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博娱乐官网 > 重生之电子风云 > 第369章 演唱会结束

第369章 演唱会结束

  三新专辑歌曲唱完,在场内浪潮般的欢呼声中,童牧再次回后台换装。

  台下前排正中,这里是乐评人的赠票位子。

  《音像世界》杂志编辑文峰刚刚用光了一卷胶卷,这时正忙着倒片换卷。

  文峰手上忙碌,还不忘对身边坐着的《音乐天堂》杂志社专栏女记者石嘉宝评论道:“童牧的唱功太棒了,唱什么都好听。新专辑上来三就有这样的水平,我觉得质量不逊于她第一张专辑!”

  石嘉宝闻言羡慕地感慨:“童牧唱功还好啦,最难得的是深圳音像公司居然能拿出这么多好歌给她。对一个歌手来说,天下再没有比好歌更重要的了。多少科班出身的好嗓子,一辈子都拿不到一好歌。可你看童牧,完全是被好歌喂大的!第二站专辑还能保持这样的顶尖级水准,她的制作人真有大师气象!”

  文峰点头赞同,表意见道:“不过科班出身的音乐水准的确不一样,童牧是音乐系的,所以唱的有板有眼,不但有女高音的功力,还有民歌的韵味。

  的确,要论音色缠绵,她比王菲这样的天后还差些。但她胜在年轻啊,今后有的是时间提高。而且我觉得她的音色更清纯更自然,这非常难得,像她这年纪,有这样的嗓子和台风,真不简单。”

  旁边新民晚报娱乐版记者倪和插话道:“我刚看了这张《第一次》专辑所有歌的词曲作者,这次又是胡一亭!全都是他!”

  石嘉宝大吃一惊:“是嘛?天哪!我还没拆呢!”

  说着她就从口袋里掏出专辑,拆开对着手里荧光棒的亮光细看。

  文峰换胶卷很快,换完后一边调整镜头一边道:“不用看了,我刚才在外面就看过,a面B面十歌,还和上一张专辑一样,全部都出自胡一亭的手笔!

  我以前从来没听说过国内有这样一个级音乐人,看来胡一亭这人肯定是深圳音像找来的王牌,专门养着给童牧当御用词曲的!这人实在老卵!创作实力结棍的一塌糊涂!”

  石嘉宝:“什么老卵?结棍?”

  倪和笑道:“老卵、结棍我们浦海本地话,和你们北都人说牛B差不多。”

  石嘉宝把专辑收进口袋,道:“既然你们都看过了我就不用看了,原来这次又是那个胡一亭啊!

  胡一亭这人太神秘了,年前我们杂志社还拜托过深圳音像,想要采访他做个专栏,结果人家根本就不接受,我们社长说愿意倒贴三千块钱,结果还是没戏,这人真傲的可以,连钱都看不上。”

  倪和道:“别费劲了,人家可不是一般人。”

  石嘉宝问:“不是一般人?什么意思?”

  文峰也追问:“对,倪和你说说?我也不懂。”

  倪和笑道:“我只跟你们说一句。”

  他顿了顿,随即一字一句道:“中国只有一个胡一亭!”

  说完得意地笑道:“呵呵呵,要是听不明白就算了。”

  石嘉宝突然灵光一闪:“呀!不会吧!是那个人?这也太玄乎太厉害了吧?他和音乐一点边都不沾啊?”

  文峰还蒙在鼓里:“怎么厉害了?到底是谁啊?你们别打哑谜啊!”

  倪和不理会文峰,对石嘉宝笑着挤挤眼:“就是这么厉害!”

  石嘉宝崇拜的两眼冒星星:“太牛了!这个胡一亭!我非亲自采访他一次不可!”

  这时童牧下台休息后再次上场,这次她穿了一身深蓝色连衣裙,上面缝缀着一个个银色圆形亮片,脚下一双灰色毛皮长筒靴。

  童牧和舞者们一起翩翩起舞,连续唱了《会呼吸的痛》、《把最好的自己留给你》、《勇气》三歌。

  童牧舞姿轻盈,身段婀娜,几次连续的芭蕾挥鞭转,还有大幅度的后腿和侧腿动作,如天鹅长颈般修长的美腿接连几次舞在空中,各种一字马和下腰动作,炫出了她极佳的舞蹈功底。

  胡一亭心里紧张怕她走光,直到看见她裙下穿着白色包腿芭蕾长筒袜才放下心来。

  台下许多观众一脸的不可思议,大家根本没想到童牧还会跳舞,而且一看就是从小经过长期专业训练的底子。

  石嘉宝目眩神迷地望着童牧,口中喃喃地道:“诞生了!内地乐坛小天后!”

  体育馆里八千多名观众出阵阵欢呼,大家都觉得值回票价。

  “原来童牧还会跳舞啊?”

  “老公!童牧绝对从小练芭蕾的,和我一样!看她动作我就知道了!”

  “今天这场演唱会来的太值了!不但新歌好听,还亲眼见到了童牧跳舞的样子!”

  “童牧应该每天都在大舞台开演唱会!平时来的那些歌手和她比起来简直是垃圾!”

  随着演唱会进入最后的高潮,童牧鬓角汗透地开始演唱《第一次》,在全场近万观众的欢呼声中,结束了这次《女神降临》演唱会。

  胡一亭一边起立鼓掌,一边和窦士诚绕出观众席,沿着甬道走向后台。

  挂着演出人员胸牌的胡一亭畅通无阻,一路摸到童牧的休息间。

  休息间很大,胡一亭进去看见白萍和孔靖脸上挂着放松的愉悦,在和乐队、舞美、等工作人员笑着庆祝。

  童牧怀里抱着一捧大舞台经理送的鲜花,正在和对方寒暄。见到胡一亭,童牧兴奋地笑着扑进他怀中。

  “你今晚美极了!”胡一亭有些醋意地道。

  童牧大眼睛忽闪忽闪看着他:“演唱会好看吗?”

  胡一亭诚实地道:“好看。”

  童牧有些觉察出胡一亭的异样,咬着耳朵小声道:“你怎么了?”

  胡一亭也附耳道:“说不上来,观众太爱你了,我突然觉得自己很苍白。”

  童牧双目圆睁诧异地看着他,随即笑了笑,在众目睽睽下吻在他脸颊上。

  “行了吧?”

  胡一亭这下觉得浑身舒泰,哈哈大笑起来,一把搂住童牧在怀里,半天不松手。

  童牧也不挣扎,任他搂着,像一只趴在电热毯上取暖的猫般眯缝着眼,脸上写满幸福。
  浏览阅读地址:/zhongshengzhidianzifengyun/8804313.html