生息,只要你们能够到达那里。但我要提醒你们一句,大海是鳞族的天下,但只是水下,水面之上是古老风暴的家园,它并不喜欢被打扰,想要成功到达那里的前提是足够好的运气。”

  姜菘闭上了眼睛,言语无法形容她此时有多后悔,黎族一大半的气运之力已经被夺走,这也是由于她占卜出现的错误。

  半晌,她沙哑着嗓子问道:“那另一边呢?”

  “你们可以跟着月亮的脚步,一路向西,寻找你们祖先留下的踪迹,那里是你们来的方向,就回到原来的地方去。你们要在天柱昆仑的脚下,寻找古神的庙宇。那里有你们需要的力量,和一切你想知道的秘密。但那里是神王的一处都城,有吃人的土蝼和强大的神兽,你们想要在那里落脚,需要寻求西王母的庇护。”

  “向哪个方向前行,你可以做出选择。现在,遵守承诺,把东西给我吧!”漫天飞舞的蝗潮化为一张大手,向姜菘伸来。
  浏览阅读地址:/zhibashanhaijing/879581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